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中国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一审败诉,医院:不能对健康女性实施以延迟生育为目的的冻卵

收藏

中国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一审败诉,医院:不能对健康女性实施以延迟生育为目的的冻卵

每日经济新闻 每日经济新闻 07-23 16:19

据新京报报道,7月22日,中国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当事人徐枣枣(化名)收到一审判决书,法院驳回其所有诉讼请求,她表示将会上诉。


医院:不能对健康女性实施以延迟生育为目的的冻卵


据新京报报道,2018年12月,时年30岁的徐枣枣向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寻求冻卵服务,各项健康检查结果显示自己身体状况良好,符合冻卵需要,但医院以其单身身份及非医疗目的为由拒绝为其提供冻卵服务。此后,徐枣枣以“一般人格权纠纷”案由将医院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对其一般人格权的侵害,为其提供冻卵服务,并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本案在2019年12月和2021年9月先后两次开庭审理。诉讼中,徐枣枣认为,其检查结果确认身体状况良好,符合冻卵需要,却遭到了医院拒绝。这种行为是对其女性身份的歧视,违背了我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对男女平等、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的歧视等相关规定,侵害了其一般人格权。她还认为,婚姻只是实现生育的手段,不是前提,我国法律上并未否认单身女性享有生育权。


庭审中,北京妇产医院辩称,根据相关规定,该院只能对因病不能自然妊娠及因病需要保存生殖力的女性实施包括冻卵在内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而不能对包括原告在内的健康女性实施以延迟生育为目的的冻卵技术。此外,该院并非因为原告是女性而拒绝实施冻卵,而是基于以推迟生育为目的的冻卵可能导致的一系列问题,以及考虑到一系列社会问题,为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而制定的法规规章、技术规范的要求,拒绝为原告实施冻卵。


7月22日,徐枣枣收到一审判决书,法院驳回其所有诉讼请求。


7月22日下午,徐枣枣表示,此次败诉不会让她放弃对这个议题的关注,之后会上诉。“法院的一审判决看起来可能不是一个那么具有支持性的决定,法院肯定有自己的考量,但改变的发生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国内首例单身女性争取冻卵权利案在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第二次开庭审理,当事人徐枣枣(化名)在法院外。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法院的依据是什么?


据央广网此前报道,2020年两会上,有政协委员建议“赋予单身女性实施辅助生育技术权利”,也有委员建议“禁止单身女性冻卵”。同时,2019年年底,我国首例单身女性冻卵被拒绝案件备受关注。一时间,单身女性到底能不能合法冻卵的讨论声此起彼伏。随后,国家卫健委针对这一话题发布答复函表示:“禁止给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


根据国家卫计委2003年修订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规定,“禁止给不符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法规和条例规定的夫妇和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卵子冷冻技术属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范畴,所以,为单身女性冻卵,违反了上述规定。但民间关于应该放开“冻卵”的讨论、呼吁一直存在。


2020年7月,国家卫健委在对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第2049号文件的答复函中表示,目前以延迟生育为目的,为单身女性冻卵不符合中国法律法规有关规定。一是应用卵子冷冻技术存在健康隐患;二是为延迟生育为目的的卵子冷冻技术应用在学术界依然存在较大争议;三是严防商业化和维护社会公益是辅助生殖技术实施需要严格遵循的伦理原则。


徐枣枣(化名)也曾经提出过自己的质疑:“我知道有相关的规定,未婚男性是可以出于保健的目的去冷冻自己的精子的,但是相应的单身女性冷冻卵子这个事就那么难,那么崎岖。”


针对这一问题,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生殖中心副主任谭季春教授解释称,不是说男性可以无条件存精,男性存精也是有限制的,只有因男方因素准备实施试管婴儿的不孕夫妇可以冷冻保存。


荷兰阿姆斯特丹,技术人员打开装着女性冷冻卵子的容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另外,中国卫生法学会副会长郑雪倩也表示,我国有合法的国家精子库,为不孕夫妇提供生殖帮助,但目前来看,建立国家卵子库的各方面条件还不成熟。“在采集过程中,精子的采集对人体的伤害并不大,可是卵子的采集对未婚女性的身体健康还是有影响的,所以就必须符合这些条件。第一就是人的素质,第二技术规范,第三法律的规范,第四个伦理的规范和市场监管的规范。这几条都能达成的时候,我们也可能会考虑。”


冻卵技术的现状如何?


冷冻卵子并非新晋诞生的高科技。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科学家出于对珍稀动物保护和配种的需要,开始研究冷冻卵子技术。直到1986年世界首例慢速卵子冷冻试管婴儿“冰宝宝”诞生,冻卵才算正式成功用于人工辅助生殖。但当时冻卵技术还不成熟,相比于用新鲜卵子或解冻后的胚胎,冻卵复苏后的成功受孕率还不稳定。


1999年,医学家们采用更先进的玻璃化冷冻保存技术(也称快速冷冻技术)成功冻卵,新技术的安全性、有效性和稳定性较之前都有了很大提高。经过十余年的医学实践与观察,2013年1月,美国生殖医学会宣布冻卵不再是一项实验性技术,可以应用于生殖医学临床。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冻卵就没有了技术难关或健康风险。


女性取卵过程比男性取精子复杂得多。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生殖中心副主任医师王艳槟介绍,取卵是一种有创操作,需经后穹窿穿刺,手术本身可能会带来一些感染和损伤风险。


正常情况下,女性从月经初潮起,每个月只能产生一个成熟卵子,为减少对女性身体造成太大伤害,同时又为保证相对充分的妊娠率,理想状态是一次取到10~15颗卵子。为此,要事先给女性打促排卵针,每天一针,连续8~10天,此间患者可能会因超生理状态的激素水平而出现各种不适,如情绪波动,下腹部酸胀,还有人会患有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引发腹水、胸水、血栓,甚至呼吸衰竭,需住院治疗。


“冻卵本身已经是成熟技术,就像任何一个临床技术一样。”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梁晓燕说,从数据上看,冻卵解冻后生出的孩子没有比自然出生孩子的畸形率显著增高,但存在一些表观遗传学上的改变。


图片来源:摄图网_501622515


“进行冻卵后,未来只能通过体外受精胚胎移植的方式来完成受孕,也就是试管婴儿。”王艳槟表示,尽管随着技术进步,目前冻卵复苏率已经可以达到90%、甚至95%,但试管婴儿的平均活产率只有百分之四五十,年轻人或可达百分之六七十。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