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全国唯二的视障咖啡师,双胞胎兄弟在上海做咖啡!推拿之外,盲人通往常人社会的路→

收藏

全国唯二的视障咖啡师,双胞胎兄弟在上海做咖啡!推拿之外,盲人通往常人社会的路→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07-23 12:17

“我没喝过咖啡,哪个品种好喝?”上海华润时代广场门口的“种子咖啡店”登上电视新闻的第二天,店长天保、天佑两个小伙子接待了许多这样的客人。


他们不是专门来喝咖啡的,更像是来看这一对盲人双胞胎是如何制作咖啡的。



的确,这是个值得“猎奇”的事儿,眼睛看不见的咖啡师,做出需要加满冰块的冰美式,或是需要手工拉花的热拿铁,如何办到?


可当大多数顾客拿着自己的咖啡转身离开时,好奇心显然没有得到满足。“他们看上去很熟练,不像是看不见的啊。”而那些等待咖啡的客人们,眼睛往往全程盯着咖啡师的手,心里捏着一把汗。


天保、天佑是两个出生于1999年的先天视障青年,也是目前上海,乃至全国“唯二”的盲人咖啡师。他们并非本身擅长这个,先接触咖啡的哥哥天保,也只不过刚刚经历了两个月的培训。


他们的出现,也不意味着这些年陆续向自闭症人群、听障人群开放的咖啡行业,同样能够接纳盲人。个中需要突破的困境恐怕还有很多。


而比盲人咖啡师这个新职业更值得关注的,是视障青年们通往常人社会这条曲折的路。


天保、天佑和“种子咖啡店”。被采访人提供


为盲人创造一份工作


在“种子咖啡店”购买一杯咖啡的过程并不复杂。你只需要扫描窗口的二维码下订单,天保手机里的语音辅助软件会将接单信息以普通人难以捕捉的语速和语调读给他听,这是近年来不少盲人得以熟练使用手机的重要技术发明。


整个制作过程中,你等待的时间也不会太长。如果是一杯冰拿铁,天保会在摸到操作台左侧的一个防滑条时蹲下来,这个位置和高度恰好正对着冰柜。两铲子下去,冰块占满杯子。


天保站起来,右手自然下垂的位置对着牛奶和奶泡的出口。奶泡机中间一排按键从左数第四个,摁下一次正好可以流出一杯冰拿铁所需要的分量。


奶泡打完,天保的脚向左侧平移一步,可以摸到萃取咖啡的机器。机器上原本有许多按键,可以制作不同的品种。为了让天保能够找到对应位置,机器的按键面板上又装了一块厚厚的亚克力板,上面有不同形状的镂空。如果摸到的是方块,摁下去会出一杯浓缩;摸到三角形,出来的就是热美式。而机器流出来的咖啡液,同样也是刚好的定量。


完成这一步,咖啡就做好了。天保向右侧平移两步,左手抬至胸口高度的地方放着杯盖和吸管,他可以很娴熟地给客人打包,并顺势递到窗口,末了说一句:“喝前搅拌一下口味更好哦。”而你向一位盲人咖啡师购买咖啡的历程到这儿也就结束了。


你甚至会有些“失望”,如果只是这样简单,那的确没什么技术含量。此时,这家咖啡店的发起人,也是熊爪咖啡联合创始人天天却会告诉你,这正是他们所希望的效果。“模块化、标准化,简单培训一下就能学会,两个礼拜就能拷贝一家店,不然你让盲人怎么来就业?”


