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敛财、骗色、干政,“统一教”何以横行多国

收藏

敛财、骗色、干政,“统一教”何以横行多国

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 8天前 18:43

敛财有术、拉拢政要以及擅长迎合保守派的政治需要,又迅速让“统一教”在多国死灰复燃。


“它根本就不是一个宗教团体,而是一个对金钱贪婪的邪教组织,但无人去触及这一问题。长期以来,日本政府和媒体对‘统一教’及其与政界的联系视而不见。”


安倍晋三遇刺案所触发的政治冲击波仍在震荡,岸田文雄政府的支持率已创下自2021年10月上台以来的最低纪录。


日本《朝日新闻》2022年9月12日发布民调结果称,现任首相岸田文雄的支持率已降至41%。


“‘统一教’与执政的自民党之间的关联是非常严重的问题”,据《朝日新闻》报道,大约有87%的受访者认为自民党与“统一教”过从甚密。为了挽回民望,自民党发起内部调查,该党379名国会议员中有179人与“统一教”有交集。


▲  当地时间2022年8月31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新闻发布会上就“统一教”问题鞠躬道歉。 (视觉中国 / 图)


安倍之死揭开了“统一教”敛财、骗色与干政的黑幕。


1

一桩枪杀案扯出的渊源


当地时间2022年7月8日,安倍晋三在奈良市一家车站附近演讲时遭到枪击,送医后不治身亡,枪手是日本海上自卫队退役人员山上徹也。


“我对安倍晋三感到不满,想杀了他。”据日本NHK电视台报道,山上徹也被捕后供述了作案动机。


41岁的山上徹也原本成长在一个富裕家庭。但是,其母山上洋子(Yoko Yamagami)在1996年皈依“统一教”后,为了表达“忠诚”,她不仅卖掉了山上徹也从祖父一代继承的土地,还变卖了跟三个孩子共同居住的独栋房屋。


向“统一教”的慷慨捐赠,最终让山上徹也的母亲在2002年被判定破产。因此,山上徹也怨恨“统一教”,更痛恨与“统一教”关系密切的政客。


“统一教”日本教会会长田中富广承认,山上徹也的母亲也是“统一教”的一员,并在每月参加一次教会活动,但拒绝透露具体捐款金额。


在2022年7月的东京新闻发布会上,田中富广一边对安倍晋三推动所谓“世界和平运动”大加赞赏,一边撇清与安倍晋三的关系,“安倍晋三并不是注册会员,也从来没有成为我们的顾问。”


但山上徹也认为,正是安倍晋三推动了“统一教”在日本的泛滥。于是,他将自制手枪的枪口对准了安倍晋三。


image.png


安倍家族与“统一教”渊源颇深。在1957年至1960年担任日本首相期间,他的外祖父岸信介就与“统一教”创始人文鲜明互有交往。


两次竞选议员期间,“统一教”还被《读卖新闻》曝光是安倍竞选的幕后金主之一。2020年8月卸任首相职务后,安倍晋三与“统一教”的关系也不再遮遮掩掩。


2021年9月12日,安倍晋三为“统一教”支持的“世界和平协会”(UPF)发表视频讲话。遇刺前,他还参加了“统一教”的一次有偿演讲。

公开为“统一教”站台也得罪了受害者以及律师群体。日本“全国灵感商法对策律师联络会”发表公开信抗议安倍晋三的演讲,并呼吁其他政客不要支持“统一教”。


安倍晋三也被诟病涉嫌为“统一教”提供保护伞。在《日本国内外治安情势报告书》中,该国公安调查厅连续在2005年和2006年描述说“以背离社会常识的特异主义和主张为行为准则的集团”,即“特异集团”。不过,上述两份文件并未明确标明“统一教”,只是称“在我国以统合在日韩国、朝鲜人为目的设立新组织”。这极易让人联想到“统一教”。


但是,到了2017年,“特异集团”一项已经被报告书删除。2006年9月,安倍晋三首次当选首相后就报告书予以修改,并解释称“根据社会治安状况适时研判需要刊登的内容”。


