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突然离世,全网催泪:他的遗愿里,藏着2.9亿人最深的痛...

收藏

突然离世,全网催泪:他的遗愿里,藏着2.9亿人最深的痛...

华人瞰世界 华人瞰世界 07-23 12:14



写下标题,已经泪目。


就在昨天,一个农民工“走了”。


准确的说,死于7月5日的他,因为昨天的媒体报道,我们才知道他走了。


他来自西安,名叫王建禄,倒在收工回家的路上。


尽管早已经看过太多的悲剧,但网上还是有无数人为他落泪。


因为王建禄是一个要强的人。


媒体报道说,在倒下之前,当天他已经在高温、高湿度的环境中工作了9个小时。



因为王建禄是一个好父亲。


王建禄出来打工,是因为儿子今年参加了高考,即将成为一名大学生。


他的遗愿,是为儿子赚取上大学的钱。


其实,在2015年,儿子就考上了大学,后来为减轻家里负担,选择退学打工。


在家人的一再劝说下,儿子今年才重新参加了高考。


因为王建禄是一个老实人。


尽管拼尽全力的工作,但从去年开始,他的工资就一直被拖欠。


催了很多次后,老板给他写了一张承诺2022年6月30日前付清工资款的欠条。


但直到他离世前,仍然没有兑现。


因为收入被拖欠,王建禄今年选择了打零工,这样工资可以日结。


但因此未签劳动合同,意外死亡难以被认定为工伤。





一个好父亲,一个老实人,就这样永远沉睡在7月的太阳下,再也不会醒来。


但这还不是整件事情中最戳痛人心的部分。


新闻里说,王建禄死于热射病。


何为热射病?


百科百度中说:热射病是指因高温引起人体体温调节功能失调,体内热量过度积蓄,从而引发神经器官受损。



更通俗的说,他是中暑而死,是被热死了。


是的,真有人会被热死,从今往后,再也不要把这句话看做一句笑话。


这就是我们的农民工。


他是城市中最底层的人群,做着最苦最累的工作。


虽然不可缺少,但长期被歧视,遭遇傲慢与偏见。


他是家中的一片天。


也是外面的一棵草。


他承担了所有的责任、义务与深沉的爱。


也承担了所有的辛苦、辛酸,与旁人无法理解的世道艰难。


前几天,安倍被刺杀后,中国作家匪我思存的一段话,在网络被热传:


在这世上,每个人都活得这样辛苦,我曾经羡慕过的人,我曾经向往过的人,我曾经爱过的人,我曾经恨过的人。


最后我才知道,他们每个人,其实都和我一样活得千辛万苦。


是的,众生皆苦。


但在这世上,注定有些人活得特别辛苦。


我想到考上高中那年,为了攒够我的学费,母亲去广州的建筑工地打工。


仅仅两个月,就瘦了十来斤。


因为被混凝土刺伤,手掌大片大片的脱皮。


我想起上个星期的一个热搜:


给你10万块钱,你愿意去太阳底下站一天吗?



有粉丝觉得,现在的横店37度,演员穿那些多拍戏,真是太惨了。



对那些嘲讽他们的网友,他们反问:给你10万块钱,你愿意去太阳底下站一天吗?


他们说得理直气壮。


但他们不知道,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人,在37度高温下工作一整天,也拿不到10万的零头。


不是他们不想。


也不是他们不够竭尽全力。


实在是他们不能。


王建禄马上56岁了。



如果在城市中,一切会是怎么样?


56岁,在单位或公司里,已经退居二线。


他们做着不那么累的工作,憧憬着即将到来的退休生活。


他们的明天清闲,又可以期待。


但在王建禄这里,一切变了模样。


他做着没有合同的工作。


还有为高考的儿子凑学费。


要苦苦追着包工头,讨要工资。


他还必须在高温下满头汗水的工作。


《八兄弟》里说:


农民工就是草籽,给我阵风我就走了,给我点土我就扎根,给我点水我就活了,给我点阳光我就兴旺,我就开花我就打籽,我飘啊飘啊,我可地儿打籽!这就叫顽强。


马上60岁的他,顽强的活在这城市间。


他做着沉重的工作,精打细算,把自己的开支压到最低。


但一场高温,还是把他带走了。


有一个现象,可能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


现在农民工的年龄,越来越老了。


光明网曾经有一个调查。


2021年,全国共有农民工2.9亿,平均年龄41.7岁,比上年提高0.3岁。



在一些工地上,50岁以上的农民工,早已经不是个例。


他们已经不再年轻力壮。


但他们依旧做着本应该年轻人做的事。


年轻人都去哪里了?


他们不愿再做苦重累的活了。


他们去开网店,去开直播。


他们想赚更轻松的钱。


只剩下我们的父辈,日复一日,在工地上挥汗如雨。


他们经历太多风风雨雨;


他们忍辱负重,无限承受。


他们一直打拼却无法融入城市。


他们用最深沉的爱,对待着这个世界,和自己的下一代。


《十宗罪》里说:


买粽子的人,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离骚 ,建造高档商务楼的民工,住着的是工棚。


真的,请再多多关注下农民工这个群体。


最新的消息是:


因为舆论关注,王建禄去年被拖欠的工资已于前天结清。


王建禄的女儿,正按约定前往父亲病倒当天工作的工地,与项目负责人沟通相关事宜。




高温下,农民工的权利不能失温。


想起新闻后的一句网友留言:


越干得累和热的人,从来没有高温补贴,坐在空调房里的人,才能真正拿到高温补贴。


虽然有些夸张,但农民工真的太苦太累了。


请记住这个倒在高温下的农民工的名字:王建禄。


请记住:


他们也是别人的丈夫、儿子与爸爸,是别人的妻子、女儿和妈妈。


他们甚至就是我们的亲人。


尽管我过得并不容易,但还是见不得人世间他们的疾苦。


愿这个夏天,再无悲情。


他们成就了这世界的高楼大厦,与现代化。


我们应该守护好他们的权益。


这个世界,应该成全他们的体面。


-THE END-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