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旅游博主和男友房车旅行,一路拍下甜蜜照片,不料却成死亡之旅...

收藏

旅游博主和男友房车旅行,一路拍下甜蜜照片,不料却成死亡之旅...

没药花园 没药花园 08-13 18:03

旅游博主Gabby Petito失踪谋杀案是2021年美国最受关注的案件之一。


去年7月,Gabby在男友Brian的陪伴下,一边用时下最流行的房车旅行方式环游美国,一边通过油管、Ins和Tiktok发布照片和视频,开始自己的旅游博主事业。



然而两个月后,却只有男友Brian一人驾驶房车回家,Gabby不知所踪。


Gabby失踪后,很多人去浏览Gabby之前po出的照片和视频,她的甜美笑容、旅行生活完全展现在大家眼前,大家见到了一个生机勃勃的阳光少女。在各类社交媒体的推动下,再加上Gabby本身的网红属性,失踪案迅速发酵,很快全美几乎无人不知。



但无论Gabby家人、警方以及公众如何施压,嫌疑最大的男友在律师的指导下,对于Gabby的下落始终一言不发。很多人非常愤怒,甚至前往男友家门口抗议。而就在Gabby尸体被发现的前几天,这个男友也失踪了,被发现时已经成了一堆白骨,留下众多的谜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们今天就按时间顺序,从头来理一理这起案件。


Gabby和Brian


1999年3月,Gabby(Gabby Petito)出生于纽约长岛。父母早年离婚,友好地分开后,都很快重组家庭。


Gabby跟随妈妈生活,身为消防员的继父对她视同己出,经常见面的继母也十分和善。Gabby是妈妈和继父家中6个孩子里最大的,兄弟姐妹们感情亲密融洽,童年十分幸福。



2013年,长岛当地的一位歌手创作歌曲《无可替代》,纪念2012年发生在纽约的一起小学校园枪击案的受害者们。14岁的Gabby和两个弟弟在这首歌的MV中留下了他们的身影。



一个Gabby曾经兼职照顾过的小男孩十分喜欢她,他说,Gabby就像一个住在彩虹上的小仙女;Gabby的妈妈也说她生活在自己的梦幻世界中,认为生活处处美好,看不到人心的险恶,经常同情心泛滥。



高中时,Gabby认识了同班同学Brian (Brian Laundrie)。


Brian上初中时体型超重,下唇由于地包天,往外突出。


在学校里,他不知道如何与人交往,沉默寡言,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永远都是孤零零一人。


电影《第七封印》中的一段话成为他的座右铭:“由于我对人们漠不关心,我已经被排除在他们的社会之外。现在我生活在幽灵世界,被我的梦想和想象所包围。”


成长过程中,Brian在户外徒步中找到了人生的乐趣,经常在旷野一待就是几个小时;他还喜欢画画,临摹自己喜欢的漫画作品,效果十分逼真。


升入高中后的Brian改变了发型,整牙成功,交到一些和自己一样喜欢“枪支之类的东西”的朋友。虽然他依旧有一些社交障碍,但他觉得自己在“禅”中找到了平静,开始练习瑜伽,之后又成功减重40磅。


高三时,外貌有了极大改善的Brian有了和Gabby交谈的勇气。虽然两人的性格大相径庭,对于枪支的看法也截然不同,但是对于户外和海滩的共同爱好,还是让两人成为了朋友。


2017年,这所高中超过百分之90的毕业生都升入了大学,但Gabby和Brian却选择了直接工作。


Gabby去了梦想中的北加州海滩,Brian则留在长岛当地的一家园艺中心工作,业余时间兼职冲浪教练。


他当时的一个工作伙伴后来对记者说:“我觉得他就是个怪胎。他给人的印象不是那种会杀人的人,但他确实有这种倾向。他是那种瞬间就会生气发火的人。”


