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惊天丑闻!美政客贩卖8岁儿童给权贵当性奴,FBI捂嘴、记者横死、受害者坐牢?

收藏

惊天丑闻!美政客贩卖8岁儿童给权贵当性奴,FBI捂嘴、记者横死、受害者坐牢?

英国报姐 英国报姐 07-25 07:58

最近,一个纪录片引起了人们的热议。这是一个拍摄于1993年的纪录片,却一直没能够得到机会公开放映:


因为这部纪录片,揭露了一个儿童性交易团伙的恐怖罪行。


在1980年代的数年之间,他们将数十名10岁左右的未成年儿童拐卖到地下俱乐部,贩卖给知名政治家、商人、媒体大亨做性奴隶。



这个案子,早在上个世纪就已经沸沸扬扬,然而却因为涉及到了多位一手遮天的权势精英,一直没有定论。


甚至……当年调查此案的记者,飞机失事死亡;站出来指控他们的受害者,被以“诬陷罪”扔进了监狱。


Discovery买下了这部纪录片,然而在首映之前却突然毫无预兆地取消,没有任何解释。



直到最近,有一些人通过某些方式得到了这部纪录片《沉默的阴谋》,并且上传到了油管的“真实的女人/真实的故事”频道中。


因此,这部带有血腥色彩的纪录片,终于得以浮出水面,被全世界的人公开看到……


当人们看到这个恐怖的罪行,所有人都被惊呆了。



在纪录片中,受害者公开讲述了这些有权有势的人犯下的罪行。


这个恐怖的故事,发生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的一个小镇。


在这个小镇上,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孤儿院:“男孩之家Boys Town”。



这家孤儿院始建于1917年,最开始是为了收留一战后失去父母的小男孩的避难所——但在之后的半个世纪之中,通过不断宣传获得越来越多的捐款,它的规模不断扩大,成为了全美国最大的综合性儿童收容所之一。


500名无家可归、被遗弃、被忽视、受尽虐待的男孩和女孩住在那里,甚至还拥有自己的学校和教堂。



因此,这五百名孩子几乎不会接触男孩之家以外的人:他们在这里上学,在这里生活,老师、院长也都是内部工作人员。


除了一名特殊的“银行家叔叔”:劳伦斯·金。



劳伦斯·金是一名共和党人,也是1980年代共和党中爬升速度最快的金融家、政治家。


表面上,他是一家名为“富兰克林联邦信用合作社”的小型银行的总经理。


看他的履历,会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个人魅力的人——在他进入银行后,他凭借和权贵人士的良好关系一手拯救了这个即将运营不下去的小银行,更让它成为了这个区域慈善捐款的定向账户。


从1979年开始,他每年会将数百万捐款交给男孩之家的院长。



但人们不知道的是,在他长袖善舞的背后,却是无数牺牲了未成年儿童的罪恶交易。


在这部《沉默的阴谋》之中,受害者们共同指认:


劳伦斯·金,就是背后邪恶的“皮条客”。


每个人都知道劳伦斯·金和男孩之家关系紧密——


他经常会出现在儿童之家,并且每个月都会带一两个孩子去他的银行“实习工作”。


大多数,都是从8岁到13岁的孩子,有男孩,也有女孩。


他甚至还会利用“实习过”的男孩女孩,让他们回到男孩之家,把原来的朋友也叫上,加入他们的“派对”。



——正如你想象的一样,这些被带走的儿童,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在银行帮忙。


更重要的,是把他们作为物品,送给有权有势的恋童癖。


当他们被带离男孩之家,就会乘坐劳伦斯·金的私人飞机前往华盛顿特区,和美国名流、政治家、富豪一起参加“派对”,被当做玩物。


这被称为“白宫的午夜之旅”。



处理此案的律师约翰·德坎普在纪录片中表示:


“这张罪恶的阴谋网从这个小镇开始,像蜘蛛网一样一直蔓延到了国家首都,延伸到了白宫的台阶。”


“它涉及到了美国一些最受人尊敬、最有权势、最富有的人。”


包括白宫的政治家克雷格·斯宾塞、百货公司的亿万富翁艾伦贝尔、世界先驱报的媒体人彼得·希特昂,和更多连名字都不敢提的人……



在这个纪录片中,数位受害者对着镜头,公开、实名说出自己的遭遇。


根据调查,在这些性派对中,被当做“礼物”的孩子们,被逼给有权有势的人提供性服务。


他们会公开羞辱、玩弄、虐待这些仅仅只有8、9岁的孩子。


而几乎所有人在回忆这些痛苦的时候,都数次哽咽,泣不成声。



一个名为特洛伊·博纳的受害者说:


“曾经性侵过我的人包括艾伦·贝尔,他是一个恶心的变态。他不在乎你的体验,只会给你带来令人作呕的痛觉,我甚至不知道这是否可以称之为性。”


“他会强迫你接受任何行为——劳伦斯·金有时也会参与其中,但金更加暴力,会把你踩在地上。我曾经看到他把一个10岁的男孩的下身弄到血流不止。”



一个名为艾丽西亚·欧文的女孩,在15岁的时候被带到了豪华酒店的顶楼,双手双脚都被束缚住。


“他们在你的身边,有的时候甚至会踩在你的脸上。我知道这是不好的事情……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有一个受害者展示了手臂上的伤疤。


“那天晚上,我被带到聚会上,他们让我们所有人赤身裸体地站在一起、互相接触。而他们把香烟按灭在我的手臂上,留下了这些伤疤。”



“我曾经看到过他要求一个男孩在房间中间弯下腰,他们往他的身体里面放巨大的异物。”


