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不可思议!澳男自养2000多只动物,和家人一起生活

收藏

不可思议!澳男自养2000多只动物,和家人一起生活

大澳网 大澳网 08-08 09:35

一名澳洲男子描述了与2000多只动物一起生活的快乐和痛苦,其中很多动物都是致命的,他和家人只要被咬一口,就有可能丧命。


据《每日邮报》报道,Chris Humfrey是一名动物学家兼教育家,他在维州的Macedon Ranges拥有一处物业,他和家人们与18条鳄鱼、200条蛇(其中许多都是致命的)、一群野狗,以及致命的漏斗网蜘蛛和蝎子等动物生活在这片土地。



随时都可能有数百只动物在他的房子里,同时,这里也是他两个十几岁女儿,16岁的Tasha和18岁的Charlie,以及他的伴侣Erin(也是一名动物学家)的家。


这家人在他们的野生动物园之家(又名ZooHQ)里铺设了抛光的混凝土地板,而不是地毯,以将气味降至最低,并方便清洗动物们每天留下的脏东西。


48岁的Humfrey告诉《每日邮报》:“我们家里没有毛茸茸的地毯,它撑不了多久。”“有时会有一股味道,但我们有臭味相投的家庭成员,不是吗?”



他开玩笑称,这个家唯一的安全系统是四只野狗,当有什么不对劲时,它们会告诉他。


这家人还养了企鹅、考拉、袋獾、负鼠、青蛙、乌龟、猫头鹰、虎鼬和游隼——地球上速度最快的动物,能以320公里/小时的速度扑向猎物。


游隼只对其它较小的鸟类或啮齿动物构成威胁——有趣的是,这些是Humfrey最害怕的动物。


他说:“我很害怕老鼠,如果我看到它们,我会被吓得尿裤子,我真的会跳到椅子上。”


“我知道人们会害怕鳄鱼和蛇,但我的恐惧是那些在地上奔跑的毛茸茸的小东西,晚上我无论站在哪里都会很小心。”


“我敢抓太攀蛇(世界上最致命的蛇),但我怕老鼠。这就是为什么我养了200条宠物蛇,它们会吃老鼠。”



他养的蛇包括蟒蛇,还有像南棘蛇和铜头蛇这样的毒蛇。


恐惧从未阻止过他,他的座右铭是“如果你一天不害怕一次,你就不是在生活”。


在他的这片领地上,有许多能够杀死人类的动物,他通常认为它们“美丽的”或“令人惊叹的”。


但这些动物对吃他或任何家人——或是家里一只宠物斑点狗——的兴趣,需要这家人不断保持警惕。


Humfrey遵循数千项严格的职业健康和安全程序,包括给致命的虫子贴上标签并计数。



那么,为什么他要把自己和家人置于如此危险的境地呢?


Humfrey希望他的这个动物之家可以让人们更接近动物,从而认识到它们的价值,并鼓励人们保护动物栖息地。


虽然他是一个充满激情的环保主义者,但他并不是Climate Rebellion等极端环保组织的粉丝。他说:“你不能干涉人们的正常生活,他们不会听的。”


他更倾向于通过让人们关心动物来鼓励发生改变。


他迫切希望看到的一个变化是把家猫关在室内。


他说“很多人不知道,每天晚上有7000万只本土动物被猫咪杀死,无论是野猫还是家猫。”“它们是微型老虎,不是吗?”



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动物学家,Humfrey为学校组织参观活动,并把一些动物带到课堂上。


他把它描述为动物旅馆和医院的结合体。


“如果你有同理心和乐趣,你就会为环境做出积极的决定,更好地关爱动物。”


他还写了几本书,最新的一本是关于昆虫的,在全澳各地的课堂上都有使用。



Humfrey对动物的兴趣来自于他的父母,一个是老师,一个是护士,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父母就带他参加家庭户外旅行。


“对我来说,跳过栅栏,跑进围场,这就是我去教堂或看电影。”


他养的年龄最大的动物,是45年前,他三岁时在Coffs Harbour的一个小便池中救出来的一只青蛙。这只青蛙,他称之为Freddo,现在已经45岁了,是他“最好的朋友”。


Humfrey把与2000只动物一起生活描述为“即是梦想成真,也是噩梦”。


他每天工作18个小时,对动物(尤其是幼崽)付出了太多,以至于不能外出度假,而且每天晚上总是梦到动物。


但他表示:“这是一项荣誉,也是一项重大的工作,我们必须做正确的事情。”



Humfrey表示,自己从动物身上“学到了很多”。


“当你饲养动物时,你会意识到它们和我们没有什么不同——它们想要安全感,想要拥抱,想要好吃的食物,它们喜欢和我们互动。”


“一旦它们信任你,它们就想成为你的世界的一部分,而我们人类通过破坏栖息地和土地开垦,在很多地方把夺走了它们身边的世界。”


“我们是贪婪的物种。”



虽然Humfrey仍然吃肉,但他在20多岁的时候就不再吃袋鼠肉了,因为他亲手养了几只袋鼠。


“我被告知袋鼠肉是一种瘦肉,而且是可持续的,但当你看到它们的大眼睛看着你时,我真的做不到。”


这个家庭为新生动物和濒危动物做了很多护理和照顾工作。


他说:“现在,我们有69只极度濒危的山袋貂住在酒窖里。”“这里总是有出生、死亡或配对。”


但欢乐也无处不在,他说,这些动物已经成为了家庭的一部分。


“我们这里的企鹅,有些是从我手里的蛋里孵出来的。笑翠鸟以为我是它爸爸,我笑它也笑。”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和他的家人没有时刻保持警惕。


他确信其中一只爬行动物,一条名为“终结者”的三米长的咸水鳄,正在耐心地等待机会,“搞定”一个半睡半醒走进围栏的人。


他在ZooHQ还养了四只食火鸡,因为它们像匕首一样的爪子,被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鸟类”。


其中一只非常坏,家人称它为“神经病”,时刻远离它。


Humfrey指出,并不是所有的食火鸡都是危险的,通常只有在保护它们的雏鸟时才会如此。在这种情况下,就要小心了。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