Gabby最初在北加海边的一家餐厅的后厨工作。她活泼外向的性格让她在当地交到了无数的朋友。


之后,她的甜美笑容和热情服务为她赢得了前台迎宾员的位置。工作之余,她申请了当地的社区学院,准备学习营养学课程,但不知为何,一直未能就读。


2019年1月,Gabby回家时遇见老同学Brian,同年7月开始交往。两人第一次正式意义上的约会是在海滩上,穿着水蓝色的情侣卫衣,用筷子吃寿司。



然而,他们的一些高中同学却并不看好两人的恋爱。一位老同学说:“在这一分钟,两人要好得像是一个人,但下一分钟,Brian就一副想要打人的样子。他们总是表现得很抓马。”


在熟悉他们的朋友眼中,Brian用一种令人窒息的方式爱着Gabby,不安全感时时刻刻侵袭着他,扭曲了他所谓的浪漫。


一次,Gabby去Brian所在的园艺中心探望他,很自然地和他的工作伙伴交谈起来。Brian悄无声息地走到她的身后,突然揽过她的肩,按住她的头,吻上去……在场的每个人都十分尴尬。


2019年9月,两人辞去工作,开始了他们第一次自驾旅行。他们从家乡长岛出发,开着Gabby的尼桑小车,一路走走停停,舍不得花钱住酒店,就夜宿沃尔玛的停车场。


他们一起抵达加州,去了赌城拉斯维加斯、国家公园优胜美地,皮斯摩海滩,最后到达这趟旅行的终点——南加州的Santa Monica海滩。


Gabby在圣塔莫尼卡海滩上拍了很多照片,并将它们晒到了自己的Ins上面。不久,Gabby发现Santa Monica官网的首页发布了其中的一张照片——她和海滩边一台预言机器的合影。



由此,Gabby开始萌生出当一名旅游博主的想法。


佛罗里达的生活


旅行结束后,2020年初,Brian说服Gabby和他一同前往佛罗里达居住。


Brian的父母在此时已经卖掉了在纽约的房子,定居在了佛罗里达。而他们刚好有一套闲置在海滩边的公寓,可以让小情侣免费居住。


2020年3月,Gabby在佛罗里达庆祝了她的21岁生日。然而好景不长,Brian的父母卖掉了这套海边公寓,俩人不得不搬去和Brian的父母同住。


2020年7月,Brian向Gabby求婚,Gabby兴奋地答应了,晒出第一次约会时的照片:


“Brian向我求婚,我回答yes!

Brian,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像活在美梦中!”


Brian也在Ins上甜蜜回应:


“我最大的恐惧是,有一天我醒来,发现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因为自从你我相遇后,这就是我每一秒的感受。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或者说直到我从梦中醒来,我真开心你的回答是yes,爱你宝贝。”


然而两人没有丝毫的经济基础能够支撑未来的婚姻生活。


他们刚到佛罗里达时,曾经一同在当地的一家大型超市工作,当新冠疫情在美国开始流行时,又一同辞了职。


疫情好转后,Gabby开始四处打零工,收入是当地的最低标准。而Brian在失业好几个月后,才在一家果汁店找到工作。


求婚后,Brian曾经一度考虑和Gabby搬出父母家,住进一个车库里。但是算了算开支和收入,即使是车库,他们也负担不起。


这时,Brian想到一个好主意,他们可以模仿一些网络红人,住进房车里。不仅没有了房租的负担,他们还可以开着车四处旅行,Gabby也能实现成为一名旅游博主的梦想。


Gabby果真非常赞同这个计划,很快就行动起来。


2020年12月,Gabby拿出辛苦工作三年的所有积蓄买下了一辆小型的福特白色货车,接着,两人开始了辛苦的改造工程。


相对网络上走红的那些房车来说,这辆福特货车实在是太小了,即使拆除了整个后座,也只能放下一张床垫,无论是做饭、洗澡还是上厕所,都需要在车外解决。



但Gabby对这辆迷你房车很是满意。


她找到一份在快餐店Taco Bell相对固定的工作,每周辛苦工作50个小时,为她的旅游博主计划攒钱。


就在Gabby努力地为实现梦想而奋斗时,Brian觉得自己受到了冷落,Gabby对着男顾客热情的笑脸都使得他非常恼火。


他不愿意Gabby出去工作,他想让她将所有的时间都用来陪他。


一天,Gabby在佛罗里达的最好的朋友Rose邀请她去参加一个“女孩之夜”的舞会。Brian要求Gabby不要前往,留在家中。当Gabby不同意时,Brian开始冲着她大喊大叫,于是Gabby拿起钱包、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家门。


