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他被网暴,今年最大冤案

收藏

他被网暴,今年最大冤案

她刊 她刊 14天前 19:59

最近,又一网红被网暴了。


重庆某景点,一位旅游博主,选择当地的滑竿(坐轿子)上山。

 

迎着路人的指指点点,他没有坐到山顶,说好400元的价格,他还主动付了600元。

 

      图源:网络 


可惜依旧无法平息大众的怒火,不少人怒斥:

 

“你凭什么花钱践踏他的尊严?”

 

“心真狠啊,竟然让年纪那么大的轿夫抬自己上山。”

 

      图源:网络


对于坐轿者的辱骂,迅速反噬到轿夫身上。

 

朴素的同情心下,轿夫和顾客陷入两难——

 

由于人人不敢坐轿,以此谋生的轿夫濒临失业。

 

      图源:网络 


肩抬竹轿、黝黑精瘦的轿夫,几乎都是大山脚下的农民。

 

他们在天未亮时起身赶路,翻过悬崖,抢在第一批游客前到达景区,生怕错过任何抬轿机会。

 

“攒够儿子的大学学费”“盖二层楼的新房子”“给年迈多病的父母买药”,都是支撑他们站在那里的朴素心愿。

 

      图源:网络 

 

可如今,他们一次次堆起笑容,向路人投以期盼的眼神,得到的却只有摆手和摇头。

 

如一位轿夫所言:


“我不知道我做错什么了,为什么忽然失业了。”


 


这场事件中,有人是抱着同情心,也不乏有人只是打着善意的幌子在网暴。


殊不知这种网暴,让别人失去了本就艰难的人生。


他们不让任何人坐轿,却从未了解过,轿夫千疮百孔的生活该怎么过。

 

      图源:网络 

 

九派新闻采访过几位轿夫,他们年迈瘦削,但沟壑遍布的脸上,挂着同一份骄傲。


61岁的殷逢元,做了20多年的轿夫。

 

他靠抬轿,将家里漏雨的老式平房,盖成三层房子,还给儿子建了一栋带地下车库的房子。

 

在他眼里,坐轿者不是高高在上的傲慢者,不过是体力不好、腿脚不便,想要看风景的普通人。

 

“我们要抬轿赚钱,人家给我们钱,是两全其美。”

 

      图源:网络 

 

52岁的吴屏,有一双儿女需要抚养。

 

他想过进厂打工,但身体吃不消,也觉得被剥夺了自由。

 

抬轿比种地养猪收入都高,每当找到一位愿意坐轿的游客,他都会觉得自己“运气不错”。

 

      图源:网络 

 

隔着屏幕的天堑,人们只看到抬轿时,轿夫肩膀承受的重量,却看不到他们身上的隐形重担。

 

倪师傅告诉记者,他上有70多岁的父母,下有正在读中学的孩子。

 

妻子收入有限,他每月抬滑竿的三千元收入,是整个家庭的重要经济支撑。

 

“肯定想让大家都来坐,我们要工作挣钱的嘛。”

 

      图源:网络 

 

轿夫们凭力气挣钱,有权拒绝生意、自主议价,不觉得低人一等。

 

然而,有人的阵阵骂声,将“坐轿”等同于“不道德”,毁掉了他们的生计。

 

归根结底,瞧不起轿夫的,不是给钱的坐轿者,而是自诩正义的网暴者。


      图源网络 


他们在内心将抬轿等同于卑贱的工作,在批判中捕捉虚弱的优越感。


他们不愿意理解——

 

轿夫们想要的,从来不是一整天无所事事的空闲和焦虑。

 

而是暮色四合,收工回家时,揣着兜里的钱,琢磨着给孩子晚餐加个菜时的喜悦。





有多少体力劳动者,困在善意的茧里?

