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 >

再婚12年后去世留下遗嘱,儿子与继母争千万财产!法院判了

收藏

再婚12年后去世留下遗嘱,儿子与继母争千万财产!法院判了

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 07-28 18:04

近年来,财产继承纠纷不胜枚举,即便当事人在生前为防止今后可能出现的财产纠纷而订立遗嘱,但大多依旧免不了闹上法庭。


以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为例,其在2021年新收继承纠纷类案件共703件,其中立案案由为遗嘱继承纠纷案件92件,相较于2019年增长64.29%。


本文讲述的便是这样一个案例,夫妻双方均为二婚,婚前各有子女,婚后未生育子女,夫妻共同生活12年后丈夫去世。随后,继子将继母告上法庭,要求继承父亲遗产份额,含国内外房产、房租收益、银行存款、信托资产、保单等,总价值高达千万,但终因一份自书遗嘱以及协议书而告空。


该类案件主要争议标的为不动产房屋,遗嘱形式多为自书遗嘱、代书遗嘱、公证遗嘱,无效遗嘱原因主要在于不符合法定形式要件、见证程序存在瑕疵、内容违反法律规定等。



一个再婚家庭的利益纠葛


与中国大多数普通的高净值人士一样,在曹婉(化名)过往60余年的人生中,财富的增值主要通过房产和理财产品实现。


曹婉(化名)在45岁的时候购买了一套位于海淀区的房子(下称“101号房屋”),建筑面积为231.94平方米,那是2003年。


2004年4月,曹婉又与中国政法大学签订《经济适用房买卖合同》,约定购买中国政法大学位于昌平区府学路的自建经济适用住房(教授楼)一套(下称“202号房屋”),建筑面积为163.52平方米,总价款约为39.24万元,于2008年取得产权登记证书。


也是在同年同月,张达(化名)亦与中国政法大学签订《经济适用房买卖合同》,约定购买中国政法大学位于海淀区的自建经济适用住房一套(下称“303号房屋”),建筑面积135.39平方米,总价款为86.31万元,于2009年取得产权登记证书。


2005年1月31日,47岁的曹婉与张达登记结婚,二人均系再婚,婚后未生育子女。


随着年龄的增长,52岁的曹婉投保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的人寿保险一份,交费年限为5年,每年5万元,保险年限为15年,被保险人为自己,生存受益人为自己,受益份额为100%,身故受益人为张达,受益份额为100%。该份保险分别于2015年分红2650.56元,2019年分红2850.56元。


夫妻双方也开始对身后事做出安排。2012年5月3日,张达和曹婉共同订立了《遗嘱》一份,载明:“立嘱人:张达;立嘱人:曹婉。张达与曹婉系夫妻,为避免财产纠纷,经协商,双方同意就共同财产(包括303号房屋、202号房屋、101号房屋)订立以下遗嘱:一、双方中任何一方先于他方去世,则以上财产由另一方全部继承。二、上述协议是经双方同意达成,经双方同意方可变更此协议。立嘱人:张达,曹婉。订约时间:二○一二年五月三日。”《遗嘱》由张达手写,并由张达和曹婉共同签名。


也就是在订立遗嘱的这年,张达被查出患直肠癌。


1年后,曹婉决定变卖房产,于6月13日将101号房屋出售,售房所得款项为1310万元。


image.png


曹婉称,售房款项在此后3年被其陆续用于购买理财产品,记者整理其提交至法院的明细表发现,这些理财产品包括:8个信托总计盈利超280万,还有1个因购买了资金池信托产品,至诉讼时都处于逾期未兑付状态;6支公募基金总计盈利近220万元;1支私募基金盈利近120万元。曹婉总计通过理财增值约620万元。


病魔的脚步未停。张达手术后于2014年2月又发现患有肺癌,二人就着手准备去美国治疗。


从2014年4月17日至5月8日期间,曹婉多次向他人转账,称转账是为换美元,为张达去美国看病做准备。根据法院调取的银行流水单显示,夫妻共同财产中,总计汇往美国的资金达250万元人民币。张达的儿子主张,因此可知曹婉在美国另有账户和存款,但其无从查实。


据张达的儿子所述,2014年5月15日,张达与曹婉共同购买了位于美国纽约州房屋,购买价格为78万美元。购房时张达与曹婉均在国内,为方便办理房产登记手续,房屋暂时登记在曹婉的儿子名下。后在张达的协助下,将房屋过户至曹婉名下。