2

“非货币关系”更有价值


如今,安倍晋三遇刺案也撕开了“统一教”在日本干预政治的冰山一角。


“‘统一教’为执政党提供了坚定的资金支持和选票支持。过去几十年,‘统一教’的附属团体与自民党议员的关系就这样发展起来。”日本律师兼宗教事务专家北藤正树(Masaki Kito)说。


对政界人士来说,“统一教”的投票汇聚能力颇具吸引力。对于“统一教”而言,展示其与政要的关系也有助于改善其社会声誉。


“更重要的是,宗教团体能够提供一群非常可靠的选民支持,他们在选举日一定会出来投票,一定会为你的政党投票,能够为你的竞选提供志愿者。”英国《金融时报》援引日本神田外国语大学研究民族主义的专家杰弗瑞·霍尔(Jeffrey J Hall)的话说。


对政治竞选的严苛管理,这使得日本政客很难与选民建立直接联系。因此,“统一教”提供的“非货币关系”更有价值。但安倍遇刺后,“统一教”一直否认向自民党提供过政治献金。


image.png


“我认识一些前‘统一教’的成员,他们在选举期间帮助了我。我猜测,有些情况是他们自愿的,比如电话支援业务。既然是参加选举,我认为有必要聚集大量的支持者。”安倍晋三的弟弟岸信夫也公开承认。


从自民党目前发起的内部“自纠自查”调查来看,其379名国会议员中有179人与“统一教”有染。其中,金钱支援和选举动员是上述议员与“统一教”互动的两种主要形式。


上述调查还显示,首相辅佐官岸信夫、政调会长萩生田光一等17人,接受了“统一教”有组织的选举支援和动员。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原文部科学大臣下村博文等29人,接受了“统一教”的捐赠。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总务大臣寺田稔等49人向“统一教”等团体支付了会费。


这意味着,他们成为“统一教”的成员。作为政治回报,受恩的自民党国会议员也要为“统一教”站台。其中,官房副长官矶崎仁彦等10人出席了“统一教”主办的各类会议,经济再生担当大臣山际大志郎等20人在“统一教”会议上发表过主旨演讲,至于发表简短致词者则高达96人。


“最初,我们以为只有清和会(安倍派)与‘统一教’关系密切,根本没有意识到是‘整个自民党的问题’。”日本《读卖新闻》援引一名自民党负责人的话。


自民党调查显示,近半数执政党议员与“统一教”有染,多名内阁大臣、内阁副大臣和政务官涉及其中,以致日本网站Friday Digital讽刺自民党政府为“岸田统一教内阁”。


原本为挽回民望的“自纠自查”,却让不少日本民众对执政党更加失望。2022年8月3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岸田文雄深鞠一躬,为自民党与“统一教”之间的“交集”道歉,并表示将切断与“统一教”的所有联系。


“几十年来,它跟自民党中的权势人物关系密切,已经是日本政坛很少有人讨论的公开秘密,自民党与之彻底切割难度很大。”日本立正大学从事邪教心理学研究的专家西田公昭说。


3

“跨国婚礼”“集体婚礼”与人口贩卖


安倍晋三遇刺案,也揭开了“统一教”渗透日本政坛的黑幕。不少日本民众还参加抗议活动,反对安倍晋三的“国葬”,并要求为枪手山上徹也减刑。在社交媒体上,一些受害者也纷纷控诉“统一教”敛财、骗色等种种劣行。


“统一教、在日朝鲜总联、在日人权活动家都是一伙的骗子,满嘴的仁义道德,实际上是在搞贩卖人口的勾当。”一名为“早房万华”的女子讲述了其姐姐被骗至韩国的经历。


2014年,早房万华的姐姐当时正在读大学三年级。一天,后者在校园的长椅上休息时,一名韩国留学生主动前来搭讪并劝说她参加了“研究和平运动讲习班”。


image.png


讲习班主要传播“日本在历史上如何折磨韩国人”,实则属于“统一教”的外围组织。经过一轮轮的“洗脑”,早房万华的姐姐说,“我身为日本人感到可耻,日本今天的繁荣建立在韩国人牺牲的基础之上。”


