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狂热环保分子四处搞破坏,背后是石油大亨继承人资助?网友吵翻!

收藏

狂热环保分子四处搞破坏,背后是石油大亨继承人资助?网友吵翻!

英国那些事儿 英国那些事儿 08-12 09:23

在美国,有一个年轻人偷偷蹲在一辆SUV旁边,用刀割坏了汽车轮胎。



在英国,一群年轻人抢走了加油站的油枪,任凭警察如何劝说也不肯放手。



在意大利,几个年轻人在手上涂满胶水,把自己粘在了无价的艺术作品上。



在法国,一群人堵住了环法自行车赛的赛道,阻碍着比赛的进行。



在德国,人们坐成一排,拦住了高速公路上的汽车。



在西班牙,数十人在议会大楼泼洒红色油漆,抗议政府未能迅速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



最近几个月以来,无论是欧洲、北美甚至是澳大利亚,类似的事情层出不穷。


这些看似正在扰乱公共秩序的人,自称“生态活动人士”,他们表示自己正在通过这种方法,让人们意识到气候危机已经迫在眉睫。


(澳大利亚的抗议者)


这些生态活动人士并非自发活动的,他们通常来自两个新兴的环境保护组织:一个叫做气候紧急基金(Climate Emergency Fund)。


这个组织成立于2019年,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这个组织认为,来自于民间的示威活动,是迫使各国应对气候危机的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基金会负责人透露,截止目前,基金会已经向这些生态活动人士捐款超过700万美元,就是为了推动社会进入气候紧急状态。


另一个组织叫做方程式运动(Equation Campaign),成立于2020年。他们通过组织民众抗议、游行,并且为生态活动人士提供资金和法律援助,成功阻止了化石燃料的扩张。



更有趣的是,这两个如此激进地反对化石燃料的环保组织,它们的成立者,居然正是他们的最终Boss——石油家族的成员……


气候紧急基金的创始人叫艾琳(Aileen Getty),她为基金投入了100万美元。



她的祖父让·保罗·盖蒂在1942年创立了盖蒂石油公司,并靠着交易石油,一跃成为了世界首富。



在1984年,盖蒂家族卖掉了石油公司,将财产转移到了其它产业上。艾琳在家族的帮助下,创立了一个连锁餐厅品牌。


根据统计,到了2021年初,她个人明面上的净资产有100万美元,几乎跟她投入基金会的钱相同。


另一边方程式运动的创始人则是来自美国著名石油家族,洛克菲勒家族的两名成员,丽贝卡和彼得。


(丽贝卡)


1863年,他们的曾曾祖父开设了他的第一家炼油厂。接下来的几十年内,他们家族创建了标准石油公司,并控制了美国90%的石油生产。


在1911年,标准石油公司被最高法院拆分,形成了雪佛龙、美孚等诸多著名的品牌。虽然在这之后家族不再直接参与化石燃料的生意,但很多人还在这个领域进行投资。


对于丽贝卡和彼得的选择,家里另一名成员表示,如果美孚的股价下跌,整个家族都会为此赔钱。


但丽贝卡和彼得还是投资了3000万美元帮助方程式运动的成立。与此同时,他们还以每人25000美元的工资标准,给一些生态活动人士发放工资。


当被问到为什么会做出如此选择的时候,彼得表示,“是时候把精灵放回瓶子里了(美国俗语,意为亡羊补牢),我觉得出于道德义务,我有必要尽一份力。”



事实上,与其它的环保组织(比如海洋保护组织,动物保护组织)相比,气候活动人士获得的资金要少很多,尤其是来自官方慈善机构的资金。


根据数据显示,在2020年,全球只有2%的慈善基金用于缓解气候变化,而直接给到活动家们手里的就更少了。所以两个由富豪资助的民营非盈利组织才会以资金的形式支持这些活动家。



两个组织的发言人表示:


“仅仅因为他们在‘业余时间’一直在进行活动,就要求这些生活在第一线的土著人、黑人、棕色人种和穷人免费进行活动是不公平的。这些志愿者夜以继日地工作,导致他们经常花光自己的积蓄。”


至于这些收到了钱的活动家们,则将这笔钱视为天赐之物。他们表示,出于紧迫感和道德责任感,很多人辍学、辞职,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全职气候活动中,导致他们无法负担生活中的开销。


