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抗议多年赢了!中国瓶装水厂在新西兰采水,法院判取消资质……

收藏

抗议多年赢了!中国瓶装水厂在新西兰采水,法院判取消资质……

新西兰中文先驱 新西兰中文先驱 07-23 15:57

这两天,有一条大新闻没引起关注。


上诉法院宣判了


在经过长期的斗争之后,一场声势浩大的“抵制中资企业在基督城取水”的活动取得了胜利,基督城人在法律层面上赢得了“战争”,两家瓶装水公司被取消了在基督城的采水许可。


7月20日,新西兰媒体描述为“基督城的大日子”。



此前,坎特伯雷环保局 (ECan)允许了中资企业 Cloud Ocean Water(以下简称云海湾) ,和另外一家 Rapaki Natural Resources ,可以每年在基督城采 88 亿升水。



当地环保组织“新西兰水行动”Aotearoa Water Action (AWA) 随后对此决定提出质疑,并且向法院提起诉讼。


本周的结果出来了,AWA赢了,上诉法院推翻了允许这两家公司的采水许可,还裁定坎特伯雷环保局必须支付 AWA 的上诉费用,大约为 18,000 纽币。


AWA发言人 Peter Richardson 表示,“这对我们来说是重要的一天,我们想,对基督城来说也是重要的一天。我们当时反对这些是获得广泛支持的。”


“这对基督城人民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决定。它有助于保护我们的水资源。”



中企收购本地企业采水


这事要回溯到2017年。


基督城一位议员当时表示,基督城应该出售瓶装水到海外,因为这里的水,比油还要有价值,可以提升基督城的经济收入,并且降低基督城居民的地税。



2019年,云海湾公司在收购了基督城一家羊毛处理厂后,自动获得羊毛处理厂持有的20年取水许可,每天可抽取432万升水,一年达15亿升。



云海湾在中国售价每10升水27纽币,潜在收益为1200万纽币/天,相当于43亿纽币/年。



然而,与中国国情不同的是,基督城的水资源是免费的。



当时,新西兰媒体还报道一份云海湾的广告,包装上描述的是它来自于“著名的坎特伯雷200米地下深处”(错把Canterbury误拼为Caterbury),并用了库克山(Mt Cook)的加工图。



而实际上,这些水是来自于基督城一家曾经化学清洗羊毛污染物的当地工厂Kaputone Wool Scour的地下含水层的水。



之后,10多万新西兰人发起请愿活动要求禁止中企在基督城取水,请愿者认为,水在当地是珍贵的资源,一旦蓄水层过度抽取,很难恢复。



因为云海湾已经获得了采水权,基督城市议会和坎特伯雷环保局又打起了"嘴仗",并且争执了长达近两年之久。


2019年,AWA发起数千基督城人走上街头,进行抗议。



同时,AWA收到了约10万纽币的捐款支持抗议活动,其中,基督城市议会就捐赠了5万纽币。


这事可能还没完


根据官方网站显示,云海湾水厂隶属于新西兰凌海集团,是中国山东日照市凌云海糖业集团的下属企业。



新西兰凌海集团董事Feng Liang表示,该决定令人失望,但公司需要时间来审查并适当考虑上诉法院的决定。


而坎特伯雷环保局法律顾问Catherine Schache表示,这一决定意义重大,其影响远不止瓶装水。


但是,她没有说这些影响是什么。


“我们现在需要花时间考虑这些影响可能是什么,特别是在我们的同意处理方面。”


当被问及会否向最高法院上诉时,Schache 说她刚刚收到决定,还未考虑是否上诉。


看来,这事还没完。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