路上,Gabby想起来自己的驾照还在Brian那里,于是又回到家中,直面Brian。在这次的争吵中,两人动了手,Brian将Gabby推倒在地,Gabby扇了他耳光。最后,Gabby逃去了Rose家中过夜躲避。


Rose和Gabby是在一个结交新朋友的app认识的,Rose家距离Gabby和Brian家只有半小时车程。两人无话不谈,经常在一起玩耍,Gabby甚至还经常陪着Rose去送披萨外卖。


后来, Rose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她说,Gabby在她家中过夜时,向她解释,这一次的争吵是因为Brian会间歇性的幻听发作,听到一些声音,然后夜晚无法入睡。


Gabby向Rose承认,她和Brian吵架非常频繁,有的时候会变成肢体冲突,但并不是有意的暴力行为。她还很是自责,觉得自己很不体谅Brian。


但Rose觉得在Brian的事情上,Gabby没有和她说实话。


据她的观察,Brian是一个很有嫉妒心和控制欲的人。


“我跟Gabby和Brian相处过很长时间,以前我也把他当朋友。


他有友好,温柔,照顾人的一面,但你总会感觉他哪里有点不对劲,比如我们去海边的时候,他会帮我们把吊床搭好,但不跟我们一起坐,我感觉很怪。


我是Gabby在佛罗里达唯一的朋友,不是她无法交朋友,而是他不想让她交朋友。”


Rose和Gabby一度亲密到在手机app上互相共享对方的位置。


“但当Brian发现后,他就让Gabby删掉了,我当时没多说什么,因为我不想让他们吵架。他总是担心她会离开他,一直试图阻挠我们一起玩耍。


他要求她回家吃饭,经常缩短我们玩耍的时间,还要求来我家接她,尽管我说我有车,我可以送她。


他们不会当着我的面吵架,但他们吵架了,我能看出来,那时候,Gabby会看起来心烦意乱,Brian则看起来平静。Gabby好几次都不得不待在我家,因为她需要透透气。”


2021年6月,Gabby的亲生父亲搬到了佛罗里达,部分原因也是想和Gabby住得近一些。


Gabby的家人此时并不知道Gabby和Brian之间的长期争吵和肢体冲突。


但Gabby和妈妈吐露过,她觉得结婚的事情发展得太快了。Brian求婚时,她刚开始是很兴奋的,但是她现在觉得他们都太年轻了。


她还告诉妈妈,他们不会订婚了,还是回到男女朋友的关系比较好。


但无论如何,Gabby不愿放弃计划已久的房车旅行。


房车旅行


2021年6月17日,Gabby和Brian回到纽约长岛,参加Gabby一个弟弟的毕业典礼。之后,在7月2日,以纽约为起点,他们正式开始了环全国的房车旅行。



7月5日,他们来到堪萨斯的Monument Rocks。



7月8日, 迷你房车驶入科罗拉多州,打卡Colorado Springs。



7月10日,两人徒步Grand Sand Dunes National Park。



7月15日,Gabby和Brian进入犹他境内,半个月内密集游玩犹他的各大国家公园。


7月16日,Zion National Park。



7月20日,Cedar Breaks。



7月21日, Bryce Canyon National Park。



7月26日,Mystic Hot Springs。



7月30日,Canyonlands National Park。



但Gabby的旅游博主生涯开始了一个月后,Brian对Gabby越来越不满了。


虽然两人时刻都在一起,但Gabby几乎将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花在经营她的旅游博主事业之上,常常对屏幕之外的Brian视而不见。


Ins、油管还有Tiktok上,Gabby都注册了账号,每天更新,和粉丝们互动,整个世界开始向她敞开,而这些正是Brian最不愿意见到的。


Brian的怒火积累到顶点,终于在一天爆发了。


8月11日,Gabby和Brian前往犹他州摩押市附近的Arches National Park打卡拍摄。这是令人兴奋的一天,Gabby感觉自己离梦想又近了一步。



