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恐怖!日本名医自制迷魂药性侵数名女下属,还逼男同事当众脱衣猥亵...

收藏

恐怖!日本名医自制迷魂药性侵数名女下属,还逼男同事当众脱衣猥亵...

英国报姐 英国报姐 07-27 11:12

今年4月4日,家住东京,在整形医院上班的A女士接受了院长竹泽章一的邀请,与他一起吃午餐。虽然A女士完全不想和他一起吃饭,但碍于上下级关系不得不去。


餐厅位于东京市中心,吃饭的过程中两人聊天内容很平常,但当A女士吃完了最后上的甜点准备回家时,却眼前一黑,意识就像被切断了一样。



5日凌晨,A女士迷迷糊糊地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豪华公寓里,由于感到下体疼痛,她瞬间意识到自己可能遭到了性侵,但是前几个小时的记忆她一点都没有,最后记得的一件事是自己去了餐厅的卫生间。



感到恐惧,害怕再次被侵犯的A女士急忙逃出公寓,找到最近的派出所报警。警方经过检查证实了A受到了侵害,并在她的体内发现了迷药的成分,而所有的证据都将犯罪嫌疑人指向了那名与A一起吃饭的院长。



不久后,更多的女性报警称曾经遇到和A一样的失忆事件,所有女性都在同一家整形医院上班。


院长竹泽章一因性侵罪被逮捕,而这名医美名医不光利用职权囤积麻醉药,迷奸数名女同事,还对同公司的男同事强奸未遂,简直太恐怖了。


竹泽2004年毕业于私立的医科大学,曾在多家医院从事整形外科和皮肤科的工作,在业界他的口碑很好。


因为擅长做眼部整容手术在之前的工作中受到了医院的重视,但那时候就有同事反映他“为人高傲,言语粗暴”,甚至爱侮辱挖苦来整形的病人。


竹泽的形象非常张扬,他一年四季都穿着polo衫和短裤,头发染成金色的而且全部用发胶立起来,还带着蓝色的美瞳,非常喜欢展示自己的肌肉,有时候看上去像个流氓。


竹泽自称有一半伊朗血统,还经常暗示自己有黑社会那边的人脉,让共事者都有些害怕。



但竹泽的花言巧语得到了所在医院的代表董事的喜爱,他一路被提拔,当上了这家医院的主治医师,成为了医院的实权掌握者,只有代表理事才有资格管理他(被逮捕时他已经开了自己的医院)。


他开着两辆豪车,住在能看得到东京天空树的豪华高层公寓里。手握金钱和权力的竹泽马上开始了对同事和下属的剥削。



整形医院在日本多地拥有分院,好色的竹泽以出差为名,到其他城市的分部约女性下属出来吃饭。


文章开头提到的A女士,本来下了晚班准备回家,却被竹泽纠缠邀请。


医院的同事们回忆,如果有人拒绝了竹泽的邀请,就会在公司群里被造谣、批评,竹泽会带头孤立这个人,导致她们被迫辞职。



人们都被竹泽恐怖的职场霸凌压制,没有人敢反抗。唯一可以管理竹泽的代表理事,也从来不批评他,无意间助纣为虐。


因为竹泽是负责人,他可以轻松拿走医院里的安眠药和麻醉剂,他将药品混合后加入邀请吃饭的女同事的酒水中,作为“迷魂药”。


文章开头的受害者A女士在吃完甜点后就意识不清,竹泽趁机将她送上出租车。高级餐厅也不会想到有人胆大到中午在东京市中心给女性下药,侍者会以为女生只是喝醉了,这都是竹泽设计好的诡计。



A女士的家和他们工作的医院都离餐厅所在的中央区有一定距离,竹泽特意选在这里吃饭,就是因为这里离他的公寓只有15分钟车程,容易转移受害者,防止她们在路上醒来。


调查显示,A女士下午4点被竹泽带进公寓,猥亵和性侵行为一直持续到了次日凌晨1点,令人发指。



竹泽专挑那些看上去怕事,担心自己名声,非常需要这份工作的女性下手。而他一边用同样的伎俩一次又一次侵犯女性,一边也没有放过公司的男同事。


竹泽是一名公开的双性恋,他在医院还长期性骚扰男同事。


B先生是竹泽曾担任主任医师的诊所的经理,是医院的高层管理者,但毕竟是医院,医生的权力比事务管理者更大,因此就连B先生也不敢得罪竹泽。


2018年8月,竹泽刚当上主治医师不久,就邀请B先生和几个京都分院的女员工一起聚餐。聚餐后竹泽提出去ktv玩第二轮,B先生进入K歌房,就看到竹泽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然后拉着B命令他也脱光衣服。



周围全都是女同事,B自然不愿意,但竹泽的表情已经越来越不悦,B认为这只是职场常见的霸凌,还是息事宁人比较好,于是勉强服从了。在煎熬的2个小时里,竹泽裸体在女员工面前扭动,还拉着B先生的手,命令他“摸我”。


B极度慌张地挣脱,大喊“您在做什么”,竹泽因为担心自己的行为被在场其他人传出去,于是没有再进一步侵犯B。


红圈内为竹泽


B是公司的管理者,又是个180+的壮汉,他认为自己就算说出被猥亵的事也不会有人相信,也以为KTV事件只是一次“例外”。没想到竹泽对B的骚扰逐渐升级。


从那天后竹泽就给B先生发了很多性骚扰短信,比如“想舔一舔”,“想两个男人一起睡觉”,还要约他单独吃饭。



2019年,竹泽再次约了几个“猎物”员工去唱K,其中还有B先生,他再次被要求脱光。当B以为唱完歌终于结束了折磨时,竹泽又拦住他,不让他坐最后一班火车回家。并且告诉他“我给你定个高档酒店”,然后强行拉着B和另外2名女员工走。


竹泽在路过的便利店里买了一大堆葡萄酒、啤酒和其他酒类,目的已经昭然若揭。


B预感到会有不好的事发生,当时两名女同事已经非常害怕了,B意识到在这里起冲突,可能会引发更大的问题,还是硬着头皮跟去了酒店。



趁着竹泽回自己房间的间隙(应该是套间),B先生连忙送走了两名女员工,回来时发现竹泽已经满脸兴奋地等在那里了。


B先生向竹泽解释:“太晚了,还是让她们回去吧。”他只得到了竹泽的一句:“哦?是吗”的回应,然后就被竹泽强行按到了床上。


虽然受害者B身强力壮,但竹泽对健身也有着疯狂的执念,他的力气很大。B在酒店房间遭到了强吻、猥亵。B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被性侵了,扯着嗓子大喊了好几声“请不要这样”。竹泽可能是怕惊动酒店的其他人,突然收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B先生一整晚都惊恐地盯着房门,害怕竹泽再冲进来,第二天用最快地速度坐始发车回到了大阪。


后来他听说,一周后竹泽在大阪的酒吧里又迷奸了一名女同事。


竹泽6月被警方逮捕,然而B先生由于是男性,很难让竹泽在性骚扰自己的案件中被定罪,走了民事诉讼后,至今也没有收到竹泽的赔偿金,他现在承受着很大的精神痛苦。


那几名被竹泽侵犯的女性,也对职场产生了应激综合征。



利用职权霸凌下属,利用医生的身份获得药品实施强奸,这样的情况在这两年的日本多次发生。这都表现出对药品的管理,对职场性骚扰和霸凌的管理的不重视。


这次竹泽被抓了,但还有像他一样的恶魔,正披着精英的外衣隐秘于黑暗中...


2名医生利用安眠药性侵女性被捕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