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二舅”UP主回应质疑!当下的中国互联网,制造了多少精神内耗?

收藏

“二舅”UP主回应质疑!当下的中国互联网,制造了多少精神内耗?

北美留学生日报 北美留学生日报 7天前 08:02

一直认为,社会上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但你应该思考之后再表达,而不是思考之前先站队。


很遗憾,在网上,很多人根本不去思考,有时候甚至只看到文章的标题,就已经开始站队。


只要不合自己的心意,就破口大骂,各种帽子和棒子也随之而来。


有意思的是,越是这样的文章和观点,越有大批的支持者,越能创造巨大的阅读量。


时隔近两个月,B站UP主“衣戈猜想”(以下简称“衣戈”)再次发布一条长达39分钟的视频,回应了关于“二舅”视频的诸多质疑。


(图源:B站@衣戈猜想)


衣戈猜想表示,自己确实没有在视频中写清楚二舅其实是自己妻子的二舅,但这是自己的习惯性称呼,并非杜撰。


二舅残疾也是真实的,他曾经邀请质疑二舅的自媒体文章作者来现场“求证”,但没有得到回复。


同时,在二舅走红的那段时间,每天有大量媒体前来“二舅村”采访,对村民的正常生活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困扰。



关于商业变现问题,衣戈猜想坦言称,“二舅”视频发布至今,他的粉丝从90万迅速提升至250万,“比很多知识区大V的粉丝都要多”,视频广告报价也已经翻倍。


“如果我能联合一些圈内操盘手火力全开的话,达到7位数还是比较简单的。”衣戈猜想在视频中表示,他知道“薅羊毛”的全部机巧所在,甚至能让上述价格翻倍。



其还解释称,每天靠点击量获得的收益出来后,已经分十几笔打给了二舅,这也是在视频拍摄之前,早就跟二舅说好了的事。


如今,二舅已经离开了自己生活的村子。


在众多的诋毁和谩骂中,二舅离开了他熟悉的生活,这对他来说何尝不是另一重悲哀。


01


还记得两个月前,一条B站视频带火了二舅。


标题并不乍眼,《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却突降全站第一,短短两天内累计近千万的播放量。


制作视频的UP主@衣戈猜想,用短短11分钟讲述了住在农村的二舅的整个人生。


旁白的声音很平淡,语速很慢。


听着他说这么一小会儿话,就好像能让我们从这个比过山车还快的工作和生活中平静下来。


截图自B站视频《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UP主@衣戈猜想,下同


二舅和UP主的姥姥一起在这个山村里的老屋中生活。


二舅头脑非常聪明,小时候学习特别好。小学、初中,都是全校第一。


可是有一天,十几岁的二舅发高烧,医生给他打了四针,二舅从此就残疾了。


二舅再也不想上学了。


他躺在床上,一言不发的,无论多少老师轮番来劝他,他也躺着不动。


大概有整整一年,二舅都拒绝下床,天天看一本《赤脚医生》手册。


可他的残疾并不是能治好的病。第二年,他扔掉了手册,呆坐在家里的天井看着天。



第三年,二舅第一次走出了家门。


他去生产队给人做板凳,一个才一毛钱。但是他终于可以养活自己了。



二舅的生活辛苦吗?一定很辛苦。


但他即便看到当年把他治坏的医生,也只是笑着骂他一句,又拄着拐去给别人干活了。


二舅是一位能从艰苦中找到快乐的人。


残疾证无论如何也办不下来的时候,他竟然拄着拐去了北京,还去了天安门的纪念堂。


在北京的堂弟家中居住,二舅虽不善交际,但凭着一身木工本领,在部队大院里混得风生水起。



从首长到士兵,人人都喜欢他。


在那个物质条件不丰富的年代,士兵们用着二舅亲手打的柜子和家具。


堂弟去澡堂,居然发现二舅和他只见过几回的大首长一起泡澡,而首长正蹲着在给二舅搓背。


二舅回农村以后,面对大家问他北京怎么样时,他答道:北京人搓背搓得很好。




二舅领养了一个宝贝女儿。


养女结婚时,二舅掏空了半辈子的积蓄,花了十几万元给她在县城买了房。


那可是十年前的山村。


谁也不知道二舅是如何拼命地省吃俭用,攒下来这么一大笔钱的。


但是二舅给女儿买了房,自己开心得要死。


二舅的几十年人生,听起来很平淡。


但他过得很快乐。


前几年,二舅66岁了,姥姥已经88岁了,他去哪都会把姥姥放到车上,一起去。


去别人家做木工,也把姥姥放在身边的板凳上坐好。又过了几年,二舅不再做木工活,几乎整天的生活就是照顾姥姥。



现在,二舅的养女已经成为全村最孝顺的孩子。


为什么呢?


