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看了怀孕休学的网红研究生,我突然理解了张桂梅的愤怒

收藏

看了怀孕休学的网红研究生,我突然理解了张桂梅的愤怒

Insight 视界 Insight 视界 12天前 06:26


读书的意义是什么?


是一个通往更广阔世界的桥梁。


跨过那座桥,你可以和名校教授畅谈宇宙边界,可以和艺术先锋泛论莫兰迪的形而上主义,还可以收获北美大厂的offer.


读书对于一些被困在大山里的孩子来说意义更加非凡,桥那头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就在今天,小有名气的网红@南依 冲上热搜第一,阅读量1.7亿。



作为大山的孩子,南依刚刚考上了中国社科院的研究生,可到学校报道的几天后她突然在网上宣布,自己决定休学待产。


孩子的父亲,是南依的老乡,同时也是一家理发店的tony老师,中专学历,一米六几的身高并不算出众。 



社科院研究生和中专tony老师的婚姻,瞬间在网上引起满满争议。




南依来自云南沧源县,那里直到2019年才正式脱贫摘帽出列。


我们很难想象为了从大山里走出来,南依付出了多少努力。


她靠学习从千军万马中突出重围,从一个甚至在地图上都搜索不到的小学一路“杀”到了中央民族大学。


到这里她还没停止前进,继续凭借努力考上了中国社科院的研究生。



在社科院,南依就读的是少数民族语言文学专业,在全国只招两人。


有社科院的校友表示:从这个专业里出来的同学是全国最适合从事少数民族文化学术研究的人才,更是弘扬少数民族文化和振兴民族地区教育的中流砥柱。



足以见得,成为1/2的南依是多么优秀。


课余时间南依还会运营自己的账号,前几天她用做自媒体赚的第一桶金带着家人坐上了飞机商务舱,一行人还去到了天安门广场前打卡。


外婆和妈妈眼里透着光亮,那是南依无限可能的未来。



网友感慨,走出大山,回馈家人,充满希望和自信,这就是读书的意义。



可就在昨天,南依突然发布视频称—— 


自己怀孕了,并决定休学待产一年。



南依也表示,自己义无反顾暂停学业,是因为担心男友被别人抢走,而自己如果不生下这个孩子两人可能会面临分手。



孩子的父亲中专毕业,同为沧源县人,在老家当理发师,后来开了自媒体公司,两人相恋三个月,但肚里的宝宝已经两个半月。



这是网上仅有的信息。


我们无法从中断言,这个男人就注定一辈子不如南依。


但还是有不少网友惋惜道:


一个好不容易走出大山的女孩,来到北京读本科和硕士,未来可能成为民族文化研究上的中流砥柱,最后却还是嫁回了大山。



南依老公跟媒体表示自己是中专学历




最让网友们诟病的其中一个点,就是男生的学历。


毕竟,在假定男生不会迎头赶上的情况下,节奏和境界不相同的两个人在生活上确实会产生分歧,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不过,那终究是别人的人生,尊重便好。


除此之外,也有声音说这是一场炒作,称“流量密码被这俩人玩明白了”:



但无论是不是炒作,这件事都有可能会掀起一系列的蝴蝶效应——


她休学又复学等于占了两个名额,这不仅是在占用学术资源,未来可能还会导致导师不愿意招女生,科研女性的上升道路会愈发狭窄,甚至是其他大山里的女孩也被会波及。



这种忧虑似乎并不是空穴来风,已经有人现身说法道,自己在研究生面试时,就因为是女性的身份被导师花了更多的时间考察。 


因为之前有个学生研究生三年生了两个孩子,弄得导师现在面试都小心翼翼。



南依坚定地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这是需要勇气的,我们外人确实没有什么立场去评价他人的生活。 


如果真的如南依所计划的那样,一年后重拾学业,读到博士,而家人成为她的动力和支持,那相信每个关心南依的人都会为她真诚祝福。



怕就怕,生完孩子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孩子出生后,南依紧接着需要面对的就是坐月子和哺乳期,除此之外还要花时间精力去照顾孩子,或许还会不得不造成学业上的分心,这种分心又可能影响到同组的同学...



