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他们一开口,港乐就还有救!

收藏

他们一开口,港乐就还有救!

全球潮流音乐 全球潮流音乐 07-23 08:33


提起港乐,大家脑海中会迅速定格到三王一后的黄金年代,低像素电视机、卡带里徐徐道来的抒情歌、蓬松朝气的发型和缎面华美礼服,港乐好像被默默暂停在那个年代。


然而最近芒果台的综艺《声生不息》,用极其真诚的态度告诉我们,港乐没有停滞不前,港乐不争先而争滔滔不绝。


港乐非但不死,反而是“江山代有才人出”般的生生不息。



说到粤语歌,绕不开一个人,那就是许冠杰。


别看我们现在听粤语歌多美好啊多悦耳啊,早在那个年代,广东人对自己的语言不自信,只听以披头士为代表的英文歌。


1972年某天,许冠杰的哥哥许冠文海外旅游归来,有感于移民的华人生存艰难,写下一首名叫《铁塔凌云》的小诗。


铁塔凌云望不见欢欣人面

富士耸峙听不见游人欢笑

自由神像在远方迷雾

山长水远未入其怀抱

檀岛滩岸点点磷光

岂能及渔灯在彼邦


在诗里充沛的情感,香港人满怀希冀的奋斗精神,深深打动了许冠杰。他反复地读着诗,谱出了曲子,这就是就是那首著名的《铁塔凌云》。

那时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成为改写港坛历史的人。这首歌先是打动亲戚朋友、街坊邻居,最后居然风靡全港。


许冠杰改变了人们心中的成见,低级的永远不会是语言,怕只怕歌曲里没有好内容。作为日常生活中的口语,粤语难道不比英文更有亲切感?更能表达人们的情感?


黄霑这样评价他:“活用俚语的个中高手,原曲关汉卿以来 ,未有再如许氏的,真不愧香港词人中,‘俗而不俗’第一人,功力无人可以企及。”


除此之外,因为许冠杰在穷人区屋村苏屋邨度过青春期,对社会底层人民的生活万分了解,他作的词都能准确切入社会痛点。



一首《急流勇退》,许冠杰反弹琵琶,不鼓舞人们上进,而是关怀普通人在时代狂潮中的疲惫。


名成利就人人想拥有,

谁料此刻只向往自由?

不奢望天长地久只要是曾经拥有


当年中英谈判成功,香港终于确定回归之后,因为不少居民对日后政局怀有恐慌,香港出现移民浪潮。许冠杰针对这种现象,写下一首《同舟共济》。他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清醒地呼吁人们不惧将来。


香港是我家,怎舍得失去她

实在极不愿移民外国做递菜斟茶

紧紧抱着吉他,倾出这心里话


80年代红遍香港乐坛的后生小子张国荣,师许冠杰为偶像,1988年,俩人终于合作了一首由张国荣作曲、许冠杰填词的《沉默是金》。

这首歌背后再次体现了许冠杰的别具一格的人生智慧,借黄霑的话说:整个八十年代,是张国荣不断追赶谭咏麟的时代。


1988年,《沉默是金》正式发行,那会儿正是“谭张争霸”的白热化阶段,谭咏麟和张国荣谁更胜一筹,争论不休,粉丝更是吵得不可开交,两位歌手都背负了不少骂名。


很多人推测,这是张国荣在借歌明志。


笑骂由人 洒脱地做人

少年人 洒脱地做人

继续行洒脱地做人


此歌一出,格局打开,群众的议论声也有所收敛。


《声生不息》中翻唱这首歌的李健,把空椅一人独唱,致敬大师许冠杰、也致敬张国荣,以诚挚热烈的语句告白那无限美好的时代,希望故人曾拥有的美好影像和音乐得以生生不息,历久弥新。


许冠杰的歌记录了香港腾飞的整个时期,早已经成为香港流行文化的一部分。初代歌神,当之无愧。


香港著名词作家卢国沾这样评价许冠杰:“如果将来有人要为粤语流行曲写历史,请记得把他写上英雄榜首。” 


