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每18人就有一人感染新冠!英国老人痛斥:群体免疫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包装的谎言

收藏

每18人就有一人感染新冠!英国老人痛斥:群体免疫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包装的谎言

英伦圈 英伦圈 07-23 18:39

最近,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首相之争和炎热的天气上了,似乎很少有人再关注新冠了......


但事实上,英国的疫情形势并不容乐观——


据英国国家统计局(ONS)的最新数据显示,英国各地的新冠感染率持续攀升!


新冠变种病毒再度来袭


数据显示,仅一周时间,确诊人数就从270万人直飙至350万人,意味着每18个英国人中就有一人感染该病毒。



在这期间,圈哥身边也频频有朋友感染,即使一直认真做好防疫保护措施,也还是难免“中招”。


(图:Unsplashed)


其实,自从鲍里斯在2月21日宣布全面解除防疫限制后,英国就已经迎来过多次变种病毒感染高峰。


(图:英国政府网)


这次感染率再度攀上高峰,除了度假导致人员流动较大的原因以外,主要还是拜两个“传播技能点满”的新变种病毒所赐——


奥密克戎 (Omicron) BA.4和BA.5。


(图:BBC)


这两种变种病毒的威力究竟有多大呢?


报道称,即使之前已经得过新冠的人,甚至感染过奥密克戎毒株的人,仍然有可能再次感染奥密克戎BA.4、BA.5变种。


在这样强大的病毒之下,能够“逃过一劫”的绝对是幸运儿中的幸运儿: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英格兰每19人中有1人感染,威尔士、北爱尔兰每17人中有1人感染,苏格兰每16人中就有1人感染新冠。


(图:BBC)


COVID感染调查的分析产出主管萨拉·克劳夫 (Sarah Crofts) 在接受采访时也表露了自己的担忧:


“感染没有出现减少的迹象,感染率接近今年3月奥密克戎 (Omicron) BA.2浪潮高峰时的水平。”


(图:Unsplashed)


另外,住院率也并没有放缓的趋势。根据英国卫生安全局(UKHSA)的数据,在截至7月10日的一周内,每10万人中就有17.9人因新冠入院。


不过专家们也表示,虽然住院率较前一周有所上升,但也可以看出,疫苗仍然起到了应有的效果,即能够降低人们的新冠重症率,从而降低入院率,使医疗系统不至于崩溃。


(图:Unsplashed)


那么,新一波疫情究竟处于什么样的程度呢?


让我们首先回溯一下2021年1月的情况——


当时,国家统计局每周调查数据中的最高周感染人数为120万。


而今年3月底,一周感染者人数已高达490万。


然而,专家认为,接下来的感染人数,还将大大高于这个数字。也就是说,接下来的疫情顶峰,将比之前的德尔塔感染潮、奥密克戎感染潮还要“来势汹汹”。


(图:BBC)


看到这里,圈哥已经感到无语了。这一波一波的新冠,像极了《植物大战僵尸》里面一波一波怎么也打不完的僵尸。



当然,除了从数据角度来看之外,个体所受到的影响,则更能让我们真真切切地体会到英国疫情的严峻性......


老年患者讲述新冠创伤


英国卫报专栏作家米歇尔·罗森 (Michael Rosen) ,就在文章中详细描述了自己在新冠感染前后的具体经历和心路历程。


他在文章中提到,新冠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


在他看来,人们正在同时咀嚼多个层面的创伤:个人的、社会的、国家的,可能还有全球的。这可能会让人们感觉好像被轰炸了一样。


(图:卫报)


他以第一视角、第一人称,详尽且感情充沛地描述出感染新冠发生前后他的心态变化。细腻入微的描述宛如一部回忆纪实录,使人身临其境。


从他的视角,我们也可以对老年群体经历新冠后的心理状态窥视一二:


“尽管我清楚地记得我开始生病的日期,但我不知道我在之前几天做的哪件事情是 ‘那一刻’。


我问自己,病毒是在家里进入我的肺部?还是在酋长球场观看阿森纳的比赛?在一次学校访问中,被要求自拍的青少年包围?


