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日本母亲出售女儿的内裤和口水赚钱,声称能减少儿童性犯罪??

收藏

日本母亲出售女儿的内裤和口水赚钱,声称能减少儿童性犯罪??

英国那些事儿 英国那些事儿 8天前 14:15

今年的八月末,日本多家医院发布了联合声明,称当地疫情蔓延已经达到了“灾害”级别。


在此前的整整一个半月,日本全国平均每日新增病例,已经达到了近19万的恐怖数字,位居全球之首。



这样大面积的感染,除了导致最直接的健康隐患,无疑也造成了经济下行。


日本有很多人因为疫情陆续失业,而一位名叫Yuka(化名)的母亲,就是其中之一。


Yuka今年30多岁,有三个孩子。


因为疫情,她被兼职的工作解雇,而丈夫也不幸被公司减薪了30%。


收入大幅度缩减,再加上三个孩子嗷嗷待哺,这对夫妇的积蓄已经见底。


就在倍感无奈之际,Yuka在推特上发现了一个隐晦的tag,里面有很多年轻女性以高价贩卖自己穿过的“原味”衣物。


其中,最为常见的“商品”就是内衣裤和鞋袜,价格一般在3500(约人民币171元)到5000日元(约人民币244元)不等。


并且,这些女生们贩卖的物品大多穿戴痕迹明显,甚至有人出售自己已经穿了整整三年的脏兮兮的袜子。



看到这些,在已经连续三天没钱给孩子们买零食后,Yuka也禁不住动起了歪心思。


她干脆瞒着丈夫,利用推特开始偷偷售卖自己9岁女儿的内裤……


和其他人一样,Yuka在推特发文募集买家。女儿的内裤一般被她标价5000日元一条。


凭借这种交易,她每个月轻松就能赚到40000(约人民币1954元)到50000日元(约人民币2443元)。


而为了节约成本,Yuka都是在一些网店或批发店里购买内裤。


在确认找到买家后,她会让女儿先穿一遍新内裤,然后再邮寄出去。


但由于女儿有自己特定喜欢的颜色和花纹,因此有时候也会发现自己的内裤不见了,并询问Yuka。


每当这时,Yuka只能假装不知道糊弄过去。


最开始,Yuka对于贩卖女儿内裤这件事也感到十分抵触。


但她又不得不承认,跟其他兼职比起来,这样做确实来钱更快也更简单。


再加上,就目前的状况而言,她已经想不出任何更好的赚钱办法了。


因为现在Yuka白天无法去外面工作,即便她想利用晚上出去兼职也不现实。


因为疫情来临后,她的丈夫不得不利用夜间出去打工赚钱,她晚上只能待在家里照看孩子们。


可与此同时,随着孩子们一个个长大,夫妻俩的经济压力也日渐增大。


比如,他们刚一岁的孩子不能去价格便宜的、有执照的公立幼儿园,如果送去没有执照的私立幼儿园的话,每月就要花费40000日元,她根本无力承担。


再加上Yuka现在还欠着一家信贷公司的钱,所以在她看来,虽然这么做不对,但“为了生存,我也必须卖掉女儿的内裤”。


(有人在网上出售自己穿过几年的旧鞋)


事实上,“母亲亲自卖掉女儿穿过的旧内裤”,这一举动虽然看上去非常奇葩,但其实并不是个例。


日本另一位20多岁的妈妈Haruna(化名),也有着相似的经历。


Haruna同样因为疫情不幸失业,她于是也开始在网上售卖起了自己正在读小学二年级的女儿的相关“商品”。


只不过这回,“商品”可不只是衣物那么简单……


Haruna曾收到过买家发来的各种各样的请求。


他们有人需要“女儿两天没洗的内裤”,还有人竟然想买“女儿的指甲或口水”。


起初,Haruna只出售自己的口水,但在发现女儿的口水卖得更好后,她就开始卖起母女俩的口水“套装”。


每当存货告急时,她就会对女儿撒谎,让她把口水给自己,并骗她说自己要用这个来帮她检查喉咙里是否有新冠病毒。


(示意图)


