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第二个李子柒,要被送去坐牢了……

收藏

第二个李子柒,要被送去坐牢了……

阿何有话说 阿何有话说 07-24 15:13

李子柒“消失”之前,说过的唯一一句与资本争议相关的话是:“太可怕了!资本真的是好手段!”


如今,第二个被资本坑的“李子柒”出现了,甚至还要被送进牢。


他就是凭借十几年前的一档普法节目《谭谈交通》火起来的前成都交警,谭乔。


问:“举个例子,锋芝恋知道吧?”

答:“张柏芝知道,陈冠希拍的。”



问:“我问你,你该走哪?”

答:“到二仙桥。”

再问:“我是说你该走哪条道?”

再答“走成华大道。”



这些搞笑的桥段前两年被网友重新挖出来,然后像病毒一样迅速火遍全网。以至于哪怕是没去过成都的人,都知道到二仙桥要走成华大道。


而销声匿迹了几年的谭乔,也顺势成为了网红,收获了近400万粉丝,成为了大家亲切的谭sir。



最近,谭乔还和很多B站网红联动,接广告,拍段子,创立自己的“谭乔宇宙”,眼看着商业版图越来越大,却在7月10日这一天被喊了叫停。


《谭谈交通》被全网下线,而谭乔也面临着几千万的巨额赔偿,甚至还要坐牢。


我们的谭sir,真摊上大事了!


摊上大事了


7月10日,全网与《谭谈交通》相关的视频,只要播放量高,基本都被投诉下架。


随后,谭乔自曝自己被一家叫作“成都游术文化传播”的公司以“侵权”为名义告了,面临几千万的巨额赔偿,甚至还有牢狱之灾。


一向幽默乐观的谭乔,在这一天忍不住在微博吐槽“你们的谭sir最后可能赔得裤子都没了。”


还发了一张表情包“阴阳怪气”:



而很多网友也为谭警官不平,相关的讨论立马被刷上热榜,阅读量近10亿次。


讨论声此起彼伏,都是人民群众不满的声音。群情激愤,都想为谭警官主持公道。义愤填膺的人们,先是扒这家公司到底是“何方神圣”——这家公司成立于2018年,注册资本仅为10万元,如今却称自己拥有《谭谈交通》的版权,索赔千万元;


然而《谭谈交通》首播于2005年,制作公司是成都广播电视台,主创谭乔当初是属于交警单位外调,而拍摄节目的目的也是进行普法宣传。


这版权的所属方怎么也轮不到一个2018年成立的公司吧?



而通过天眼查,这家公司从今年4月起,在四川提起了大批量诉讼,有97起,一个月内起诉61次;诉讼对象包括腾讯、抖音、小红书等互联网公司。


因此网友质疑这个公司是“知识产权流氓”,言外之意,职业碰瓷。


而后记者调查发现,这个公司连注册地址也是假的,很可能是皮包公司……


随着网上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多,7月11日,成都电视台不得不出面回应,是自己委托该公司进行维权。


到这里,这场所谓的正义的“维权”,其背后的阴谋也就被人们彻底挖了出来——



这家公司,虽然成立于2018年,但真正开始运作和注册资本变更,则是在2020年10月。


这个时间点,刚好是那些视频在网上爆火,谭乔在各大平台开始有热度的时候。


还有人分析,他们起诉的时间点也很耐人寻味,正是谭乔有了自己的商业价值,开始接广告之后。


《谭谈交通》是一个公益节目,没有办法捞太多钱,但是当谭乔商业化后,就能以其“侵权”牟利为名义,收割一大波。


换一句话说,谭乔是被资本养肥了的肉,如今就在案板上,等着被宰割,而且毫无办法。


人们大骂成都电视台吃相实在难看,心痛谭乔该是长城下的窦娥后,也忍不住担心:谭sir真的输了该怎么办?



