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活久见!悉尼八旬夫妇因修窗户背负近$2万“巨债”,还不起竟要被迫卖房?

收藏

活久见!悉尼八旬夫妇因修窗户背负近$2万“巨债”,还不起竟要被迫卖房?

华人房产 华人房产 07-24 11:45



最近,一对居住在悉尼西南部的八旬老夫妻遇到了一个大问题。业主委员会和物业公司决定翻新公寓的铝制窗户,需要他们缴纳近2万澳元的维修费用。但这对老夫妇却因为无法支付相应费用,面临破产的风险,而二老也可能要被迫出售居住了50年的公寓,从此无家可归。


为修窗户被逼卖房


78岁的Nitsa和81岁Spiros Tzavellas两位老人都已是高龄,平日靠着养老金过日。



自从在1972年以22.2万澳元购入Earlwood这套三居室公寓后,50年来一直居住在这个温馨的小家之中。


但业主委员会的决定却打破了这一切。


2019年,业主委员会投票决定对公寓老式的铝制窗户进行翻修,不仅每家每户需要缴纳新窗户的安装费,还需要支付一项特殊的税费。



而Tzavellas夫妇的公寓则需要支付18,234.17澳元。


由于无法负担起近2万澳元的费用,Nitsa曾央求她的邻居能否重新考虑安装窗户的决定,或者针对他们的实际情况另寻他法。



可这一切都是徒劳。文件显示,二老在2020年和2021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每两周就为安装新窗户支付了660澳元的费用。


要知道,他们两周的养老金才只有1488.8澳元。


2021年10月,业主委员会将二老告上法庭,要求他们支付24,004.06澳元的物业费、管理费以及其他一系列费用,包括10%的利率以及诉讼费。



最终法院判决Tzavellas夫妇需要支付包括诉讼费在内总计23,066.77澳元的费用。



2022年,物业管理公司Bonded Strata代表业主委员会讨债,并向Federal Circuit and Family Court of Australia要求强迫二老进入破产程序。


来自Mission Australia的金融顾问Isis Khalil为二老代理此事,他表示,夫妇二人在6月底赢得了为期六周的破产程序缓期。



但如果他们不能在这段时间内完成出售,那么不仅他们会被宣布破产,公寓也将用来抵债。


“如果破产程序真的开始进行,两位老人将会无家可归,”Khalil说,“这时指定的房产受托人将会介入,他们的公寓也将以极低的价格出售用来还债”。



“不仅如此,他们还要负担一天4.4万澳元的律师费,这对于二老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


目前Earlwood的公寓价格中位数为77.7万澳元,卖出这套公寓确实能让二老轻松还清所有债务。



但时运不济,现如今澳洲房产市场正处下行阶段,二老的公寓在6月挂牌后也没有一位注册竞标者。


“我现在压力很大,这些日子瘦了很多,我的丈夫也身患疾病,”Nista说。


业主委员会竟是破产“元凶”


Financial Counselling Australia政策和活动总监Lauren Levin表示,在2018年至2019年财政年度,在所有申请破产的人当中,有12%都是因为业主委员会而破产。



来自Financial Rights Legal Centre的高级律师Jane Foley表示,真实的数字达到了三分之一,比12%还要高。


不过,在经济困难的情况下,业主委员会和物业管理公司还有其他处理债务的方法。



第一种是选择业主可承担的付款计划;第二种则是通过借钱来支付所欠款项,并在房产上加一个警告标志,等到房产售出,债务付清后才会收回。


Foley表示,目前申请破产的门槛是1万澳元,但消费者保护团体一直都在施压,希望提升至5万澳元。



“法律的作用应该保护两位老人不会因为这一件小事而破产,甚至走到卖房的境地,”Khalil说。


Levin则表示,这个故事揭露了业主委员会的残酷与冷漠,他们怎能期望两个年近八旬的退休老人可以凑齐2万澳元?难道指望他们抢劫银行或者一年不吃饭?


澳洲公寓维护费到底有多高


根据业内专家的说法,居住在公寓的业主需要向业主委员会支付高昂的年度维护费用。



维护项目从电灯泡到电梯等多达400个项目不等,对于毫无戒心的公寓业主来说,这些简直是一个“财务炸弹”。


通过粗略的计算,在没有豪华公共设施的公寓楼中,一个50至60平方米的标准一居室每年需向业主委员会缴纳2500澳元。



如果是包含普通维护计划的豪华公寓,每年的费用将会上升到6000澳元左右。


而带有维护计划的两居室公寓则需要3500澳元至8000澳元。


“这些维护费用在第一年结束后可能还会翻倍,业主还需支付数千澳元的市政费和水费,”业主委员会咨询公司Roscon Group的全国总经理Sahil Bhasin说。


昂贵的维护费对于两位年近八旬的老人来说确实过于高昂,原本可以通过协商解决的问题,却因为业主委员会而迫使二老卖房。人总是会老的,谁也不希望在自己的晚年为还一笔“莫须有”的债务而卖房,最终落得无家可归的结局。


对于此事你有什么看法?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