很多母亲在贩卖女儿的物品时,多半带着愧疚的心理,此举也大多是被逼无奈之举。


然而,也有人将其视为可“吹嘘”的事业,甚至声称卖女儿的内裤“有助于减少儿童性犯罪”。


一位名为Sayaka(化名)的母亲,今年30出头,现在有4个孩子要抚养。


她同样也在网络上贩卖着自己女儿的二手物品。


不过和其他几位母亲的私下售卖不同,她竟然还得到了丈夫的同意。


其实最开始,Sayaka本是打算卖自己的母乳赚钱。


因为她必须留在家里照看孩子,不能出去做兼职,缺乏收入来源,只能考虑通过一些非正规途径赚钱。


但当她第一次和丈夫讨论起售卖母乳的主意时,立马就遭到了对方强烈的反对。 


Sayaka于是想了别的办法,开始出售各种家庭成员的私人物品,其中最为畅销的“商品”,就是她小学四年级女儿的内裤。


Sayaka会先在推特上发布“商品”信息来吸引买家。


通常,如果有人看中了她的物品,就会私信她进一步确认交易信息。


然后,Sayaka便會在日本某二手交易平台上挂出商品,并上传假的照片做掩饰,等收到钱后再寄出真正的货物。


而这个交易平台的特点就在于,买家和卖家双方都可以隐藏真实姓名和住址,只有运输公司才知道真正的送货地点,可以说为这类见不得光的交易提供了非常大的便利。


对于妻子的行为,Sayaka的丈夫表示心情相当复杂:


“当我的妻子第一次跟我说起这件事时,我觉得她完全就是个白痴。我无法理解有些人喜欢孩子内裤的癖好,我对买家的厌恶也没有消失。

不过,为了维持生计,我最终不得不选择接受。”


“我对‘向陌生人提供我孩子和妻子的内衣’这一事,仍然抱有抵触情绪。”



然而丈夫的心思并没能阻止Sayaka,她在这行的“经验”也越来越多。


甚至在进行买卖的时候,她还发现过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除了内裤以及鞋袜,很多孩子们使用过的学习用品也都很受欢迎。


在被问及购买原因时,一些买家们会说:当他们看到这些用完的笔记本,会回忆起自己的小学时代,并感到怀念。 


对此,Sayaka也无从得知,这是否真的就是这些书本和笔记的“全部”用途。


不过这还不算最离谱的。一位女儿已经上了高中的50多岁的老顾客还曾告诉Sayaka:


“我喜欢小学女生的内裤和袜子的味道,所以我买下它们后会闻一闻,套一套,然后把它们放在一个有拉链的袋子里,保存起来。”


还有一些买家,自己的孩子本身就是小学生。


考虑到这些孩子的父亲在网上偷偷购买儿童内裤的举动,让人很难不担心孩子的处境。


然而,比起担忧,Sayaka更多的是却是在为自己的行为感到“自豪”。


在她看来,卖掉女儿的内裤正好可以满足某些人士的特殊性癖,这样没准就能减少针对儿童的性犯罪。


再加上她觉得在这一买卖中,并没有人真的受到伤害,而且从孩子身上赚的钱,也会再花到孩子身上,所以她目前丝毫收手的意思,反而打算未来继续用这个方式赚钱。



这些母亲的行为被媒体报道后,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事实上,这种内衣裤销售热,好几年前就在日本曾兴起过。


当时,有很多初高中女生都在通过网络贩卖自己穿过的内衣裤和袜子。


和现在差不多,贴身的衣物都是穿得时间越久,售价越高。连口水和尿液也是商品之一。



有的女生甚至以此月入百万,又为自己购入各种奢侈品包。

但她们也承担了相应的风险,一些人在和买家接触时差点遭遇性侵。


这一风潮在当时同样遭到了批判,只是没想到,这种性产业波及十几岁的未成年人还不够,现在又重现于才几岁的儿童身上,而且还是由这些孩子们的母亲亲自售卖。



不少网友觉得这些家长的做法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可实际上,据日本一位儿童色情产品及性犯罪相关的律师表示,父母将孩子穿过的内衣卖给别人,卖家和买家都不会受到处罚,因为卖家是成年人。 


再加上子女的衣物通常是由父母购买的,所以这些衣服的所有权基本上也都属于父母。


因此,即使父母在违背孩子意愿的情况下擅自出售他们的内衣,也很难作为罪行成立。


但,不违法绝不代表着合理。


虽然现在表面上看,卖内衣裤对孩子们似乎没有实质性伤害。


但这种物化女性、性化儿童的行为,很可能导致孩子长大后也将自己作为一件“商品”对待。


或许那个时候,这些家长们才会意识到,自己赚来的每一笔钱,都是在为日后埋下一颗定时炸弹……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