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不能小看,台湾恐怖片

收藏

不能小看,台湾恐怖片

Mtime时光网 Mtime时光网 07-24 12:10

或许很多人都开始注意到,台湾恐怖片已经形成了一股潮流。


即使在电影行业如此萧条的当下,它总能时不时蹦出来,引起超高的话题讨论。


比如前不久的《咒》,既激起一批观众大骂“晦气”,也着实吓倒不少老饕,连连将其奉为年度最佳恐怖电影。



时间再往前倒一倒,四月底释出资源的《哭悲》,虽然同样引起争议,但也形成了强劲的话题热度。


台湾地区的恐怖片在近几年来,不管是在票房数据上,还是在影片口碑上,都表现强劲,并以独特的风格标签,自成一体。


这一期的「时光涨知识」栏目,就打算和大家好好聊一聊“台式恐怖片”(以下简称“台恐”)。


论大卖,还得是恐怖片


其实,台恐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形成过一股潮流,其中的代表人物是有“恐怖大师”之称的导演姚凤磐。



由他执导的《鬼嫁》《残灯幽灵三更天》等一系列鬼片,在吸收古典志怪小说养分的同时,跳脱传统的框架,形成现代鬼片的独特样貌。


不过,在他之后的台式恐怖片领域,几乎出现了断层。


直到新世纪之交,陈国富执导的《双瞳》出现,才算真正将台恐推向全新高度。如今,它依旧是华语恐怖片中绕不过去的高峰。



但超高的制作成本,让《双瞳》即便取得2002年台湾本土票房冠军,可依然逃不了亏本的结局。


自此之后,虽然也有《宅变》《诡丝》这类中低成本的恐怖片乍现,但台恐再次陷入沉寂。


2015年,程伟豪执导的《红衣小女孩》打破这一持续十多年的僵局,以8500万新台币的成绩,引起全台轰动,正式开启全新的恐怖片潮流。



2017年,《红衣小女孩2》再接再厉,以1.05亿的票房成绩,成为当年本土票冠。


其后,《人面鱼:红衣小女孩外传》《馗降:粽邪2》《女鬼桥》也都以不俗的票房成绩,让台湾的制片商们看到了恐怖片这一类型的巨大潜力。


尤其是2019年的那部《Detention》,以2.6亿的超高票房,成为至今无法超越的恐怖片纪录。



这一票房上的出色表现,也反向推动了台恐在数量上的激增。


据数据显示,在2015年之前的十年内,台湾电影市场虽然上映过美国、日本、泰国等257部恐怖片,但由本土制作的仅有两部。


而在《红衣小女孩》之后,本土恐怖片数量突飞猛进,一旦某部电影卖座之后,会迅速形成系列IP。


《红衣小女孩》VR外传《魔神仔》


正如《咒》在今年引起超高热度之后,促使导演柯孟融将启动系列“一字片名”的恐怖片——《困》《偶》《醃》《葬》,当然还会有续集《咒2》。


同时值得一提的是,台恐的女主角们也不再只是花瓶,或者生面孔,而是由一些著名女星担任。


许玮甯在出演《红衣小女孩》之后,继续出演第二部,也通过该系列成功转型,被称为“台湾尖叫女王”。其他还有《红衣小女孩2》里的杨丞琳,《头七》中的Selina……



毫无例外的是,以上这些女星抛却了往常的鲜亮外形,尽皆出演母亲这类有岁月沉淀感的角色。


许玮甯在《红衣小女孩2》中,扮演了一个疯癫可怜的女人,不管是眉毛被剃,还是肢体扭曲,都一反她之前知性妩媚的形象。因此,她在两届金马奖上分别拿到了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女配角的提名。



可以说,导演别出心裁,演员不吝卖力,加上电影市场的良性互动,这些综合因素才让台恐成了如今的气候。


民俗?亲情?恐怖片也得有风格


尽管恐怖片常常因为直接的官能刺激,被不少人污名化,但这一类型想要博出名头,赢得观众青睐,并不容易。


美国恐怖片依靠成熟的特效工业,在血浆和肉体恐惧层面,几乎无人匹敌;日本恐怖片主打灵异故事和恐怖氛围,往往以小博大,吓人于无形之中;而泰国恐怖片常常从东南亚的风土人情里取经,用巫蛊之术,令人不寒而栗。



相比之下,台恐更接近于泰国恐怖片的风格,它同样立足于独特的传统习俗,在地方传说、祭祀方术和宗教信仰上,杀出了一条血路,找到自己的独特风格。


比如在《红衣小女孩》系列中,便出现了在台湾及福建地区流传的“魔神仔”传说。


相传,在魔神仔所在的深山里,只要某人的全名被叫出,而他在被魔神仔呼唤时回头相顾,便会被困在深山老树里。只有当此人叫出另一个人的全名,他才能脱身下山,但后者又会以同样的方式被魔神仔困住。



