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夜巴黎”女王离世!模特、演员、歌姬...无所不能的她竟也掉入过地狱

收藏

“夜巴黎”女王离世!模特、演员、歌姬...无所不能的她竟也掉入过地狱

欧时大参 欧时大参 07-24 10:48

“夜巴黎”女王丹妮尔·格劳勒(Danièle Graule)走了,她的另一个名字更为大众所熟知——丹妮(Dani)。


图源:skyrock.net


她于7月18日到19日夜间离世,享年77岁,法国大半个娱乐圈都被惊动了。


模特儿、歌手、演员......这是一个难以被定义的另类艺术家。


# "夜巴黎"女王#


丹尼于1944年出生于法国塔恩省(Tarn)的卡斯特尔(Castres),之后主要生活在佩皮尼昂(Perpignan)。


图源:routard.com/MangAllyPop/ER - stock.adobe.com


彼此的她,就是一个普通的无忧无虑的法国女孩;直至19岁的时候,1963年,她来到巴黎。


她自己也不会想到,两年之后,会脱胎换骨,从丹妮尔(本名Danièle)成为丹妮(Dani)。


图源:法新社


在巴黎,她的职业生涯是从模特开始的。从1964年开始,她在电影中扮演小角色。1965年,当时她出现在迪克·里弗斯(Dick Rivers )的音乐短片《Tout se passe dans les yeux》中时,人们记住了她,成为丹妮(Dani)。


图源:instagram


这样的发型,在很长时间里成为了她的一个“符号”:


图源:instagram


1966年,丹妮成功地参加了Pathé-Marconi厂牌的面试,并发行了她的第一张超级单曲《假小子》(Garçon manqué)。


图源:discogs.com


这张唱片标志着她唱片大卖时代的开始。


图源:discogs.com


之后,她在影视圈也表现不俗,最出名的是1973年在弗朗索瓦·特吕弗(François Truffaut )的电影《美洲之夜》(La Nuit américaine)中的角色。


图源:instagram


她在里面扮演Liliane一角,该片于1974年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外国电影奖。


上世纪70年代上她的黄金时代,除了成功的歌手和电影新星的身份,她更为引人注目的身份是—— “夜巴黎”的女王!是的,法国人把她称为la reine du “Paris by night”。


彼时,她是“L'Aventure”的主理人,这是一家时尚的夜总会,相当于纽约传奇夜总会Studio 54的法国版。


图源:dailymotion.com


看来,不仅时尚圈、娱乐圈,在社交圈她也游刃有余,她主理的这个俱乐部在当时可谓人声鼎沸!


……


在晚年,她最成功的作品之一是2001年发行的歌曲《Comme un boomerang》,她与艾蒂安·达霍(Étienne Daho)进行了二重唱。


图源:ebay.fr


这首歌其实是由甘斯布(Gainsbourg)在1975年创作的,但2001年的这一版本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也成为了她的代表作之一。


#夜晚终将落幕#


她的人生并不都是坦途,看到上面漂亮的“履历”,你一定也发现了,70年代之后,到2001年之间,这二十多年她在哪里?她做了什么?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在地狱里”!


图源:instagram


1974年,她本来要代表法国参加欧洲歌唱大赛,演唱克里斯蒂娜·方丹(Christine Fontane)的民谣《25岁的生活》(La vie à vingt-cinq ans),但法国电视台决定撤回她的候选人资格,并不播放当年4月6日举行的比赛,因为那一天是乔治-蓬皮杜总统去世后的全国哀悼日。


之后,莫名其妙地,她似乎就被“遗忘”了,或者说是被“雪藏”了。真相并不完全清楚,总之,她一度崩溃,甚至依赖于毒品。唱片公司因此将她拒之门外。


1987年,她试图在《Drogue la galère》中讲述了她如同在地狱一般的堕落和生活,但没有引起过多的反应和关注,她又归于沉寂。


直到,2001年,她与艾蒂安-达霍的二重唱《Comme un boomerang》使她重新受到关注。


所以,她的粉丝才会用“boomerang”这个词来悼念:回旋镖——离开又回来了!


