首页 > 澳洲 >

​澳洲华人博士遭华裔导师冲进房间疯狂殴打, 住院四天! 亲述恐怖经历

收藏

​澳洲华人博士遭华裔导师冲进房间疯狂殴打, 住院四天! 亲述恐怖经历

澳洲微报 澳洲微报 12天前 15:39

//前言//


华人博士生L在澳洲就读,遭到华裔导师疯狂殴打住院,这名华人博士表示,这件事已经成为此生迄今为止最为震惊的时刻。


她还称自己无法理解导师的行为和初衷,这件事情也刷新了她对人性和教育的认知。


#01:

华人博士生遭导师殴打,

亲述曝光事情经过


这名在澳洲就读的华人博士生L称,2022年8月13日周六下午,自己的华裔博士生导师Carol Wang闯入她的房间对她进行疯狂袭击,导致她受伤入院。


如今,她鼓足勇气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件讲述出来,希望不再有学生受到同样的伤害,更希望同胞以我为鉴,不要在受到欺凌和威胁后选择默不作声,导致助纣为虐,让对方的变本加厉。

 

图片来源:读者投稿


那么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L指出,事件要从自己的导师C想租房给学生的时间线说起。


2022年2月西澳边境开放后,L来到澳洲,来之前C作为自己的第一导师,曾询问她和另一位学生租住C房子的意愿,租金为450刀/周。


不过L和另一名学生婉拒了导师C并申请了ECU宿舍。


图片来源:ABC News


L到澳洲4个月后,也就是2022年6月份,导师C主动离职ECU去了另一所私立大学Notre Dame。这过程中她不断找L和其他博士生进行面对面谈话,暗示他们要向所在学院强烈要求她必须依旧是我们的第一导师,不然他们个人的科研项目进程和奖学金就会受影响,并承诺只有按导师C的要求,她才会一如既往支持他们的课题


L表示,导师C最常用的话就是“If C is not happy, your project will not go well(如果导师C不高兴了,你们的项目也不会很顺利)”。


由于C老师的学生全是华人,她一直说L以及其他学生研究的祖国医学(TCM)领域整个大学只有她是专家,无人可取代,加之语言和文化差异问题,所有学生乖乖就范,大家为了自己的课题顺利进行,和学院领导开会时完完全全按照她要求的去协商。


她也如愿在离职ECU后依旧是四个博士生的主要导师


但L表示,此时她还没意识到这只是PUA的开始…


据L称,导师C离职ECU后,为了课题不受影响和不要使她不高兴,自己只能看似欣然的答应去租她的房间住。


根据L的说法,通过几个月面对面接触,L感觉导师C非常情绪化,学生都很畏惧她很怕惹她不高,自己只能看似欣然的答应去租她的房间住。


“如果你被上司PUA过,可能会明白我的感受,这里我要提醒大家千万不要像我一样傻。”


总之结果就是,L以450刀/周的价格租了导师C房子二层里的两个非常小的隔间。

 

因为学校租期没到,此时L还不得不两边一起付房租,她表示自己有学校账单为证,并称没有苦衷的人不会愿意支付两倍的房租。


而L表示,租住导师C房间的近两个月时间是自己堪称地狱生活的两个月。


房间建在车库上面,像冰窖一样阴冷无比。冬天的珀斯,她和她丈夫居然说“这么好的天气,你为什么要开空调?”。


烘干机太费电所以用晾衣架,洗衣机晚上不要用,因为白天用的是太阳能…… 


图片来源:网络


有次L在不知情时晚上用了洗衣机,听到有人直接上来敲我门但我穿着不便并没有开。为避免矛盾,我去协商说水电我自付,但C不同意,因为没有单独电表。


在租住期间,L甚至觉得有人未经允许进入她的房间,因为回来后发现两个房间的空调温度都从30度被调到自己从未用过的25度。


导师C甚至发邮件给L说电梯坏掉是因为她的使用,理由是电梯停在了她所在的二层,但事实上那层同样有洗衣机烘干机和其他人租住的房间。


一系列限制和奇怪的事件导致L尽量不在家待着,早出晚归,到了房子附近却在外面呆着不愿回去,一直到天色黑下来六七点钟才回去。每个月花1800刀租房却像个无家可归的人。


#02:

想要退租搬离房子 ,

导师却冲进房间打人


不仅如此,偶尔L跟随导师C的车去学校途中,C就会和她讲述自己如何厉害不好惹,如何对付给她差评的台湾短租客人,如何威胁客人再也来不了澳洲,如何和建筑工人争吵和邻居吵架,如何殴打她伴侣,如何与自己女儿断交等等。