不仅是使大众开始重新审视粤语歌曲,许多歌手在许冠杰的影响下推出粤语单曲,其中包括温拿乐队、徐小凤、罗文等,粤语歌坛初见雏形。


《声生不息》的先导片一出,林子祥、叶倩文两口子一出现,一张口,又令大家响起了那几年乐坛被两位铁肺支配的恐惧。


1980年,林子祥凭《在水中央》及《分分钟需要你》两首歌曲在第3届十大中文金曲颁奖音乐会连获两个金曲奖,成为当年的大赢家,奠定他天王巨星的地位,亦从此成为乐坛颁奖礼的常客。


说若许冠杰是创作方面的巨匠,林子祥就是唱功方面的王。他“天生奇喉”,音域超阔,极具冲击力和爆破力。


“林子祥有男中音应有的全部条件,高音区又延伸上去一大截,高音区上到 E5 (如《将心意尽诉》)、F5 (如《海市蜃楼》), 最高音咬字去到A#5 《恶斗恶》[4]和B5(如现场版《街头霸王榜》)。”


一般的歌手总是用假音拉上去,有些即使用真音拉到高音区,嗓音也会变得尖细单薄,很难像林子祥那样即使将高音拉到极限仍是饱满有力。而低音依然达到A2, G2, F#2(如合唱版《千枝针刺在心》、现场合唱版《每一个晚上》、录音室版《清河》),最低音咬字去到A#1《美而廉》。


1991年,徐克拍电影《黄飞鸿》,黄霑以古琵琶曲《将军令》作韵,谱成曲《男儿当自强》。演唱者的嗓音必须有浑厚,气贯长虹的的林子祥无疑是最佳人选。


当时林子祥次日便要赶去美国的飞机,面对黄霑的邀请,林子祥当即赶来录音室,对了几遍词曲便开唱。 房内只有一台钢琴伴奏,黄霑在一旁手舞足蹈:“阿Lam,请幻想有千军万马,有唢呐、小提琴、鼓、中国鼓、南北所有鼓!”


林子祥点点头开唱,一开口就让所有人目瞪口呆。宛如将军亲临战场的气势,太震撼了!


除此之外,明明是副男子气概十足的嗓子,却也善于模仿女声。他和女艺人合唱的时候,会给女歌手和音,和出来基本就是女声,妻子叶倩文曾说他一半男人一半女人。


叶倩文夸林子祥夸得中肯,自己的唱功也不容小觑。


如今在《声生不息》舞台上穿着一袭红裙唱《祝福》的叶倩文,在1988年凭借这一首歌创下了三台合计12项大奖的记录。


1988年唱着《祝福》的叶倩文叶倩文惯用欧美式的唱法,却既可以将传统小调唱的婉转动人,又能将高音演绎的大气磅礴,高音部分气息足,声音厚实,大开大合,手握《潇洒走一回》这支老老少少皆有耳闻的世纪神曲。

独一份的大气洒脱,让她在众星云集的香港乐坛与梅艳芳、陈慧娴、林忆莲三人并称为“四大天后,风靡整个世纪。


当时的港坛,除了创作派许冠杰和唱功派林子祥之外,还有风格派罗文。


当年的香港娱记笑称:“罗文的妖艳、妩媚、浮夸、前卫、比起后来的Lady gaga有过之而无不及。”


《声生不息》大家翻唱的那首《世界始终你好》,是他的代表作之一,体现着江湖儿女的肝胆侠义。

这首歌诞生于1983年,“辉黄”二人为《射雕英雄传》做配乐,原声带里的所有歌曲,几乎由罗文和女歌手甄妮二人包揽。《铁血丹心》《世间始终你好》《一生有意义》三段主题曲,开辟了武侠音乐的大幕。