当她脚穿Rei牌徒步鞋,站在岩石上拍照时,她的健美身姿恰好被游客中的Rei牌公司的推广经理捕捉到。这位经理和Gabby简单地攀谈了一会儿,流露出之后可能会找Gabby合作的意向。


对于Gabby来说,这样的小火花已经足够催生出极大的动力。


8月12日清晨,Gabby坐在摩押市内一家有网络和空调的咖啡厅里,花费整整6个小时,修图后上传和更新到各个平台的账号,以及建立自己专属的一个博客网站,几乎没有时间和Brian说话。


Brian百无聊赖地坐在一旁,瞪着Gabby,越看越气愤,最后一把夺过Gabby的手机和钥匙,走向停在路边的小房车,威胁她说,自己要一个人开车走掉,留她在这里反省。(据一位目击者称)


Gabby在大街上追上他,扑上去抢夺自己的手机,Brian扇了她一巴掌。一个路人开车经过,刚好看到Brian的一记耳光,毫不犹豫地报了警。


接着,Brian坐进驾驶位,锁好车门,发动车子,准备抛下Gabby出发。但Gabby爬进了驾驶位的车窗,从Brian的身上挤进去,坐到了副驾的位置。很快,Brian加速,在限速为15英里的街区上开到了45英里,还撞击了一下路肩。


接到报警电话没多久,警车就定位了这辆白色的、佛罗里达牌照的小货车。下午4点45分,在尖锐的警笛声逼迫之下,Brian规规矩矩地将车停在了路边。


警方的记录仪拍摄下了整个过程,后来这段视频在网络上的浏览量达到了好几百万。


警察走向副驾的一侧,Gabby摇下了车窗,脸通红,满是泪水;Brian却微笑着,轻松地和他打招呼。



警官问Gabby:“你怎么哭了?”


Gabby啜泣着说:“我们今天早上吵架了,因为一些私人问题。”


Brian:“抱歉,我刚才撞到了路肩。”


Gabby:“是我,我在他开车的时候干扰了他,我很抱歉。”


接着,警官隔离开了Gabby和Brian,先和Gabby进行了一次单独的问话。Gabby塌腰驼背地站在警车边,哭个不停,把争吵归咎于自己严重的强迫症。



她抽泣着说:“我们一早上都在吵架......”


“我有强迫症,我一直在清洁和整理…我跟他道歉了,我说对不起,我有时对他态度很差,因为我有强迫症,有时真的很崩溃,但不是故意针对他的。”


这位警官开始询问他们的工作和现状。


Gabby说,她辞掉了工作,目前在环游全国,“我想做一个博主,所以我一直在经营各类账号。我的压力很大。”


她啜泣了一下,抬头看天,憋回了眼泪。“但是他真的不相信我能做到这些”,她的声音颤抖着,“他真的让我非常紧张。”“他不停地让我闭嘴!”


之后,这位警官友善地让Gabby坐到开着空调的警车后座,冷静下来,并许诺:“你没有惹上任何麻烦。”


接着,他让Brian下车,单独和他谈话。



Brian说,他和Gabby已经一起旅行四五个月了,因为两人24小时在一起,而且房车狭小闷热,导致他俩关系紧张,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


他还说,Gabby本身有强迫症和焦虑症,最近因为旅游博主的各种工作,她的压力很大,变得更容易狂躁。


“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是,她去忙她的博客。所以我给她时间,但是她突然就激动起来,因为我们准备要走要出发了……”


Brian希望两人能分开一会透透气,他自己开车出去,和Gabby保持一点距离。(但却拿走了她的手机,并开走了她的车。)


“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警官注意到Brian的脸上有两三道抓痕,胳膊上也有。


Brian说,Gabby不想跟他分开,就开始扇他耳光。Gabby在抢车钥匙的时候,抓伤了他的脸,还用手机打了他的胳膊。


“她拿着手机,她过来抢钥匙,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去推她。我说,让我们冷静下来,深呼吸,哪里也不去,冷静一分钟,但她就是非常激动,过来抢钥匙……她有时真的很激动。”


