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妙龄女郎惨遭多人虐待30多天,死后还被凶手分尸烹头,过程令人发指!

收藏

妙龄女郎惨遭多人虐待30多天,死后还被凶手分尸烹头,过程令人发指!

圈内八爷 圈内八爷 08-10 08:26

虐杀、分尸、烹头颅,他们简直不是人!


Hello各位小可爱,又来到了每周的诡异秘故事时间,今天给大家讲的这个故事有些年代久远……



1999年5月的某个夜晚,住在香港九龙一家社会福利署的13岁女孩阿芳又惊醒了。


最近这一个月,阿芳都梦到一个无头女向自己索要头颅。



长久下来,阿芳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而社工也察觉到她的异常情况。


刚开始阿芳只说自己被噩梦惊扰,可持续的噩梦让她受不了良心责备,主动向社工说出几个月前的经历。



社工听后毛骨悚然,马上打电话报警。


两天之后,在社工的陪同下,阿芳和探员来到尖沙咀的一栋旧楼,揭发了一桩令全香港哗然的案件——


HelloKitty藏尸案。



或许是案件历历在目,又或许是梦中的冤魂索命太真实,阿芳死活都不愿意上楼。


她只肯在楼下待着,跟探员说了案发单位是3楼B座。



起初接到报案时,探员还将信将疑,但当他们闻到3楼B座传出的阵阵恶臭时,带头的队长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


虽然戴着口罩,但探员们的表情瞬间变得很难看。


毕竟这种腐臭味,肯定不是垃圾腐烂后发出的臭味,而是人体腐烂发出的尸臭!



探员们环顾四周,发现屋内一片狼藉,堪比垃圾场。


探员们很快发现,臭味来源于房间的一个墙角。


墙角没有多余的杂物,只有一个破烂的、血迹斑斑的HelloKitty美人鱼造型玩偶。



玩偶不是特别大,探员拿了根小棍子戳了戳玩偶。


戳着戳着,忽然戳到玩偶里一个坚硬的东西,探员心里咯噔一下,上前拆开玩偶的头。


只见里面的棉絮被尸虫占领,再往里看,赫然发现恶臭的来源——


一个球状物体的头颅滚了出来!