一开始L只是以为C是需要找人倾诉,听久了不免自己开始害怕起来


“有的人句句没有威胁的词,但却句句是威胁。”


当时L的课题也遭到了导师C的各种反对,导致课题无法继续进行,还不允许L和其他导师坦白事实。


在生活和学业的双重PUA下,L晚上开始缩在角落哭,国内家人来电也总是不停哭。此时学医的L意识到自己已有抑郁倾向了,于是开始寻求心理援助。


“我素来并不脆弱,搬到C家的一个半月里,感觉每天生活在看不到阳光的牢笼里。心理咨询后医生强烈建议我要立刻更换导师。”


图片来源:网络


于是在周五下午开完一次导师会后,周六L和导师C就搬走的问题邮件了几次,下午袭击便发生了…


当天,导师C直接拿备用钥匙开门进入L的房间,边冲进来对她吼,边不假思索的径直把L饭桌上的门钥匙放进自己衣服口袋。


随后,直冲着坐在床上的L,抓着L的头发把她拖到客厅,开始击打她的头部,当时L唯一的意识就是保护手机打000呼救。


但L表示,导师C一直疯狂击打她头部,另一只手勒到她脖子,L称导师C有多年太极和武术经验力气很大,L并不知道000是否成功拨出,只能咬了下C勒着自己的手试图挣脱,但C很迅速了咬住我左耳不放,L被咬的被迫趴在地上,而C继续疯狂击打我后脑勺。


“她可怕的地方在于只击打我头部,我只能用英文大叫‘Help help, XX(地址) walk, someone want to kill me’,我当时认为她极度愤怒会杀了我,于是又开始叫她丈夫的名字‘Wanye, help me!’。”


L称,导师C骑在她身上殴打她时,每捶她头部一下都重复一下“You didn’t know me? You didn’t know me? ”(意思是你还不知道我么,不了解我多厉害?)


“她骑在我身上一直打一直在撒气。我动不了,直到我觉得有些呼吸困难,我说我有哮喘可以让我坐起来么?我其实告诉过她我有哮喘,但她回答不可以。”


期间L的电话响起,事后她才知是警察回拨,C的电话也一直响,是C的丈夫打过来的。


L称,导师C打累后依然骑在她身上,然后说自己是澳大利亚公民,如果L胆敢对警察开口说一句她就让L再也来不了澳洲。还说律师费很高L负担不起。然后说自己叫了个见证人上来。


导师C接了一个电话后L听到门口有人进来,L当时一直被压着不能动不知是谁。直到导师C放开了她,L才看到C所谓的见证人是她丈夫Wanye。


同时L看见自己的红色手机在C衣服口袋里,L向导师C索要手机但C不给,还威胁L打包行李。


根据L的叙述,接下来导师C和她丈夫两个人戏剧化的场景出现,开始打开空调录视频,证明空调一直是开着,30度,并且两人开始笑。


两人还说一直在帮助L,说这就是澳大利亚欢迎她的方式。对着我房间一把刀拍照,说L威胁自己。


这个时候,L开始在慌乱间收拾行李,耳朵不停地大量流血,想要赶紧离开。


图片来源:读者投稿

之后L入院医院急诊,在医院治疗4天后出院。目前,警察已介入事件,ECU也已将其在导师名单移除。


经过这件事情,L表示自己深刻体会到什么叫恶魔在人间,有些人一直在伤害和压榨别人,还美其名曰“帮助”,也算是PUA最高级别了。她最初到澳洲,母亲还将一串贵重的翡翠佛珠让她转交给导师C,现在母亲日日忏悔佛珠赠予了毫无无佛性之人。


图片来源:读者投稿


在填申请表时,法院工作人员问L对方的种族一栏,她五味杂陈地在Chinese一栏打了勾。


最后


最后,L想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身为华裔,每每在各种聚会穿着中国传统服饰,打着弘扬华夏文化的名号,在欺凌中国同胞时脱口而出“I am an Australia citizen”。


她还指出,目前导师C还在凭借国内外信息差,企图继续招募国内学生和访问学者,并且给访问学者发邀请函都想收费。


这也是她决心说出整个事件的原因。作为国际留学生,希望大家擦亮双眼,不要被表面的热情所蒙蔽,选导师时一定要通过多信息渠道了解对方人品。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