Brian将两人发生冲突的原因完全归咎于Gabby的激动情绪,并且说自己撞上路肩是因为Gabby无视警车,不让他停车,过来抢夺方向盘而造成的。


另外一位警官前去直截了当地问Gabby,Brian有没有打她。Gabby表明,虽然Brian打了她,但是错在她,因为是她先攻击的Brian。


于是,在警方的报告中,Brian被认定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Gabby在极度焦虑下攻击了他。


“在我的调查中,Gabby从来没有停止哭泣、喘粗气。每说一句话,她都要去擦掉眼泪、擦掉鼻涕或者用手不停地磨蹭膝盖……这个男性试图通过保持距离、自行离开而使大家冷静下来……她不想和他分开,开始扇他耳光,而他抓了她的脸,把她推了回去。”


警官们决定对Gabby网开一面,不予追究。


但他们认为当天有必要将两人隔离,于是Brian被送往市内的一家酒店住宿,费用由当地的一家妇女保护协会支付;Gabby驾车离开,第二天才允许和Brian见面。


五天后的8月17日,Brian从犹他州首府盐湖城坐飞机回到佛罗里达父母家中,留下Gabby独自一人住在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里。


8月20日,Gabby在油管上发布了一个自己制作和剪辑的8分钟视频,视频中不仅有沿途美景,还有浓情蜜意的两个人。



8月23日,Brian又回到盐湖城的这家酒店和Gabby汇合,第二天一同退房离开。


根据Brian律师的说法,Brian此次返回佛罗里达是“为了取一些东西,并退租一间储物仓库以节省资金,延长他们的公路旅行”。


8月25日,妈妈和Gabby通了最后一次电话,Gabby说他们正从犹他州前往怀俄明州的大提顿国家公园。


当天,Gabby在Ins上最后一次更新了她的状态,她站在犹他小城Ogden一家餐厅的户外蝴蝶壁画下,笑靥如花。



Gabby还得到一个好消息,再过几天,一直和她保持密切联系的好朋友Rose就会和她在黄石公园碰头了!


但之后,无论是妈妈还是Rose都没有再联系上Gabby。


后来,有目击者说,8月27日下午的1点至2点期间,她看见Gabby和Brian在怀俄明州著名景区Jackson hole附近的一家餐厅里。她记得,因为餐费问题,Brian凶狠地和店里的女招待们吵架。而两人离开后不久,Gabby又独自一人返回餐厅,哭泣着向餐厅里的员工们道歉。


员工们也证实了这对情侣就是Gabby和Brian。


从那以后,没有人再见到过Gabby。


8月30日,妈妈收到来自Gabby手机的一个短信,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优胜美地没有信号。”


Gabby失踪


9月1日,Brian独自一人开着属于Gabby的白色小房车回到了佛罗里达父母的家中,而Gabby不知所踪。



一直到9月11日,Gabby的妈妈因为始终无法联系到女儿而报警。报警前,她还不断地联系Brian和他的妈妈,但从来没有收到过回复。


由于Gabby在失踪前的固定居住地是Brian的父母家,所以他们所在的佛罗里达的北港警局负责Gabby的失踪案。


警方自然最先去找Brian,却发现他的父母早就为他请了一位律师。


他拒绝回答最后一次和Gabby见面是在什么时候,也不说他为什么会开着Gabby的车独自回家。从头到尾,他就像一个机器人,除了提供律师的名字和电话之外,一句话不肯说。


而警方对此毫无办法:“他不跟警方说话是宪法赋予他的权利。”


Brian的律师表示,Brian之所以不回答任何问题,是严格遵守了他的安排。


“根据我的经验,所有此类案件中,伴侣往往会是警方的重点调查对象,无论他跟Gabby女士的失踪有没有关系,任何他说的话,都可能成为针对他的呈堂证供。所以,在接下来的调查中,Brian将继续保持沉默。”


北港警方无奈,只能试图在推特上和Brian的律师沟通:


“Steven Bertolino先生,北港警局需要你的帮助来寻找Gabby。请联系我们以安排一场和Brian的谈话。两人一起出发旅行,最后只有一个人回来!”   