探员被这个自己滚出来的头颅吓了一跳,看清楚头颅的外观后,不可控地冲出房外呕吐。


除此之外,其他探员还在厨房内发现烹煮头颅的锅,以及屋檐外用黑色塑料袋装着的内脏。



事后经法医鉴定,这是一个女孩子的头颅,结合阿芳提供的线索,警方终于知道了事件的来龙去脉。


死者叫做樊敏仪,当时23岁,十几岁时没有得到家人管教染上du瘾,经常进出少管所。



从1997年开始,她就在九龙的一家夜总会工作,并且认识了22岁的男友吴志远。


吴志远和樊敏仪一样,也是一个瘾君子,两人很快堕入爱河并且迅速同居。


在夜总会工作期间,樊敏仪还认识了比她大10年的贩du头头陈文乐。



每次du瘾发作,樊敏仪都会找陈文乐买大M等du品吸食,久而久之两人也熟悉了。


然而在97年中旬,樊敏仪和陈文乐进行du品交易时,被指偷了他数千元财物。



这里有两个说法,一说樊敏仪为了给祖母筹医药费才偷钱,另一说则是樊敏仪没钱买du品才出此下策。


总而言之,樊敏仪偷钱被陈文乐抓到现行,并且要求她归还一万元。


樊敏仪不肯,还把男友吴志远叫出来和陈文乐对质。



陈文乐什么风雨没见过,他直接告诉樊敏仪自己有黑社会背景,现在还一万元已经不行了,要她还三万。


吴志远和樊敏仪一听人都傻了,别说三万了,他们俩全副身家加起来连五千都没有。


见他俩一时半会也拿不出钱,陈文乐就提出分期还款,要他们每个月还五千元。



为了还钱,吴志远跟周围的朋友借钱筹款,而樊敏仪在夜总会也很卖力接待客人。


直到98年初,樊敏仪生下儿子,由于坐月子期间无法工作,吴志远又没多少钱,两人无力偿还当月的债务,只能一直拖着。



陈文乐迟迟收不到钱本就有些生气,去夜总会找樊敏仪时又不见她踪影,更是心情不好。


而樊敏仪这段时间则一直在家里带孩子,赚钱还债的任务都落在吴志远身上。


奈何吴志远是个瘾君子,一有钱就想先止住du瘾。



结果在当年10月,小吴被扫du便衣抓到,强制送入戒du所戒du。


家里失去赚钱的主心骨,吴妈妈和樊敏仪一个月只能靠政府给的五千元综援过活。


在吴志远戒du期间,陈文乐伙同26岁的小弟梁胜祖和19岁的梁伟伦找到樊敏仪家中,威胁和强迫她在夜总会卖yin还债。



如果樊敏仪不答应,他们就把她的儿子卖掉换钱。


为了不让儿子落入陈文乐手中,樊敏仪只能答应他们,天天跟不同的男人做头发。


在接客期间,樊敏仪怀上了不知道哪个客人的崽,但陈文乐并没有放过她。



反而打着“孕妇”的招牌来招揽生意,满足一些有特殊性趣的人。


怀孕期间本来就容易不舒服,加上高强度的接客,樊敏仪很快就承受不住,只好带着儿子到朋友家里避难。



期间,樊敏仪还曾去戒毒所探望过吴志远,但谁也没想到这会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见樊敏仪几天没出现,陈文乐怒火中烧,指示梁胜祖和梁伟伦去樊敏仪家“蹲点”。



