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三流小说家和三流谋杀案

收藏

三流小说家和三流谋杀案

没药花园 没药花园 15天前 14:43

今天要讲述的案子发生在美国,南希·布罗菲是一个业余小说家,专门写以爱情元素为主线的谋杀案。她曾在网上发表过一个短篇,题目叫《如何谋杀你的丈夫》。


十多年后,南希的丈夫在工作地点遭枪杀身亡,警方怀疑杀死他的凶手,就是小说家南希......



俄勒冈州位于美国的太平洋沿岸,气候温和,季节分明。波特兰市是俄勒冈州的主要城市之一,当地气候适宜种植玫瑰,市内有许多的玫瑰种植园,因此又被称为“玫瑰之城”。


因为环境优美、气候舒适,波特兰市被英国杂志《Monocle》选为全球最宜居城市之一。城市吸引了大量年轻人,只要你有一技之长,在当地就可以生活得不错。


(俄勒冈波特兰市)


俄勒冈烹饪学院位于城市的西南角。这是一所私人学院,为想要进入餐饮服务行业的毕业生提供烹饪、烘焙以及餐厅管理等方面的培训。


2018年6月2日,63岁的丹尼尔·布罗菲死在了俄勒冈烹饪学院内。


丹尼尔是烹饪学校的老师,案发前,他已经在学校工作27年了。丹尼尔是一个对烹饪事业怀有热忱的人,学生们都很敬佩和喜爱他,在私底下称他为“烹饪天才”“野生蘑菇采集专家”。


案发5年前,丹尼尔曾接受俄勒冈电视台的采访,他在采访中对记者说:“不久前,我从报纸上剪下了一篇关于一位93岁的蘑菇猎人的文章,我希望那是93岁的我。”


(丹尼尔·布罗菲)


案发当日早上七点,63岁的丹尼尔像往常一样,为妻子南希做好早餐,然后步行去学院工作。他要在八点半正式上课前,在后厨提前为学生们装好上课用的水桶和冰桶。


清晨时分,整座城市还没有完全苏醒,丹尼尔站在水槽旁一边工作,一边享受着凉爽的空气。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冲进了学院的后厨,打破了后厨宁静的氛围。丹尼尔还没来得及反应,背部就被枪打中。紧接着,那人走近丹尼尔,对着丹尼尔的胸口,开出了致命的第二枪。


丹尼尔倒在地上,一直无人发现。直到一个小时后,从不迟到的老师没有按时出现在课堂上,学生们觉得不对劲,跑去后厨寻找丹尼尔,才发现丹尼尔早已倒在一片血泊之中。


警方在勘察现场后发现,后厨摆放的架子没有移动的痕迹,其他的厨房用具也都摆在原处,并没有被破坏,排除了斗殴的可能。


警方同时排除了抢劫杀人的可能,因为丹尼尔的钱包、车钥匙和手机等贵重的随身物品都没有丢失。


(丹尼尔生前照片)


此外,警方还在现场发现了两个9毫米的弹壳,由此警方怀疑,丹尼尔可能是被人用Glock 9毫米的枪射死的。


杀人不是为财,凶手有无可能是丹尼尔的仇人想报复他呢?


警方紧接着询问了丹尼尔的学生,学生们都回答说丹尼尔是一个很好的老师,上课兢兢业业,对他们非常有耐心,不像是会在外树敌的人。


另外警察还发现,丹尼尔的裤腰带旁别着一把用来防身的小刀,但他并没有使用,所以警方认为这很有可能是熟人作案。


由于学院里没有监控摄像头,随后警方查看了烹饪学院附近的监控录像,发现在枪击事件发生前的13分钟,丹尼尔家的丰田小型货车停在了该学院附近的街道上。


而在枪击事件发生后的大约十分钟,丹尼尔的车驶离了学院附近的街道,坐在驾驶座上的不是别人,正是丹尼尔的妻子南希。



南希·克兰普顿·布罗菲,1950年在德克萨斯州威奇托福尔斯出生长大,毕业于休斯顿大学的经济学专业。


(南希)


南希是一个有着作家梦的文艺女青年,在休斯顿大学读书的时候,就出版了第一本小册子。南希还热衷写爱情谋杀小说,虽然在亚马逊上的评分不高,但她仍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依然坚持写作。


