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二舅安安静静生活在小山村里,是这个故事最好的结尾

收藏

二舅安安静静生活在小山村里,是这个故事最好的结尾

中国新闻周刊 中国新闻周刊 12天前 15:58

“他是我的二舅,但不是所有人的二舅”


UP主衣戈猜想(以下简称:衣戈)的二舅不会想到,这两天自己会成为全网热议的人。


二舅曾是村里的天才少年,却因一次高烧打针而成了残疾,他自学木工、领养被抛弃的孩子、66岁还带着88岁老母亲出门赚钱……二舅66年人生浓缩进11分钟的视频里,透过文学性的旁白与画面,成为了爆款。


有人为他的身世遗憾,也有人为他的聪明感叹,更多人为他的坚强和乐观点赞,一时间二舅的“庄敬自强”成为了高频词。


在衣戈看来,拍摄二舅不过是自己持续了七八年的一个想法,由于工作、疫情、成为父亲等多种原因迟迟没有实现。


“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视频能爆红,我最初的心理预期就是有10万浏览量就不错,当然在最终发布之前,我还是在视频的标题上向流量做了屈服。”


那部视频,衣戈花了两个晚上就完成了文本创作,按照他的原本计划,那部视频的名字应该只有短短的四个字——《我的二舅》。


《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视频截图


苦难无法升华


此前,衣戈虽然被平台认证为科普博主,但发布的内容却是天上一脚地下一脚。有《谁在组织高考作弊》,也有《太监净身实操指南》,甚至还有《如何科学护理产后母猪》,还有他的本行历史教育的内容如《你不知道的课本外的抗日战争》等等。


做的视频选题之所以会如此发散,是因为自己并不是一个注意力十分集中的人,有时候会一连几日对一个事情产生兴趣从而研究分析,但很快兴趣走了,就会被下一个新鲜事物吸引。


内容没有相对垂直,其实是当下短视频平台创作者的大忌,这会使得受众变得分散零碎,衣戈坦言,自己是个拧巴的人,在视频创作的过程中,总是会在自我表达和流量二者之间反复横跳。


拍摄二舅则完全没有纠结和拧巴,因为衣戈打心里就不认为这个视频观众会喜欢,那就是一个身患残疾在山区农村生活了一辈子的小老头,又会有几个人在乎。


“他是我的二舅,但并不是别人的二舅。”想清楚这一点后,衣戈反而没有了束缚,只是在劝二舅拍摄的过程中耗费了一些心力。


“在二舅看来,他这样的普通人是没有资格被拍成影像纪录的,他们那代人的认知中,能被拍成片子的人都是大明星那样的名人,他不配。于是,我只能忽悠他,是把他的故事拍摄出来,激励年轻人好好学习奋发图强,就这样,二舅才勉强同意了我的拍摄。”


“我虽然是这样忽悠二舅,但是我并没有希望通过一部视频激励谁,教育谁,阐述怎样宏大的教育意义和启示,这完全不是我的本意。”衣戈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二舅的视频中的内容都是真实的,衣戈还删除了很多他认为并不真实的内容,比如二舅用针灸治好了姥姥的胃病,再比如二舅用熟红薯救活了从老房子上摔下昏迷的妹妹这些事。


有人质疑在视频滤镜下,存在刻意升华二舅苦难的情况,这让衣戈很迷惑。


“苦难怎么升华?我不仅不喜欢升华苦难,还在视频中有意地调侃它,解构它。”


视频爆红后,衣戈决定将这些天的视频收益都给二舅,但是二舅执意不要,衣戈只能再次忽悠二舅称,视频激励了很多年轻人,有机构为他颁发了“身残志坚奖金”,就这样二舅才把存折号码告诉了衣戈。


二舅击中了谁


短短几天,二舅的视频播放量已经逼近了2000万。起初,衣戈并不明白,自己的二舅为什么会引发那么多人的共鸣,这几天下来他渐渐懂得了一些。


《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观众留言截图


衣戈于1990年出生在北方的一个山村,和绝大部分年轻人一样,求学,考学后离开了村庄,在大城市娶妻生子,在他的回忆中,家乡永远是冬天。


二舅的那个村里,80%是留守老人,还有很少一部分留守儿童,再加上零星丧失劳动能力的年轻人。


“我们这代人已经离开了农村却和乡土有很深的连接,很多年轻人可能和我一样,每次回家时感慨的就只剩下自己家的老人变老了,我想应该是视频中这样的内容击中了他们。”


有人说看了二舅的经历感觉当下的年轻人没有老一辈人能吃苦了,在衣戈看来从前人日子过得很穷,物质生活十分匮乏,但他们生活在农村,一个相对完善的人情社会中,而今天的年轻人虽然物质生活提高了,但有更多人离开了故土去他乡闯荡,漂泊,看到了更多的人情冷暖和世态炎凉。


“这样来看,当下的年轻人和老一辈的人面对的苦是完全不同的,双方都没有体验过对方的苦,所以很难比较在对方的条件下,谁更能吃苦。”衣戈说。


在北漂生活中,衣戈时常被困在“出人头地”和“过好自己的生活”两端中,不知道自己应该选择哪一端。


“我上学时曾给自己制定过很多人生计划,比如我生前一定要赚够1000万人民币、我死之前一定要有超过50万中国人知道自己的名字、我一定要创业一次,等等。”


有时候他平白无故的在入睡前总是会去想,每过一天,自己的父母、姥姥、二舅都会离死亡更近一天,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已经十几年了,在这样的情绪下,整个人就会变得很悲观。


