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观点:胡锡进,一个两头“拱火”的人

收藏

观点:胡锡进,一个两头“拱火”的人

非虚构故事 非虚构故事 08-08 14:50

胡锡进这次翻车翻得有点狠。


我以为会有很多“公知”嘲笑他,没想到骂他最狠的竟是“公知”对立的那个群体,比如“子午侠士”等人,真是意想不到啊。还有人给胡锡进扣上一个“误国害民”的大帽子。


看到胡锡进如今落到如此下场,真是五味杂陈,放在十年前我可能会幸灾乐祸一番。他可能是唯一一个我反对了十多年还没取关的大V。


反对胡锡进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总是站在墙那一边。并不是说站在墙那边就一定不对,普通个人当然没问题,但作为一个职业媒体人总是站在墙那边,在我看来就是不对,就是原罪。因为媒体代表的是公共利益,理应站在墙的对面去监视它,以防它做坏事。这是我对媒体浅薄的理解,不喜勿喷。


胡锡进当然也会偶尔会批评一下墙,但总是用“复杂中国”这种似是而非的泛泛之谈去消解这种批评。胡锡进也自称是“复杂中国的报道者”,他还出了一本书叫《胡锡进论复杂中国》。


知名媒体人曹林就写文章公开批评过胡锡进的“复杂中国”论,他认为胡锡进整天挂在嘴边的所谓的“中国很复杂”,不过是一句正确的废话,哪个国家不复杂呢?曹林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很复杂”其实只是拒绝批评的一种万能借口,是一种防御性的陈词滥调。


近些年来胡锡进的复杂中国的论调少了,大概因为批判体制的公知陆续退场了吧。十余年前在“公知”当道的年代,胡锡进受尽嘲讽,被戏谑为“胡编””“胡叼盘”。“胡编”容易理解,“胡叼盘”的意思是他要随时接住上面丢出的“飞盘”,并以奇特的角度接住它。但老胡的脾气很好,极少在舆论场上与人公开撕逼,也很少拉黑人。这可能也是他在舆论场上能最终胜下来的原因之一。


以前我一度以为老胡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认为他说的那些话他自己都不信,尤其是他说话那个表情,用我一个朋友的话说“像便秘一样”。



如今从他十余年如一日的言论看,老胡倒是价值观统一,甚至是一个言行统一、无比诚恳的人,比起连岳、李铁等变色龙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老胡经常被造谣“子女被送去了美国”“与下属有染”“有私生子”等黑料,但还来都辟谣了。在私德上他也做到了无可指摘的地步。


胡锡进确实不是一个坏人,以他在体制内的地位和影响力,某得一官半职并非难事,但他始终没有当官,最后以《环球时报》总编辑的身份退休,借用《无间道》里的一句台词:“你也算是一个好人咯。”


如今时代变迁,左右易势,东风压倒西风,胡锡进终于迎来了属于他的时代,稳稳当当坐到了舆论场的顶流位置。就像他自己说的“我经历了无数风雨,但我成了舆论场上真正的长寿者。”任大炮说他是一个“具有家国情怀的人”。


随着在中国舆论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虽然没有明文授意,胡锡进被默认成了官方的代言人,成为沟通上下的重要桥梁,很多敏感话题别人不能说他能说,以至于大家直接把他的声音当做某种“上意”和“权威表态”。


这种特殊的人设一方面是公众的一厢情愿,一方面也可能是老胡自己打造的。


这也造成了胡锡进很多时候不得不左右摇摆,从而得罪了两头的人。胡锡进每天在微博上絮絮叨叨,像个老太婆一样婆婆妈妈长篇大论,而且几乎每个社会热点他都会介入。他的评论像是在给这些热点事件最终定性。


老胡的说话方式演变成了一门学问:“胡学”。网友还发起“胡锡进模仿大赛”,有一个微博名为“FENNG”的博主学得惟妙惟肖,令人捧腹。


从“胡编”到“胡学”,代表了两个时代的变迁。



老胡从《环球时报》总编位置退下之后,更加放飞自我,言论尺度明显大了很多。有时候你不知道他是奉旨发声,还是夹杂自己的私货。


比如在这次“佩洛西窜台”事件中,胡锡进就把调子起高了,玩脱了。在事前那些微博话术中,动不动就“据我了解”“了解XX情况的人告诉老胡”“请大家相信……一定会”这样的表达,让人以为他是得到上面的授意,把不方便发布的消息通过他来透露。




结果大家也都看到了,他的危言耸听与实际情况相去甚远。


胡锡进翻了个大车,被骂惨了。公知派说他喊打喊杀,煽动大众情绪,叫嚣战争突破文明的底线;左派认为他出了“阴招”,误导民众,给国家添堵。


眼下的胡锡进让两头的人都很难受。有时候他给右边说几句公道话,过几天他又跑左边去了。网友说,他是一个两头拱火的人。



连子午侠士这位老同志都说胡锡进“屁股歪了”。世事难料且魔幻,公知退场后,胡锡进竟被打成了“公知”。


放在十年前谁能想到:胡锡进竟成了简中互联网上最后一个“公知”。

 

老胡太难了。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