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他为2700万聋哑人发声,有人却要用5000万买他的人头

收藏

他为2700万聋哑人发声,有人却要用5000万买他的人头

世界华人周刊 世界华人周刊 07-24 08:24



“有人出价5000万,买我的人头。”


这句话,像极了某个电影中的情节——黑恶势力为铲除异己,颁出“江湖追杀令”,重金悬赏仇家的项上人头。


然而,这不是电影,而是几年前真实发生的事情,比电影演绎得还要魔幻。


受到威胁的人叫唐帅,一位专为聋哑人打官司的手语律师。


● 唐帅




2018年1月,年关将至,一天半夜,唐帅的手机突然响个不停。


短短半个小时,他被拉进了几十个微信群。


群里都是聋哑人,他们买了湖南龙盈资源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盈公司”)的理财产品,承诺超高回报,却落了个血本无归。


龙盈公司老板包坚信,是一个在聋哑人圈里声望极高的人物。


他自身是聋哑人,早年白手起家,凭借卖灯饰发家致富,将加盟店推向全国各地,顶着一大串耀眼的头衔:湖南残联聋人协会副主席、湖南十大残疾人创业之星、博鳌“中国照明行业三十年新锐影响力人物”、亚洲聋人企业家、聋人心理专家等等。


但就是这样一个励志人物,在自己的下半生上演了一出令人瞠目结舌的“反转大戏”。


他于2016年创立龙盈公司,打着帮助聋哑人创业的旗号,专门骗取聋哑人投资。



台上,他全程用手语演讲,以夸张的肢体语言和煽动性的话术,让台下的人们热血沸腾:


“只要你有梦想,你就能当老板!”


“相信我,我们聋人朋友一起携手赚大钱!”


“投资5000元,7天就能分红1781元;投资10000元,7天分红3562元;最高10单,投得越多,赚得越多!”


在包坚信的鼓动下,一批又一批聋哑人投资进来,掏空积蓄。


结果,超高额的回报成了空头支票,投资的本金也不知去向。


他们四下奔波、维权,但因交流不畅、举证困难,甚至找不到能有效沟通的律师。


直到有人推荐了唐帅。


在聋哑人眼中,这位33岁的重庆小伙儿,成了他们拿回血汗钱的唯一希望。




在唐帅看来,龙盈诈骗案是典型的“庞氏骗局”。


这是很多传销团伙儿敛财的惯用手段——利用新投资者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利息和短期回报,拆东墙补西墙,制造赚钱的假象,进而骗取更多投资者的加入。



有领导提醒唐帅,这个案子牵扯面太广,且都是弱势群体,一旦搞不好,就是社会性的舆情事件,风险很大。


唐帅点头。


他有心回绝这个案子,然而,当几百名聋哑人从全国各地赶来重庆,站到律所门前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地扎了一下。


他们都是底层的穷苦人,很多人在这场投资中倾家荡产。


有的人抵押了房子;有的人透支了借呗。


四川阿坝一对相依为命的聋人母子,打杂工存了十几年的钱——2万块——全都投了进去。他从视频里看到她们摇摇欲坠的泥巴房,屋子里挂着破旧的蚊帐,上面有明显的窟窿……


“骗子,龙盈,我。”(我被龙盈公司骗了)


“赚钱他说。好,不好能?”(他说能赚钱。好啊,我能说不好吗?)


按聋哑人的表达习惯,最重要的信息要放在最前面,语序与普通人完全不同。哪怕一个简单的时间问题,也要把故事从头讲起,中间夹杂着反反复复的“钱没了”。普通人一句话讲清的事儿,他们往往要多花几倍的时间,耗费几十个手势。


望着一双双满怀期待的眼睛,唐帅最终用手语,坚定地比出了一句话:“请放心,我替你们维权。”




维权的过程艰难、曲折,唐帅几乎放弃了律师事务所所有的事情,全力投入到这起大案中。


他奔赴全国各地,调查取证,同时,也有受害者陆陆续续来律所报案,他将这些聋哑人一一安顿好,妥善保管实物证据。


此外,他坚持一个原则:绝不收取报案人一分钱。


聋哑人生活不易,他们中的很多人几乎没有收入来源,他不忍心收钱。



调查夜以继日地进行,有包坚信的亲信给唐帅带话:包总说,只要你不再乱咬,多少钱尽管开口。


唐帅严词拒绝:谢你们包总的美意,我领受不起。


不久后,圈子里流传出一个消息,有人出价5000万,买唐帅人头。


一天夜里,两点多,几个人全套警服,比着手语在律所附近转悠。


巡楼保安给正在加班的唐帅打来电话,唐帅惊出一身冷汗:哪有聋哑人当警察的?


