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意大利,没人想接这个烂摊子了

收藏

意大利,没人想接这个烂摊子了

地球知识局 地球知识局 07-28 08:32


继英国首相约翰逊于本月初宣布辞职后,身为欧盟内第三大经济体的意大利也陷入了政坛动荡的局面之中。


当地时间21日,意大利总理马里奥·德拉吉向总统塞尔焦·马塔雷拉递交辞呈,表示因为执政联盟内部的分歧过大以至于无法弥合,自己已经无力继续领导这个国家,总统马塔雷拉随后接受了他的辞呈,但仍然要求他留任看守内阁总理,直至新一届政府建立为止。


总统为国家元首和武装部队统帅,代表国家的统一


总理行使管理国家职责,由总统任命,对议会负责▼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意大利的现执政政府垮台,提前举行下一次议会选举已成定局。尽管自贝卢斯科尼下台后,意大利政府的频繁更迭早已不是什么新闻,2014年后更是没有一个总理能干满自己的一届任期。


据统计,从1946年到2019年,意大利一届内阁的寿命平均只有13个月(横屏)▼



但与之前的政府下台往往是因为政党斗争和政见不合不同的是,德拉吉这次下台时所面对的其实是一个相当糟糕的局面,甚至不能排除意大利再次沦为“欧猪四国”,并引爆第二次欧债危机的可能性……


横屏—葡萄牙(P)+意大利(I)+希腊(G)+西班牙(S)=欧猪四国(PIGS)▼



经济问题,压倒政府


虽然从表面上看,这只是意大利现任总理宣布辞职,意大利即将重新举行大选的普通国际政治新闻而已,但考虑到这已经是一周内总理德拉吉第二次向总统马塔雷拉递交辞呈,以及当前意大利所面临的经济颓势,事情就开始变得不那么单纯了起来。


明明是去办离职,搞得跟上任一样(图:wiki)▼



一方面,自2018年以来,意大利的经济就一直在原地打转。在2018年意大利GDP达到2.09万亿美元的高点后,2019年GDP反而萎缩到了2.01万亿美元。


2020年,受新冠疫情冲击更是跌破了1.9万亿美元的大关,直到2021年才缓过一口气,让GDP重新回到了2.09万亿美元,距离2.1万亿的关口仍有一步之遥。


网络上有句俏皮话怎么说来着?“已经在谷底了,怎么走都是向上……”▼



经济下行,中小企业和商贩生意难做,恰巧意大利又是个中小企业数量很多的国家(图:shutterstock)▼



但就在经济恢复至高位的同时,在进入2022年后遍波及全球诸多国家的通胀问题也侵袭了欧元区和意大利。


在俄乌冲突爆发后,意大利的通货膨胀率便一路走高,从三月份的6.5%、四月份的6%、五月份的6.8%一路涨到了六月份的8%,创下了自1986年以来的新高,而能源、食品等生活成本的上涨也引发了人民的不满情绪。


正如此前执政联盟中第二大党“五星运动党”的领袖朱塞佩·孔特所说,“我非常担心许多家庭在9月可能陷入付电费还是买食物的两难选择。”


此前,孔特出任过总理一职,后于2021年辞职,德拉吉正是他的继任者(图:shutterstock)▼



另一方面,为了应对2020年的新冠疫情给经济带来的冲击,欧洲央行曾多次想市场内放水,而为了救市,意大利政府在当年也大幅增加了财政开支。


其结果就是意大利的政府债务占国家GDP的比重从134.1%陡然拉升到了155.3%。这一数字目前虽然有所回落(目前是152.6%),但这也并不妨碍意大利一跃成为欧元区内政府债务问题最严重的几个国家之一。


欧盟≠欧元区,比如瑞典用的是克朗,波兰用的是兹罗提▼



在政府债台高筑的情况下,意大利最希望的就是欧洲央行能够维持一个低利率,以便自己能够以最小的代价偿还这些欠债。


但之前我们提到,欧元区目前的通胀十分严重,6月份欧元区整体通胀高达8.6%,且最近欧元兑美元的汇率持续走低,7月17日甚至还一度跌破1比1大关至0.998欧元兑换1美元,欧洲央行为了平抑通胀和保持欧元币值只能加息。


值此欧洲多事之秋,欧洲央行也是一个头两个大(欧洲央行总部,图:shutterstock)▼



这不,就在当地时间21日,欧洲央行作出加息决定,将再融资利率、边际贷款利率和存款利率这三个关键利率均上调50个基点,这就给意大利未来的经济发展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联合执政,分道扬镳


在这样不利的经济情况下,德拉吉的当务之急自然是先缓和国内的通胀问题,为此他领导的内阁特意草拟了一份总价值230亿欧元、旨在帮助低收入家庭和企业渡过难关的《救助法案》,并提交议会表决。


按理说,在危机关头颁布力求扶危济困的法案,这本来应该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但作为一个议会制国家,意大利政坛的碎片化程度远远高于德国。


意大利议会实行两院制,由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两院权力相等,可各自通过决议并相互关联(图:shutterstock & 壹图网)▼



