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这个美澳情报部门的反华“白手套”,刚刚获得了500万融资!

收藏

这个美澳情报部门的反华“白手套”,刚刚获得了500万融资!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09-15 19:59

近两年,一个名叫“因特网2.0”(Internet 2.0)的澳大利亚“网络安全公司”,开始出现在澳大利亚以及美国对中国发动的舆论抹黑攻势的前沿。


该“公司”虽然成立于2019年,在过去3年里却已经多次与澳美两国的情报安全部门以及媒体中的反华势力合作,不仅屡屡在涉及新冠病毒的来源问题上造谣污蔑中国,几个月前还发布了一份造谣中国字节跳动公司在海外的流行社交软件TikTok的报告,称TikTok在为中国政府搜集外国人的数据信息。


尽管这些谣言漏洞百出,这家服务于美国和澳大利亚官方的“网络安全公司”,最近成功却获得了大约5000万澳元的估值和超500万澳元的融资。


一个澳大利亚“80后”成立的“反华白手套”


先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因特网2.0”的大致情况吧。该“公司”由曾经在澳大利亚的网络情报安全部门工作、并与美国的国务院有合作关系的澳大利亚“80后”男子罗伯特·波特(Robert Potter),以及澳大利亚军方的前情报人员大卫·罗宾逊(David Robinson)在2019年成立。




其中,波特是平时代表“因特网2.0”在外界抛头露面的主要面孔。他同时还与澳大利亚前总理斯科特·莫里森所在的澳大利亚自由党关系密切,尤其是该党中某些亲近美国并敌视中国的政客——比如不断宣称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威胁”,支持“台独”、还曾在北京2022年冬奥会前夕煽动抵制冬奥会的反华政客詹姆斯·帕特森(James Paterson)。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帕特森同时还是澳大利亚的影子网络安全部长,而波特恰好是他的“顾问”。



总之,这些履历和政治关系也令波特和他的“因特网2.0”在过去短短几年里迅速成为了澳大利亚以及美国的反华势力对华发动抹黑攻势的一个重要的“帮手”。其中,仅耿直哥知道的案例就有四个——尽管这四个案例都相当可笑乃至愚蠢。


首先,在2021年5月前后,波特曾配合澳大利亚反华的默多克新闻集团在新冠病毒的来源上造谣污蔑中国。当时,默多克旗下的《澳大利亚人报》为了将新冠病毒说成是中国的“生物武器”,居然将中国网络上流传的一本怀疑2003年的非典病毒是“美国的生化武器”的书籍《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硬说成是中国军方“泄露的文件”,然后宣称这份所谓的“机密文件”证明了中国在进行将冠状病毒“武器化”的研究。而波特当时则动用“因特网2.0”的“专业力量”,为《澳大利亚人报》“验证”了这份“泄露”文件的“真实性”。



但尴尬的是,不少真正有脑子的学者,比如澳大利亚迪肯大学的国际关系副教授潘成鑫,就很快就发现波特为《澳大利亚人报》“验证”的“军方泄露文件”,不仅在中国网络上可以随处找到,而且还可以在中国的网上书店买到。


这位华裔学者还不忘调侃一番波特,称搞清楚这件事并不需要所谓的网络安全专业技能或是与美国国务院合作过的工作背景。




其次,还是在2021年,波特和他的“因特网2.0”又在10月左右炮制了一份更为荒诞的“报告”,称他们通过分析2007年到2019年间武汉各科研机构的上千份科研仪器采购数据,发现在2019年武汉各单位采购的PCR设备费用“远多于”2018年,且以2019年9月和10月最为突出。这份报告由此宣称,新冠疫情可能早在2019年秋季就已经出现在武汉。