他搬来沙发,死死抵住办公室的门,然后立即打电话报警。


警察很快赶到,那几个假扮警察的聋哑人闻风而逃。


送走警察后,唐帅才发现自己的腿在发抖。


这件事,让律所人心惶惶,唐帅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回家,晚上同事轮流陪他值班,几个人把菜刀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嘴上说着加班谈事情,其实什么正事都没谈,就是坐着喝茶。”


走到这一步,唐帅心里明白,接下来的结果只有两个:要么包坚信入狱,要么自己死得很惨。



几乎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唐帅开始与包坚信一伙儿死磕。


他将自己的律所作为“总据点”,请群里的聋哑人们广泛联系其他受害者,分派5名聋哑助理,负责不同区域的证据收集工作。


又出资请了两名聋哑人做“卧底”,应聘到包坚信位于杭州的总部,一面偷偷收集各方往来数据,一面密切关注包坚信的动向,利用针孔摄像头拍下他在各种“股东大会”“洗脑大会”上的视频。


密集而大范围的举证,引起了各地警方的高度重视,在唐帅大量证据的协助下,2018年5月12日,包坚信及龙盈公司高管等共计13名犯罪嫌疑人,被长沙市公安局逮捕归案。


这是建国以来最大的一场针对聋哑人群体的诈骗案,涉及湖南、新疆、安徽、浙江等25个省市,受害者近3万人,涉案金额高达5.88亿元人民币。


唐帅一战成名。


● CCTV2018年度法治人物——唐帅


那年,他被评为CCTV2018年度法治人物,颁奖词如此写道:


不忍看,那嘶喊被按下消音键;


不忍闻,那宿命里的霜雪经年。


你十指翻飞,接通了世界断裂的两端;


你百战无惧,用法的武器护佑沧桑的心田。


成己达人,君子翩翩,正义有声,公道人间!




作为一个语言系统健全的人,唐帅始终觉得,这是上天对自己最大的恩赐。


因为他的父母都是聋哑人。


● 唐帅和父母


父母不愿唐帅生活在无声的世界里,从小将他送到外公外婆家抚养,不让他接触聋哑人,也不准他学习手语。


他们自卑、敏感,承受了社会太多的偏见。


有一次,父亲得了急症,痛得满头大汗,因无法与医生交流,病情迟迟不能确诊。


唐帅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在心里默默发誓,一定要学好手语,当好父母的代言。


父母工作的振兴金属厂,有几百名聋哑员工,唐帅一放学就往厂里跑,与叔叔阿姨们交流学习。


还常常去重庆朝天门、解放碑一带,与外地聋哑游客学习手语方言。


父亲得知后,起初大怒,但当发现自己的儿子已能用手语熟练对话、帮助聋哑人解决问题的时候,这才慢慢释怀。



九十年代,工厂改制,父母双双下岗。


为了赚钱养家,唐帅读完高中,放弃了大学,开始外出打工。


他先后去过北京、上海,卖过盒饭,批发过衣服,还在酒吧里当过驻唱歌手。


大城市对这个没人脉、没学历的少年并不友好,他在底层摸爬滚打,尝尽了小人物的辛酸,兜兜转转,最终又回到了老家重庆。


命运就此改变。


在昔日的雇主家,唐帅遇到了前来做客的区公安局局长。


在得知唐帅精通手语后,局长说,小伙子,要不要到我那儿试试?


不久前,局里抓了一个聋哑人盗窃团伙儿,为了查案,专门聘请了聋哑学校的老师来做翻译。


但一连几天,审讯工作都没有什么进展,陷入了僵局。


唐帅进了审讯室,半个小时,犯罪嫌疑人全招了。


局长问唐帅,你是怎么做到的?