英国活动组织Just Stop Oil(就是文章一开始那些扰乱秩序的活动家们)的发言人诉苦说,他们组织的成员们非常辛苦,压力很大,直到气候紧急基金给了他们100万美元,并帮他们支付给了40名组织者和活动家的薪水,才有所缓解。



非营利组织“荣耀地球”的执行董事表示,他们花了7年时间与明尼苏达州的3号管线作斗争,但结果是徒劳的,而且他们经常被逮捕,并被指控为非法入侵。


好在方程式运动组织为他们提供了40万美元的帮助,他们无限感激。



前NASA气候学家彼得花了16年时间呼吁政商高层对气候情况采取行动,但他一直都没有成功。这也让他得出结论:最好的方法是给普通公民制造混乱。


于是他纠集了25个国家大约1000名科学家,把自己锁在白宫大门和银行大门上。


这些参与者并没有得到报酬,但气候应急基金提供了10万美元,用于支付组织者和顾问的工资和差旅费用。


彼得表示,对于很多人来说,抗议是要付出代价的,比如他就被大学开除了。



事实上,这些激进的生态活动人士并没有得到大众的认可,他们甚至还被贴上了环保狂热份子的标签,被大众所厌恶。


更有研究指出,他们的行动可能反而会破坏环保行动的可信度,让潜在的支持者逐渐疏远。



但这几位石油大亨的后人仍然表示愿意支持这些生态活动人士。


艾琳·盖蒂(气候应急基金创始人)表示,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对激进主义的信念没有动摇。公民反抗是为了敲响警钟,与可能发生的事情相比,这些破坏性抗议造成的不适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不要忘记,我们正在谈论灭绝。难道我们没有责任尽一切努力保护地球上的生命吗?”



而对于这几位的做法,网友们分成了两极,一部分网友痛斥他们的虚伪:


让我直说吧,因为我有车载我上班,我乘飞机去遥远的地方,我用空调让我不会中暑而死,我用电暖气让我不会在冬天冻死,我喜欢吃牛肉汉堡,不喜欢吃粉虫做的汉堡,所以我就是一个邪恶的人吗?


他们做一切都只因为这几个人对他们的家族财产有着所谓的白人内疚感吗?开玩笑呢?


我不会听这些小丑的话,不会改变我的行为。以“环保主义者和艺术家”为生一定很妙,因为他们可以靠祖先赚的钱生活。



因为他们觉得“道德上有义务把精灵放回瓶子里”……不是的,他们只是想保证自己和家人永远有石油用,而我们其他人只能吃虫子,靠烧稻草取暖。



用继承来的数十亿财产资助犯罪分子,破坏他人财产,他们还不会被批评。这就是特权。



他们付给人们低于最低工资的薪水,让他们做肮脏的工作,而他们继续过着奢侈的生活。听起来还蛮合理的。



但也有人表示,他们确实引起了人们对于环境的重视:


祝贺“停止石油”、“日出运动”和“灭绝叛乱”,他们冲破了媒体的掩盖和污蔑,让人们开始注意和关心气候紧急情况。


感谢气候紧急基金和方程式运动为这些高效的、有效的草根气候运动提供的资金支持。研究证明,非暴力反抗是实现社会变革一个非常有效的工具。



这是一个奇怪的污蔑,为了防止它成为气候问题否定者的话柄,我想先说明几点。


首先,有消息称,化石燃料产业在过去50年里,每天能创造30亿美元的收入。几十年来,他们一直利用这些收入来确保他们能控制联合国、国家、州和地方制定政策。


第二,我知道最有力的气候活动家多年来一直在尽他们所能地努力活动,他们自己出钱,非常无私,还冒着巨大的风险,仅仅只是因为他们想要一个适合所有人居住的地球。这是一份令人难以置信的,吃力不讨好的工作,该让他们得到一些法律费用、材料,甚至生活补贴了。


现在地球上没有比这再重要的工作了,这一点将越来越明显。


第三,是的,任何有良知的化石燃料继承人现在都应该参与进来,尽他们所能地阻止对地球生命支持系统的明显又不可逆转的破坏!



关于这个问题,你们怎么看呢?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