天保的制作流程娴熟,你几乎会忘记他是个盲人。杜晨薇 摄


两年前,熊爪咖啡在上海永康路68号开业,店铺招募了一批听障人士作为咖啡师,掀起了一股特别的风潮。


其实除了难以和顾客交流,听障人士做咖啡本身没有太多生理上的障碍。听障咖啡师阿肯,曾获得全国咖啡比赛上海分赛区创意饮品季军;陈莹莹如今是熊爪咖啡的核心员工之一,幼时因发烧用药致聋的经历并不影响她在全国残疾人职业大赛咖啡冲调项目中获得第一。

但盲人就完全不同了。如果没有这一套自动化的工具和程序,他们甚至没法确保自己不被咖啡机里冲出来的热水和蒸汽烫伤,更别说每一次准确地调配出咖啡液和奶的比例了。


“种子咖啡店”给盲人创造了一个并没有什么门槛的岗位和一套并不深奥的商业思路:如果能再设计一台自动的奶茶机,那么盲人也可以开奶茶店。如果是冰激凌机呢?近日,一位在全国残运会上获得过短跑冠军的独臂运动员联系上了天天。“他想让我帮他开个店。我觉得这事儿能成,到时候我给他设计一个独臂拉花……”


归根结底是商业


一般而言,能够降低成本、扩大收益,就能成就一门好生意。可一旦商业叠加了慈善的、公益的因素,人们就不免会改换一种眼光。


当初熊爪咖啡开业仅21天就收回了成本,但行内依然有一种说法,认为“熊爪不懂商业”。因为有些问题似乎看不清楚:譬如顾客选择熊爪,真的是因为咖啡好喝,还是因为形式新颖?聋哑人当咖啡师,究竟是短期的经营亮点,还是会有长期的爱心效应?熊爪能够成为一种“模式”吗?


这一次,熊爪咖啡推出由盲人经营的“种子咖啡店”,从选址到产品设计,再到远景规划,似乎都在给这些问题找寻答案和出口。


华润时代广场3号门外的广场空间,就是熊爪咖啡的所在地。天天说,把咖啡店开在一个白领上班下班、午餐晚餐的必经之路上,降低他们的到达成本,增加他们的到达概率,就一定会有人来光顾。华润时代广场既有商业又有办公,还临近地铁,集合了逛街的、上班的、路过的各类人群。“天然就是开咖啡馆的地方。”


而为了强化顾客的黏性,从熊爪咖啡到“种子咖啡店”,“好喝”都被视作是产品开发的根本逻辑。“我们选择了一种售价较高的牛奶,尽管70%的顾客都会消费拿铁,而每杯拿铁里牛奶的比重占到90%,成本将大大提升,但咖啡口感也确实提升了。”天天说。


此外,熊爪咖啡还在云南包下了一座农场,自己种豆子,自己烘焙并设计风味,还雇用了大量当地的听障人员。


“这里面有公益的成分,但首先是生意。”天天甚至已经憧憬过今后开设400家门店,并成功上市的具体景象:“我想带着400个店长去敲钟,就让他们戴着‘熊爪’,穿着人偶的服装上台。敲完的一刻,所有人把头套摘下来,让全世界看看这些看不见或者听不见的年轻人长什么样子。这是件多牛的事情。”


第一家“种子咖啡店”开业后,天天要把这件牛事做下去的意愿愈发强烈了。原因是他很想雇佣的一名年轻盲人员工是一个没有亲属、常年住在福利院里的女孩。


“盲人女性离开福利院的两个条件,要么是嫁人,要么是拥有稳定工作单位。我们不能在商业前景并不明朗的时候,许给一个年轻人未来。但如果这门生意能够长久地做下去,她就可以在这份工作中收获绝对的自立和自强。”


一个咖啡店,将有可能改变一个盲人的一生。


永康路熊爪咖啡店外排队的市民。新华社


逐渐被发现的价值


上海是全国消费咖啡的重地,而永康路则被认为是上海消费咖啡的“宇宙中心”。


然而在三四年前,“宇宙中心”释放出来的商业信号是这样的:一家精品咖啡店想火,你得有个长相不错的咖啡师,她/他能够和顾客欢快地聊两句,这种亲近感和认同感,是那些客人一路走来穿过十几间咖啡馆却唯独在你家门口停下并产生购买行为的根本原因。


