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这座因太湖得名的城市,何以“因绿而兴”?

收藏

这座因太湖得名的城市,何以“因绿而兴”?

中国新闻周刊 中国新闻周刊 08-14 16:32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碳效等级为3级,在行业里属于中等偏后。” 2020年,浙江奇达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杨明星收到一份“能效账单”。这份由国网湖州市长兴县供电公司依据碳效码生成的数据显示,该企业碳效水平低,碳耗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收到碳排超标预警,杨明星和同事着手排查老旧生产设施,准备投资更换新设备,并充分利用厂房屋顶面积进行光伏改造,改善企业的用能结构。


经过一系列调整,2021年第四季度,这家位于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煤山镇的纺织企业碳效值为0.48,碳效等级为1级,在全县271家纺织企业中排72位。随着碳耗降低,企业的用能成本也明显下降:每吨丝用电量从1200度降到960度,每吨布用电量从260度降到190度。“只有通过和同行比较,才能清晰地知道自家企业的碳效值处于什么水平。”杨明星说。


在太湖南岸,这种由精准控碳所带来的转变处处可见。


一屏掌控“碳画像”


湖州地处浙江省北部,东邻嘉兴,南接杭州,北濒太湖,湖州也因此得名。长期以来,湖州市的传统产业以纺织、化纤、非金属矿物制品为主,全市工业能耗水平一度高于全省平均水平,能源消费强度和“双控”任务繁重。


“以前对于工业领域如何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我们有目标没办法,心里相当着急。”湖州市经信局绿色制造处处长陈戈此前在采访中表示。


2021年2月,为精准服务重点领域、重点行业率先实现碳达峰,引领企业精准降碳,湖州市以数字化为引领,在全国首创“碳效码”。


“工业碳效码是湖州市在国家碳达峰、碳中和重大战略部署背景下,从企业碳排放强度、行业利用效率、用能结构3个维度进行评价,创新构建的碳效智能对标体系,已集成效率标识、水平标识、中和标识三大标识,成功生成本市每家工业企业独有的碳效码。”国网湖州供电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


2021年7月,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正式启动,迄今已满一周年。在业内人士看来,纳入碳市场管控的企业不仅需要核算清楚实际碳排放数据,还需要计算其应获得的碳排放配额。


事实上,全国碳市场现阶段为碳排放强度控制市场,而不是总量控制市场,这意味着每家管控企业获得的碳排放配额与其生产方式所决定的碳排放强度息息相关。也就是说,精准定位企业能源消费“碳足迹”,成为精确控制企业碳排放强度的先决条件。


对此,工业碳效码率先迈出尝试的步伐。基于国网新能源云数字经济平台,碳效码打通经信、电力、统计、发改、金融机构等数据,通过对水、电、煤、气等不同部门、层级的39类数据进行共享与融合,贯通碳、能、电数据链条,对企业碳排放数据进行统计与核算。浙江省工业碳效改革创新中心也就此落户湖州。


国网湖州供电公司新能源云数字经济平台高级工程师王涛向《中国新闻周刊》展示了工业碳效码的操作平台。在后台界面上,一系列碳监测数据清晰可见:2020年,湖州市3396家规上企业,能耗总量847.98万吨标煤,碳排放总量1646.32万吨二氧化碳,能耗强度为0.89吨标煤/万元,碳排放强度为1.73吨二氧化碳/万元。


在宏观监测数据基础上,某个行业、某片区域以及某家企业的碳排数据也可以在后台同步获取。这也是平台提供给浙江奇达纺织有限公司“能效账单”的数据来源。


碳效码


除了碳监测和碳对标,工业碳效码还增加“碳技改”“碳金融”“绿色工厂”“绿电交易”几大应用,为企业在线选购符合自身需求的绿色产品提供便利。


2021年6月,凭借碳效码2级,浙江金诺纺织科技有限公司拿到了700万元低息信用贷款。企业负责人表示,之前觉得这个“码”主要用来监测高碳企业,对他们用处不大,后来才知道企业碳效等级越低,贷款优惠空间越大。


