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枪击安倍凶手在案发前一天给他寄了一封神秘信件:“安倍本来不是敌人!”

收藏

枪击安倍凶手在案发前一天给他寄了一封神秘信件:“安倍本来不是敌人!”

东京新青年 东京新青年 07-25 19:55

转眼安倍晋三被枪杀已经过去许多天。考虑到国民的悲痛和安倍是在参议院的大选中被夺去了性命,日本政府商议秋天给他举行国葬。


逝者已逝,而凶手山上彻也这边却又有了新的进展。


7月17日,日本警方公布了山上彻也在枪杀安倍前写给一名叫做米本和广的自由记者的信件。



这封信于安倍遇刺后的第二天邮寄到了米本和广的家中。但由于米本好几天没有看信箱,直到13日,也就是安倍被枪杀5天后才发现了这封信。


米本和广看了信说道,这是一封写得很好,很有逻辑和组织的信,一看就知道是个聪明人写的。而在信中山上彻也也表达了对母亲和安倍意外的感情。



至于山上彻也为何要给素未谋面的米本和广寄上这么一封”绝笔信“,是因为米本和广是在社交网络上实名公开批判”统一教“的自由记者,他曾多次写文章揭示统一教的邪教真面目。而山上彻也也把他当作了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信任的人。


山上彻也在信中说道,其实安倍并不是他的敌人。



 “好久不见,我曾用“还不够”的网名在您的博客上写下了很多自己的心声。记得我曾写道“我非常渴望得到一把枪”这样的话,从那个时候开始到现在,我把所有时间都花在了得到一把枪上。为了得到枪我就像是把生活的一切都投掷给假救世主的统一教信徒一样,陷入了疯狂。我和他们的方向虽完全相反,但执着的情绪却很相似。


我和统一教会的因缘大概可以追溯到30年前,从我母亲加入教会开始,浪费了过亿的金钱、家庭破裂、破产……我的少年时代就是在这样的状况下度过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在那段时间的经历一直在扭曲我的整个人生。


在一个人的人格形成和性格塑造的重要时期,我面对的是父母对孩子不屑一顾,对家人撒下各种谎言以及无法阻止的种种恶行。这一切导致了后来无休无止的冲突和更早前的一次破坏。


一个自称自己是现代存在的神,还称全世界的金钱和女人原本都是自己的东西,对于这样的人渣却完全不去怀疑,不看他采用了什么样的手段迷惑众人,也不看他做的事情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


我曾经写过,这样的人和相信他崇拜他的团体,甚至是允许他存在的社会都是“人类的耻辱”,这样的想法我至今没改变。


我感到痛苦和失望,安倍原本并不是我的敌人,但他却是现实世界中最有影响力的统一教派的信奉者之一。


即使我想杀死整个文氏家族(统一教会创立者),我也知道我不可能做得到。我很难一击即中让其分裂。


在可行的范围内,我打算让韩鹤子(统一教教主老婆)本人去死,或者如果不可能的话,至少让文氏血缘家族中的一个人死亡,但不管是韩鹤子或是她女儿死了的话可能会正中3儿子和7儿子的下怀或是让统一教会再次团结,这两种结果,无论哪种都不是我想要的目的。


安倍晋三之死的政治影响及可能出现的后果,我没有时间再去考虑了......”


在信中可以看出山上彻也的绝望和无助。作为土生土长的奈良人,山上彻也本来应该有个美好的童年,祖父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喜欢打高尔夫,大家都觉得他非常温文尔雅。


父亲在祖父公司就职时,认识了母亲,两人交往后便结婚。刚开始生活还挺美满,可后来山上的母亲在朋友的教唆下沉迷于邪教,一切就都变了味。


母亲常常清晨5点就离开家,留下年幼的孩子,对家庭不管不顾。父亲对此发火暴怒,但无济于事。



3个年幼的孩子,不着家的妻子,种种压力让山上彻也的父亲患上了抑郁症,最终跳楼自杀。


之后,母亲带着3个孩子搬回了娘家,开始在祖父的建筑公司担任会计。这时她正式加入了统一教,并将老公去世后的5000万保险金都献给了教会。


仅仅这还不够,在祖父去世后,她将公司和房屋变卖,继续拿出5000万献给教会。为了更接近“神”,她甚至丢下3个孩子,自己跑到了韩国统一教的总部去,直至破产。


孩子们在家中饿到没饭吃,只能靠伯父接济。而就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从小一直成绩优异的山上彻也依然考上了名校同志社大学工学部。但由于家境原因最终他选择了一所专科学校。



2005年1月,山上彻也在海上自卫队工作期间一口气喝了50ml的汽油和酒精试图自杀,而他自杀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哥哥病重、妹妹尚小,所以想用自己去死换点保险金让哥哥妹妹过上更好的生活。


2015年11月,重病的哥哥由于不想拖累山上彻也和妹妹选择了自杀身亡。


极其可笑和讽刺的是,在得知自己儿子自杀的消息后,在韩国参加统一教会活动的母亲竟然整整一个月都呆在韩国,不管孩子的死活。


哥哥的死给山上彻也沉重的打击,这也给他下定了决心,必须要报复统一教。


统一教的教主曾说过,“如果我们能掌握至少7个国家(美、英、法、德、苏、韩、日),那么我们将能掌控整个世界。而除了遇害的安倍晋三曾为他们致词之外,岸信介、特朗普都曾为他们站台。



对于山上彻也来说,虽然明知刺杀安倍会带来意义深远的政治后果,但这颗危险的种子早在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时期(有说法称统一教正是由岸信介引入日本)就已经埋下。


命运的因果就算是前首相也难以逃脱......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