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顶配导演阵容的港片,今后难再有

收藏

顶配导演阵容的港片,今后难再有

Mtime时光网 Mtime时光网 07-28 13:28

该以怎样的方式,纪念逝去的香江岁月?


杜琪峯的倡议,得到了一众电影人的鼎力支持:聚齐香港影坛八位重要导演,每人讲述10年的香港故事,至于归属,全由抽签而定。


后来,吴宇森因为身体原因,无奈退出。


片名定为《七人乐队》,意为每个导演就像乐手,共同奏响相互呼应的美妙乐章。



影片将于明日(7月29日)正式公映,吴宇森导演和多位明星也特意发来寄语视频。


在此之前,时光君特意做了这期盘点,简要回顾这些导演的演艺生涯。


导演位置,以他们负责的时代先后为序。


洪金宝



洪金宝是香港影坛大哥大级的传奇人物。


他生于上世纪50年代,10岁时拜入于占元门下学习京剧,艺名为“元龙”,是七小福的大师兄。


洪金宝是个多才多艺的电影全才。


12岁以童星身份进入电影圈,18岁就做起了龙虎武师,后来为胡金铨做武术指导(这个职位正是由胡金铨发明),代表作有《迎春阁之风波》《忠烈图》等。截止目前,他四度拿下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动作设计大奖。


作为演员,他早在1982年就凭《提防小手》拿下了第二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奖。 


作为导演,他于1977年自编自导自演了处女作《三德和尚与舂米六》。


他的作品立足于动作片,并不断拓宽这个片种的疆域与可能性。


1980年,洪金宝执导了《鬼打鬼》,融合了茅山道术,将恐怖、动作、喜剧等元素共冶一炉。这部影片大获成功,成了香港灵幻片的奠基之作。


《鬼打鬼》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洪金宝是僵尸片开宗立派之人。随后,这个类型由林正英发扬光大。


洪金宝亦有很强的喜剧天赋,开发过《福星高照》等“福星系列”。


在《七人乐队》中,他执导短片《练功》,背景放在上世纪50年代,以非常轻盈的姿态展示幼时学艺的辛酸与快乐。


片中种种场景,与《七小福》遥相呼应,尤以师父在楼下“听声辨武”的细节为妙。



许鞍华



许鞍华是香港电影金像奖的宠儿,曾先后6次拿下最佳导演大奖;在2020年,她又获得了第77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终身成就奖。


不管是履历还是实力,她是当之无愧的华语第一女导演。


许鞍华值得注意的特质有两个。


其一是身份。她的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日本人,混血儿的身份让她拥有了看待生活的旁观视角。


《投奔怒海》正是探讨身份焦虑的杰作,同时亦是香港电影新浪潮的经典力作。


《投奔怒海》


其二是文学素养。


1972年,她在香港大学主修英国文学和比较文学,获得文学硕士;随后,她又前往英国伦敦电影学院攻读电影专业。


许鞍华的创作风格不拘一格,什么类型都尝试过,恐怖片如《疯劫》、武侠片如《书剑恩仇录》。


她非常温柔,善于以人文的目光挖掘生活日常与脉脉温情,经典如《天水围的日与夜》《桃姐》等,都拥有静水流深的动人力量。


《天水围的日与夜》


正是因为骨子里的温柔,让她难以直视人性中的恶意与幽暗。


也因此,甚至可以说,许鞍华是注定拍不好《天水围的夜与雾》或张爱玲小说改编电影的,她太善良了。


在《七人乐队》里,她的故事聚焦于60年代,塑造两位安贫乐道的教师形象。讲述他们为办学授业而呕心沥血的点点滴滴,呈现平凡人身上的不凡。


影片叙述娓娓道来,余韵悠长。



谭家明



谭家明是香港电影新浪潮的领军人物。


他曾在无线电视深耕十年,做过场务、外景导演,后来拍摄过多部剧集。


谭家明的拍摄风格及剪辑在香港影坛独树一帜,其处女作《名剑》被视为香港电影新浪潮的开山之作。


他的所有作品都有极强的实验性,《爱杀》有独特的美术风格;《烈火青春》意识前卫,且有惊世骇俗的大尺度场面。


他曾多次参与王家卫电影的创作,担任《阿飞正传》《东邪西毒》的剪辑师。2007年,他凭借《父子》拿下第2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奖。