罗文也是因为这首歌,成为了第一位在央视春晚舞台上唱粤语歌的港台艺人。伴随着那年的“射雕热”,罗文和甄妮也成了香港乐坛一对珠联璧合的搭档,一时间风头无两。


除了荡气回肠的武侠歌曲,罗文还能驾驭那些超前于时代的前卫歌曲。

每次演唱会上,服饰都会运用大量流苏、羽毛、晶片、闪钻元素,妆容也无一不大胆,时常跨越性别的界限,要知道,那可是80年代,他的艺术品位,超前了整个时代。


罗文有个知名的外号叫“罗记”,好友黄霑开玩笑说:“罗文是我见过的香港艺人中,扭屁股扭得最带劲的,因此叫箩记。”(“箩”在广东话里是指屁股)。然而,罗文叫罗记的真正原因出于对他实力的褒誉。


在香港,凡是被称为什么记的,都是有品质保证的老字号,罗文之所以叫罗记,是因为他的每一个作品,每一次表演,都是品质的保证。


走完了妖艳风,罗文又推出一首励志的《狮子山下》,这首歌代表着一种“狮子山”精神——认真工作、努力打拼,是不怕困难、迎接挑战,逆境自强,每当《狮子山下》响起,无数港人都回忆起那段艰苦奋斗的岁月。



1982年,后来与叶倩文并称四大天后的梅艳芳正值19岁,去香港华星唱片举行的第一届歌唱比赛参加竞演,发挥非常稳定,一路杀到决赛。

 

与以往情深意切柔肠百转的女歌手不同,梅艳芳走的是“女大佬”路线,西装加上墨镜和宽垫肩豪迈潇洒,打破了传统女性的温婉形象,在舞台上自信的样子征服了广大观众,


但这不代表梅艳芳只能走酷辣一种风格,梅艳芳演唱苦情凄惨的《女人花》,感叹人生际遇的《似水流年》后来都成了脍炙人口的金曲。

这样的歌手,仿佛是为舞台而生。


2009年经“世界纪录协会”评定,以全球个人演唱会总计292场当选“全球华人个人演唱会最多女歌手”。


风格前卫的梅姑后来遇见同属华星唱片的张国荣,两人一拍即合,成为至交好友。张国荣曾经郑重地承诺过,只要是梅艳芳的演唱会,无论怎样,他都会义无反顾地去当嘉宾。


爱开玩笑的张国荣没有食言,在梅艳芳入行二十年演唱会期间,他几乎每一场都会去。


1985年,张国荣的第一次演唱会,为了帮助梅艳芳提升人气,邀请了她做嘉宾。梅艳芳在1985年—1986年跨年的时候,在红磡办了首场个人演唱会,邀请的嘉宾当然也是张国荣。


两人合唱的一曲《芳华绝代》,让歌迷们至今都在感叹:你们走了之后,这个词寂寞了好多年。


节目第10期,谭咏麟“空降”现场,演唱了自己的经典歌曲《无言感激》,谭校长一开口,那个年代的珍贵影像瞬间向我们袭来。


谭咏麟早在1973年以温拿乐队主音歌手的身份出道,乐队跟着潮流,独辟蹊径用英美流行曲的谱子,重新填词成粤语歌发表。


后来温拿乐队因为变故解散,谭咏麟弃乐从影,1981年再度归来,那时张国荣以一首舞曲《Monica》刚刚火起来,两人在乐坛平分秋色,成了彼此最强劲的竞争对手。


张国荣的单曲《Monica》,是香港歌坛第一支同获十大中文金曲、十大劲歌金曲的舞曲,张国荣鲜明的个人风格也使他成为歌王的预备军。


《声生不息》舞台上,李玟和曾比特把它改编成了活泼轻快的百老汇风歌,怀旧中不失朝气。


1986年年度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上,谭张争霸达到白热化阶段。


张国荣起初在人气方面离谭咏麟有一定差距,直到一首《有谁共鸣》打破了谭咏麟领先的地位,谭迷气愤地在张国荣演唱时发出巨大的嘘声。


粉丝疯狂的爱对艺人来说是沉重的,没有艺人愿意看见这种局面,当时首先伸手制止这场战争的,是谭咏麟。


在1987年十大中文金曲压轴“IFPI大奖”的颁发典礼上,他神色凝重地宣布从此不再参加有任何音乐歌曲比赛的节目。



竞争对于音乐来说弊大于利,谭咏麟激流勇退,选择把更多机会留给新人,而他口中的新人,最具代表性的就是Beyond了。节目里马赛克乐队说:那个年代学吉他的人,都 把Beyond的歌当成评判演奏功底的“考级曲”。