不久,姐姐开始荒废学业,学习韩语,并沉迷于《堕落论》《原理讲论》等“统一教”的宣传品。后来,“姐姐”又参加了一场“跨国婚礼”。


嫁到韩国农村后,姐姐不断写信要求在日本的家人给她寄钱。为了探寻姐姐在韩国的真实境遇,早房万华只身前往韩国。


来到韩国后,眼前的一幕却让早房万华惊呆了:“婆家”不仅很穷困,25岁的大学生姐姐居然嫁给了一名40多岁的韩国农民。


“这个丑陋的乡巴佬竟然说,我娶你姐姐是花了钱的。”早房万华回忆说,她的所谓“姐夫”还粗鄙不堪地说,“算我走运,这个‘倭女’身材真不错,我捡了个大便宜。”


通常,信奉“统一教”的韩国男子要缴纳“结婚费”,出嫁的日本女子也要向“统一教”缴纳200万至400万韩元不等的“赎罪费”。


当早房万华劝说姐姐回国时却遭到拒绝,“过去,日本人在韩国犯下了滔天罪行,我们应该赎罪。”


通过历史问题,“统一教”给受害的日本妇女洗脑并让其产生赎罪意识,就这样,数以千计的日本妇女被当成商品卖到韩国弄尊,后者一直为“光棍”问题所困扰。


从官网来看,“统一教”擅长在大型体育馆举办“集体婚礼”,并冠之以“圣婚祈福仪式”(Holy Marriage Blessing Ceremony)的美称。


它还宣称,通过这种“跨越国界的结合”可以诞下“没有原罪的孩子”,进而建立“神的国度”、实现“世界和平”。但是,多数“统一教”的男女信徒在结婚前不仅跟伴侣素未谋面,甚至连对方的国籍都不知晓。


多年来,“跨国婚姻”一直是“统一教”的主业。据日本《周刊邮报》2011年5月报道,至少有七千多名日本妇女被“统一教”骗至韩国农村。


image.png


这一数字被认为过于保守。1988年,“统一教”指定的6600对婚姻中,有2639对属于日本女人嫁给韩国男人。1992年8月25日,在韩国首尔奥林匹克体育场,“统一教”又主办了一场3万多人的大型集体婚礼,至少有一半新娘来自日本等周边邻国。


到了2006年,在“统一教”组织的婚姻里,“韩国丈夫+日本妻子”的组合已经超过60%。


在众多“统一教”组织的跨国婚姻中,日本影视歌三栖明星樱田淳子格外耀眼。年轻时,她一度与山口百惠、森昌子并称“高二三枝花”。1992年6月,在“统一教”教主文鲜明的“指引”下,樱田淳子嫁给了一名普通的韩国职员。


跨国婚姻只是“统一教”敛财的渠道之一,诱骗信徒缴纳“什一税”、捐献财物则是该组织更为惯常的敛财方式。据日本“全国灵感商法对策律师联络会”统计,过去30年,该组织代表受害者要求“统一教”赔偿金额超过1230亿日元。


近日,刺杀安倍晋三的枪手山上徹也称,“统一教”劝说其母亲捐献了大约1亿日元的家产。


通过多种不正当渠道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后,“统一教”开始“洗白”。目前,它不仅经营Tongil等多家贸易公司,主要经营人参、鲜花、蜂蜜、枪支等产品的跨国交易,并由其信徒负责推销给他人。近年来,“统一教”还涉足美日韩三国的食品、造船以及传媒业。


4

迎合保守派政治需要


“统一教”已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化的跨国组织。从该组织在韩国首尔的新闻发言人安浩烨(Ahn Ho-yeul)讲话来看,日本只是该组织在全球的“第四大分区”,其成员大约有60万人。


在全球范围内,“统一教”早在2012年就自称拥有超过300万信众,其传教机构遍及194个国家和地区。同年9月,文鲜明去世后,其妻与儿子争夺教会的领导权,其子被迫退出并另创教会。