唐帅如实交代:“我也不清楚,就是聊天。大概是我比较了解聋哑人。”


从聋哑人的圈子里成长起来,接触的人形形色色,他对这个群体,有着感同身受的理解,也有着深刻在骨子里的共情。


2006年,21岁的唐帅正式被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聘为手语翻译,协助公、检、法部门,沟通处理聋哑人案件。



在唐帅到来之前,警官们侦办聋哑人案件时,最头疼的是“有劲儿使不上”。


因为大多数手语翻译只能做“传声筒”,警官们的侦查技巧、询问技巧、攻心术全都使不出来,翻译们往往跟聋哑人比划半天,得出的结论是“嘴太硬,没办法”。


聋哑人擅长沉默,翻译拿钱办事,也懒得去追根究底。


但唐帅不一样。


他极其擅长与聋哑人沟通,有时候不用警官插话,自己就把案情捋得明明白白,甚至还能挖出更多的线索。


外地流窜到重庆作案的聋哑人,唐帅三下两下就能问出破绽,因为整个重庆的聋哑人圈子他都熟。


“省心。”这是与唐帅合作过的警官们的普遍评价。


那些年,唐帅是最忙的手语翻译,足迹几乎踏遍了重庆各个辖区大大小小的公安局、派出所。


到了后来,四川、陕西、云南、广西等地的公安也会找他帮忙,还流传出他会“催眠术”的传说。




从事手语翻译工作7年,唐帅接触了上千个聋哑人的案子。


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个问题:有时会很难向当事的聋哑人解释法律条款。


“我们急需既精通法律,又精通手语的人。”


2011年,唐帅通过成人自考,考取了西南政法大学法学专业,又于2012年顺利通过司法考试,成了一名专职律师。



他在重庆开设律师事务所,只要有聋哑人找到他,他都会尽可能地提供法律援助。


一起聋哑案件,耗费的时间、精力,往往是普通案件的三四倍。


通宵熬夜,一天睡四五个小时,吃一顿饭是常态,但他还是觉得时间不够用。


“聋哑人群体有2700万人,会手语的律师却寥寥无几,我不忙怎么行?”


有人问他,忙成这样,应该赚了不少钱吧?


每次听到这个问题,唐帅只能报以苦笑。


接聋哑人的案子与接普通人的案子不一样,很多时候根本赚不到钱,甚至要亏钱。


因为接普通人的案子,会先报价,对方如果觉得价高,可以拒绝。


但聋哑人往往心思单纯、直来直去:“我只有这么点钱,你一定得帮帮我。”


他们不是撒谎,是真的困难,真的拿不出钱来。


能拒绝吗?


“不能,拒绝就相当于见死不救。”


有时候累极了,也会有退堂鼓的念头。


然而,头天晚上下定了决心,第二天来到律所,看到聋哑人那渴望、无助的眼神时,做了一夜的心理建设一下子就被击溃了。


“我不是不想退,是不能退。”


● 唐帅在西南政法大学讲座


一个人的精力终归有限,为了解决这一困境,唐帅开始致力于培养更多的聋哑人法律从业者。


每年毕业季,他都会到各大高校发布招聘启事,前前后后共招收了30多名聋哑大学生,指导他们学习法律。


全国首位聋哑人律师——谭婷,就是由唐帅团队培养出来的。


此外,唐帅与西南政法大学合作,开设“卓越公共法律服务人才实验班”,培养既懂法律又懂手语、能够直接为聋哑人提供法律服务的专门人才。


他希望聋哑人这个2700万人的庞大群体,在受到利益侵害时,能站出来、顶上去的不再只有自己,而是一个个具有专业素养的手语律师团队。


● 电影《无声的辩护》发布会现场


2022年4月17日,以唐帅为原型创作的电影《无声的辩护》,在北京举行启动仪式。


有人祝贺他,你出名了。


对此,唐帅却显得很淡然。


“我不是想出名,我只是想抓住每一个可以表达的机会,将聋哑人的现状告诉大家,让更多人关注到这个被淡忘、被忽视的群体,对他们多一份体贴和尊重。”


他始终坚信,明媚的阳光,必会照亮那片无声的世界。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