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保时捷CEO接掌大众:电气化转型是未来,但眼下“烂摊子”还有很多

收藏

保时捷CEO接掌大众:电气化转型是未来,但眼下“烂摊子”还有很多

腾讯科技 腾讯科技 07-24 16:02

7月24日消息,在担任大众汽车集团首席执行官仅四年后,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即将卸任。至于理由,表面上是沟通技巧很差。但分析师认为,他在执掌这家德国汽车巨头期间遇到的问题要深刻得多。现在,保时捷首席执行官奥利弗·布鲁姆( Oliver Blume)即将上任,并继续带领大众进行电气化转型,但他可能有一大堆“烂摊子”等着要收拾。


据悉,布鲁姆是个十分擅长在工厂车间和足球场凝聚团队士气的业内人士。对于他来说,缓和与工会和其他关键利益相关者的关系,对大众推进电动汽车和其他新技术发展至关重要。这家全球第二大汽车制造商宣布的管理层重组标志着,迪斯的好斗风格将有所改变。尽管迪斯在战略和分析方面表现出色,但他却在大众的多个权力中心树敌无数。与工会的反复冲突,以及电动车型和软件开发执行不力,最终削弱了人们对这位前宝马高管的信心。


迪斯曾哀叹大众“陈旧的、僵化的结构”阻碍了变革,而热衷足球的布鲁姆则以提出问题、确保大众既得利益者在向前推进时获得支持而闻名。杰富瑞(Jefferies)分析师菲利普•霍乔伊斯(Philippe Houchois)表示:“他(迪斯)的管理技能始终非常好,但作为集团首席执行官,他的工作是让人们能够高效协作。不幸的是,这正是迪斯失败的地方。”


失误不断


近年来,大众已经更换了多位首席执行官。在领导这家欧洲最大汽车制造商的过程中,需要面对各种困境,迪斯在继任四年后即离职就是最新的证明。


image.png


无可否认,迪斯是汽车行业的精英人士,为此大众不惜重金将其从宝马挖出来。在柴油门丑闻之后,他让大众坚定地走上了电动汽车转型之路,并帮助大众获得所需的数十亿美元巨额投资。


迪斯于2018年从马蒂亚斯·穆勒(Matthias Müller)手中接过这一职位。在柴油门丑闻爆发后,后者于2015年从马丁·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手中接过了这份工作。如今,75岁的文德恩继续用一切合法手段抗争以避免上法庭。


话又说回来,迪斯的离开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一段时间以来,他的地位似乎始终不太稳定。此前,迪斯曾成功地团结了大众内部的所有主要参与者(保时捷和皮耶希家族)支持他,从而在短时间内确保了他在大众汽车的权力。


但大约三年前,当迪斯试图让公司管理层支持雄心勃勃的财务目标时,情况开始恶化。显然,迪斯糟糕的沟通技巧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投资计划


大众汽车集团希望通过890亿欧元(合909亿美元)的庞大投资计划,在软件和电动汽车领域实现行业领先,因此建立共识至关重要。不过许多工人担心,这些变化将导致更多人失业或工厂倒闭。


作为保时捷的领导者,布鲁姆似乎不太可能成为大众在新技术和推进技术研发方面的领导者。对许多人来说,这个品牌仍然是咆哮内燃机的代名词。


不过,曾在奥迪实习的布鲁姆自2015年起担任保时捷的掌门人,正是他做出了支持Taycan的冒险决定。Taycan是保时捷的首款全电动汽车,销量现已超过其标志性的燃油动力汽车保时捷911。


image.png


布鲁姆的目标是,到2025年,保时捷销售的近半汽车将是电动汽车。这增强了人们的信心,认为这位新任首席执行官可能会领导大众旗下其他品牌进行类似的转型,包括西雅特(Seat)和斯柯达(Skoda)等品牌,以及同名大众品牌和奥迪品牌。


彭博情报(Bloomberg Intelligence)分析师迈克尔•迪安(Michael Dean)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大众的管理层变动“完全是为了加速超越特斯拉,成为电动汽车领域的领导者”,他称布鲁姆是“大众内部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在处理大众集团的核心和灵魂,即全球130家工厂组成的生产网络时,布鲁姆也以安全可靠而闻名。


运营角色


布卢姆出生在沃尔夫斯堡大众总部附近的布伦瑞格(Braunschweig),在加入大众之前,他在家乡学习机械工程。他在上海获得了汽车工程博士学位,之后在奥迪和西雅特担任了更多的运营职位,这让他避免了2015年大众“柴油门”丑闻的影响。


传统上,保时捷在大众旗下拥有比其他品牌更多的自主权,这得益于其卓越的财务表现,包括在高性能电池开发和氢基电子燃料方面的独立运营权。今年,保时捷也脱离了奥迪领导的阿尔忒弥斯(Artemis)电动汽车项目,显示出其对自家跑车品牌的信心。


在此之前,人们担心作为阿尔忒弥斯组成部分的其他大众电动汽车项目会出现延误,包括将与大众商用车业务一起在汉诺威生产的车型。保时捷高管不想在组装货车的同一条生产线上生产跑车。


强劲利润


虽然布鲁姆在实现保时捷现代化方面取得了一系列成功,但考虑到其富有的客户群和丰厚的利润率在大众主要品牌中都是最高的,保时捷可以说有更大的回旋空间。


image.png


要在整个公司取得类似的成功将会更加复杂,而布鲁姆将会忙得不可开交。他不仅将接任首席执行官一职,还将继续担任保时捷的领导者。


该品牌计划在第四季度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如果计划顺利,这将是帮助集团筹集资金以在转型中取得成功的关键。然而,布鲁姆担任双重运营角色也引发担忧,那就是他可能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推进多项优先议程。


Bernstein分析师丹尼尔·洛斯卡(Daniel Roeska)在一份报告中称:我们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因为在未来几个月,这两家公司都需要明确的领导者引领其前进。


新CEO老问题


现在轮到布鲁姆来收拾残局了。虽然他比迪斯年轻9岁,但在汽车行业同样拥有丰富的经历。在同时领导保时捷和大众的情况下,布鲁姆首先必须证明他至少能做一件比迪斯更好的事情:沟通上下。


但是,这可能只是挑战之一,布鲁姆还需要解决大众长期存在的软件问题。迪斯的失败之一是他没有带领公司开发出专有汽车软件系统。数以万计的IT员工正试图开发可以安装在大众旗下所有品牌上的操作系统。特斯拉已经拥有了这样的系统,谷歌和苹果也是如此。


事实上,这是大众等老牌汽车公司最担心的问题之一。归根结底,他们只会构建围绕软件的东西,而IT实际上才是决定成败和赚钱的因素。这意味着,无论是谁提供软件,都可以获得所有的司机数据,以及随之而来的丰厚回报。


对于老爷车制造商来说,这将是一个时代的终结。这确实是迪斯失败的地方,但也不能保证他的继任者会做得更好。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