1999年3月中旬,守株待兔二人组终于等到樊敏仪出现,便一拥而上将她掳进一辆面包车,带到陈文乐居住的尖沙咀加连威老道31号3楼B座内禁锢。



樊敏仪被囚禁后,她意识到事情正在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便向陈文乐三人求饶。


但陈文乐并不理会,反而连连质问她为什么不还钱。



樊敏仪答不上,被梁胜祖扇了好几个巴掌,把她扇得晕头转向,梁伟伦则狠狠踢了她50多下。



看到樊敏仪这副样子,原本只打算追债的三人突然改变了主意,决定把她关在这,每天都来虐待她。


樊敏仪挣扎着想爬起来,却被梁胜祖拽住脚,把用打火机烧熔的塑料饮管滴在她的腿上,很快伤口就长出了水泡。



见她满身是伤,这群人渣却哈哈大笑,还拿木头去磨她的伤口,痛得樊敏仪眼泪直流。


用木头磨还不够,陈文乐还往伤口上涂辣椒油,又将酱油、辣椒油、生油混在一起,强迫樊敏仪喝下去。



有时候梁胜祖懒得去洗手间,就直接叫尿到樊敏仪嘴里,还要看着她咽下去。


后来梁伟伦和阿芳恋爱后,也会把阿芳带到3楼B座,让她看看他们是怎么虐待樊敏仪,因此阿芳目睹了全程。



更没人性的是,他们甚至会叫阿芳在鞋盒里拉大便,然后逼樊敏仪吃下里面的米田共。


还会把樊敏仪绑起来玩吊飞机,三人轮流用棍子打她的身体,强迫她必须保持笑容,不能哭丧着脸。



经过了长达一个多月的虐待,樊敏仪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他们还强迫她生吃冰D。


直到4月中旬,她终于受不了这非人的虐待,在无尽的绝望中悄然离开人间。



后来陈文乐三人发现樊敏仪已死,也不当一回事,当下决定将她分尸。


他们先是把樊敏仪的尸体搬到浴缸里,由梁胜祖和梁伟伦将她的血放干,把她的内脏掏出来装进黑色塑料袋。



然后由陈文乐负责锯开樊敏仪的肢体和骨骼,将尸体分切成尸块,放进几个垃圾袋里。


最后阿芳和梁伟伦把这些垃圾袋分别扔到各个垃圾回收站,企图瞒天过海。


处理完这一切之后,还剩下樊敏仪的头没处理。



陈文乐将人头放进锅里,并且倒入哥士的(氢氧化钠)烹煮,以达到加速溶尸的效果。


最变态的是,在烹煮樊敏仪头颅期间,陈文乐等人还叫阿芳泡了几碗方便面。



他们一边等头颅煮熟,一边在旁边有说有笑的吃着面。


吃到一半,陈文乐还把樊敏仪的头颅从锅里捞起来,笑嘻嘻的说——


乖,别动,我来帮你打扮。



之后,他又吩咐梁伟伦和阿芳去买了一个当时最畅销的HelloKitty美人鱼玩偶。


并且割开玩偶的脖子,取出里面的棉花,将樊敏仪的头颅塞进去之后重新缝合。



完成了这一系列的操作后,陈文乐几人各回各家,没有再来过3楼B座。


要说囚禁一个女人一个多月,并且不惊动左邻右里,那是不可能的。


事实上在樊敏仪被囚禁期间,就有邻居听到过隔壁单位传来阵阵的呼叫声,但不想惹祸上身才没报警。



而在陈文乐等人藏尸期间,住在他们楼上的黄先生,曾从热气槽里看到有人手起刀落砍东西。


好奇心重的他还用摄像机拍下这一切,不过之后去旅游时不小心洗掉了这段影片。



后来因为单位内传来强烈的恶臭味,附近的邻居实在忍不住了,报警向警方求助。


接到报案的梁姓女督察带队到场调查时,却误以为是垃圾发出的臭味,并没有进行深入调查。



直到阿芳受不住噩梦缠绕和良心谴责主动报案,这个震惊全香港的案子才浮出水面。


案发之后,警方马上就逮捕了陈文乐,第二天梁胜祖主动到警局投案自首。



而最年轻的梁伟伦则找人搭路跑回内地,最终过关时被内地gong安抓住,遣返回港。


因为案件性质恶劣,在高等法院开庭时多家媒体守候与旁听,连续十几日登上报纸头条。



三名被告最后被控谋杀罪、非法禁锢罪以及阻止尸体合法敛葬罪。


但由于尸体遭受过高度破坏,警方在侦办期间无法证实死者就是樊敏仪!


即便有了目击证人阿芳的证词,三名被告也只承认了非法禁锢和阻止尸体合法敛葬,却全盘否认谋杀罪。



甚至,当控方讲述死者遭受的非人虐待时,这三人还在庭上笑出声,一脸戏谑。


但在案件审理期间,也发生了不少怪事。


当辩方律师为几位被告辩解时,庭内的点灯连连闪烁,一明一暗的节奏非常阴森;



后来被告之一的梁胜祖跟看守他的警员说,他看到鬼了,看到观众席的女性全是樊敏仪的样子。


可即便如此,最后案件因为尸体不完整、证据不足,证人年龄太小没亲眼看到受害人死亡等要素,几位被告的谋杀罪名不成立,改判误杀。



其后三人进去坐牢之前做了一份心理评估,结果心理医生得出三人均有精神变态倾向,对社会抱有报复心,对公众构成威胁。


有了报告,法官最后判处三人终身监禁,至少要服刑20年。


而这三人得知判决后,居然臭不要脸的上诉,要求法院改判!



最后只有第二被告梁胜祖上诉成功,因为案发当时他有不在场证据,改判监禁18年,据说已经在2014年刑满释放。


至于另外两人下场未知,倒是案发单位后来又发生了灵异事件。



由于案发单位所在的唐楼没什么人居住,出事之后邻居们也纷纷搬走,只剩下两三户人坚守原地。



这两三户人在那几年间,都曾分别听到过女人的哭喊求救声,以及在楼梯间看到疑似樊敏仪的女人……


虽说一直有人来租房,但不够几个月,总被这里的灵异事件给吓跑了。



直到后来有个开发商买下这栋唐楼,改建成宾馆,这里才恢复安宁。


不过,这份安宁背后,也可能是因为唐楼改建,樊敏仪认不到回家的路……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1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 印象用户498532

    印象用户498532

    08-10 13:51

    人性之恶没有底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