或是在BBC《今日新闻》节目的演播室里谈论我为什么认为正在出现一种令人不快的态度——如果老人得了新冠并死亡,为什么不如年轻人得了新冠那么重要?”


(图:Unsplashed)


“这让我想起,病毒并没有‘传播’。是我们在传播。我们互相咳嗽、打喷嚏和呼吸。无论我们对可能伤害我们的病毒做什么,都会影响和改变我们的社会存在。当我们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受到伤害或因此而死时,我们会感到,它是一种社会创伤,我认为对此,我们很多人都还没有想清楚。”


“有的时候,我们彼此反目,互相讥讽和侮辱,因为我们戴或不戴面部遮罩物,因为我们关心或不关心80岁的人是否死亡,因为我们相信或不相信新冠的长期存在。


当我从48天的重症监护室——其中40天处于诱导昏迷状态——走出来时,我回想起在《今日》演播室的那次谈话,想知道在2020年3月,当我生病时,政府是否真的想保护我。”


(图:Unsplashed)


“3月13日,为政府提供建议的三位科学家都在同一天向媒体谈到了‘群体免疫’是阻止病毒的方法。


本报已多次表明,这既是误导,也是糟糕的科学,它可能混淆了我们现在在体内建立的免疫反应和生物体通过进化建立的各种‘垂直 ’免疫力;


也就是说,这是通过淘汰无法抵抗病毒或细菌的繁殖个体而获得的群体的胜利。”


(图:Unsplashed)


“我患病和在重症监护室的那段时间,不能站立或行走,一只眼睛几乎看不见,一只耳朵几乎听不见。


我大脑中的微小出血已经永久地击溃了各自的视神经和听觉神经。我欣然承认,我看了约翰逊和那些科学家的评论,感到很委屈。而我甚至不是在那段时间里死去的人的亲人。我不是一个在个人防护设备不充分或不完善时失去同事的医护工作者。


有一次,进入我的病房的个人防护设备是二手的,因为上面有一块有血迹。”


(图:Unsplashed)

“我曾与处于这种情况下的人会面,许多人感到寒心、被背叛和被抛弃。当他们听到人们告诉我们这是一个 ‘骗局’,或者说我们有潜在的健康问题,或者说我们这么老了,反正很快就会死掉的时候,他们就更难过了。


一位著名的记者向我保证,她知道我一直在生病。但是,她补充说,‘你已经74岁了’。这个 ‘但是’隐藏了很多含义。对于74岁来说,这个‘但是’意味着什么呢?


我的日子是不是不如她的日子有意义?我这样问自己。我们之间有什么样的社会契约,可以让我的生命因为是74岁而变得可有可无?”


(图:Unsplashed)

“与此同时,NHS国家医疗服务体系,通过数百人光荣的合作劳动、技能、知识和经验,拯救了我的生命,教我如何走路,帮助我帮助自己健身,其中许多人来自世界上许多不同地区。


当我遇到照顾我的任何一位护士、医生、理疗师或职业治疗师时,我都会感动得流泪。”


(图:Unsplashed)


在文章的最后,米歇尔·罗森这样总结道:


“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20万的死亡人数都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很大的损失。


我在等待,并且一直在等待——那个全国性的时刻,那个在圣保罗教堂举行的仪式,那个我们可以同时反思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的正式聚会。


因为,死亡会发生在我们个人身上,而不是以公开的共同方式。在一些可怕的战争或种族灭绝行为中,把死亡整理好是更加容易的。


国家和社会创伤的负担正由我们的家庭和个人关系来承担。几乎就像这个在大流行病中嘲笑公共卫生对策的政府,却害怕我们的眼泪和愤怒一样。”


(图:Unsplashed)


看到这里,圈哥也忍不住思考:


如果下一场历史洪流中,我们成为了年过古稀的老人,我们又该如何面对这一切?我们是否还会认为这一切只是数据版上枯燥无味的一笔,这一切并不那么重要?


答案,在每个人心中。



现在你还有好好做防疫措施吗?欢迎来评论区畅所欲言!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