Gabby的父母召开新闻发布会,上电视,希望公众提供线索,并且发表声明谴责了Brian:


“一个可以帮助我们找到Gabby的人,却拒绝帮忙。”


“Brian,你怎么能这样对Gabby?她还独自一人在荒郊野外,你却自私地保持沉默。


“Brian,不管在怀俄明州发生了什么,它都已经发生了。你唯一能控制的,是你现在做什么。告诉我们Gabby在哪里,你的沉默玷污了你对她的爱。”


(Gabby的妈妈和继父)


Gabby失踪案涉及了好几个州,FBI介入此案,并向公众征集线索。


在报纸、电视,以及各大社交媒体的推动下,全美国都知道了Gabby失踪案。无数人观看了Gabby之前发布的各种照片和视频,希望这个美好阳光的女孩最后能够平安归来。


很多热心群众自发来到Brian父母家门前抗议,要求Brian给大家一个说法。



有人从Gabby的家乡长途跋涉来到佛州,举着牌子:带Gabby回家。


当地人也写上牌子:北港爱Gabby。


一位愤怒小哥举着扩音喇叭大喊:说话Brian,我们认为你有罪,Gabby在哪里?



还有威胁的声音:我们待在这里,每天都在你家外面!


Brian失踪


因为没有直接的证据,警方暂时无法逮捕Brian,但一直在他家门前布控,监视着他。


但9月17日,Brian的父母向FBI报警,称Brian也失踪了,显然警方的监视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他们说,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9月14日,当时Brian背着背包,开着野马车,说要去家附近、他经常徒步的Myakkahatchee Creek环境公园,当晚没有回家。



第二天,父母去公园找他,没有找到人,但找到了他的车,车上被贴上了警察要求挪车的罚单。父母认为Brian此时还在公园之中,他们害怕车被挪走后,他没有交通工具回家,就让车辆在原地又待了一晚。


隔天的9月16日晚上,Brian还是没有回家。


于是,9月17日父母前去公园把车开回了家,并主动报警,报告了Brian的失踪。


找到Gabby


就在Brian被报告失踪的当天,一个Tiktok的博主Miranda在自己的视频中说,自己和男朋友在8月29日的5点45分,曾在大提顿国家公园处的Colter Bay Village遇见过Brian独自一人。


当时他想要搭Miranda的便车,表示愿意出200美元,让Miranda送他去车程大概30分钟的Jackson。Brian告诉她,他有一个未婚妻,正在他们的房车里制作vlog。


Miranda说Brian看上去非常友好,他们交谈得十分愉快,但她当时也隐约感觉有些奇怪。他说他已经离开房车,独自徒步了好几天,但他包里却没有什么物资,他说里面只有睡觉的防水布。


“如果要野营好几天,不是应该带食物和帐篷吗?而且他看起来闻起来也一点都不臭,不脏。”


“后来他听说我们要去Jackson Hole而不是Jackson,马上就慌了,让我们停车,他要找别人搭车。”


“然后我们就放他下去了,6点10分左右。”


巧合的是,还有一人告诉警方,她在8月29日当天的6点20分至30分期间,在Jackson Lake dam遇见Brian请求搭车,之后将他放在了展溪野营地(the Spread Creek Dispersed Camping Aera)的入口处。


还有一名徒步者向FBI汇报,她和她的一些朋友在26、27以及28三天连续在展溪野营地附近见到一辆白色福特货车,以及一个普通的白人男性,但是行为举止有些奇怪。她确定这个男性就是新闻里的Brian。


9月18日,在油管上,一对视频博主也表示,他们上个月好像不小心拍到了Brian和Gabby的房车,并已经将相关信息告知了警方。



8月27日下午6:30左右,他们当时也去了展溪野营地,而且拍摄记录了全程。回看视频的时候,他们发现,当天下午,他们开车经过野营地一条小道时,疑似Brian的房车就停在路边,牌照也是佛罗里达的。


“本来想停车打个招呼的,因为我也是佛罗里达人,但当时里面灯关着,好像没有人。”