不是说自由恋爱结婚生子有什么错,也不是道德绑架优秀的女性一定就要跟男人划清界限。


只是想说,爱情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变数最多的事物。


未经深思熟虑便为了爱情做出可能影响自己前途的决定,或许并不值得。


比经济脱贫更重要的,是精神脱贫。 


 



 和南依一起冲上热搜的,还有张桂梅校长 。



作为全国首个全免费的女子高中丽江华坪女子高中的校长,张桂梅此生引以为傲的壮举,是培养了1804名女大学生。


她们能够成为张桂梅的学生,直接原因是因为贫穷,至少曾经贫穷过。受困于环境和“大山思维”,她们早早嫁人、生子。



但张桂梅却常对她们说:


“我希望你们安安心心地去读自己的书,走得远远的,飞得高高的,去竭尽自己的全能为社会服务,为我们这个国家服务,不要再回来。”


因为“一个女人的品格学识,能影响一个家庭三四代的命运。”



那些和南依一样的“大山里的女孩”们,后来有的成了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辅警;


有人回到自己的家乡华坪,成为医生,为医疗事业发光发热;



还有人一路靠着资助上完大学,后来成了中学老师,像张桂梅校长一样,继续影响更多大山里的孩子。



1804个女生里边,眼下最“炙手可热”的人物可能要数黄付燕。


她回到学校看张桂梅的时候也带来了一个消息——自己不仅结婚了,还决定当一个全职太太。


在黄付燕提出要给学校捐款时,张桂梅丝毫不留情面地怒斥道:“你给我滚出去!”


张桂梅认为,家庭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还坚持把黄付燕供出来不是为了让她别无选择而不得不成为家庭主妇的。


女人要靠的,是自己的能力和本事。



在捐款被拒的第二年,黄付燕就考上了特岗教师,目前在西南山区执教。 


张桂梅其实只希望教会女孩们一件事——


要自强、自信、自立,从现在开始强大自己。


正如华坪女高的校训所言那般:


我生来就是高山而非溪流,

我欲于群峰之巅俯视平庸的沟壑;

我生来就是人杰而非草芥,

我站在伟人之肩藐视卑微的懦夫。



飞出“大山”后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


在文章的最后,主页君想分享一个美国女孩塔拉·韦斯特弗的故事。 


她在17岁前从来没有上过学,和家人住在废料厂旁,却在28岁的年纪取得了剑桥大学的博士学位。


塔拉经历了什么,她又是如何做到的?



塔拉的父亲是一个极端的古怪男人,他认为女性裸露肌肤是罪孽,相信终有一天会实现一夫多妻制,认为孩子不应该去学校,生病也不该去医院。


塔拉的二哥也好不到哪儿去,家暴不说,还在塔拉第一次涂口红时大骂她是妓女。


而塔拉的母亲是懦弱的,面对父亲的极端对待和二哥的施暴,塔拉母亲选择视而不见。



直到三哥彻底与这个家庭划清界限去求学,塔拉才慢慢觉醒。她开始像哥哥一样自学,随时做好逃离家庭的准备。


“去上大学,外面有一个世界。” 


三哥的话一直在塔拉脑海中萦绕,她每天都坚持6点起床学习,因为再晚一点起床就会被爸爸安排的劳动给累坏。


终于,她在两年后考上了杨百翰大学。



但学校里正常人的生活与父亲的灌输发生了激烈的冲撞:女生为什么可以穿吊带?人们为什么会去看医生?马丁·路德金又是谁?


一次次与原生家庭的拉扯,一遍遍将自我打碎后的重建都让塔拉的精神接近崩溃。


但她有一个直觉一直在隐隐作响——只有依靠自己,胜算才更大。 


她开始不停地在大学里吸收新知识,磕磕绊绊地走进现实世界,身后的那座大山也逐渐离她远去。



大学的教授鼓励塔拉勇敢去攀越下一座高峰,剑桥大学。


她开始加入到激烈的升学竞争中,并凭借一篇篇卓绝的论文获得了在剑桥大学读硕士甚至是读博士的机会。


随着接受教育的增多,塔拉身边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志同道合之士,他们一起探索生命的厚度,一起谈论世界的广阔。


塔拉在逃离和教育中重塑了自我,那座“大山”被她远远地抛之脑后。



不勇敢走出“大山”,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人生除了相夫教子外,会有多少可能和精彩。


这座大山,可以是真的大山,也可以是贫穷,更可以是社会禁锢在女性精神上的枷锁。


女孩们,勇敢地抛弃那座压在你身上的“大山”吧。


走出去,别回头。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