于是,人们都开始给谭乔出谋划策——有人找到罗翔,说“罗老师快去帮帮谭谈交通吧。”


还有人提议:既然他们现在要以版权牟利,那谭警官可以联系当年出镜的群众,联合主张自己的肖像权。


其实这句话,也道出了人们愤怒的原因。


生命啊,它苦涩如歌


早在前互联网时期,《谭谈交通》就在成都本地火了。


到了节目后期,成都人民见到谭乔,都要亲切地喊一句“谭警官”。因为人们看到了他对那些穷苦的百姓真切的悲悯。



有一期节目,谭警官拦下了一个年近6旬的大爷,他骑着电动车,背着上百个箱子的货物,脖子使劲梗着,头低着,才能扛起这座小山。


大爷背着这些货物,一步步爬上楼。谭警官在后面帮扶,都能感受到货物的沉重,而这是大爷每天的生活。


谭警官提醒他注意安全,但大爷无奈地回答:“没有办法,我一家人全靠我吃饭。”


大爷的儿子是脑瘫,妻子是二级残废。而大爷这样背一趟货,只能挣十几块。



谭警官听了心痛,给了他300块钱,说这是曾经一个人给他,让他捐给有需要的人。但这只是一个借口,这样的300块,谭警官已经给出去过很多次了。


身为人民警察,面对艰难求生的百姓,他能做的也不多。只能从自己微薄的工资里,拿出来点帮助他们。


但这样的穷苦又太多了,谭警官根本帮不过来,大多数时候,他也无奈。


谭警官拦下过一名女搬运工,臂力很大,谭警官使劲也扳不过她,她还乐呵呵地说:“我用的小劲。”


力气都是生活锤炼出来的,这位大姐正处中年,上有老小有小,父亲瘫痪在床,孩子刚上大学,都需要钱,都需要她。


大姐每天运送装卸上千斤的货物,从早忙到晚,但生活仍然很吃力。为了省钱,大姐和丈夫一天只吃两顿饭,稀饭加泡菜,每个礼拜奖励自己吃两次肉。


谭警官问她为什么不申请国家补助呢?


大姐笑着说:“我们从来没想过。想到自己很年轻,可以用一双手自己去劳动,能为国家减少一些负担。”


“每个人都向国家要求的话,国家也承受不了。”



这就是最真实的中国百姓,勤劳质朴,永远乐观地接受生活给的苦。


他们最平凡,但也是真正的英雄,认识了生活的残酷却依然热爱着生活。


《谭谈交通》里,有无数这样普通的劳苦大众。他们隐身于宏伟的都市高楼之后,消失在了互联网上我们沉迷的精致幻象中。但他们却是真实的大多数,是中国绝大多数为生计忧愁的百姓,甚至也是为生活挣扎的你和我。


《谭谈交通》像是一首普通人的赞歌,我们通过谭警官的眼睛,观察了一遍世间百态,也通过谭警官,实现了作为一个普通人,对人间疾苦的怜悯。


有一段时间,现实版的“福贵”大爷火了。谭警官拦住他的时候,他正蹬着三轮车,载着树枝、一个男人、一条狗,出现在汽车飞驰的机动车道上。



谭警官劝他为家人着想,注意安全。谁知,他根本没有家人。


“我爸爸死了,死了十一年。”

“妈妈死了二十多年。”

“老婆也死了,因为难产而死,孩子也死了,死了十一年。”


现在,他只剩车上坐着的弟弟和那条黄狗。弟弟是傻子,黄狗也老了。


大爷这前半生,像是活在炼狱人间,反复看着亲人死去,一次次经历绝望。


谭警官听完后,一脸悲伤。但大爷却很坦然,还和谭警官开玩笑,说自己带着眼镜很帅气。然后告诉谭警官:“往前看。”



所有人都被大爷的坚韧震撼,也记挂这样一个苦命人,如今是否还在经历失去?