除此之外,在《红衣小女孩2》里还引入了“起乩”这样的巫术,即通过做法,请神灵附身到乩童身上。片中,所谓的“虎爷”附身到少年林俊凯体中,并上演了一处“神魔大战”。


相似的手法,在同样由程伟豪执导的《缉魂》中,亦有表现,而更为传统悚人的民俗元素,在《尸忆》《粽邪》这些影片里有着细致的描述。



《尸忆》的故事有关于神秘的“冥婚”,大家族的年轻女子早逝之后,父母们为了她能够进入祠堂,便让她的尸体和年轻男子拜堂成婚;


《粽邪》的灵感来源于台湾彰化一代,传说上吊而死的尸体怨气太深,为了防止厄运降临,当地人会将死者自杀所用的绳索送到海边烧掉,俗称“送肉粽”。



这些带有浓厚民俗色彩的故事,搭配独特的纸人蜡人道具,以及唢呐锣鼓等音乐,往往能创造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深层恐惧。


这种恐惧感,和鬼魅的直接出现,或是肉体上的疼痛不同,它有关于集体意识中的远古记忆。在那里,有着千百年来中国人对于死亡的恐惧,对于宗教的敬畏,以及对于神秘力量的惧怕。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看《咒》的时候,对于佛母的诅咒,对于女主角的暗示,会莫名地感到毛骨悚然,因为它触及到我们的集体意识里的恐惧因子。


此外,台恐的另一大特征,在于对亲情关系的捕捉。


《诡丝》中,不管是小男孩和母亲的鬼魂,还是张震饰演的男主角与其母亲,都在亲情的爱恨关系中兜兜转转,谱写出一段感人肺腑的故事。



《红衣小女孩》系列同样有关于亲情之痛,男主角因为忙碌的工作,忽视了疼爱他的奶奶;女主角因为过往堕胎的经历,对男主角的求婚和生子总是可以逃避。


到了第二部里,更是将情感的锁扣放在了三对母女关系中,让我们看到因爱而恨,又因爱而恕的情感变化。


这一点同样也延续到了《咒》里。影片最后,虽然以女主角略显邪恶的诅咒而告终,但其所做的一切,又都是为了拯救女儿的性命。



某种程度上来说,台恐的民俗元素,和它对于家庭亲情的聚焦,这两者之间是相互印证的。


民俗里的巫术和宗教,往往是为了维护家庭伦理关系,而在现代化程度高度发达的台湾地区,亲人之间时常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嫌隙,所以,看似落后迷信的民俗仪式,往往起到情感弥合的作用。


不可错过的台式恐怖片


上文为大家梳理了台式恐怖片这些年来的发展趋势,以及它本身的风格特征,那么到底有哪些经典恐怖片,值得一看呢?


下面就来推荐三部不可错过的代表作,在即将到来的“鬼月”(每年的农历七月,俗称为“鬼月”)里,清凉一夏


《双瞳》


本片能够诞生,实属幸事,当年陈国富还是哥伦比亚影业的亚洲区制作部总监,手中握有强大的资本和人脉资源,耗资不菲地为本片搭建出一个奇观道场,让我们得以看到大厦中那栋古色古香的道观。



而片中对于“寒冰狱”、“火坑狱”、“抽肠狱”、“剜心狱”、“拔舌狱”等五种地狱酷刑的展现,完全不亚于大卫·芬奇的《七宗罪》的惨烈程度。



当然,《双瞳》的经典还在于,它如何将宗教方术里的符箓、修仙法和现代都市的人性异化相结合,从而营造出了一种邪魅疏离的恐惧。


《诡丝》


首先得提一嘴的是,《诡丝》的导演苏照彬,乃是《双瞳》的编剧之一,也是后来武侠片孤品《剑雨》的导演。迄今为止,苏照彬只执导过这两部电影。



《诡丝》虽然在场面上没有《双瞳》宏大,但通过高科技手段“捉鬼”的设定,却相当吸引人。它可不像是《捉鬼敢死队》那样的B级科幻喜剧片,而是煞有介事地讲述如何“捉鬼”,以及鬼魂诞生的条件。


本片集合了张震、林嘉欣、江口洋介、徐熙媛等一众大牌明星,甚至还有当时初出茅庐的陈柏霖和张钧甯。



作为华语恐怖片影史上,将科幻片和鬼片完美杂糅的电影,《诡丝》迄今无人可以超越。


《红衣小女孩2》


在新一波的台恐潮流中,本片绝对不容忽视。


一方面在于,它将第一部中的“对于挚爱之人的愧疚感”做了进一步挖掘,让恐怖片不再停留于官能层面的刺激上;另一方面在于,猎奇的民俗元素的刻画,变得更为丰富充实,既有“魔神仔”这样的反派,也有“虎爷”这类的正派。



而杨丞琳、许玮甯、高慧君三位演员,对于三个母亲的不同诠释,着实让人为之感动。尤其是许玮甯的出色演出,让这部恐怖片在情感上和表演上都得到了升华。


如果你还有喜欢的“台恐“,不妨在评论区留言分享吧~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