有网友把视频放大看,发现房车旁边,似乎是一双拖鞋。类似的拖鞋,Brian和Gabby好像都穿过。



根据这几条线索,警方认为展溪野营地是一个很可疑的地点,于是密集搜索了相关区域。



9月19日,疑似Gabby的遗体被找到,随后通过DNA检测确定。


法医尸检表明,Gabby死于谋杀——她的后脑勺有明显的钝器伤,直接死因是人力徒手扼颈而造成的机械性窒息,死亡时间是三至四周前。警方推测,凶手先是将Gabby的后脑勺猛烈地撞击岩石,随后用手掐死了她。


(Gabby家人摆放的鹅卵石十字架处就是Gabby遗体的发现地点)


9月23日,因缺乏证据无法用谋杀罪对Brian进行逮捕的FBI,以借记卡欺诈罪,对他下发了联邦逮捕令,指控他在Gabby失踪期间(2021年8月30-9月1日),使用她的借记卡,盗刷了超过1000美元的金额。


寻找Brian


已经失踪的Brian到底在何处?当时众说纷纭。有人说Brian的父母将他藏了起来,有人说他已经潜逃出了佛州。


Brian的姐姐在媒体上隔空喊话,希望Brian能够自己现身,出来自首。


Brian的父母声称的、Brian前往的Myakkahatchee Creek环境公园连接着卡尔顿自然保护区,占地一共25000英亩。


其间树林繁茂,沼泽遍布,甚至还有齐胸高的深水;悄无声息的鳄鱼、毒蛇、毒虫也出没其中。


在这样的环境中寻人是一个极大的工程。



警方派了50名熟悉此处环境的当地警察去搜寻,出动了无人机、寻血猎犬、警犬、越野车。除了官方搜寻,警方也发布了公告,动员民间各种力量前来支持。


到了9月25日,除了FBI,各地方警队,各路群众,甚至油管网红“赏金猎人大狗”(Dog the Bounty Hunter)也加入了寻找Brian的大军。


然而33天过去了,一无所获。


为了搜寻Brian,Myakkahatchee Creek环境公园一直处于对公众关闭的状态。10月19日,因为迟迟无法找到Brian,公园宣布重新对公众开放。


公园重开的第一天晚上,警方接到了Brian父母的电话,他们要求和警方一起寻找儿子。他们认为,如果去他们所提供的Brian平时喜欢去的地方,就很有可能找到他。


他们深入公园后,Brian的父亲离开小径进入森林。他以之字形查看不同的区域,警方以同样的方式继续搜寻。


巧合的是,Brian的父亲搜寻的那片区域,在一天前的水位还高到难以进入。恰恰在这一天,林间的洪水消退,Brian父母进入森林几小时就找到了Brian平时用的一个白色户外防水包。


而警方也在附近找到了Brian的背包。


没多久,警方在背包附近发现了遗体。



尸体在卡尔顿自然保护区内约2-3英里的地方发现的,如果从Myakkahatchee Creek 环境公园入口走到此处,大概要45分钟。


当天跟遗体一同发现的,除了Brian的防水包,背包,还有一本笔记本,以及一些Brian离家那天穿的衣服。


Brian的遗体被发现时,已经完全白骨化了。之后通过头骨内的牙齿比对,牙医确认遗体为Brian。但由于白骨化的缘故,他的尸检报告已经无法由法医给出,一位人类学家给出结论,Brian死于自杀所致的枪伤。


