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主张将堕胎女性关进监狱的政客,几乎都是男性

收藏

主张将堕胎女性关进监狱的政客,几乎都是男性

北美报告 北美报告 15天前 15:52

某些保守派议员正在鼓吹将堕胎比作大屠杀,将堕胎的女性关入监狱的立法思路。CNN发现,带头的活动人士和政客几乎都是男性。 

 
今年早些时候,一名来自路易斯安那州石油城商人出身的州代表和一名浸礼会牧师联合起来,执行一项激进的使命。 
 
他们坚持认为,接受堕胎的妇女应该受到与溺死自己孩子的妇女同样的刑事后果。 
 
根据他们推动的一项法案,堕胎女性可能面临谋杀指控,即使她们是被强奸,或者医生认为手术是为了拯救她们的生命。试图通过体外受精帮助患者受孕的医生可能因破坏胚胎而被关起来,而Plan B等紧急避孕药也将被禁止。 
 
就在最高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的决定被泄露后不久,州众议员丹尼·麦考密克(Danny McCormick)在5月份对一个州议员委员会说:“夺走生命就是谋杀,而且是非法的。” 
 
“不要妥协,不要再等待,”建议由麦考密克提出这项立法的牧师布莱恩·冈特(Brian Gunter)对委员会说。 


   

在委员会会议上,只有四人反对该法案,而且都是女性。她们恳求议员们理解拟议中的限制措施的严重性,并警告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这些限制措施比现行任何州堕胎法都要严格。 
 
“我们需要深吸一口气,”前州众议员梅丽莎·弗卢努瓦(Melissa Flournoy)说,她经营着进步倡导组织“10,000 Women Louisiana”。她说,该法案只是一味地惩罚女性,没有让男性承担足够的责任。 
 
但最终,只有一男一女——一名无党派人士和一名民主党人——在委员会中投了反对票。该委员会有七名男性都是共和党人,他们投票支持该法案,使其离成为法律又近了一步。 
 

掌舵的男人 
 
一个自称为“废除主义者”的派别正在寻求使堕胎法更加严格,使堕胎法的后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惩罚性。 
 
虽然反堕胎运动中的大多数人认为,人的生命始于受孕,但“废除主义者”尤其强硬——他们将堕胎比作大屠杀,并使用“屠杀”和“谋杀”等煽动性词汇来描述一种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在所有或大多数情况下都应合法的医疗程序。 
 

受到罗伊诉韦德案被推翻的鼓舞,他们表示,除非胎儿得到与所有美国公民一样的保护,否则他们不会满意——这意味着,如果堕胎非法,那么就应该适用相应的刑事法规。美国主要的反堕胎组织表示,他们不支持将女性定罪,但某些保守派议员正在鼓吹这种立法思路。CNN发现,带头的活动人士和政客几乎都是男性。 


image.png

 
帮助起草路易斯安那州法案的律师布拉德利·皮尔斯(Bradley Pierce)说,他的组织参与了十几个州提出的许多“废除”法案。所有这些提议的立法都将确保寻求堕胎的妇女面临刑事指控。 
 
今年,来自印第安纳州的三名男性议员试图废除现有的堕胎法规,并修改该州的刑事法规,使之适用于受孕之时。在德克萨斯州,五名男性议员去年起草了一项法案,如果该法案成为法律,堕胎将被判处死刑。亚利桑那州的一名州代表提出了一项包括谋杀指控的立法,他在脸书的一段视频中表示,任何接受堕胎的人都应该在亚利桑那州的“刑罚系统”中“呆上一段时间”。堪萨斯州的一名男性议员提出了一项法案,该法案将修改州宪法,允许在母亲生命濒临危险的情况下继续阻止堕胎。 
 
不仅是男性带头提出立法,在投票时,支持这些法律的绝大多数也是男性。尽管共和党女性几乎总是投票支持这项立法,但州立法机构内部的性别失衡,以及女性议员更可能是民主党人的事实,加剧了投票差距。不仅如此,根据CNN的分析,民主党男性议员比民主党女性议员更有可能跨党派投票支持堕胎禁令。 
 