《父子》


如今,谭家明身为香港城市大学副教授,继续为香港影坛培育人才。


纵观《七人乐队》几则短片,他执导的《别夜》无疑是美学风格最出挑的一部。


表面看,影片讲的是80年代两个文艺青年的爱恨别离;但故事通过痴男怨女在一夜之间的拉锯,将“人/城市被抛弃”的悲凉情绪渲染到了极致。



袁和平



袁和平,被尊称为“八爷”,与洪金宝、成龙、元华等同为“七小福”成员。


他出生于武术世家,其父亲袁小田是电影史上首位武指。


袁和平于1978年升为导演,他不仅拥有极高的武术素养,同时善于观察、运用打星的不同风格。


他为成龙量身定做了《蛇形刁手》《醉拳》,将功夫与杂耍和谐相融,这种功夫喜剧风格让成龙一夜成名。


1985年,他又将霹雳舞与武术结合起来,拍出了《情逢敌手》,捧红了甄子丹。


作为武术指导,袁和平几乎能满足所有导演的所有要求。


在《黄飞鸿Ⅱ男儿当自强》与《精武英雄》中,他又把李连杰的身上的潇洒飘逸与干练利落发挥到淋漓尽致。


《精武英雄》


吴京能在动作片领域打出一片天地,也离不开袁和平的悉心栽培。


新千年左右,袁和平应邀为好莱坞巨制《黑客帝国》《杀死比尔》设计动作,“天下第一武指”的美誉自此蜚声海内外。


《黑客帝国》


在《七人乐队》中,袁和平抛却了炫酷的风格,返璞归真,专注于讲述在香港回归前夕爷爷与孙女的相处日常。


功夫只是点缀,时代下的人与人情成为重心。



杜琪峯



在香港影坛,杜琪峯宗师级的地位无可撼动,他曾凭借《黑社会》《复仇》这样的类型片两次杀入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他的导演风格极具特色,视觉上:充满仪式感的站位、舞台式的打光、高对比度的色调;内容上:冷峻、黑色,致力于呈现生活的荒诞与命运的无常。



而为了达成这一风格,他曾蛰伏多年。


从两则传奇事件说起。


第一件。1980年,香港电影新浪潮风起云涌,在无线电视台磨砺多年的杜琪峯应邀执导电影处女作《碧水寒潭夺命金》。


影片上映后,他自觉质量不佳,再次投入电视剧的创作,韬光养晦。


第二件。1993年,他与周星驰合作《济公》,曾在片场慨叹拍周星驰的戏,摄影机只要围着他转就好,根本不需导演。于是,他另求他路。


直到1996年,杜琪峰与韦家辉、游乃海等人合组了银河映像,在不断的拍摄中摸索出了“杜氏美学”。



在《七人乐队》中, 他的短片《遍地黄金》聚焦于2003年沙士时期,三个小市民追逐着即刻发达的白日梦。


杜琪峯敏锐地捕捉到了疫情时代股市与楼市动荡的时代氛围,与民众缺乏安全感的焦虑不安与张皇失措。


他的镜头语言稳定有力,场面调度动静皆宜。若论完成度,在七部短片中可排首位。



林岭东



林岭东是杜琪峯的好兄弟,同在香港无线电视台艺员培训班学习。


他幸得王天林的赏识,从拍摄电视剧到涉足电影,后因“风云三部曲”傲立香港影坛。


谈起林岭东的作品,免不了提到“暴力美学”这个标签。不过,他与吴宇森截然不同。


吴宇森继承的是武侠传统,追求的是兄弟情义的洒脱浪漫;而林岭东则是坚定的现实派,力图展示人在被逼至绝境时的人性嬗变。


典型如《监狱风云》,周润发饰演的老囚犯钟天正被典狱长(张耀扬 饰)不断羞辱,终于在被殴打中变得疯狂,狞笑着咬掉了警卫的耳朵。


《监狱风云》


《学校风云》中,林岭东将校园描绘成了比监狱更可怕的存在,学生、老师、管理者与黑道同流合污,善良的女学生频频受辱。


他通过此片猛烈地抨击教育体制。


《学校风云》


而在《七人乐队》里,林岭东一改往日凌厉、严酷的风格,变得无限温情。


《迷路》讲的是,2018年新春,任达华饰演的丈夫回到香港与妻儿团聚,却在日新月异的香港街头迷了路。


每一次穿梭,每一次彷徨,都是对往日香港的缅怀。


如今林岭东导演斯人已逝,《迷路》也成了我们对于他的深切缅怀。



徐克



徐克,人称“徐老怪”,以脑洞大开、天马行空的诡谲想象闻名于世。


他的处女作《蝶变》就非同凡响,虽是武侠片,却融入了希区柯克的惊悚元素以及各种土法炼钢的特技。


徐克一直痴迷于技术,他于1983年执导了奇幻武侠片《新蜀山剑侠》,大大促进了香港特技效果的长足发展。


永远不缺创意的他,作品风格多变。


既有一个概念贯穿到底的奇诡武侠《刀》;又有塑造民族英雄、展示家国情怀的新派武侠《黄飞鸿》系列;改编民间传说,也能推出经典《梁祝》《青蛇》。


值得一提的是,徐克也是香港北上导演最成功的一位。


大多数电影人面对新的创作环境往往水土不服,他却可以利用充裕的资金,进一步探索3D技术(《龙门飞甲》)、还原脑中狂想(《狄仁杰》系列)。



同时,他又凭借对样板戏《智取威虎山》的改造,促成了作者风格与红色主旋律的相映生辉。


所以,在《七人乐队》中,由徐克负责未来畅想再合适不过。


《深度对话》是七部短片玩得最开的一部,故事讲的是,某所精神病医院正在进行一项关于精神分裂的研究。


在充满无厘头意味的对话中(有对未能参与的吴宇森的致敬),病人与医生的身份逐渐模糊。


若细究,短片真正想描述的是人与人逐渐走向分裂的境况。



《七人乐队》,七位殿堂级导演梦幻集结,各展功力,为我们奉献了一首丰富动人的交响乐,时而激昂交错、时而深沉低婉。


这是他们对香港的驻足怀缅,情深意切。怕只怕,这可能也是最后的回望。


所以,且看且珍惜。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