 

关于“雨雪天该不该点外卖”的讨论,由来已久。

 

总有人激烈表示:

 

“下雨天还让外卖小哥给你送饭,你可真自私。”

 

“雨雪天叫外卖的人,好恶心啊。”

 

      图源:新浪微博       

 

最有发言权的,是外卖员自己。

 

外卖小哥老朱说:

 

“雪天给我们的配送费还涨了点,勤快的话一天能多挣两百块钱。”

 

另一位外卖员写道:

 

“前几天跑单时候,突然下雨了,我可开心了,下雨了就有天气补贴,一单补贴三块。”

 

“下雨天配送费也会涨,平常我每天要工作十个小时才能下班。

 

下雨天收入高,上班时间反而短了,能早点回去休息,这是好事。”

 


诚然,体谅外卖员辛苦的人,大多内心柔软善良。

 

但作为旁观者,我们必须反思,喷涌而出的善意,是将他们推向更好的生活,还是冲垮了他们生活的最后一层兜底。

 

      图源网络 


外卖员,不是面目模糊的符号化群体,背后是一个又一个为生活努力的人。

 

作家杨丽萍在《中国外卖》里,记录了他们的真实生活:

 

邹小容的儿子患有尿毒症,她五年骑坏四辆电动车,最终赚了50万元,给儿子换了肾。


      图源网络 


王建生左腿萎缩,外卖员是他来之不易的工作,天冷时,他会将冲锋衣脱下包住餐盒,避免顾客吃到冰冷的饭菜。

 

单亲爸爸李帮勇,为了养活和照顾女儿,于是带着女儿一起送外卖。

 

小小的电动车,像父女俩冲向未来的帆船,风大时,他便将女儿紧紧护在怀里。

 

      图源网络 

 

体力劳动者,是繁华都市的灰暗底色。

 

工业文明碾压而过,他们的汗水滴落在大地上,浇筑出城市的便捷生活,也改写了自己和家人的命运。

 

这是普通人的慷慨壮歌,无需任何怜悯。

 

看过一张动人的图片。

 

主角是重庆挑夫冉光辉,人们习惯叫他“棒棒”。


左手扛生活,右手牵未来   


他手持一根棒棒,穿梭在遍布台阶的山城重庆,替人干搬运的体力活赚血汗钱。


冉光辉笑着说:“感冒发烧都不叫病,扛货一出汗,感冒就好了。”

 

一天需要扛近一吨货的他,长着一张被生活磋磨过的脸,提起工作时,却是满满的自豪——

 

扛一次货,一般能赚五块钱。


他一点点地积攒着,竟然挣出一套房子,让儿子和妻子在都市有了家。


冉光辉的双手指关节已弯曲变形,图源:新京报  


他的儿子真诚说道:

 

“很多人看不起棒棒这个职业。

 

但我对棒棒的理解是,他们凭着自己的力气赚钱,不应该是个被取笑的职业。

 

我觉得我爸爸是个很伟大的人。”

 

      图源网络 


没有低劣的工作,哪怕再普通的劳动者,都不该被剥夺尊严。

 

纪录片《最后的棒棒》里,有一位叫做老黄的棒棒。

 

他扛着价值数千元的货物,不料跟雇主在街头走散,辗转花费一天时间寻找,才重新遇到雇主。


      图源网络 


雇主没想到老黄会回来,急忙掏出一百元钞票,表达对老黄的感谢。

 

老黄收下钱,退还给雇主70块:

 

“我们是棒棒,不是叫花子。”

 

“说好的工钱是20,但是找了他一天,耽误了我去做别的活,所以我多收10块。”

 

      图源网络 


他们靠力气换取尊严,哪怕被货物压弯了腰,但身姿高大、灵魂挺拔。


如今棒棒们大多年迈,他们最怕的,不是肢体上的劳累,而是大家心疼他们身体,不舍得将重物交给他们。

 

      图源网络 


服务行业,需要的是尊重和理解,而非廉价的同情。

 

清洁厕所的阿姨、澡堂里的搓澡师傅、擦鞋补鞋的老爷爷……

 

他们不偷不抢,用手中的老茧、肩上的伤疤,给家人换取幸福生活,值得为自己骄傲和自豪。

 

      图源网络 


别用“不愿他们疲惫”的说辞,砸了他们的饭碗。


也别用同情的眼神,击垮他们的自尊。

 

 


发现了吗?