例如,《德州心跳法案》宣布该州几乎所有的堕胎都是非法的,一旦检测到心跳——最早可达怀孕六周——就将堕胎视为犯罪。投票支持该法案的人中有近90%是男性。 
 
在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民意调查中,绝大多数美国人表示,他们认为男性不应该在堕胎政策上获得更大的发言权,但事实就是如此。专家们告诉CNN,男性的主导地位符合反堕胎运动当前的框架,即关注“胎儿人格”和“胎儿权利”,而不是产妇权利。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教授埃里克·斯万克(Eric Swank)研究了反堕胎活动人士的性别差异,他说,他的研究发现,尽管男性不一定比女性更可能认为自己“反堕胎”,但他们“更愿意在任何情况下坚持不堕胎的坚定立场”。 
 

鼓励“牺牲行为” 
 
蓄着大胡子的爱达荷男子、八个孩子的父亲斯科特·赫恩登(Scott Herndon)曾经认为,堕胎是“女人和医生之间”应该讨论的问题。但生命的发展,以及新发现的宗教,让赫恩登花了很多时间思考“生命的神奇本质”。多年来,他开始感到有必要参与反堕胎运动。 
 
作为爱达荷州共和党的长期成员,他告诉CNN,他决定今年竞选州参议员,使命是对抗政府的侵犯。赫恩登夸耀自己在高中和大学时参加过射击比赛,他是持枪权利的坚定支持者,强烈反对强制接种疫苗。他称自己是一个“真正的家庭价值观保守主义者”,指出他的儿子们帮助他做房屋建设生意,而他的五个女儿则在家庭农场里挤牛奶、养鸡和养猪。 
 

他说,如果他当选,他的长期目标之一是废除该州的堕胎,他和其他反堕胎运动人士正试图将堕胎这个词定义为“故意杀害”胎儿。他说,女性应该接受她们本能的“牺牲行为”。


image.png 

 
在接受CNN采访,被问及如果孕妇被确诊患有癌症,需要积极治疗,医生认为有必要通过堕胎来挽救女性生命时,他会做何感想,他表示:“如果一位母亲带着一个孩子在救生筏上,而那里只有足够的食物和水来拯救一个人,我猜大多数母亲不会把孩子扔到水里淹死。” 
 
作为他所在县的共和党主席,他参加了7月份的爱达荷州共和党大会,并提出了一项正式的党纲改革,以支持州宪法修正案,该修正案将“加强”胎儿的权利。该提案轻松获得投票通过后。 
 
与此同时,冈特牧师说他不同意医疗机构的观点,不相信堕胎在医学上是必要的。 
  
医学和法律专家告诉CNN,这是一种危险和不准确的说法,他们表示,如果在规范堕胎的法律中不包括母亲的健康和生命的明确例外,有很多情况可能导致妇女死亡或遭受不必要的身体伤害。 
 
哈佛医学院教授、妇科外科医生路易丝·金(Louise King)表示,这些说法“往好了说是不真诚,往坏了说是故意传播错误信息”,并质疑他们为什么“不能完全相信医疗专业人士能做好自己的工作”。 
 
她说:“大多数这些‘论点’都是试图把少数宗教观点强加给我们的大多数公民。这不是信仰或观点的问题。这是利用我们的立法体系的极不恰当的方式。” 
 
医生们还指出,堕胎禁令剥夺了病人对自己的健康和怀孕做出决定的能力,有时迫使她们继续怀孕和分娩无法存活的胎儿。 
 
随着法律越来越严格,这样的故事已经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德州,一名妇女得知她的孩子有心脏、肺、大脑、肾脏和基因缺陷,要么死产,要么在出生几分钟内死亡。与此同时,医生警告她,怀孩子到足月会威胁到她的生命,但她说,医生仍然拒绝堕胎,说这可能违反该州严格的六周堕胎禁令。她最终驱车10个小时来到新墨西哥州的一家堕胎诊所进行手术。在路易斯安那州,一名孕妇怀的是一个没有头骨的胎儿,她最终前往纽约堕胎。 
 

爱达荷州参议员候选人斯科特·赫恩登支持该州全面禁止堕胎。 
 

没有例外 
 
早在2019年,一项将堕胎定为犯罪的法案被提交到阿拉巴马州立法机构,即使是在强奸和乱伦的情况下,这一举动是如此极端,一些知名共和党人最初表示这太过了。 
 
当该法案到达州参议院时,25名男性议员根据党派立场投票通过了它,并由该州的女性州长签署成为法律。 
 
一名联邦法官阻止该法案生效,但它立即产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其他州纷纷效仿。大多数法律,包括几乎完全禁止堕胎的“触发法”和六周“心跳法”,当时也未能生效,但随着罗伊诉韦德案被推翻,这些法律正在全国范围内实施。 
 