德拉吉领导的实际上是一个由6个政党(在上个月21号时又分裂出了一个新政党,所以目前其实是7个政党)“缝合”起来的联合政府。


而在这个七党执政联盟中,第二大党“五星运动党”是一个偏向于民粹主义立场的右翼党派,在很多地方都和德拉吉的理念不合。


五星运动党的支持者(图:shutterstock)▼



比如,在能源危机问题上,德拉吉主张重启煤炭发电,而坚持环保主义的五星运动党则反对这一提议。


在乌克兰问题上,德拉吉坚决要求和乌克兰站在一起,并向乌克兰提供更多武器和资金援助,而五星运动党领导人孔特则希望以外交方式解决问题,不要过分触怒俄罗斯。


上个月,德拉吉访问了乌克兰(图:wiki)▼



再比如在欧盟问题上,德拉吉曾担任欧洲央行行长,是个坚定不移的欧洲一体化主义者,而五星运动则一直秉持脱欧立场,希望意大利能退出欧元区和欧盟,等等。


欧元纸钞上的德拉吉签名(图:shutterstock)▼



在意大利国内形势逐渐恶化的今天,五星运动和执政联盟中其他党派的分歧不断加剧。且五星运动党对德拉吉这份《救助法案》不满意,认为其中的不少条款都和自己的政治理念冲突,会削弱自己的选民基础,因此拒绝在议会中参与对《救助法案》的表决。


其结果就是这份法案虽然在意大利时间14日的参议院表决中通过,但五星运动党所属的议员集体弃权,未参与投票。


五星运动党目前在意大利议会的席位情况▼



事情发展到这里,执政联盟的破裂已经成了必然事件。因此德拉吉在当时就曾向总统提出过辞职,但总统马塔雷拉拒绝了,并希望议会能再举行一次针对德拉吉内阁的信任投票。


不幸的是,事态后来并没有好转。在21日的信任投票里,虽然德拉吉内阁最终胜出,但更多右翼党派拒绝投票,这也意味着执政联盟众多党派之间的裂痕大大加深,这一届政府至此已彻底无法维系了。


即便是有“超级马里奥”外号的德拉吉,这回也带不动意大利了▼



眼见无力回天,总统马塔雷拉批准了德拉吉的第二次辞职申请,并解散了议会,下一次意大利全国议会选举将于今年9月25日举行。


准了,收拾收拾走人吧(办理离职手续,图:wiki)▼


 

欧债危机2.0,为时不远?


从目前的民调结果来看,在9月末的全国议会大选中,一个以包括前总理贝卢斯科尼创立的“意大利力量党”、“意大利兄弟党”和“北方联盟”在内的中右翼党派联盟有较大可能胜出。


而这些右翼党派一直所秉持的就是反全球化、反欧洲一体化的价值观,若他们成功上台,虽然意大利基本不可能脱离欧元区和欧盟,但意大利与欧盟之间的合作无疑会变得更加困难。


如果意大利这种创始国都带头不合作的话,那欧盟还有什么搞头?创始6国:德法意荷比卢▼



退一步说,意大利此次的政坛变动本质上是其不良经济形势的一种反映,而欧洲的其他国家也并没有比意大利好到哪里去。在英国首相约翰逊已经下台的前提下,不排除这种政治动荡会向更多国家继续传导的可能性。


上个月底,两人还一起探讨国家大事,结果在这个月先后离职(图:Flickr)▼



在全球经济形势尚可的情况下,德法这样的发动机国家愿意将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别国以赚取利润;而当全球几乎所有的主要经济体国家日子都不好过的时候,这些传统的债权国就会倾向于抛售这些弱国的国债和房地产等资产,以向本国国内回笼资金,进而安然度过危机。


实际上,当年的欧债危机其实就是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所连带引起的。


那次,欧洲也被美国拉下水了(图:Flickr)▼



要知道,在当年欧共体国家首脑签署的那份意味着欧盟成立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中曾经明确规定,要求加入欧元区的国家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不得超过60%,而如今的欧元区国家在这项数据上表现得普遍不怎么样。


德国这个欧洲经济“火车头”的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也有69.3%,法国直接干到了113%。而在2009年的欧债危机里受尽世人白眼的“欧猪四国”就更不用说了,西班牙118%,葡萄牙127%,意大利151%,希腊193%,无一不处在非常危险的水平线上。


十几年后,欧猪四国在这方面还是“表现突出”▼



更危险的是,最近几个月这些传统意义上的“老大难国家”的国债十年期收益率都在猛增,以意大利为例,其国债的十年期收益率已经从年初的1.4%猛增到了现在的3.6%,而长期国债收益率开始飙升恰恰是当年欧债危机即将爆发的前兆之一。


回想2009年的欧债危机,正是希腊率先说明自己的政府债务占GDP比例超过110%,欧盟经过调查后发现其财政赤字占GDP比例高达15.4%后,市场陷入巨大恐慌,希腊的国债利率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飙升到了12%。


因为这事,十几年来希腊没少被埋怨▼



随后,西班牙和爱尔兰的房地产暴雷,意大利和葡萄牙的债务暴雷,连带着市场对整个欧元区的信心都遭受打击,使得欧元兑换世界其他主要货币的汇率暴跌,把整个欧元区都带到了坑里,这才酿成了那场影响巨大的欧债危机。


为了平息欧债危机,德国牵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共计提供了5440亿欧元的救助贷款,且欧洲央行为了刺激经济,减轻几国的还债负担,施行了长期的量化宽松和低利率(乃至是负利率)政策,这才让整个欧洲缓过劲来。


这颗苦果,欧盟最后只能含泪咽下(图:壹图网)▼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全球经济低迷、外资大量流出、多国政府债务问题严重等几个欧债危机的“前提条件”都已经凑齐。南欧国家长期国债收益率开始攀升这一前兆也已经出现,再配合欧洲央行为应对通胀问题不得已而为之的加息,意大利等国在未来的经济形势可谓不容乐观。


只是,这次如果再发生一次欧债危机,德法两国还有那么强的决心去拯救一次欧元区吗?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