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巴黎老鼠比人多,但市府还在为该不该灭鼠吵架!议员:脏的是人,巴黎需要褐鼠

收藏

巴黎老鼠比人多,但市府还在为该不该灭鼠吵架!议员:脏的是人,巴黎需要褐鼠

欧时大参 欧时大参 07-24 09:27

法新社报道,乱扔垃圾、大巴黎快线 (Grand Paris Express) 工程挖地、塞纳河水位上涨等因素让“浪漫之都”巴黎鼠患日益严峻。有研究称,巴黎市的老鼠比人还多——217万人与350万老鼠共处,人鼠比例达到1:1.75。然而,巴黎市府内部却在如何解决鼠患问题上有着严重分歧。一些议员认为,传统灭鼠方法效果不佳且成本极高,应通过加大城市清洁的方式,将老鼠从地面赶回地下,让它们充分发挥“下水道清洁工”的作用。


01 一年150万欧元治理鼠患


面对日益严峻的鼠患,巴黎市不惜下血本治理。市长办公室表示,市府已经发起了每年150万欧元的治理计划。自2015年以来,市府设计了压缩型垃圾桶、并把公共花园里的堆肥箱换成密封式、加盖遮挡蓬,以遏制老鼠繁殖。但在乱扔垃圾现象较严重的街区,这些手段“效果被大打折扣”。此外,市府还在下水道出口安装网格板,以阻止老鼠爬上地面觅食。


▲ (法新社图)

巴黎市议员、共和党人Paul Hatte更是在2018年与巴黎市17区区长Geoffroy Boulard联手打造网站signaleunrat.paris,动员全体市民参与灭鼠大业,根据市民在网站上提供的信息,他们便能追踪到鼠穴,因为老鼠活动范围一般不超出15米。然后,由居民组成的灭鼠志愿大队出动,将干冰(冷冻二氧化碳)喷入巢穴内使老鼠窒息。


02 议员:巴黎下水道需要老鼠清洁


近日,巴黎市议会“动物主义党 (Parti animaliste) ”马尔科维奇 (Douchka Markovic) 在谈到巴黎鼠患问题时表示,自己拒绝使用“老鼠” (rat) 一词,“我更愿意称它们为‘褐鼠’ (surmulot),因为这个词没有那么贬义”,并表示,“应该重新思考老鼠在城市里的位置”。马尔科维奇的言论引发热议。


在反对派议员Paul Hatte提出巴黎公共场所鼠患日益严重问题时,巴黎18区区政府负责动物保护事务专员马尔科维奇表示,既然“已采取的灭鼠行动效果不佳且成本极高”,不如换个思路——给老鼠留出一席之地。


▲ 马尔科维奇。(BFM报道截图)

马尔科维奇说:“研究显示,褐鼠可以清理下水道中的数百吨垃圾,对疏通管道起到了重要作用。”这名动物主义党议员继而表示,老鼠是“帮助我们处理垃圾的好助手”。


马尔科维奇更大胆设想了“人鼠和平共处”的一幕:“我们必须改变固有看法,去探究更有效、非致死性的新办法。我们应重新去了解褐鼠和它们的生活习性,只有更好地认识它们,才能找到更有效、更符合(动物)伦理的方法。”


她建议,应从单纯灭鼠转为清洁城市,并将“住宅楼中褐鼠可以通过的洞都填补上”,以及在“部分区域安装铁栅栏”防止老鼠进入。


事实上,早在2018年,巴黎市时任分管城市清洁事务副市长Mao Peninou就曾明确表示,巴黎“需要老鼠”,因为“巴黎下水道系统非常特别,要依靠老鼠才能保持通畅”。安全卫生学专家Pierre Falgayrac在接受《世界报》采访时确认说,“一只老鼠一生可以解决9公斤的垃圾”。


03 法国国立医学科学院:瞎掰!


但这种人鼠“和谐相处”的说法激怒了法国国立医学科学院(Académie Nationale de Médecine)的专家们。科学院特意撰写了一份措辞严厉的公告,“回怼”在他们看来“不负责任”的言论。


公告反驳称,这些“天真的”言论——尽管有时更容易让人听信,但科学院必须提醒的事实是,老鼠依然是人类健康的一大威胁。因为老鼠通过其身上的寄生虫、排泄物,或者抓、咬的行为,可以散播许多种传染病。


科学院更是毫不留情地指出,巴黎市以1:1.5至1:1.75的人鼠比例,与马赛市“同列世界十大鼠患城市”。


▲ 2016年,巴黎市府为控制老鼠数量而关闭多家公园进行灭鼠活动。图为巴黎4区圣雅克塔公园里的老鼠。(《巴黎人报》报道截图)

在老鼠传播的疾病中,鼠型斑疹伤寒(typhus,通过鼠蚤为媒介引起的急性传染病)如今已极少发现,但沙门氏菌病(salmonellose)和钩端螺旋体病(leptospirose)却不罕见。科学院成员、巴黎Maison-Alfort国立兽医学院(EnvA)教授Jean Brugère解释,人即使仅接触到老鼠的粪便,就有可能染上钩端螺旋体病。这是可以致命的,因此下水道清洁工都要接种抗钩端螺旋体病的疫苗。


Jean Brugère指责马尔科维奇在“不着边际”地“瞎掰”。他觉得“无法理解”,“这太过分了,身为市议员,居然不呼吁灭鼠,反而想把老鼠放在与人平等的地位——这可是对人类健康的危害!”


04 “脏的是巴黎人”


面对批评和嘲讽,巴黎市动物主义党议员马尔科维奇向法新社表示,人类一直想消灭老鼠,但事实证明这是做不到的事,所以现在应该思考其他解决办法。


她为自己辩护称,“褐鼠清道”一说不是她发明的,是“下水道清洁工们自己说的”。她说,“褐鼠”只有“与人有接触时”才构成问题,但“别忘了它们更愿意待在下水道里”。在她看来,是各种工程迫使老鼠跑到地面上来,然后它们才会发现公园和花园里满地都有吃的。


专家指出,老鼠60%-75%的时间都在洞穴中渡过,只有觅食的时候才会外出。因此,灭鼠最关键的是保持城市清洁。马尔科维奇赞成这一说法:“人们常说巴黎市很脏,其实脏的是巴黎人”,如果没有随地抛掷的垃圾,也就没啥吸引老鼠了,“每一个人都要出一分力才行”。



▲ 巴黎城市卫生常遭诟病,图为巴黎街头的垃圾。(法新社图)

法新社报道,巴黎11区和12区即将按照这一思路展开试行活动,将部分区域的清扫工作从早上改到晚上进行,以减少老鼠在夜间外出觅食。巴黎市府分管公共绿化、生物多样性和动物保护事务的副市长Christophe Najdovski强调,要解决鼠患问题最重要的是要让老鼠在地面上“无食可觅”,因此民众必须减少乱扔垃圾等不文明行为。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