而劳伦斯·金告诉他们,对你们做这些事情的人就是警察,不要想着反抗。


“他们威胁我,如果我敢说出去就杀了我,还有所有我在乎的人,不要告诉任何人。”


还有人被威胁:


“如果不参与,就会被卖给更糟糕的人,或者来卖掉我的家人。”



除此之外,他还会用毒品控制这些孩子。


在他们被带到派对的时候,劳伦斯·金就会直接给他们服下大量的毒品,让他们能够“嗨”起来,配合更恐怖的虐待。


而后,这些孩子也会更加“听话”。


很多受害者,在过去这么多年后,仍然是瘾君子……


然而,这份虐待儿童的罪恶,只是这个恐怖故事中的一部分。


更恐怖的,其实还在后面。


这些受害者,不是没有想过反抗——然而他们收集了大量的证据,一起联名上交,却没有任何的回响。


1988年,内布拉斯州的寄养审查委员会在例行检查中意识到,男孩之家可能存在虐待行为。


于是,审查委员会的成员卡罗尔·斯蒂特行动起来。


(卡罗尔·斯蒂特)


但……在纪录片中,斯蒂特痛苦地回忆道:


“没有调查,没有追究,没有任何回音。我把这些控诉书提交上去,但什么都没有发生。很明显,由于肇事者的显赫身份,此案很快就被终止了。”


给下来的答案,不是劳伦斯·金存在虐待、贩卖儿童行为,而是经济犯罪!


国税局下了命令:他因为从银行中窃取了4000万美元被捕。


(罗兰·斯密特)


但是,这些受害者仍然没有放弃为自己伸张正义。


1988年11月,他们与负责性侵犯调查的组长罗兰·斯密特联系上,却意外发现就连州政府的调查小组,也受到了威胁。


“在我刚开始调查的时候,就接到了匿名电话的威胁。来电者没有表明身份,但告诉我,你不会想要调查下去的。”


“你将会查到最高层,但你知道的,我们都是好政治家。”



调查组为了这个案子,还请了两个私家侦探,整理证据。


然而,在收集了大量证据之后,联邦调查局却给了反馈:


“我们不相信你的发现,这些都是伪证。”


FBI的态度是——不,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在纪录片采访中,斯密特直言不讳道:


“我对FBI以及执法部门非常失望,他们把受害者变成了罪犯,没有采用受害者给的证据,反而去审问受害者,就像是试图要求受害者改变他们的经历。”


受害者特洛伊·博纳被FBI带走审问,并被警告说:


“如果你再对外宣称这个故事,就会因为作伪证而被关进监狱。”


博纳意识到:FBI不相信他说的任何一个字。


而且,在博纳被FBI带走的时候,他的弟弟死于一场莫名其妙的枪击。


“他们以某种方式杀死了他,专业地让我闭嘴,他们杀了我的兄弟来恐吓我,并且奏效了。”


出于恐惧,他撤回了自己的证词。



但,调查组的侦探没有放弃追究。


其中一名侦探在芝加哥发现了大量的证据,并且和斯密特汇报了自己即将带着证据返回内布拉斯加州。


然而,在返回的路上,他的飞机坠毁,侦探和八岁的儿子都死于飞机失事。


飞机在空中解体——而至今,飞机失事的原因都没有查明白。


“我们永远都不知道他在芝加哥做了什么,又带回来了什么证据。”


(坠机而死的侦探 加里·卡拉多里 和儿子)


这起飞机失事,让已经饱受压力的调查组都吓坏了。


从接手这个案子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在受到威胁,而现在,真的有人死亡了。


斯蒂特说:


“那时我就知道完蛋了。他们谋杀了我们的侦探和家人,没有人能阻止他们。这起坠机让其他人都不敢提供任何信息了。”


1990年,内布拉斯加州的法庭判定:


“关于儿童性虐待、贩毒、色情和政治阴谋的耸人听闻的报道”是“精心制作的骗局”  。 


陪审团认为,这些丑闻是“由一个或多个对政府机构有相当了解的人编写的”。 


(1991年7月,她被判有罪)


最终,所有为这个案子提供证据的受害者,都被判处“伪证罪”,被判9-25年不等。


但罪魁祸首呢?


劳伦斯·金,因为经济犯罪,只被判了15年。


2003年,特洛伊·博纳尖叫着跑进了一家医院求助,说有人在跟踪他。


医院给他打了一针镇静。


但第二天,他死了,嘴里有血。


——政府拒绝尸检,也拒绝提供任何信息。


而且即使博纳在之前的劳伦斯·金案中名声大噪,但关于他的死,没有任何媒体报道。



在纪录片的最后,他们总结道:


“显然,FBI认为,保护一群恋童癖更加重要。他们想要保护一些非常杰出的政客,一些与这些政客交往密切的权贵,甚至包括整个国家的最高政治人物。”


“每一个以任何方式挺身而出的受害者证人,或者甚至是有人听说过的潜在证人,要么被杀,要么根据某种理论或其他理由被关进监狱,要么被吓坏了,要么被赶出国家,要么名誉扫地。”


(负责此案的律师约翰·德坎普如此总结)


现在,这件事仍然是一个罗生门。


法官认定,这是假的。


当年调查组的组长、案件相关警察都出面佐证,确有其事。


受害者博纳,先是提供证据,又改口说自己是编造的,继而又在纪录片中说自己是被FBI威胁改口,最后死于非命。


而其他受害者,则在牢狱中度过了数年。


法律或许不能给他们一个答案。


但或许公道……自在人心。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