当二舅默默对自己母亲、孩子掏心摸肺时,小孩子是会耳濡目染的。跟视频里说得那样,“小孩小,但不瞎。”


二舅对其他人也像全能一样。


UP主回村的三天内,二舅给村里人修好了一个插线板、一个燃气灶、一盏床头灯、一辆玩具车、一个掘头、一个洗衣机、一个水龙头,回来的路上被另一个婶子拦住,修好了他家的门锁。


还没来得及回家,另一个老头又说电磁炉坏了得修。好不容易到了家,又修好一个老人机和收音机。



来家里求修理的人,络绎不绝。就连山顶修寺庙,寺庙里所有的龙都是二舅亲手雕的。二舅总有的是办法。


他是一个残疾人,外人看来他没了拐杖路也走不了,可二舅却照顾了全村的人。


村里人称他叫“歪子”,这是一句玩笑话。每一个人都知道,大家都爱这个歪子,离不开他。



1977年恢复高考时,如果不是因为打过那4针,二舅可能已经考上大学,成为工程师。


并且现在已经退休,住着单位分的大房子,享用着国家法的退休金,颐养天年。


二舅一定会成为“汪曾祺笔下父亲汪菊生那样充满闲情野趣的老顽童”。


看着二舅,UP主总会想起电影《棋王》里的台词:他这种奇才啊只不过是生不逢时,他应该受国家的栽培,名扬天下才对,不应该弄得这么落魄。


太遗憾了,真的是太遗憾了。


但二舅不觉得遗憾。他非常快乐,并把快乐带给了他认识的所有人。


无论考上大学与否,身处城市还是山村,他都会是一个浑身散发着快乐的人。


02


“二舅”应该是一个代名词,他指代那些“失语的老实人”。


他们原本生活在一个普通平凡的世界中,经历着时代的苦难和个人的不幸,突然有一天,他们被大众捧上舞台中央,他们惊慌失措,独自彷徨。


但是那些藏在屏幕后面的人,绝对不会关心这些。他们像是看客一般,嘲笑着别人的生活。


流量即正义;网红当志向。价值只要更扭曲,淘汰永远追不上你。


想一想这些年,无论到哪都想蹭热点当网红的人,遇见的还少吗?


就在杭州失踪女子生死未卜的时候 ,她所在的小区每天都要迎来无数网红打卡。



“大衣哥”朱之文据说已经搬家了。


这是村里的一个老奶奶,因生病找朱之文借钱,不借就不肯走。



旁边围观的村民也没有劝诫,反倒都拿出手机先拍上一段。



这种情形在“大衣哥”看来已经见怪不怪了。


因星光大道火了的“大衣哥”在村民眼中已经是亿万富翁。


家门外随时有人踹门,随时有人拍照要求合影。



哪天“大衣哥”要是被害,村民一定先拿出手机,然后才会报警。


前段时间,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儿直播“哭丧”。说自己母亲因车祸去世。


虽然在视频中,小女孩儿哭得很伤心,但把亲人的死当作视频素材,让很多人难以接受。



还有人在直播中模仿网约车司机性侵乘客。


为了红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


模仿犯罪,将虚假的包装成真实发生的,会让多少人走向歧途。



一篇名叫《我的县长父亲》的散文获得了第一名。



不免让人想起了电影《夏洛特烦恼》里的经典片段:


袁华同学凭借一篇《我的区长父亲》获得了全区作文大赛一等奖。



就是因为被舆论声讨,这篇文章获奖的消息就被迫删掉吗?


回到文章开篇的那句话“社会上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但你应该思考之后再表达,而不是思考之前先站队。”


很遗憾,很多人都是先站队,再思考。


他们不会去管什么是真相,他们甚至不会去理解一个人。


他们善于塑造英雄,也善于毁掉幸福。


03


曾经被网络捧红的“流浪大师”沈巍说过这样一段话:


“他们拿我挣钱,我也没看有人分点到我头上的,反而打扰了我的正常作息。你看,我没有办法出去捡垃圾分垃圾了,我一分垃圾,旁边围着各种人问我问题,我的时间成本提高了,我以前喜欢在地铁站或者路灯下看书,现在这种情况我能吗?”



面对镜头,沈巍苦笑:“大概是被人拿去称重卖钱了,他们不爱书,爱人民币。”


“我只想过自己平静的生活,希望大家可以尊重这一点”,


我只希望二舅,可以回到之前的生活。


不再被误解,不需要证明什么,不需要晚年还要费劲地向别人解释。


他不需要红,他需要的是和他的家人在一起。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