这些年,“互联网警察”愈加常见。

 

他们举起屠刀,以正义之名,酿造了太多悲剧。

 

一位全职妈妈,独自带着4岁的儿子,坐上乌鲁木齐开往深圳的火车。

 

车程长达几十个小时,孩子哭闹不停,怎么安抚都无济于事。

 

就在母亲心力交瘁时,哭累了的孩子,抱住妈妈的脚疲惫睡去。

 

      图源网络 


同车厢的陌生人拍下这一幕,传到网上,却给妈妈扣上“虐童”罪名。

 

满脸泪痕、抱着脚的孩子,点燃全网的愤怒。

 

这位母亲遭受网暴,被污言秽语淹没:

 

“歹毒的女人”“没有人性”“不配做母亲”……

 

精神极度痛苦的她,只能乞求大家:给陌生人留条生路。

 

 

东航坠机事故发生后,有遇难者的家属,在私人账号里表达对亲人的哀思。

 

“互联网警察”马上出警,刷屏的恶毒话语,刺向了本就痛不欲生的家属:

 

“家里人去世,你在这里蹭热度,在网上守孝?”

 

“假慈悲,怪不得你家人没了。”

 


《乌合之众》里说:

 

“群众从未渴求过真理,他们对不合口味的证据视而不见。假如谬误对他们有诱惑力,他们更愿意崇拜谬误。

 

谁向他们提供幻觉,谁就可以轻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谁摧毁他们的幻觉,谁就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语言自有千钧之力,不该成为恶意中伤他人的刀枪。

 

道德的本质,是对自我的发问,而不是对他人的审判和攻击。



我们知道,有些人并不想成为键盘侠,他们愤怒呐喊,不过内心柔软,看见人世间的心酸和悲惨,便无法移开脸去。

 

他们心疼两肩发红的轿夫,不忍心看外卖小哥在风雨里穿行。


但我们需要的,不是薄弱的同情,而是有力量感的共情。



因为同情其实是站在高处,以俯视的目光,去评判、可怜他人,处处透露着不平等和不尊重。

 

而共情,则是理解他人的难处,尊重并感激对方的付出和价值,尽力改变他们的处境。

 

倘若我们有能力,便去解决问题、改善环境,给所有人尊严和体面:

 

某家电公司,给搬运工人配备爬楼机,大型家电可以轻松爬楼梯,工人无需大汗淋漓、浑身酸痛;

 

      图源网络 


某外卖平台,为残障人士升级了外卖配送系统,肢体的残缺,不妨碍他们有尊严地获取收入;

 

      图源网络 


扬州大学的教授,将北斗导航系统装到农业设备里,大大减轻农民“除草、施肥、施药”的工作量……

 

      图源网络 

 

作为芸芸众生,哪怕我们没有撼动大环境的力量,也能从微小处,给予他们支持和鼓舞

 

礼貌对待外卖小哥,在雨雪天气时多一分宽容;

 

记得农民伯伯的付出,知道一餐一饭来之不易;

 

给上门打扫的家政阿姨倒杯水……

 

真正的善意,是给予他们充分的尊重和理解。


而不是挤压他们的生存空间、抹去他们存在的意义。

 

      图源网络 

 

退一步讲,同为社会的螺丝钉,我们本质没有区别,不要觉得羞耻,也不要否定他人的价值。

 

冯骥才在《挑山工》的结尾写道:

 

“我画了一幅画——在陡直的似乎没有尽头的山道上,一个穿红背心的挑山工给肩头的重物压弯了腰,他一步一步地向上登攀。


这幅画一直挂在我的书桌前,因为我需要它。”

 

      图源网络 


刚毕业的年轻人、职场女性、中年男人、全职妈妈……

 

人生如登山,我们都在负重前行,肩头被生活重担所累,却从不放弃,努力为爱的人托举出更好的生活,这已是了不起的成就。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