不过,当时耿直哥通过细致的分析和比对这份报告中给出的采购信息,包括自掏腰包去采购信息网站上的数据,很快就发现了“因特网2.0”这份报告的三个重大漏洞和事实错误,比如:① 刻意隐瞒了PCR仪器广泛和普遍的用途,通过信息污染让人们以为PCR仪器只是用来“测新冠”的;② 将武汉一些科研机构打包采购包括PCR仪器在内的一大批实验仪器的金额,都算作了采购PCR仪器的金额,给数据“严重注水”;③ 一些数据的使用极为混乱,比如将一些科研机构的招标数据在不同月份反复使用,导致数据进一步被注水。



结果,就连当时报道“因特网2.0”这份报告的美国彭博社,都不得不在报道中指出这份报告的问题,比如PCR仪器的用途其实很广泛、也很常见,仅凭采购量的增加得不出什么结论。



这第三个事呢,是今年年初澳大利亚大选前夕,澳大利亚时任总理斯科特·莫里森通过政府炒作他的微信账号被腾讯“封杀”的事情。


此事的实情其实非常搞笑,纯属莫里森的团队自摆乌龙。他们居然通过中介找了一个中国老百姓给这位澳大利亚总理的微信号当注册人,结果后来这位中国人因为和中介闹翻了,便通过微信提供的账号“迁移”功能把账号转手了,这才导致莫里森无法登陆。



可莫里森和支持他的一众澳大利亚媒体却死活不愿意承认这件丢人的事情,仍想指责中国,甚至还想把自己的竞选对手,澳大利亚现任总理阿尔巴内塞也给扯进去,说中国是在帮他封杀莫里森。而波特当时也参与到了这项为莫里森“洗地”和污蔑中国的舆论行动中,一边不懂装懂地说什么账号“买卖”是“违规”的,一边则没理搅三分地宣称腾讯公司明知莫里森失去账号却不帮他找回的做法,就是在故意封杀这位澳大利亚总理。


截图为当时波特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帮莫里森一方洗地并攻击中国的部分


至于这第四个案例,则是对TikTok的抹黑。今年7月左右,波特和他的“因特网2.0”又发布了一份报告,称他们通过分析数据发现中国字节跳动公司在海外的流行社交平台TikTok的代码和IP信息,发现TikTok会“过度”收集用户数据,还会将这些数据“发给位于中国大陆的服务器”。


然而,TikTok方面当时就直接在网上回击了这些指控,而且是直接回应在了波特自己的社交账号上。根据TikTok的说法,波特和他的“因特网2.0”连TikTok是怎么运作的都没搞懂,搞错了TikTok的IP地址信息,夸大了TikTok收集的数据范畴,也没有就这些指控与TikTok有过任何沟通和接触,其对TikTok的指控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超500万澳元融资背后的魅影


不过,尽管在我们看来,波特和他的“因特网2.0”手段低级、笑话不断,但受限于语言壁垒和信息壁垒,他编造的那些低级谣言和虚假报告仍然在澳大利亚乃至海外舆论场上给中国带来了负面的影响,满足了澳大利亚乃至美国情报安全部门、政界以及媒体界那些反华势力的需要。


于是,根据《澳大利亚人报》和《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的报道,波特和他的“因特网2.0”近日便在一个与澳大利亚和美国情报安全部门关系紧密的“私募基金”的牵头下,在新一轮融资中获得了5000万澳元的估值,并获得了超过500万澳元的融资——而去年该“公司”进行融资时获得的估值仅为1200万澳元。



波特本人也毫不掩饰这一关联,在社交账号上发帖说,他的“公司”之所以能获得更高的估值和更多融资,主要是受益于与(美澳)政府合作的项目。




这里,耿直哥想重点和大家说说在“因特网2.0”此轮融资中牵头的那个“私募基金”。该基金名叫“1941基金”(1941 Fund),是由一个名叫“邦迪合伙人”(Bondi Partners)的澳大利亚战略咨询公司,和一个名叫“艾勒斯顿资本”(Ellerston Capital)的基金公司在去年共同建立的。根据波特的说法,“因特网2.0”是这个基金成立以来的首笔投资。