去年,谭警官辗转找到了大爷,才知道大爷在采访一年后娶了妻子,现在孩子都5岁了。


虽然生活依然艰苦,但大爷笑得更开心了。后来,很多网友都捐钱给谭警官,托他为大爷买点东西。


捐钱的都是普通人,却都有着拯救疾苦的慈悲心。


《谭谈交通》如今更像是一个空间,这里装着“众生皆苦”的人间真相和所有为这些苦难动容的普通人的心痛。而谭警官是这个空间里的水晶,折射出社会的良心和人们对远方疾苦的关切。


现在,人们实在不甘心,它就要这么被毁了!


被剥皮的胜利者


这次问题的根源,是版权问题。


谭警官没有版权,擅自把视频上传在了自己的账号里。但这个节目当时的初衷是公益普法,而且属于国家公共财产。


作为被电视台借调过去的民警,作为视频的主创人员之一,谭警官也一直是以普法的心态上传这些视频。


这些视频在平台的收益,谭警官后来也全都捐给了公益组织。


其实从谭警官在网上火了之后,谭警官一直在努力造福更多的人。



他找到“二仙桥”大爷,拉着他一起拍广告,让大爷的生活能轻松一点。


他曾经也提出和“福贵”大爷拍视频,只不过“福贵”大爷拒绝了。而如今资本方眼看公益作品没有商业价值,便将刀挥向了谭警官,想方设法证明谭乔从这个节目中获取过利益,称谭警官收过节目播出时的广告费。


然而谭警官早就在接受采访时,讲过那段让他痛苦的8年。


作为被借调到电视台的交警,谭警官没有拿到电视台的一分钱,反而在火了之后,还被电视台的人排挤算计。而原交警部门,又以他外调没有工作为由,十几年都未给他长过工资。


谭警官退役的时候,领的还是三千块工资。谭警官因此抑郁了很久,他没做错什么,世道却一次次逼他找自己的错。


谭乔,成了《谭谈交通》的镜中人。



其实一直以来,大众都很支持正版,也一直在呼吁提高版权意识,为的是保护原创作者的利益。


但如今,版权保护的,真的还是普通的创作者吗?


前有李子柒被资本摆了一道,如此优秀的创作者被拉进泥潭,以后不知道是否还会复出。


内容事业没有因为版权变得丰富,反而扼杀掉了无数创作者的梦。


后有知网被大学教授高上法庭。几十年来他们垄断创作者的版权获取暴利,反过头来还要向创作者收费。


版权,成了资本的工具。他们拿着放大镜,寻找法律条文字里行间的偏差,在缝隙里埋葬普通人的一生。


一把名叫“正确”的刀,正在挥向普通人。有了第一个李子柒,然后有了谭乔,以后还会有无数个他们。


而谁能保证,他们就不是我们?


而跳出版权纠纷,这件事更让人悲愤的在于——《谭谈交通》本来是一档公益普法节目,代表着全社会向善向好的朴素愿望,如今却被资本当作牟利的手段。


我们所珍藏善良,被别人毫不在乎地放在天秤上,一分一毫换算成钱。而当这个社会用“钱”衡量一切道德的时候,道德终有一天会被抛弃。


谭警官在7月10号的时候发了一条视频回应,在最后他说,在之后肯定会有大量的人来黑他,去挖他所谓的黑料。他只想说:


“你过去的朋友过去是正派人,现在却成了伪证犯、小偷、拐尸犯、酒疯子、贿赂犯、诈骗犯的马克吐温。”


谭警官其实也在害怕,但他知道只要群众相信他,他就不会输。



希腊神话中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小牧童,歌声动人,所有人都爱听他唱歌。阿波罗知道后,要和小牧童比赛。小牧童答应了,因为他根本不懂得,对方是神,根本不能输。


最后小牧童虽然赢得了所有人的支持,但他还是被判定为输者,被剥了皮。


但所有人都说他是胜利者,小牧童便一直在唱歌。


点个在看,记住谭警官的正义,记住谭警官的善良。


如果最后必须要被剥皮,那我们更要知道,他是胜利者。


我们要让他一直唱歌。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