香港社会关于「1997回归话题」最热的时候,百姓对回归祖国缺乏信心,几乎每个中产香港人都要办移民。Beyond发布了单曲《大地》,这首顺应时代潮流的单曲一经发布,立马被广泛传唱。


秋风秋雨的度日

是青春年少时

迫不得已的话别

没说再见

回望昨日在异乡那门前

唏嘘的感慨一年年


填词人刘卓辉介绍,《大地》是凭借幻想创作出来的。

香港作为曾与祖国母亲失散多年的孩子,在那段流离的岁月中,大家对祖国“母亲”的印象模糊,之所以能写出深刻的感情,少不了自己心中骨肉分离的沧桑感和根植于骨血深处的归属情怀。


其实除了大地之外,Beyond不少歌曲都站在极高的立意上,唱家国情怀,歌颂人道主义精神。


比如写给母亲的《真的爱你》,比如灵感来源于曼德拉的《光辉岁月》,歌颂一位勇者为自由平等所做的付出,比如海湾战争结束后,呼吁世界和平的《Amani》 。

 

Beyond的音乐是有态度有灵魂的音乐,正因为如此,他们的歌曲感动了一代又一代人。


到了90年代,媒体报刊最关注的对象变成了一群年轻英俊的少年,即后来被并称为四大天王的“刘德华、张学友、郭富城、黎明”。


四人中,刘德华是出道最早的一位。


刘德华刚出道走的是演员路线,20岁时进入香港无线艺员训练班学习,毕业后出演了许鞍华指导的影片《投奔怒海》等作品,在电影、电视方面急速聚集的人气。


李玟在《声生不息》披上婚纱出现的那一刻,脸上浮现的笑容,便像极了待嫁的新娘,因为刘德华主演的电影《天若有情》,是她少女时期挥之不去的一段深刻记忆。


她曾说:当看见吴倩莲伏刘德华背后,两人一路飞驰,衣袂飘飘时,真的很羡慕大银幕上的那个jojo,不止一次的幻想那个人就是自己。

 

在凭借影视剧积攒了足够多人气之后,刘德华借势推出了自己的首张个人音乐专辑《只知道此刻爱你》,标志着向其流行歌坛进军的开始。

而刘德华在音乐方面的伯乐,正是第一代歌神林子祥,刘德华亲述在自己的第一部电影《投奔怒海》拍摄期间,林子祥拿着把吉他手把手地教他唱歌,后来还帮刘德华跟华纳牵线,新老一辈相互扶持之中,可以看到某种温暖的火光在延续。


1984年,当刘德华在影视圈迅速蹿红的时候,张学友还在一家航空公司做职员,因为热爱唱歌,参加了“全港十八区业余歌唱大赛”。


一首《大地恩情》唱罢,评委卢国沾直接摆手说:“不用打分吧,一定是他了吧。”


就这样,毫无歌唱经验的航空公司票务员张学友,一举摘得大赛冠军,拿到一套价值7000块的音箱,和一份当时最大唱片公司宝丽金的合约,正式以歌手的身份出道,上岗第一个月,暂时没接到活,坐在办公室里练习签名。


直到1985年第一张唱片《Smile》发布,二十万的销量在当时香港平地一声雷,练的签名马上派上了用场。


1986年,张学友第二张专辑《遥远的她》再创佳绩。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当时就飘了,觉得没什么歌是我唱不了的。”


歌神也犯了“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错,他淹没在喝赞之中,辗转在各个酒吧里,宿醉、闹事、负面新闻不断,直到相恋2年的挚爱女友罗美薇也离开了他。


