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学 >

挤奶、赶羊、学兽医:华人小伙讲述“辣鼻子”的屠宰场移民经历

收藏

挤奶、赶羊、学兽医:华人小伙讲述“辣鼻子”的屠宰场移民经历

发现新西兰 发现新西兰 12天前 13:50

“动物屠宰的过程中只要一划开肠胃,那味道都不能用刺鼻来形容,应该叫‘辣鼻子’。”


华人Anderson Yue离开屠宰场已经4年了,但还能时不时回忆起当年的那股“辣味”。



兽医淘汰率很高

留学是苦中作乐


2015年,Anderson来到新西兰攻读动物医学硕士,也称兽医。


和很多人一样,在大学之前他对兽医的简单理解就是阉割猪。


读了以后才知道,这是一门学问。并且国外对兽医评价很高,和人医齐名。



来了新西兰后,他发现真正要读兽医需要很多前提条件。


比如提前要读一年兽医学院的预科,考试通过了才能正式入学,期间淘汰率非常高。


即使拿到入学门票,毕业也绝非易事。尤其对留学生来说,语言更是一大难关。


除了大量的专业词汇需要短时间内全部掌握,老师的口音也是意料之外的障碍。


“印度口音都算很好的了,我最头痛的是一个教生物统计的瑞士老师,那个带有德语味儿的法式英文,听的我脑仁儿疼。”


没有节假日、每天在自习室学到凌晨一两点、加班加点写作业是留学的常态。


Anderson说,留学就是苦中作乐。


“小伙伴们一起开学习party,带上一箱酒和外卖,边学习边聊天。虽然辛苦,可每天也特别有盼头。”


而作为兽医学生,去农场工作也是一项独特的体验。


挤牛奶、赶羊群

农场新手历险记


留学期间,Anderson有过几段农场实习的经历,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和奶牛打交道。


挤牛奶,这个在旁人看起来好玩有趣的体验,实则是个高危职业。


农场的奶牛有的已经养了9年之久,身体有一辆轿车那么长。



因为每天挤奶,他都有点心理阴影了。


“挤牛奶的台子刚好到我肩旁,把挤奶器挂上去奶牛蹄子刚好对着我的脸,挂的时候那个惊心动魄,铁栏杆都能给踢弯了。这可是骨头碰铁,最后奶牛腿上都是血。


“有的奶牛脾气暴躁,会向后踢。若是农场的安全措施没有做到位,搞不好就踢到脸上直接2级伤残。”


更让Anderson觉得刺激的是骑越野摩托车驱赶牛群。


农场坑坑洼洼的山地环境坡度能达到60度,加上雨后的泥巴与牛粪夹杂在一起。如果不小心跟在了另一辆摩托车后面上坡,可以想象泥地飞溅的场景。


头几天,Anderson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泥巴里把翻车的摩托扶起来。



慢慢地,他也学会了一些更高阶的赶牛技术,比如从摩托上站起来。因为这样牛会更怕人,因而更容易驱赶。


“挤奶、驱赶羊群牛群、修围栏、剪草,农场的工作没有一天是重复的,我的身体和心理都会遭受不同程度的挑战。”


与5000多只羊、800多头牛为伍,农场生活并不轻松。


农场也要斗智斗勇

“听懂”牛语乐趣横生


回忆起农场生活,除了辛苦,Anderson说工作间隙一个人躺在草地上,蓝天白云、阳光微风,也十分惬意。


“动物们会对我好奇,和我玩躲猫猫,当然也会出现一站在我面前就尿了的场景,让人哭笑不得。”



Anderson自嘲也要学会和动物们斗智斗勇。


找蛋,就是一项考验。


“农场里的鸡鸭鹅下蛋后,总是喜欢把蛋藏起来。找了几次过后,我就发现动物们喜欢用眼神朝着它们藏蛋的方向瞄。这样顺藤摸瓜,便一找一个准。”


而找到一个好的牛帮工,也能使得农场工作事半功倍。


刚到农场时,Anderson就察觉到总有几头牛喜欢在他身边晃悠、察言观色。


久而久之,他发现牛群中也有发号施令者。一旦和对方搞好关系,就相当于找到了帮工。


“每次赶牛群时,要是遇到几头倔牛不肯走,只要牛帮工叫一嗓子,问题就解决了。”