“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

想挣扎无法自拔
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
绝望着 也渴望着
也哭也笑平凡着
向前走 就这么走......”

——《平凡之路》



所以,跌入谷底再重新爬起来,这条路她走得很艰辛!


图源:instagram


一切尘埃落定,晚年的她十分从容。在她的《夜晚终将落幕》(La Nuit ne dure  pas)一书中,丹妮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图源:LeMonde/Claude Gassian/Flammarion


其实,她并不愿意这夜晚落幕,直到她去世前,才刚刚完成了她的上一张专辑《Horizons Dorés》的巡演,并且已经完成了一张名为《Attention Départ》的新专辑的工作。


然而,她离开的时刻还是到了,最终她因病在家中去世。


#她的离开,惊动了法国大半个娱乐圈!#


丹妮的离去,惊动了大半个娱乐圈。


电影院发布的消息是——


“要知道这颗不流血的心 

 有一天会停止吗 

 是的,就像回旋镖 

 你不回来找我了” 


不拘一格,她曾与 Vadim、Lautner、Claire Denis、Verheyde、Doillon、Danièle Thompson、Maiwenn、Lutz、Chabrol 和 Truffaut 一起巡回演出。 


 丹妮今天早上(7月19日)离开了我们... 


图源:Twitter


法国流行音乐的卓越先驱阿兰·尚福尔(Alain Chamfort)也悲伤地表示向一位“真正的女人”致敬,“她对事物有敏锐的直觉”。


阿兰·尚福尔和丹妮的合影

图源:purepeople.com


这两位艺术家在十几岁时就认识了对方,并且“从未真正离开过对方”。“她对事情、对生活有一种清醒的认识”,阿兰·尚福尔在回忆她时说到。这个被他描述为“夜之女王”的人“对于她的承诺和友谊总是相当自由而率真,爱憎分明!


法国环球音乐公司前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帕斯卡尔·内格雷(Pascal Nègre)将这位前卫的女明星描述为“真正的波西米亚艺术家”,具有“疯狂的魅力”。


图源:Twitter


在他的悼念词中,他不吝深情地赞美:“摇滚和有趣的同时,丹妮是一个独特的深沉的声音,一个疯狂的魅力,一个真正的波西米亚艺术家......能与你合作是一种荣幸RIP”


戛纳电影节前主席Pierre Lescure也在社交平台上向这位艺术家致敬:


“她离开的消息像回旋镖一样回到我们身边。从她的歌曲到她的电影(Ah...La nuit américaine),从她敏锐的智慧到她率真的友谊。她的美是永远的...... ”


不仅娱乐圈,时尚圈也被惊动了,连香奈儿也在向这位1970年代的偶像致敬,她曾是T台上的明星。


图源:Twitter


政界人士也出来悼念。


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Anne Hidalgo)也向“这个铭刻在我们的脑海中的与众不同的声音”表示敬意。


图源:Twitter


她的悼念词中写道:“今天(7月19日)早上,我们的心受到了伤害。丹妮已经离开了我们。她闷热的声音将把甘斯布(Gainsbourg)与艾蒂安·达霍(Étienne Daho)的二重唱《Comme un boomerang》这首歌永远铭刻在我们的脑海中。我对她的家人表示哀悼。”


她的粉丝用最简单的词来表达怀念:四个字:Tristesse “dingue” en “boomerang”——在 “回旋镖”里“疯狂”悲伤。


这里,“boomerang”(回旋镖)暗藏她的代表作《Comme un boomerang》,“dingue”(疯狂)是她的勇敢和个性......


图源:Twitter


接受采访时,她曾经说过:


“起初我以为我将是昙花一现,然后我就不在乎了。那个时代的妇女不得不结婚、生孩子、然后被欺骗。幸运的是,这种情况已经改变。但无论如何,我并不适合这种模式。我更愿意跟随那些行动中的女性,那些先锋派。选择是否和何时生孩子......要获得自由并不容易。”


虽然夜晚终将结束,“夜巴黎”的女王离开了,但粉丝和朋友们都没有忘记——她曾如此这样耀眼过......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