1988年,是张学友人生当中的低谷。他发行的粤语专辑《昨夜梦魂中》在香港的销量仅有几千张,与之前的20万张形成惨烈对比。


好在他很快醒悟了过来,经过一年的修整,在1989年凭借自己写的《旧信,旧梦》,用一句“空酒杯转动与泪轻碰,反覆的思索难变动”反思了这一小段混沌的人生,获得了大众的原谅。


他东山再起,迅速重返香港乐坛一线歌手行列。

 

1993年,张学友以专辑《吻别》,创下年度销量400多万张神话。专辑仅在人口2000多万的中国台湾就卖了上百万张,打破了华语唱片在台湾的销量纪录。

意味着每20个台湾人里面,就有一个人买了这张唱片。


张学友无疑是四大天王音乐方面势头最猛的一位,他的《吻别》、《一路上有你》、《每天多爱你一些》、《如果这都不算爱》、《饿狼传说》、《头发乱了》、《想和你去吹吹风》、《一千个伤心的理由》、《忘记你我做不到》都是传唱至今的热门金曲。


也有人说,《声生不息》好像一场张学友和陈奕迅的PK啊,两位虽然没有来到现场,但他们的歌屡次作为选曲出现,数量不亚于在场的杨千嬅、林子祥等人。


好像上《声生不息》的歌手,大部分都唱过了张学友的歌:周笔畅唱《夕阳醉了》;毛不易唱《遥远的她》;还有单依纯和叶倩文合唱的《爱是永恒》……

 

而在《声生不息》舞台上,演绎陈奕迅作品最多的歌手,是杨千嬅。


杨千嬅唱上唱了陈奕迅的《无条件》。这首金曲被她演绎得温柔坚定,娓娓道来,她说,这首歌以前就很喜欢,但直到40多岁才更懂得歌词的含义。


1995年,陈奕迅从国外读书回来,到香港小试牛刀参加了“新秀歌唱大赛”。


那场比赛他近乎无敌,一路绿灯,现在的年轻人比赛恨不得加满效果器,而陈奕迅有一首歌竟然是全程清唱,没有伴奏,也像是自带混响般动听。最后他毫无悬念地得到了冠军,而那场比赛的亚军,就是杨千嬅。


两人从此“不打不相识”,开始了27年有余的友谊。


当年的比赛现场坐着台湾立德唱片的老板王祥基,他当下就判定“陈奕迅是张学友的接班人”,并签下了他,带他去台湾发展,陈奕迅那几年并没有什么水花。


转折点在2000年,陈奕迅转投英皇,那一两年的作品堪称高产又优质:


《Shall We Talk》、《打得火热》、《K歌之王》、《明年今日》等等到如今都还是经典流行曲目。同时著名制作人陈小霞开始为他写国语歌,《十年》、《你的背包》、《兄妹》等等,都成了日后经典。

 

2003年第十四届金曲奖,陈奕迅第一次获得了“最佳男歌手”,他的影响力已经超出了香港,没想到在台湾打磨的那段经历也为他在内地积累了一定口碑,上一个获得这个奖项的,是上一代的歌王张学友。



那场比赛结束后,当时还只是个小护士的杨千嬅被华星签下,一方面是自己水平不错,另一方呢,是因为她跟郑秀文实在是太相似,不管是在外貌上还是在声线上,都有点替身的意思。


华星不缺优秀的艺人,杨千嬅在公司并不显眼,直到杨千嬅的偶像、三王一后之一的陈百强出了一张紫色封面的碟,让她对紫色从此爱得不行,爱到去染了一个紫色的发型,公司才对这个新人有了一点印象。


起初,杨千嬅和梁汉文、陈奕迅一起被打包成“华星三宝”出道,几位优秀歌手被烂策划赶去做些儿童表演,唱广告歌、青少年剧主题曲。这样的日子持续一年多,1997年,杨千嬅终于凭借在《再见二丁目》在乐坛打出名气。