几个月后,Anderson觉得自己多少也能听懂点牛语了。


“乍一听都是哞哞声,但它们在吵架还是在商量,我也能猜到个七八分。”



日夜与牛羊为伍,Anderson和动物们的感情也越来越好。


偶尔,小牛会跑过来轻轻撞他一下,和他嬉戏玩耍。


早上Anderson多睡了会懒觉,奶牛们会自己一排排走到牛棚,等着被挤奶。


遇到挤奶时默默流眼泪的牛,他也会摸摸奶牛的头来安抚,并多喂点好吃的给对方。


而就在Anderson要离开农场前一天,从不和他亲近的牧羊犬,也会跑过来舔他、抱他。


“我当时还纳闷,到底是谁走漏了我要离开的风声”,Anderson察觉到,原来动物和人一样,都十分敏感、重感情。


从屠宰场拿到移民船票

辣鼻子的味道至今难忘


毕业后,Anderson也把重点投向了移民。


因为学习的专业是动物医学,虽说局限性大但相对竞争也小。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比较幸运的⼈,来新西兰3年就成功移民。


“我就是从别人闻所未闻的屠宰场拿到的船票。”



和之前的农场经历不同,屠宰场的动物是另一番景象。


作为屠宰场的质检员,Anderson形容自己的工作环境始终被“气味”所贯穿。


第一天上班,在靠近屠宰场几公里外,一股肉腥味就扑鼻而来,越靠近味道越浓。


Anderson的一项工作,是负责各大车间的卫生标准。


羊屠宰车间清一色的萨摩亚人,牛屠宰车间则是被库克群岛人霸占,包装车间还有很多柬埔寨家族,毛利人则是聚集在冷冻车间。


当他第一次走进车间,一位身材魁梧的岛民大哥一边磨着刀,一边侧脸回头,凶狠狠地盯着他。


紧接着下一秒,对方就用手中的刀划开了羊的腹部。


“动物屠宰的过程中只要一划开肠胃,那味道简直就是‘辣鼻子’。


“而且无论你怎么逃也逃不掉,我辞职已经4年了,仍然觉得血液里都循环着当年的气味。”



但在这种被形容为“没有感情”的工作场所中,Anderson也看到了新西兰对于动物福利的关注。


“动物被屠宰前,它们会进入到一个灯光从昏暗到渐渐明亮的甬道,但会避免光直射,并且越靠近屠宰台甬道越窄。这是为了尽量给动物创造一个平和、安全的环境。


“整个过程尽量避免和人接触,动物对血的气味和高频的声音也很敏感,所以会尽量避免。


“并且,动物们会拥有一个自己的相对私密的空间,期间不会看到自己的同类被屠宰的过程。这也是出于情感因素。”


无论在农场还是屠宰场,Anderson形容自己的生活都很“新西兰”,因为牛羊永远比人多。


移民找到归属感不易

仍在不断摸索前进中


移民上岸后,Anderson就开始计划着换工作,毕竟谁也不想⼀辈⼦在动物的哀号声中度过。


他找到了⼀机场安保⼯作,随后因为疫情的关系,又被调往MIQ隔离酒店做安检员。


“MIQ奇闻趣事层出不穷,有屋⼦⾥点蜡的,有直播蹭流量的,还有半夜梦游跑出来⾃⼰都不知道的,也算是给高危的工作环境增添了一丝乐趣。”


⼯作之余,他也在进行手工家具的创业项目。


Anderson说:“坐在自己设计的桌椅板凳、茶几沙发上,⼼⾥有种说不出的骄傲。”


“但关于商业模式,我还在摸索。可能会从手工加工开始,设计一些方便运输和组装的家私,进而继续发展。梦想可以远大,但实操得脚踏实地。”



而说起当初为什么选择来新西兰,他表示是三次考公务员失败后,父母也同意让他换个生活方式。


无论是农场、屠宰场,还是MIQ、机场安保工作,或是还未成型的家具创业,Anderson一直在尝试各种可能性,靠近自己想要的生活。


但他也直言,想要在新西兰找到归属感,实属不易。


他希望自己的经历,能让更多人从不一样的视角看到更多样的新西兰,以及移民生活。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