一时,“统一教”跌落低谷。但是,敛财有术、拉拢政要以及迎合保守派的政治需要,又迅速让“统一教”在多国死灰复燃。


在日本,从岸信介到安倍晋三等右翼政客都为其站台。在韩国,前总统朴槿惠的妹妹被曝也是“统一教”成员。2012年,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参加了由文鲜明遗孀韩鹤子组织的会议。


生前,文鲜明与尼克松、里根、乔治·布什等多名总统交好。近年来,美国前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迪克·切尼(Dick Cheney)等美国政要也频繁在“统一教”活动中亮相。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现任总统拜登的弟弟吉米·拜登(Jimmy Biden)、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也与“统一教”有生意往来。2006年9月,两人从文鲜明的女婿詹姆斯·帕克(James Park)手中收购了对冲基金公司Paradigm Global Advisors。


瞄准美日韩的上层社会,“统一教”往往施以金钱利诱、选票拉拢。但面对上述三国的普通民众,“统一教”则采取了迎合其保守意识形态的不同策略。


在日本,它借助历史旧怨宣扬“赎罪说”;在美国,它糅合美国的暴力文化,支持保守派的拥枪政策。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一家在美国的“统一教”分支机构大搞军火崇拜,它将子弹编织成王冠,并把AR-15奉为“圣杖”。


image.png


在韩国,“统一教”则重点宣扬狭隘的民族主义。上世纪80年代,“统一教”邀请迈克尔·杰克逊到韩国举办演唱会时,就要求这位明星必须身着韩国传统服饰、歌唱韩国国歌。遭到杰克逊拒绝后,杰克逊及家人被起诉要求天价赔款。


韩国也是“统一教”的起源地。1954年,时年34岁的文鲜明在韩国釜山创立“世界基督教统一神灵协会”(简称“统一教”),1999年更名为“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


根据公开资料,文鲜明,原名文龙明。1920年2月,他出生在朝鲜平安北道定州郡一个农民家庭,全家信奉“基督教长老会”。后来,他自称15岁时登上一座小山受到“耶稣的神示”后开始传教。


当时,这名已婚的“耶稣的化身”在朝鲜平壤强行与一名女信徒金某结婚。被后者的丈夫告发后,文鲜明以重婚罪被判刑五年半。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文鲜明找到机会逃往韩国,并在1954年创立“统一教”。1960年,时年40岁的文鲜明与17岁的韩鹤子结为夫妇,并自诩为“圣婚”。


文鲜明生活作风糜烂。据英国《卫报》报道,他身边有6名被冠以“玛丽”头衔的女人常侍左右,他还诱骗其他漂亮的女信徒“肉身供奉”,美其名曰“心灵净化”。


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上世纪50年代,文鲜明一度被美国中央情报局和韩国情报部门招募为“双料间谍”。其间,他借机将“统一教”带至日本,又在上世纪60年代举家移民美国。短短数年间,他在美国就发展了5万多名信徒。


在传教过程中,文鲜明可谓“财色兼收”。据Therichest统计,文鲜明生前的个人财产超过9亿美元。他在2012年死亡时,前来吊唁的3.2万名日本信徒又捐赠了38亿日元。


当前,“统一教”正面临数万起法律诉讼。1989年,美国最高法院就支持前教徒向“统一教”提起的赔偿诉讼请求。据《纽约时报》透露,1973年到1986年,至少有400名“统一教”教徒接受强制的“脱教程序”。在日本,“统一教”至少面临着3.5万起索赔诉讼。


“它根本就不是一个宗教团体,而是一个对金钱贪婪的邪教组织,但无人去触及到这个问题。”日本立正大学邪教心理学专家西田公昭批评称,“长期以来,日本政府和媒体对‘统一教’及其与政界的联系视而不见。”


上个世纪末,“统一教”一度以投资、赞助、旅游、访问等名义对中国东北地区进行渗透。据中国反邪教网透露,早在1997年5月6日,公安部在给吉林等10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公安部门的批复文件中,就将发端于韩国的“统一教”定为邪教组织。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