“我们对碳效1至3级的企业,给予最高1000万元的授信,并在正常利率测算的基础上,按照不同等级给予利率优惠。”长兴农商银行副行长罗杰说。截至2021年12月底,该银行发放“碳效贷”381户,贷款余额29.81亿元。


作为浙江省首个工业碳效码试点城市,目前,湖州市3800家规上企业、5000余家规下企业均已完成评价赋码。企业可在“浙里办”App的“企业码”上查询自身碳排放信息和相应碳效等级;政府也可从后台实时了解各区域企业碳排放强度、节能减碳水平等“碳画像”。


从区域减排的维度来看,工业碳效码一方面帮助政府建立起评价企业碳排放水平的标准体系和政企联动减排降碳的工作机制,同时也让行业和企业的节能降碳路径越来越清晰。


自工业碳效码在2021年2月推行落地后,湖州区域经济运行的绿色“浓度”稳步提升。以单位工业增加值碳排放量为准,2021年,湖州吴兴区相较2020年下降0.42吨二氧化碳/万元。在水泥、纺织等高耗能企业集聚的长兴县,该指标下降0.34吨二氧化碳/万元。


在浙江省相关部门的联合推动下,全省共有4.2万家规上企业完成评价赋码。工业碳效码综合改革实践也获评第一批浙江省数字经济系统优秀重大应用,入选“中国改革2021年度地方全面深化改革典型案例”。


以电为媒 


碳效码以企业能耗和碳排强度为测算基准,而电力则是市场主体能源消费的核心中枢。2021年,发电行业被第一批纳入全国碳市场,重点排放单位2000余家。


有专家认为,电能作为清洁、高效的二次能源,提升中国的电气化水平,支撑煤炭、石油、天然气等化石能源尽早达峰,是实现碳中和目标的必然路径。算好“碳减排账”,需要“以电为媒”,从电能供给端到储能端,再到消费端,形成一个新型电力系统绿色样本。


湖州安吉输电线路


在距湖州市区将近一百公里外的安吉县天荒坪镇,长龙山抽水蓄能电站巨大的上下水库、地下厂房和输水系统坐落在群山之间。水流的动能冲刷水轮机,带动长达756 米的发电机水头转动,由此产生的清洁水电被送往千家万户。


“江浙沪三省市中,江苏、上海以平原为主,不适合大规模开发抽水蓄能电站。而‘七山一水二分田’的浙江省,特别是安吉这种浙北山区与平原交界区,为抽蓄电站布置上下水库形成发电蓄能水头提供了地理条件。”三峡集团浙江长龙山抽水蓄能公司总经理刘国平表示。


2021年6月,随着最后一号机组投产发电,这个总装机容量为210万千瓦的抽水蓄能电站成为华东地区最大的抽水蓄能电站。


长龙山抽水蓄能电站机组


抽水蓄能电站相当于对能源“零”存“整” 取。在夜间用电低谷期间,通过调节上下水库容量将富余电能转化为势能储存起来;到白天用电高峰期间,释放势能产生清洁电能,输送到大电网,缩减电网负荷的峰谷差。


据悉,长龙山抽水蓄能电站共安装6台35万千瓦抽水蓄能机组,调峰填谷容量达到420万千瓦,是目前华东地区装机容量最大的抽水蓄能电站。平均每年可在用电高峰时段增发电量24.35亿千瓦时,减少燃煤消耗约21万吨,减排二氧化碳约42万吨。


“这相当于给浙江电网安上一个巨型‘充电宝’,能进一步提高电网弹性和用电稳定性,构建更加安全高效的能源新生态。” 长龙山抽水蓄能电站技术负责人游光华表示。


而在这个堪称“华东之最”的巨型“充电宝”开足马力运转时,一个由铅碳式电池组构成的“城市充电宝”也在发挥着“削峰填谷”的作用。


长兴10千伏雉城储能站位于长兴县区,是全国首个铅碳式电网侧储能电站。储能电站最核心的设备之一就是蓄电池。在这方面,湖州具有独特优势——在2021年全球新能源企业500强中位居第14名的天能集团和第31名的超威集团,都坐落在湖州。


