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西澳医疗系统崩溃!?病人被丢在走廊,护士没培训就上岗,医护人员纷纷离职,麦高文成众矢之的

收藏

西澳医疗系统崩溃!?病人被丢在走廊,护士没培训就上岗,医护人员纷纷离职,麦高文成众矢之的

最西澳 最西澳 07-24 18:26


周六,西澳新增新冠确诊病例4356例——低于前一天的5051例,但住院人数再次从430人上升至437人,位于重症监护室的有23人,死亡7人。



而随着西澳的新冠肺炎病例的飙升,医疗系统正承载着巨大压力,高级医护们表示已经筋疲力尽,或纷纷从这个行业出走,或集会要求更高工资。

 


目前住院人数居高不下,这些新冠患者都需要医护们的精心治疗,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医护们认为自己工资太低,压力太大,导致高级医护纷纷辞职,初级医护被迫工作。


首先,医疗系统正在崩溃边缘徘徊:医护数量降低,质量下降。


尽管此前麦高文和卫生部长Amber-Jade Sanderson都坚称,公共卫生系统正在应对高水平的需求,但实际上,卫生医疗系统正面临着巨大的问题。


西澳护士Julia 形象地说,现在急诊室的工作已经变得像灾难管理,而不是护理。因此,她已经离职。


“我只是在努力控制人流,尽量不让任何人死在我们的候诊室里。”她在近期接受采访时表示。

 


她说,病人经常在走廊里接受治疗,在最近的一次轮班中,至少有10个人在走廊里接受治疗,护士们感到无法应对,她和她的同事们都快崩溃了。


因为巨大的工作量,医护们会采用轮班制,试图鼓起勇气去上班,但他们在换班结束后仍旧感觉到巨大的压力。


为此,她们中的一部分人会辞职以躲避这种工作压力。

 


还有一部分高级医护辞职是因为心理上的痛苦:由于医疗系统的紧张,医护无法给病人提供他们想要的照顾,这给医护带来了心理折磨。


“你再也没有时间安全地看你的病人了,病人都在走廊里,你不能给他们任何尊严。”Julia 自责道。


Rebecca Thompson就是因为此种原因离职的护士。她说,她对这个职业已经非常失望,因此不打算再回去。


“我的一些高级护士朋友下班后哭着离开,因为他们有三个重症病人,而我们不是重症监护室。”她说道:“他们无法为重症患者提供他们想要的护理,这让医护很自责。”

 


在身心俱疲的情况下,高级医护选择了离职,其直接后果是一方面:医护人员数量的大幅减少,医疗资源进一步匮乏;另一方面,初级医护得不到高级医护的培训,医疗服务质量进一步降低。


Melissa是西澳一家公立医院的注册护士,她表示年轻护士目前都还没有得到资深员工的培训:“如果高级医护离职,年轻的护士就无法得到培训,成为优秀医护的可能性变低了。”


但随着新冠患者住院人数上升,这些未经培训的初级医护必须投入到工作当中。


因此,现阶段西澳的急诊科和病房将由非常初级的工作人员组成,因为高级工作人员正在耗尽精力,离开这个行业。

 


不满加薪,麦高文成众矢之的


在过去两年里,无论是高级医护还是初级医护,他们都始终奋斗在抵御病毒的第一线,并为新冠疫情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与贡献,但他们却表示自己的现状是:工资不足以支付日常开支。


周三,数百名卫生工作者在一个停工会议上举行了本月第二次集会,要求提高工资。


他们要求将工资提高5%,而不是政府提出的2.7%。


24-2.png



“我热爱我的工作,但问题是我无法以此为继,”医护Josie Mogoum在工作会议上说。


“我们早上离开家时,只能把账单别在空冰箱上,因为我们付不起账单,也没办法装满冰箱。”


周四,联合工人工会、卫生服务工会以及社区和公共部门工会成员在Bunbury和Geraldton医院同时罢工。


UWU公共部门协调员Kevin Sneddon表示,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一线员工被要求并继续上班,现在却“被给予相当于减薪的待遇”,这是不可接受的。


据了解,尽管西澳大利亚州的通胀率为7.6%,但公共部门的工资涨幅被限制在2.75%或2.5%,外加1000澳元的签约奖金。


Sneddon认为,在西澳,唯一能改变工资政策的人是州长和财政部长。


“但他们是同一个人。”Sneddon说,麦高 文可以决定工人们是否能得到合理的加薪,但现在他决定不要这么做。

针对上述问题,政府和有关部门也做了回应。


首先是卫生部长Amber-Jade Sanderson于本周早些时候澄清了住院人数问题,表示她没有听到任何病人在走廊接受治疗的报告。

 


其次是澳大利亚护理联合会国务秘书Mark Olson表示,西澳政府应该重新引入更严格的限制,包括口罩规定。


“我总是从政界人士那里听到陈词滥调,包括卫生部长,他们说‘我们重视护士’,但他们什么都没有做。”


“如果你重视我们的护士,作为政府,你应该做的是采取措施减少感染新冠的人数。”Mark Olson说。

 


Mark Olson称:如果拒绝实施更严格的公共卫生措施,医院将出现更多问题,包括新冠治疗系统崩溃与正常医疗需求无法满足,毕竟目前已经有大量的选择性手术堆积了。


完好的医疗系统是我们面对新冠时的底气,医护工作者是我们抵御病毒最有力的防线,因此保障医疗工作者的合法权益就是保障社会的安全、保障自己的安全。


如果说由于疫情严峻,医护工作量暂时无法降低,那医护的薪资要求也应该得到适当的保障,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在如此的压力之下,麦高文能做出让大家都满意的抉择了......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