1991年初,南希从德克萨斯搬到俄勒冈州,在波特兰的俄勒冈烹饪学院里学习烹饪。在这里,南希遇到了正在烹饪学院里做讲师的丹尼尔。


事后南希说,和丹尼尔相识的那天,是她在烹饪学院的第一堂课,也是丹尼尔作为讲师的第一个学期。


南希比丹尼尔大四岁。在烹饪学院学习的过程中,南希先是被丹尼尔无所不知的烹饪智慧所震撼,后来又被他幽默风趣的上课风格吸引。二人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并在1992年开始对外宣称两人为夫妻(南希是丹尼尔的第二任妻子),用邻居的话说,他们是一对“相互关心的恩爱夫妻”。


(南希和丹尼尔的合影)


1999年,南希和丹尼尔补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不过据华盛顿县的一名书记员称,南希和丹尼尔直到2016年6月14日才提交与结婚相关的法律文件。


婚后,夫妻二人生活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一个偏僻但安静的郊区,南希沉浸在自己的小说世界里,丹尼尔则喜欢在家中的院子里养火鸡和鸡,还打理了一个小而丰盛的菜园,经常烧菜给南希吃。


南希曾在她的博客上写道:“你能想象,没有这样的人怎么度过余生吗?”


邻居也曾感叹:“虽然(经济)条件一般,但你们看起来真是幸福美满!”


作为外人眼中的模范夫妻,在丹尼尔去世的第二天,南希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丈夫去世的消息,表现地非常悲痛。


“我有一个很不幸的消息想要通过Facebook告诉我的朋友和家人,我的丈夫,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丹尼尔·布罗菲在昨天早上被人杀害了,想要打给我了解情况和安慰我的人,你们是对的,但我现在需要努力去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是,在丹尼尔死后的第三天,南希就打电话给警局,希望警局能够出具一份她与丹尼尔的死亡无关的证明,以供她提交给保险公司,领取她曾为丹尼尔购买的140万美金的高额保险。



高额保险引起了警方的怀疑,警方开始调查南希,并对她进行了盘问。


南希在审问时表现得非常平静。她表示,在警方告知她丈夫丹尼尔在烹饪学院的遭遇之前,她对此完全不知情。


南希说,6月2日她醒来后,丹尼尔已经离开家去学校上课了,她起床吃完早餐,出门遛了个狗,回家后先冲了澡,就回到卧室的床上开始写作了,其间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房间。


可在警方出示了监控录像照片,显示案发当天南希曾把车停在烹饪学院附近后,南希又立马改口,说自己只是想开车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写作,但没有进入俄勒冈烹饪学院的教学楼内。


对于刚才的证词,南希解释,自己因为听到丈夫去世的消息太过悲伤,有些记不清当天发生的事情,并称自己因为年纪大了,患上了健忘症。


调查人员向南希追问:“如果你记不清那天的事情,又怎么可以确定自己没有进入教学楼呢?”


南希坚定地回答:“我知道我没有进入大楼,因为我知道我没有杀死丹尼尔。我知道这是事实。”


警方调出了南希案发近期的消费记录,发现在不久之前,南希曾从网站上购入了“幽灵枪”(一种没有序列号和其他标记,也不需要许可证,无法被追踪到的枪支),而这把枪,则与杀死丹尼尔的枪管型号一模一样。


面对证据,南希不仅没有表现出丝毫慌乱,反而主动向警察展示了家中的另一把手枪。南希义正言辞地告诉警察,丈夫丹尼尔不但知道她买枪的事情,还非常支持她。


原来2018年2月,美国弗罗里达州曾发生过一场校园枪击案。据南希说,这次事件发生后,她曾告诉丈夫,枪击案的发生让她感到十分害怕,自己需要买一把手枪用来防身,而丈夫也很支持。


南希还表示,如果警方不相信她,可以检查一下家里的“幽灵枪”,她从未使用过这把枪。


在警方检查之后,承认南希购买的与杀死丹尼尔型号吻合的“幽灵枪”,是一把没开过火的新枪。


这真的只是巧合?