2000年,杨千嬅更是凭借《少女的祈祷》一路过关斩将,在当年的“叱诧风云颁奖典礼”中荣获“最受欢迎女歌手”,她的时代正式来临。

90年代的香港乐坛,除了这些本身在大湾区发展的艺人之外,还不得不提一位从北京南下来、只为圆一个音乐梦的大陆妹——王菲。


跟着父亲来香港的王菲,给新艺宝公司发了demo被看中,音乐总监陈少宝为王菲打造的第一张专辑《王靖雯》,并没有让她走红。


陈少宝冥思苦想,究竟是为什么不红呢,到底是哪一点出了问题?直到看见专辑里有首叫《无奈那天》的歌有点水花,陈少宝看到开心的王菲,突然明白问题在哪里:自始至终,王菲都没有找到自己的风格!

之所以《无奈那天》会火,是因为这歌的曲风是当下最流行的R&B,当时乐坛里的女歌手林忆莲,就是以R&B闻名的,陈少宝不希望王菲唱歌有林忆莲的影子在里面,而王菲其他的歌,都是在模仿跟她音色相似的前辈邓丽君。


真没想到,如今以风格读独特立足乐坛的王菲,也有找不准歌路的时刻。


说起后来风格的转变,或许跟她22岁那年美国留学的经历有关,回港时就把英文名从Shirley改成了Faye:“我很喜欢纽约,那里的人不论是什么样,都特别自信”


93年,王菲发行新专辑《COMMING HOME》,其中一首《容易受伤的女人》令王菲一炮而红,不仅在香港各大排行榜名列冠军,还在年终颁奖礼上获得了多个奖项。

这张专辑终于将她空灵迷幻的特色体现出来,也得到了相应的成绩。


在新艺宝的时候,王菲私下里跟陈少宝讲过,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港台市场发出一张国语唱片。


1993年,王菲终于等来这个机会,发行了国语新歌《执迷不悔》,这首歌成绩也很好,王菲成了香港一个奇迹:第一个因为国语歌极度流行起来的香港女歌手。

之后王靖雯发展越来越好,渐渐叫回自己的本名——王菲,也有点不再做他人、做自己的意思。


九十年代初期一直都是叶倩文和林忆莲几人龙争虎斗,而1994年,王菲站到了她们身边。



进入千禧年以来,太多人给香港歌坛唱衰,黄霑在他的博士论文中点明,香港的音乐市场,一向病在市场狭小。包括我本人,都一度有过认为香港歌坛看不到未来的想法,但这次《声生不息》里的新生代歌手改变了我的看法。


05年的炎明熹,是TVB自家选秀《声梦传奇》的三料冠军,她翻唱了陈僖仪在2012年发表的《蜚蜚》,代表着近年来港乐的新声。


虽然她只有十七岁,但真假音的转换和气音的运用炉火纯青,被谭咏麟老师称为香港十几年来很难得的歌手。


《声生不息》第一期,一个爆炸头的小子打败各路神仙,拿下全场最受欢迎金曲第一名,他叫曾比特,一个在大陆名不见经传的歌手。


然而,对关注香港乐坛的人们来说,他从选秀节目《全民造星2》开始为大众熟知,被郭伟亮看中,签了环球唱片,和同为《全民造星》选手的MC张天赋一起,被视作陈奕迅的接班人。


也有人注意到,老一辈歌手在与新生代歌手同台竞技时,会有意识把出彩的部分让给他们唱。


例如前面提到的,叶倩文和单依纯。杨千嬅和炎明熹唱《勇》也是如此,千嬅自己本人在先导片就提到了:港乐就是前辈带后辈。


看着这个场景,不禁想到了几十年前、梅艳芳提携陈奕迅、杨千嬅二人、张国荣提携古天乐,古巨基…刘德华提携张卫健,林家栋…梅艳芳在自己的演唱会上曾拉着陈奕迅的手说:“不要看他傻乎乎的,其实是个很棒的歌手。”


香港音乐是于几十年间无数人的心血灌溉出来的,可以称为某种「文明」的存在,这种文明会在温暖的传承中延续下去,港乐不死,生生不息。


(完)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