在长兴10千伏雉城储能站宽敞的机房里,由天能集团提供的20160个储能用铅酸蓄电池有序排放。在用电低谷期,对储能电池进行充电蓄能;在用电高峰期,电池释放电能,填补电力缺口,为电网“接力续航”。


“我们平时按照省调中心的指令进行电力调配,在紧急用电情况下也会随时启动。”储能站技术人员说。


盛夏时节,湖州电网负荷往往会持续攀升。抽水蓄能和“新能源+储能”的多元融合供电模式在满足高峰负荷需求的同时,也使得湖州能源供给向更加可靠、清洁的方向迭代升级。


长期以来,我国能源消费产生的碳排放约占碳总排放量的85%。随着清洁能源利用水平的提升,电能替代终端对煤油气等化石能源的直接使用将大大减少碳排放。因此,通过电能替代引导绿色低碳的生产生活方式,是实现碳达峰的路径之一。


在“双碳”路线图指引下,湖州也在加快新能源发展,通过新能源消纳技术、光伏并网工程等多个途径,满足能源消费端对分布式清洁能源和多元负荷用电的需要。


安吉县余村未来乡村绿电服务中心,“碳魔方”能源控制系统结合屋顶光伏、地源热泵、移动储能站、风光储智慧路灯等多种绿电要素,实现“源网荷储充”各要素协同运行,预计每年可节省用电3000度以上,减少二氧化碳排放2.3吨以上,降低用电成本2500元。


余村未来乡村绿电服务中心


安吉县递铺街道鲁家村,电气化生产大棚利用电动通风、电动卷帘、电动喷淋、电补光、电动控温等电气化设备辅助农业生产,并应用物联网技术开展灌溉、施肥、除虫等作业。村民感慨,“现在的农业,已经不是人们眼中传统的农业了。”


以绿兴城


从群山环绕的巨型抽水蓄能电站,到毗邻城区的储能电站,再到遍布乡村的绿电服务中心,一幅“以绿兴城”的图景正在太湖南岸徐徐展开。


在安吉县余村主干道旁,耸立着一块刻有“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石碑。事实上,在这块石碑树立之前,湖州正面临着工业化进程中资源消耗、生态环境破坏的问题——矿业、纺织、建材等传统产业,造成矿山废弃、河道淤积、水质污染。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2005年8月,“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一经提出,就成为湖州经济发展和生态治理的“风向标”。湖州就此把环境保护放在首位,决定打好水环境治理、大气环境治理、矿山治理与生态修复、固废垃圾治理等生态环境保护的组合拳,绿色成为这座城市发展的主色调。


17年来,湖州淘汰落后产能,关停矿山企业,劝退环评不达标的项目,同时在全国率先探索“河长制”、绿色GDP考核;2021年,市区PM2.5浓度从2017年的42微克/立方米下降到25微克/立方米,空气质量优良率从2017年的68.5%上升至84.4%;生活垃圾分类获评全国同类城市第一。


同时,湖州大力推动经济发展绿色转型,首创碳效码,创新碳普惠,开拓新能源,广铺生态绿电,开展全国首个“生态+电力”示范城市建设。2021年,湖州作为全国电力领域唯一案例,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格拉斯哥峰会)上亮相。


8月15日,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浙江省人民政府主办的2022中国绿色低碳创新大会将在湖州举行。大会以“科技创新 绿色低碳”为主题,凸显“全球视野、中国方案、浙江实践”,聚焦绿色低碳产业,聚力先进低碳技术,聚集高端低碳人才,汇聚院士专家、高端智库和产业代表,共同探讨绿色创新实践的“湖州样本”。


以绿兴城,向绿而兴。届时,更多人将通过这座因太湖得名的城市,看见美丽中国。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