“这就是我的精神内耗,但是这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有这样的精神内耗,和二舅相处的几天中,二舅对于生活的态度确实短暂治愈了我,但他能不能治愈别人,我是不确定的,甚至二舅能够治愈我多久,我也不确定,也许过了几周几个月,二舅和我的生活距离再次拉开后,我依然会陷入曾经的那些困境中。”


《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观众留言截图


衣戈很喜欢“庄敬自强”这四个字,也是他认为最能代表二舅的词。


“生活中有各种各样的人,喝了酒会哭,哭完了会闹,会找人发泄会跟媳妇吵架,发泄自己的情绪,但其实这些丝毫不影响他在生活中是一个自强不息的人,他照样可以把对自己的责任,对家庭的责任甚至是对社会的责任扛在肩上,但是有的人就是能在自强的同时还能保有一份庄敬。”


那是一种平静中的敬畏,这是非常难得的,也是二舅最打动衣戈的地方。


“我这辈子就见过二舅哭过一回, 喝了酒之后感觉自己这辈子确实过得太苦了,号啕大哭,哭完之后这又过了一二十年,再也没见他哭过,总是笑眯眯的。就连见了当时给他扎针导致他残疾的医生,他也没有恨意。”


“希望二舅不受打扰”


有人说,二舅是当代《活着》中的福贵,对此衣戈表示反对。


“福贵面对的苦难远远大于二舅,我二舅活到现在,母亲还在,女儿也孝顺,还有我这样的外甥跟他称兄道弟地一起喝酒,福贵最后剩了什么?他就剩下一头牛了。但二舅的生活并不是这样的。”


在视频走红后,很多人找到衣戈,有希望帮助二舅和姥姥的,也有建议近距离拍摄二舅的生活的,甚至还有建议让二舅去直播带货贴补生活的。


《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视频截图


有导演和编剧找到衣戈,但他对这些项目并不感兴趣,他觉得二舅的故事支撑不起来一部90分钟的电影,而二舅显然也没有做好任何爆红的准备,他在村中过得很开心,但如果平静的生活一下子被打破,他会很惶恐和不知所措。


“我看过拉面哥和大衣哥的故事,尤其是拉面哥的故事让我很受震撼,流量过后一地鸡毛,我不想二舅变成那样。他能给村里老人修收音机、修水龙头、修三轮车但不代表他能带货,这里面没有必然性。”


“二舅不是不能直播,但是然后呢?一遍遍在直播间重复自己经历过的苦难?然后和别的主播PK,然后声嘶力竭扯着嗓子卖几包抽纸?他认真地活了半生,我分享了他的故事,大家听到有了些许触动,这就很美好了。”


衣戈认为,美好的故事就应该有一个美好的结尾,这些年看过的“烂尾”故事太多了,二舅安安静静陪着姥姥生活在小山村里,那就是这个故事最好的结尾了。


7月27日上午,衣戈在视频网站发表了最新的动态。


“知道二舅的人越来越多,多到让我有些不安,我已经让宁宁(二舅的养女)将二舅和姥姥从山村接走了,暂时不会回村,直到大家已经想不起来他们,这段时间他们会自在的住在某个不会被任何人打扰的地方,也希望大家对二舅的所有关切就简单的起于线上,止于相忘,渺渺神交一场。”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

    • 珀斯街头男“脱衣舞娘”引发混乱!?该男子因携带“突击步枪”将面临警方指控! 珀斯街头男“脱衣舞娘”引发混乱!?该男子因携带“突击步枪”将面临警方指控!

      昨日下午在珀斯中央商务区,一名男性脱衣舞者疑似携带突击步枪在街头游荡,引发了一旁购物者的恐慌和混乱,现已被警方指控并拘留。

      微珀斯

      微珀斯

      珀斯

      步枪

      刚刚
    • 这个领导人已经“放飞”自我了 这个领导人已经“放飞”自我了

      办婚礼、度蜜月、开飞机……离任在即,英国首相约翰逊频繁缺席政府会议和重要活动。英媒慨叹,壮志未酬的前任首相们大都会在离任之际尽量完善自己的政治遗产,唯独约翰逊毫不在意这最后的首相时光,玩起“失踪”。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约翰逊

      4分钟前
    • 外媒:所罗门群岛总理未出席美方二战悼念活动 外媒:所罗门群岛总理未出席美方二战悼念活动

      据路透社8日报道,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到访之际,所罗门群岛总理索加瓦雷当地时间7日并未出席由美方组织的一场二战重要战役(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80周年)的悼念活动。《所罗门星报》称,舍曼一行人在所罗门群岛似乎受到“冷落”。

      环球网

      环球网

      所罗门群岛

      二战

      6分钟前
    • 暴风雨席卷珀斯,大量受损屋主求助未果,维修因人员危机遥遥无期 暴风雨席卷珀斯,大量受损屋主求助未果,维修因人员危机遥遥无期

      珀斯近日经历了严重的暴风雨天气,许多家庭及企业的房屋被恶劣天气袭击后出现屋顶破坏、围栏倒塌等破坏。据悉,大量受损房屋物主正焦急又绝望的等待着遥遥无期的维修工作,因为行业面临严重的技能危机,技工严重短缺。

      西澳料姐

      西澳料姐

      暴风雨

      珀斯

      8分钟前
    • “杀猪屠夫”为什么盯上小红书? “杀猪屠夫”为什么盯上小红书?

      在线上认识陌生男子“一见如故”,那到底对方是“真命天子”还是“杀猪屠夫”呢?

      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

      小红书

      10分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