英国著名的侦探小说家柯南·道尔,曾借笔下的人物福尔摩斯之口,说过这样一句话:“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犯罪。”前面这些巧合的背后,是否也隐藏着不可告人的联系呢?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南希杀害了丹尼尔,但警方依然没有放弃对南希的调查。


在之后的调查过程中,警察的注意力开始转向南希曾经出版的谋杀小说上。


警察发现,南希早在2011年发表过一篇被《纽约时报》用“臭名昭著”形容的文章,叫《如何谋杀你的丈夫("How to Murder Your Husband" )》。



文章里不仅描述了经济、背叛、家暴等几种杀人动机,还提供了几种可选择的杀人方式。


杀人动机:


1、经济原因:离婚很贵的,你真的舍得把财产分两半儿吗?如果你本来就是为了钱结婚的, 那你不是更有资格独吞所有财产了吗?当然,这么做的缺点是,警察很容易发现是你。所以,你必须有很棒的计划,狠辣、并极其聪明,不要留下任何破绽。曾经也有过丈夫从游轮上失踪过的案例,为什么你的丈夫不可以呢?


2、说谎、欺骗、背叛:这是一种激情犯罪。在愤怒中,你用一把菜刀猛击他的脑袋或刺向他。好了,你现在留下很明显的犯案证据,谁来帮你清理掉你地毯上的血迹呢?


3、爱上了别人: 因为你担心教会觉得离婚这种事不好,所以你想,干脆把人杀人算了。嗯,这不错,只要你接下来不会被来自宗教的其他道德压力压垮的话。


4、家庭暴力:这个很难。任何人都可以声称自己遭到了家庭暴力。你有什么证据?而事实上这个理由很少能帮你脱罪,因为没有几个受虐待的妻子,会在烧死丈夫的时候有心思拨打911。(假称自己是在丈夫施暴时为了自卫而不小心点的火)。


5、你是职业杀手:你已经掌握了技能和知识。你唯一需要做的,是努力抛开道德枷锁。快速杀完人,然后赶紧从现场消失,拿着你之前就被预支好的酬劳,毕竟人身保险可能不会再给你寄支票了。


可选择的杀人方式:


枪支:声音太响、容易搞出麻烦、需要一点操作技能,你很可能需要打十枪才能让那傻蛋死,除非你瞄得特别准,或者那家伙嗑药上头了。


刀:这个比较个性化,得离得很近,会把血溅得到处都是…...


勒死:我得有多大的力气才能勒死一个成年男人啊?


随便什么重物:你必须看到他的时候刚好手里有棒球棒或者扳手,而且打得够狠。


毒药:这一般被认为最适合女性。砷(砒霜)很容易搞到,但不好的地方在于,很容易被按图索骥发现凶手,它可能需要一两个月来杀一个人。而且,他们会在整段时间里病恹恹的,有谁会想要跟一个病恹恹的丈夫一起出门?


雇一个杀手:你认识杀手吗?嗯我也不认识。在网上搜一个杀手的电话?你很快就会被警察局请过去了。


雇你的情人干这事:这永远不是一个好主意,丈夫死了,妻子得到钱,一个情人通常捞不到太多好处。所以,有时候,他很可能也必须被你灭口。


除了这篇文章,在南希2013年陆续出版的小说里,警察也找到了女主角试图谋杀丈夫的情节。


比如,在《错误的警察(The Wrong Cop)》中,妻子多莉在婚后的每一天都在心里暗暗计划着如何谋杀丈夫。


(南希出版的连环小说)


此外,调查人员还在南希的网页浏览记录里,发现了一篇名为“掩盖谋杀的10种方法”的文章,并在南希的iTunes购买记录里,发现了她购买“枪管和滑轨”的消费记录。


根据这些线索,警方怀疑南希另外购买了一份枪管和滑轨,把它们安装进枪里,在杀死丹尼尔后,又偷偷换回了原本的枪管、滑轨,以伪造出没有开火的状态,并处理了使用过的零件。


2018年9月5日,因南希涉嫌谋杀丈夫丹尼尔被捕,其间她的保释申请一直没有得到批准。



2022年5月16日,检方将该枪管和滑轨,作为证据,指控南希在俄勒冈州杀害了她的丈夫丹尼尔。


面对检方的指控,南希一脸不可接受的神情。她为自己辩解说,“购买枪管和滑轨是为了更好的写作”,声称自己下一部小说有枪杀的情节,为了描写出更逼真的细节,所以才有此举动。


(听证会上的南希)