曹婉则对此不予认可,称该房屋系其儿子购买并登记在其名下,2015年11月由其子赠与给自己,并过户登记至自己名下,属于自己的个人财产。


仅夫妻共同存款便超2千万


2015年4月25日,也就是二人赴美前夕,张达与曹婉又签订了一份《夫妻财产协议书》,其中提到,双方各自孩子已过而立之年,均已独立生活,为防止今后可能出现的财产纠纷,结合2013年以来部分房产发生的变化,双方经协商,达成协议。


协议内容约定,处在婚前个人名下的202号房屋、303号房屋均归夫妻双方共同所有;婚前曹婉名下的101号房屋出售后的房款归曹婉所有,可用于投资理财,收益自享,风险自担;曹婉的工资、奖金、讲课费等收入归曹婉所有;张达的工资、奖金、讲课费及版税等收入归双方共同所有。


image.png


协议还指出,鉴于张达身体不便,由曹婉统一管理,用于支付张达医药费、营养补品及护工费、全家人日常生活开销、购买泛亚有色金属产品。


“如上述收入不足以支付乙方(张达)医药费、营养补品及护工费开支时,需由甲方(曹婉)用其个人财产填补;若有剩余,则归甲方所有。本协议非经对方同意,任何一方不得擅自修改或撤销。本协议甲乙双方于2015年4月25日在北京共同签署。”协议书载明。


协议签订后,曹婉还陆续购买了昆明泛亚有色金属理财产品合计达631.63万元。据张达儿子所述,此协议书形成之时,曹婉掌控银行存款3000多万元。


2015年7月,曹婉陪同张达赴美国治疗肺癌,一年半后,张达去世。张达的父母已先于其去世,除张达儿子和曹婉外,张达再无其他法定继承人,其去世后曹婉拒接将遗产分割给张达的儿子,因而引发诉讼。


曹婉主张,本案适用遗嘱继承,而非法定继承。同时认为,其与张达为十余年的合法夫妻,在张达身患重症要去美国治疗之际,曹婉始终与张达一起生活居住,日常生活均由曹婉陪同照料,双方子女均已过而立之年且均已组合家庭独立生活,二老并不期盼给双方子女带来赡养难题,事实上双方子女也均未尽到赡养义务,并且医疗费用高昂花费难料,双方希望用双方自己的财产予以支付,事实上也并未麻烦双方各自的孩子,望法院依法驳回继子的诉讼请求。


关于张达在美国看病的费用一事,曹婉与张达儿子的说法有冲突。曹婉称,张达治疗花费50万美元以上,因为无法报销,所以没有留存账单。此外,张达的儿子一家三口曾去美国照顾张达19个月,机票、生活费都是张达和曹婉负担,每月还要额外支付给张达的儿子6000元。


而张达之子则主张张达在美国治病期间购买了医疗保险,并使用了部分免费药物,因此看病没有花费太多钱,曹婉对此主张不予认可。


关于张达去世后其本人遗留的存款、理财情况以及曹婉的存款、理财情况,经当事人提交和法院调取银行明细,并经双方当事人对账,张达儿子主张继承发生时,张达与曹婉的夫妻共同存款合计约2171.58万元。


张达儿子向法院提出,主张继承303号房屋及位于美国纽约州的房产、信托资产、保单现金价值,分割303号房屋的房租收益、四分之一的银行存款份额即542.89万元等等。此外,还请求法院依法调查张达遗留的全部财产,公平公正予以分割。


审理期间,张达之子对《遗嘱》和《夫妻财产协议书》的真实性不认可,后经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签名字迹为真。


法院在2021年底作出的判决书中指出,继承自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继承开始后,有遗嘱的按照遗嘱办理,无遗嘱的按照法定继承办理。公民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指定由法定继承人的一人或者数人继承。


法院认为,《遗嘱》系张达手写、曹婉和张达共同签署姓名和日期,属于夫妻共同遗嘱,符合遗嘱的形式要件,应属合法有效,并对《夫妻财产协议书》的真实性及效力均予以确认。


对于张达儿子主张《遗嘱》处分的财产并非张达和曹婉的夫妻共同财产一节,法院认为,对“夫妻共同财产”的理解应当包含夫妻各自拥有的个人财产,作为财产的所有权人,夫妻有权以共同遗嘱的形式对双方拥有的所有财产(包括共同财产和个人财产)作出在一方或双方去世后的处分安排。


由此,根据《遗嘱》和《夫妻财产协议书》的内容,法院驳回了张达儿子的相关诉讼请求。


对于境外房产及相关转账一节,法院认为,根据本案当事人提交的证据情况,本案无法确认该套房屋的登记情况和事实状态,双方当事人亦对该套房屋争议较大,且可能涉及案外人,故为保障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本案对此不予处理,双方当事人可另诉解决。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