但听障咖啡师是没法和客人沟通的。陈莹莹曾经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咖啡店里的工作,却因为想要请假几日被劝退了。彼时,很少有咖啡馆能够意识到,一个优秀的咖啡师,即便听不见、不会说话,并不会影响她/他的劳动价值。


直到熊爪火了以后,这两年,整个咖啡行业用人市场开始出现了一些特别的转向——熊爪周边的一些店,也开始雇佣听障咖啡师了。还有很多咖啡店开出了高于常规薪资1000元以上的待遇,想要从熊爪挖几个“熟手”。“员工跟我说他们是不会走的。但我内心反而高兴,至少证明这个行业已经接纳了他们,或者说看到了他们的劳动价值。”天天说。


全社会对于残障人群的注意力,也因为熊爪咖啡的出现,逐步聚合在一起。熊爪的推广过程中,一些互联网公司、媒体给了大量助力。此次美团还专门利用语音识别技术给盲人咖啡师设计了新的收银系统。


华润时代广场、天安千树等大型商业体则在“种子咖啡店”的落地过程中,给予了支持和帮助。上海还有许多街道的行政部门,也主动表示希望这样扶助残疾人的咖啡馆可以落地辖区。还有建设银行等金融机构,为熊爪咖啡拓店提供了小额低息贷款……


去年的进博会上,天天结识了一家来自意大利的咖啡机厂商。这是一家经营高端全自动咖啡机的厂家,天保所使用的这台改良过的全自动机器,正是他们免费提供的。


今天来看,残障人士进入咖啡行业,不再需要依靠一小部分人的善举,一条完整有序的、可持续的特殊供应链条已经逐步构建起来。


依靠语音辅助软件,天保、天佑可以听到订单信息。被采访人提供


通往社会的路


1999年出生的天佑今年刚满23岁,尽管眼睛看不见,但其他方面的表达和感知能力并不差。


他可以自如地从位于闵行吴泾地区的家换乘地铁到达华润时代广场,也可以流利地对答记者提出的任何问题。


他在对不同地址的距离把握上甚至有些特长:“因为在手机上查地图时,语音辅助软件会把位置和距离读出来,所以印象深刻。”


但在盲校完成9年义务教育的学业之后,和绝大多数盲人青年一样,唯一可以继续学习和从事的所谓对口专业只有一个:保健按摩。“我不想学那个,但是没有选择。”


好在这些年在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等国家政策的引导下,从保健按摩专业毕业的盲人青年们,也可以获得进入常规企业工作的机会。


一位在残联工作的专业人士告诉记者,上海多个区已经实现应届大、中专盲人毕业生的100%就业。“许多企业,特别是外资企业,为了在缴纳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方面获得优惠,主动提供了适合于盲人或其他残障人士的岗位。盲人也是可以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


盲人咖啡师的出现,更进一步为盲人青年的未来择业提供了想象空间,但挡在他们人生路上的磕绊并不会就此消失。


在熊爪咖啡招聘听障咖啡师的时候,天天曾收到过很多简历。简历里有一条备注出现频率较高,那就是“希望可以不与外人直接接触”,这也是熊爪咖啡最初设计通过熊爪装置传递咖啡的主要原因,目的就是隔绝咖啡师和外界。


事实上,主动与其他人隔绝的心态,不止存在于听障群体之中,盲人群体亦然,单单要他们破除心防去接触社会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还有一些盲人终于走到外面的世界,拥有了社会身份、职业身份,却依然难以顶破职业天花板。


获得了盲人医疗按摩资格证的陈友根,目前是上海一家中医院备受欢迎的明星按摩师。多年来他可以享受医师待遇,但技术职务始终上不去,原因是职称考试没有针对盲人的专用笔试试卷。


而其他行业针对盲人群体的技术职称评审,多少也存在困难。一些行业专家建议:在全社会关注残疾人就业的同时,也应帮助其打通职业晋升渠道,“让他们享有公平的就业环境,才能推动他们真正走进常人社会,融入常人社会。”


上海永康路熊爪咖啡,市民带着宠物来与熊爪合影。新华社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