发现Brian遗体和他各种物品的地方,因为之前一直处于水下状态,所以那本很可能包含重要信息的笔记本是湿的,警方必须先将它干燥后,才能够安全地打开它。


死亡笔记


2022年6月,警方公布了Gabby被害案里的一项关键资料——Brian在临死前写下的8页笔记。



笔记的开头部分,Brian一直在表达着对Gabby的爱和思念。随后,他向Gabby的家人道歉,并希望他们不要迁怒自己的家人。


接着是关键部分,Brian描述了Gabby的死亡经过。


他说这是一个谁也没能够料到的悲剧。


在一个漆黑的夜里(2021年8月27日或8月28日),当他们急匆匆地经过一片溪流时,Brian突然听到落水声和Gabby的惨叫声。


Gabby不慎落入水中,当Brian在溪水中找到她时,发现她受了重伤,头上鼓起了一个包,身上多处骨折,喘着粗气,完全说不出话,只能发出痛苦的呻吟。


白天炎热的大提顿公园在晚上急剧降温,Gabby浑身湿透,体温飞快流失。


Brian说,他抱着Gabby,想拼命把她带到车上,但觉得自己已经精疲力尽,不可能走到车上,于是他生了火,好让Gabby暖和一点。


然后,他看见Gabby头上的包越来越大,身体颤抖得越来越明显,疼痛也越来越厉害。Gabby呢喃着请求他,帮她解决痛苦。


Brian接着写道:“我不知道她到底伤得有多严重,只知道她痛到了极点。”


“我终结了Gabby的生命,我觉得这是慈悲,是她想要的,但我现在也看到了我造成的所有错误。我震惊、我恐慌,但从动手的那一刻起,我决定带走她的痛苦的那一刻起,我知道没有了她,我无法走下去。”


之后,Brian说他不能独活于世,回家是为了和家人共度最后的时光。他原本想找好友杀掉自己,却不忍心好友因此坐牢。


“我结束自己的性命不是因为害怕惩罚,而是因为没有了她,我一天也活不下去。我失去了我们的未来……”


他再次提到家人:“请不要迁怒我的家人,他们失去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女孩。Gabby,对不起。”


“我来到这条溪水里自杀,希望死后能有野兽将我大卸八块,或许这能让Gabby的家人好过一些。”


笔记的末尾,Brian还附上了这样一句话:


“请拿走我的全部物品,Gabby讨厌别人乱扔垃圾。”


动机


Brian的笔记内容被披露后,很多人表示一个字都不信,认为这是Brian为了合理化自己的谋杀罪行而编造的谎言。


有很多徒步人士表示,Gabby尸体发现的地点其实并不偏僻,四周的不远处总会有露营者在那附近安营扎寨。如果有人在那里遇到意外,即使只是大声叫喊,也很有可能有人循声前来帮助。


此外,虽然是在国家公园的深处,但那个区域的手机信号出奇得好,拨打911基本上能够打通。


自己心爱的女友发生意外,Brian一不大声求助,二不打急救电话,却在她还有意识的时候,掐死她,这个故事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服众。


另外,我认为,Brian在29号两次奇怪的搭车行为,可能是有预谋地为自己制造不在场证明。


在他之前的计划中,可能还存在另外一个版本的故事:


他和Gabby在展溪野营地驻扎下来后,两人发生了争吵。于是,他需要和Gabby保持一定的距离,冷静冷静,随后他带上行囊,出去徒步了若干天。而留在原地的Gabby却不知所踪,可能不幸遇到事故、野兽、或者一个变态杀人狂……


也许,这本是他准备面对警察时的托词,但随后,Brian却发现,Gabby的失踪发酵成了全国性事件,他根本无法继续圆谎,也没有勇气面对后果,最终选择了自杀。


他当初提议和Gabby全国旅行, 可能是想以这种形式完全隔离Gabby和朋友家人的接触。他可能一直认为,只有斩断Gabby和外界的所有联系,自己才能真正的拥有她。


可是这些在路上的日子,通过发展旅游博主的事业,Gabby却正在慢慢地挣脱他的禁锢,和更多的人发生连接……


而Brian自我缺失,所有的人生价值都建立在拥有Gabby的基础上。他对Gabby扭曲的占有欲使他不能接受Gabby拥有友情、拥有事业、实现梦想。


Gabby的博主事业眼见着越来越成功,他就越来越暴躁,用各种方式折磨她,比如,抢走她的手机,让她无法工作。


我猜测,Gabby在Brian变本加厉地控制折磨之后,向他提出了分手;上文也说到,她对妈妈说:“我们不会订婚。”


既然不能得到,那就毁掉。


但是后来,Gabby的尸体还是被找到了,成为头号嫌疑人的Brain走投无路。于是,自杀成了他摆脱失败人生的唯一办法。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