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真相!新州HSC大量学生作假,妈妈们都快气炸了!一到考试就残疾,医生看了都摇头...

收藏

真相!新州HSC大量学生作假,妈妈们都快气炸了!一到考试就残疾,医生看了都摇头...

悉尼辣妈帮 悉尼辣妈帮 07-26 19:08



前段时间妈妈们还是为


精英中学和OC班而烦恼


今天12年级的家长群也炸了


“disability provisions”


可能真的就和妈妈们杠上了



在新州地区就读中学


无论是学生还是妈妈们


估计对HSC考试早就已经如雷贯耳了


这就和中国的高考一样


是一场极其重要的考试


“HSC”是The Higher School Certificate的缩写,同时也是新州(NSW)的高中毕业文凭证书。


而为了这纸证书,竟然还有人在背后大做手脚...


#01

一到考试就残疾,医生看了都摇头

现如今,每个妈妈为了孩子几乎都把政策吃的透透的,但也正因如此,竟然给一些有特权的人钻了空子。


在HSC的官方页面中明朗朗的写着特设定了“disability provisions”(残疾优待)



某些残疾学生将有资格


适用最低标准在线考试的额外规定


或可豁免达到HSC最低标准要求


残疾规定帮助学生阅读试题并写下答案。规定包括休息时间和额外时间。任何规定的使用都不会写在学生的成绩上。



学生可能需要以下条款:


-永久性疾病,例如糖尿病或阅读困难

-临时状况,例如手臂骨折,或

-间歇性状况,例如长时间坐着时的背痛


而且,官网还贴心的指出:申请或使用规定并不尴尬。每年有超过7000名 HSC 学生申请。规定帮助学生向标记展示他们知道和可以做什么。



进行残疾照顾和豁免的费用很高,因为出行不大方便的孩子们通常需要额外甚至私人监考人员,每小时在2020年时需要收费27刀,这还不包括办理特殊设备、复杂的计划和一组评估人员。


虽然说,公校很难从头至尾走完流程骗取一张“残疾证”,但私校的情况明显就变的糟得多!



在HSC残疾照顾条款申请中


私校所占比例不断上升


从2017年的12.7%升至去年的16%


高于天主教会学校的13%


以及公立学校的10%


在2020年获得残疾照顾条款批准的学生总数排名前20的学校中,有5所是公立学校,排名前4的是私立学校。来自于私立学校的申请也最不可能被拒绝。



新州标准局的官方数据显示,在2021年新州HSC高考中,包括 Ascham、Queenwood、Trinity Grammar 和 Pymble Ladies College 在内的赫赫有名的私校,成功的让超过四分之一的HSC考生获得了特殊优待。


HSC放水意味着什么?HSC成绩会被大学招生办(UAC)用来计算最终的澳洲大学入学排名(ATAR)。


虽然HSC考生可以自由选择是否要被列入ATAR排名。但在如此不公下,那不是等着让咱娃吃亏吗!


而这种行为甚至连医生看了都直摇头!扬言道:一到考试季,自己开得证明,比看得病人都多!


#02

HSC作弊已成新常态


现如今


除了这些“常规操作”


咱们的孩子还需要和不诚信的孩子竞争


去年有数百名HSC学生在评估中被发现作弊


甚至同新冠还未爆发时的2019年比


此类的作弊行为为增加了27%


比2018年增加了14%



新州教育标准局的数据显示,去年有854起校内评估作弊犯罪记录,涉及216所学校的超过734名学生。


至于造成这些邪恶势力抬头的原因,校方和各大学者还不忘了美化一番,表示:这一增长被归咎于12年级学生的课业压力和新冠所带来的生活压力正不断增加增加。



虽然时代在进步,但抄袭仍是最常见的不良行为,有545起,比2018年增加了30%,其次是与其他学生合伙作弊,延迟提交整体评估和使用未经授权的笔记统统在内。


其中English Advanced


的作弊学生人数最多


有88起作弊行为


其次是English Standard


有86起违规行为



社会和文化学科记录的违规率最高--每1000名学生中有5.5起作弊违规行为。


迪肯大学评估和数字学习研究中心的菲利普-道森教授说,有理由认为新冠对这一现象的上升有影响。


"一些研究人员说,教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的互动可以对作弊起到保护作用"


"那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研究表明,当人们处于绝望的情况下,他们发现更难抵制作弊。"


新州中学校长委员会负责人克雷格-彼得森则认为,虽然犯罪行为被发现是好的,但数字表明高风险的考试和评估还是会给学生带来巨大压力。



"学生们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要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这可能会导致出现作弊的环境。但是,我们在抓作弊行为的手段也在进步,而且检测技术更加成熟,这也可能是作弊率上升的一个因素"


这话乍一听很有道理,但为什么感觉就是怪怪的。


这些数据是基于所有有HSC考生的学校所提供的,所以妈妈们放心绝对真实!


2021年的作弊犯罪记录涉及216所学校


而2020年为220所


2019年为222所



与HSC考试有关的严重违法行为也出现了激增,有41名学生因43项作弊行为被抓去考试规则委员会面聊。


这比2020年的28名学生、2019年的35名学生和2018年的26名学生有所增加。


在2021年的考试作弊者中,有一名学生被发现参考笔记,另一名学生被发现使用手机,还有一名考生戴着耳机。总之,就是这些无所不用其极的方法,大多都在监考老师的火眼金睛下显出原形。


处罚的范围包括被打零分和被取消该科目的资格。



还有215例学生被发现没有认真尝试考试


例如突然在试卷上给你写首小黄诗


或只尝试了多项选择题



#03

高科技意味着会作弊?女发言人劝你想开点!


如果前面的故事都颇为失落,那么接下来的这番说辞可谓是“振聋发聩”。



学术诚信研究员凯思-埃利斯是新南威尔士大学艺术和媒体学院的教授,她说,自新冠爆发以来,高等教育部门的 "传闻中,作弊行为有所增加"。


"这主要是因为高等教育已经转向更多的在线评估,所以这几乎肯定为学生提供了新的作弊机会。"


新州教育标准局的一位女发言人说:


在该州75000名HSC学生中2021年的作弊事件 "低得惊人"



她说:"绝大多数HSC学生在HSC考试和校内评估中都遵守了规则,所以这些小的舞弊事件应该被放在眼里。


"不管是在考场上还是在家里做作业时试图作弊,作弊行为都不会被容忍,学生会被抓住。"



道森说,根据他对已发表的专门针对高等教育部门的研究的审查,澳大利亚约有十分之一的高等教育学生 "在某些时候将他们的作业外包给别人"。


也就是说在澳洲,作弊从不少见。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