专家们表示,这波前所未有的限制措施显示出反堕胎运动的力量,以及共和党如何转向吸引人数不多但热情的选民群体。 
 

今年夏天,反堕胎者聚集在印第安纳州议会大厦。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法学教授玛丽·齐格勒(Mary Ziegler)说,近年来,一种特殊的共和党候选人变得更加突出——他们宣扬“大谎言”,说2020年的选举是被窃取的,不相信科学,认为自己是基督教民族主义者。 
 
齐格勒研究了反堕胎运动对美国政治的影响,她说:“即使是比较温和的候选人也可能会觉得,他们必须遵守反堕胎运动的说法,所以,如果你是共和党,你迎合的对象正在改变。” 
 
她说,结果是,在堕胎问题上,以前被大多数选民认为相当离谱的立场,现在却被越来越多的共和党州和联邦政府官员候选人用作议题之一,希望获得该党的提名。 


在今年早些时候的初选期间,两位领先的宾夕法尼亚州州长共和党候选人在一次辩论中表示,他们支持在任何情况下禁止堕胎,包括在母亲的生命有危险的情况下。道格·马斯特里亚诺(Doug Mastriano)说:“我不会对例外情况让步。” 
 
在乔治亚州,竞选一些州级职位的男性也表达了他们对全面禁止堕胎的支持。“在我看来,没有例外,”前美式足球明星、正在竞选美国参议院的共和党人赫歇尔·沃克告诉记者。 
 

“废除堕胎,而不是反对堕胎” 
 
在路易斯安那州的冈特牧师看来,“反堕胎派”对堕胎的立场不够强硬。 
 
他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说,他曾经认为反对堕胎只是意味着投票给“反堕胎”的候选人。但2008年,当一位神学院教授邀请他和其他男性到一家堕胎诊所外传播福音时,他说一切都改变了。 
 

牧师冈特说,他与众议员丹尼·麦考密克就路易斯安那州的法案进行了接触,该法案包括对堕胎妇女的谋杀指控。 
 
他说,那天他看到15名妇女走进诊所,“谋杀了自己的孩子”。冈特说,其中一个不可能超过13岁,他认为她是被她母亲强迫接受手术的。 
 
“她还是个孩子,她的母亲把她拉进了诊所,”冈特说。“那一天改变了我的生活。我回到家,我刚刚结婚,我妻子怀了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我一直在看我儿子的超声波照片,我对自己说,‘天哪,有人杀了一个和我儿子一样的孩子。他们怎么能这么做?” 
 
他说,在那之后,他开始每周与进入堕胎诊所的女性发生冲突。为了创造更彻底的变革,他决定在政治上介入。他说,今年早些时候,他就最终在全美掀起波澜的路易斯安那州法案接洽了众议员麦考密克。这甚至引发了该州最大的反堕胎组织的愤怒——冈特说他曾为该组织工作,但最近与该组织分道扬镳,因为他觉得该组织在禁止堕胎方面做得不够。他认为,仅仅是反对堕胎还不行,需要确保任何参与终止妊娠决定的人面临刑事指控。 
 
冈特在今年5月的委员会听证会上慷慨激昂的请求赢得了掌声,最终将该法案提交众议院全体表决的投票决定权落在了一群州议员身上。 
 
议员们随后聚集在众议院辩论该法案,而数十名支持者聚集在议会厅外,举行了类似教堂仪式的活动,背诵圣经段落,一边唱着《奇异恩典》等赞美诗祈祷,一边把堕胎的妇女描述为杀人犯。 
 
但这一次,祈祷没有实现。 
 
在众议院大厅里,最初在委员会中投赞成票的七人之一、自称“反堕胎”的共和党众议员艾伦·西堡(Alan Seabaugh)为自己的投票道歉。他说,他认为该法案是违宪的,“把女性变成了罪犯。”该州的其他共和党议员和反堕胎倡导者也强烈反对该法案,称该法案太过分了——包括一名州代表说,如果不进行体外受精,她的孙子就不会存在。 
 
该法案从未进行全面表决。 
 
然而,这是第一次如此极端的反堕胎措施在任何州委员会中获得通过,强烈的反对并没有阻止冈特。他计划与路易斯安那州议员麦考密克合作,在明年提出一个类似的法案。 
 
他对CNN说,在最高法院最近的裁决之后,这种势头已经有所增强。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auyx.service[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