此前,在被警察的审问时,南希同样坚称自己不可能杀害丈夫,说他们的感情很好,两个人的性格和习惯非常互补。


但检方的调查结果显示,南希有明确的谋杀动机:财。


据检方调查,丹尼尔每年的教学收入为5—6万美元,而南希在波特兰市一家承办酒席的餐厅工作长达10年,写作只是她的业余爱好。


根据法庭提交的纳税申报表,南希工作的餐厅每年可赚取约50万美元。但该餐厅的经营状况每况愈下,使之不得不裁员减少开支,南希的收入也在这之后变得不太可观。


由于身体劳损,没过多久南希就离开了餐饮业,并开始以佣金的形式销售人寿保险和医疗保险。销售保险的工作收入其实很不稳定,南希的基本工资非常微薄,只能靠客户购买保险的金额和数量来获取提成。


警方审查南希和丹尼尔的银行账户后发现,夫妻二人每个月都需要支付大笔房贷,经济状况可以说是入不敷出。


2017年,南希为丹尼尔买了人寿保险,为此花光自己所有的积蓄,支付了高达1.6万美元的保险费,并且把自己写作了这份高额保险的唯一受益人。而在给丈夫购买天价保险时,南希与丹尼尔还拖着6000多美元的抵押贷款。


然而,就算经济状况已经这么艰难了,南希每年仍花1000美元左右在星巴克买咖啡。


2017年11月,南希强迫丹尼尔取出3.5万美元的退休储蓄金,用来偿两人的信用卡债务。


检察官安德希尔在2021年的听证会上指控南希为了摆脱经济困境,杀死了丹尼尔,以换取140万美金的保险赔偿。


安德希尔还补充说道:“第一枪让丹尼尔马上瘫痪,使他无法动弹,然后仰面躺着,但南希随后还走到无助的受害者身边,再次近距离射击他,同时刺穿心脏并确保丹尼尔死去,她才罢手。”


“南希计划并实施了一场她自认为完美的谋杀。她相信,一场谋杀将使她摆脱财务绝望的束缚,让她得到财务自由的生活。”


面对检方的指控,南希的辩护律师说,南希的财务状况在丹尼尔死后恶化了,这与检方声称南希从高额保险中获利的说法相去甚远。


南希也表示,3.5万美元的储蓄金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他们的财务困境,并告诉陪审团“尽管遇到了金钱问题,但丈夫去世前的几个月是他们关系中最好的时期。”


南希还说,在丹尼尔去世前的几个月里,夫妻二人已经进行了几次浪漫之旅,并计划在夏天去拉什莫尔山旅行。


(在法庭上微笑的南希)


南希说的是实话吗?试想一下,在捉襟见肘的经济条件下,我们通常都是会思考如何节省家里的开支,把不必要的消费减到最低,又怎么会如南希一样大手大脚的购买高额保险呢?


2022年5月25日,在进行了两天的审判后,法庭宣布71岁的南希·克兰普顿·布罗菲因涉嫌骗保谋杀,犯有二级谋杀罪,刑期宣判将于6月13日进行。


此时的南希仍不认罪,依然声称自己绝不可能杀害丈夫。对于骗保的指控,南希辩解道:“销售人寿保险是我的工作,为丈夫购买人寿保险只是为了显示自己对公司产品的认同感和信心。”


2022年6月14日,检察院宣布南希被判处终身监禁。


其实在这场荒诞的命案里,南希的辩解从一开始就漏洞百出。


首先,在布满监控的现代社会里,想要隐瞒自己的行踪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网络记录也会如实向警方呈现,你搜索过什么、购买过什么。


除此之外,南希对于为丹尼尔购买高额保险目的的辩解,也是苍白无力的。贷款都需要动用丈夫的退休存款来偿还,那么持续买保险的意义又何在呢?


南希曾在博客里写过这样一段话:


“作为一个浪漫悬疑小说的作家,我花了很多时间研究谋杀,因此关于警察调查程序,我也了如指掌。

毕竟,如果有一天谋杀能够使我自由,我当然不希望在监狱中度过一分钟。让我明确说明一点,我不喜欢连身裤,橙色也不是我喜欢的颜色(美国常见的囚服)。”


而如今,71岁的南希从座位上站起,眼睛无神地目视着前方,安静地接受法庭对她的审判。


这一次,南希穿上了橙色的囚服,不再反驳。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