创建“1941基金”的两家机构都“大有来头”。“邦迪合伙人”的创办者,是曾担任过澳大利亚财政部长和澳大利亚驻美大使的澳大利亚自由党籍政客乔·霍奇(Joe Hockey)。而“艾勒斯顿资本”的执行主席、澳大利亚印度裔商人阿肖克·雅克布(Ashok Jacob),也不是什么普通的商人,而是澳大利亚外交部下属的澳大利亚—印度理事会(Australia-India Council)董事会的主席。这个理事会的董事会成员不仅都需要澳大利亚外交部来任命,其主席更需要得到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的提名。不仅如此,《澳大利亚人报》一篇2019年的报道还显示,澳大利亚时任总理莫里森曾亲自指派雅克布率领澳大利亚的商业代表团与他一起出访印度,由此可见此人还是澳大利亚推进其印度战略的一名要人。





因此,虽然在去年“1941基金”成立之时,报道此事的澳大利亚媒体很想淡化这个基金的官方色彩,称其是澳大利亚首个参与国家安全领域的“纯私募投资”,可上述耿直哥提到的这些浓烈的官方色彩却很难被“洗掉”。



不仅如此,该基金之所以得名“1941”,恰恰是因为1941年是澳大利亚和美国正式结为军事联盟的元年。同时,该基金主要投资的“国家安全领域”,也是围绕着美英澳三国政府建立起的AUKUS“三边安全联盟”展开的。所以,该基金的官网上不仅打出了澳美两国的大国旗,明确提到了AUKUS“三边安全联盟”,其创始机构的两名负责人——即霍奇和雅克布——更毫不避讳地表示该基金的关注重点就是“国家安全领域的军民两用技术,尤其是国防、情报和太空产业。






那么,“因特网2.0”会被这么一个与莫里森的自由党关系密切,又主推美英澳AUKUS“三边安全联盟”的“私募”基金看上,也就不令人意外了。波特也在完成此轮估值和融资后,在社交账号上发帖表示,他的“因特网2.0”实际上就是在围绕美英澳AUKUS“三边安全联盟”这个“市场”开展业务的。另外,来自“1941基金”创始机构“邦迪合伙人”的一名“资深顾问”——澳大利亚军方的退役少将菲格斯(格斯)麦克拉克兰(Gus McLachlan)——还在“因特网2.0”获得融资的同时加入了该“公司”的董事会。




最后,耿直哥想说,我们之所以选择撰写这么一篇报道,是想通过“1941基金”给“因特网2.0”融资一事,进一步给大家梳理近年来在澳大利亚配合美国推进的一系列反华议题中,美英澳AUKUS“三边安全联盟”的角色。而且,为澳大利亚政府推进印度战略的那个“艾勒斯顿资本”的执行主席雅克布的参与,可能还意味着澳大利亚以及美国还希望让美日印澳四国组成的QUAD“四方安全机制”也在其中发挥作用。


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通过此事呈现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西方情报安全领域的一个发展趋势,即以“资本”以及“市场”运作的这种方式来推进情报安全领域的工作。这一方面可以回避以往政府直接出面进行这方面工作时存在的诸多局限性,通过诸如“因特网2.0”这种“网络安全公司”或是同类型的“智库”等“白手套”机构与新闻媒体进行配合,将官方的情报安全和地缘政治需求进行民间化的呈现,在舆论上造成更广泛的效果;另一方面还可以更大地调动和发挥其民间的力量。


如何有效应对这种趋势和随之而来的攻势,是中方需要思考的一个重要课题。


另外,我们还有一个问题提给澳大利亚和美国等西方的媒体:当你们将“因特网2.0”这么一个服务于澳美政府的“公司”发布的攻击中国以及中国企业的报告当“事实”进行传播时,你们可曾思考过这些内容的制作到底是民间行为,还是政府行为呢?这些内容又到底是美澳政府买单还是专门安排的"点杀"呢?而你们不加核查地传播这些内容,是不是一种对西方大众的误导乃至欺骗呢?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