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南京寺庙竟供奉日本战犯牌位,到底谁干的?我越想越后怕!

收藏

南京寺庙竟供奉日本战犯牌位,到底谁干的?我越想越后怕!

北美留学生日报 北美留学生日报 07-23 06:54



近日,有网友发文表示,


在南京市九华山公园玄奘寺地藏殿内,


竟然有一排长生牌位供奉着侵华日军战犯,其中还有甲级战犯!



据了解,供奉牌位的事属实。


南京九华山公园玄奘寺,的确供奉了日本战犯的牌位。


7月22日,南京玄奘寺对外公告称,根据上级要求暂停对外开放。南京玄奘寺住持传真法师回应称,牌位曾摆放位置是寺中的地藏殿,挂牌位需要审核。关于牌位审核等相关问题,住持称调查组已进驻调查。




22日凌晨,南京市玄武区民族宗教事务局紧急通报:


21日晚,我局接到玄奘寺供奉牌位有关情况的举报后,立即会同公安等部门连夜赶往现场调查。据初步了解,今年2月份,寺方发现相关情况后,已予以纠正。针对上述情况,我局决定对该寺开展整顿。我们将对伤害民族感情的行为一查到底,有关调查处理情况将及时公布。



7月22日,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愤怒地回应:


“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侵略者所犯下的严重罪行!民族感情不容伤害,期待一查到底!”



01


据游客爆料,这些日本战犯的牌位2018年就供奉上了。


一直到2022年被游客发现才由寺庙“自行撤去”。


整整三年之久,竟然用南京人民的香火,超渡侵华战犯的恶灵?


而图中长生牌位上的四个日本战犯,均参与过南京大屠杀。


松井石根是日军甲级战犯,南京大屠杀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和谷寿夫是南京大屠杀的规划者之一,以及田中军吉、野田毅二人都参加过南京大屠杀,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臭名昭著、罪恶滔天。




简直离了个大谱!

该寺庙距离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和太平门遇难同胞纪念碑,驾车还不到半个小时。

这绝不是无知者无罪。

这里可是南京,是日本侵华战争中被残忍屠杀30万中国同胞的南京。

视频截图来源: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南京玄奘寺竟然会对日本名字毫无察觉?


据一些游客介绍,该寺庙供奉牌位的费用高达3-5万元。


在大是大非面前,竟然有人会去供奉杀害中国同胞的日本战犯!


牌位上供奉人的落款,写着“吴啊萍”三个字。


这个人究竟是谁?


选择南京玄奘寺供奉牌位,究竟有什么更肮脏的企图?


这样极端恶劣的事件于情不忍,于法不容。


22日下午,关于玄奘寺供奉牌位事件有关人员的处理情况来了!



《英雄烈士保护法》明确规定,宣扬、美化侵略战争和侵略行为,寻衅滋事,扰乱公共秩序,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南京市国家公祭保障条例》也明确规定:“禁止在国家公祭设施、抗战遗址和抗战纪念馆等地使用具有日本军国主义象征意义的军服、旗帜、图标或者相关道具,拍照、录制视频或者通过网络对上述行为公开传播。”


媒体进一步挖出来,这个供奉了日本战犯的的那个吴啊萍还供奉了5个日本人和一个美国人……



还记得那位举着写满英文的红布参加毕业典礼的中国留学生吗?


就读于加拿大达尔豪斯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在红布上赫然写着:


Nanjing has been Waiting for an official APOLOGY from Japanese Goverment for The Nanjing Massacre 300000 Victims.


“南京一直在等待日本政府对南京大屠杀30万受害者的正式道歉。”



这名留学生用有力又令人震撼的亲身行动,证明了中国人根骨里的血性,不会随波逐流。


22日中午,发视频曝光南京玄奘寺牌位事件的网友小北对“封面新闻”记者表示,目前,因为要配合官方调查,暂时不方便接受采访。但记者了解到,小北将此事曝光后,受到了威胁,有人甚至鼓动网友人肉小北。


小北称:“我相信每个中国人看到这件事都会跟我一样,我不怕他们报复,我对得起30多万遇难同胞。”


“勿忘国耻,铭记历史”这句话,不是口头随便说说就完了的。


曾参与东京审判的梅汝璈法官去世前写下的话仍发人深省:“忘记过去的苦难可能招致未来的灾祸。” 


02


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石壁墙上,用中英日等多国文字镌刻着“遇难者300000”。


它向世人昭示着日本侵略者的罪恶,也让国人铭记曾经遭受的屈辱与伤痛。


多年来,却不断有人以各种“理由”质疑南京大屠杀死难者是否达到30万之多。


尤其是日本右翼势力,企图通过歪曲事实来证明人数的“不精确”和“不客观”从而否定大屠杀的罪行。



日本电视台播放战后70年系列报道之一——《南京事件》,节目最后承认当时日军确实发生了对中国人的虐杀。


可是后来在谈论南京大屠杀这件事时,他们却开始质疑当年的数字。


一位日本在华留学的女大学生说:我只记得我们的教科书上写的是:“那个时代的日本军队杀害了中国人。”可是究竟有多少被害者,书上并没有记录。


被篡改的日本教科书


因为没有姓名,这些人全都要被历史遗忘。


2001年日本《诸君》杂志2月号对大屠杀派、中间派和虚构派的问卷调查介绍,在接受调查的23人中,大部分人认为死亡人数无限接近于0。


而小部分人认为死亡人数在4~5万左右,他们只是承认日本军队在攻占南京期间,曾发生过对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俘虏的小规模屠杀。




于是,这场30万受害者的暴行就慢慢演变成了一场死亡人数只有4~5万人的小规模屠杀。


而这些数据,竟然会被一群人逐渐相信。


可三十万人是事实,而不是一个“政治数字”。


我们今天讲“南京大屠杀”,采取的已经是保守数字,即严格限定了时间、空间范围。


实际上日军在“南京市政府所辖12个行政区以及近郊之江宁、句容、江浦、六合等县”以外,在上海金山、上海宝山、苏州、无锡、常州、镇江、安吉、扬州、盱眙还屠杀了1000-11000余人不等。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10余位美国证人,100余份书面证词和证据全都指证了这个事实。




作为历史的流动传承者——


一代又一代的人,


最可怕的,莫过于遗忘。


不被记住的人,等于被抹去了活着的痕迹,尸骨无存。


看看之前香港的“毒教材”就知道,为什么那么多青年会走上街头迎合分裂国家?


看看日本的历史教材就知道,为什么这个国家的青年完全不了解“南京大屠杀”?


教育究竟要培养什么样的人?究竟是为谁培养人?



03


还记得之前那个引全网震怒,公然质疑南京大屠杀的女教师吗?


她在课堂上的一系列言论,


直接否认了南京大屠杀死难30万人的事实:



不仅如此,在接下来的很多话里,她还否认中国有5000年历史……



最后她还说,不要去记恨日本,要学会自我反思……


这名上海震旦职业学院教师,在课堂上公开否认南京大屠杀三十万人枉死的视频,引起轩然大波。


视频中,该教师不仅告诉学生南京大屠杀并没有30万登记在册的死亡名单,可能实际上只有3万,或者是三千而已。


她还告诉学生,不应该永远去恨,应该反思战争是怎么来的?



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是欺骗吗?


陈列在南京大屠杀博物馆的纪念碑是虚假的?


所有人的感情就这么被利用了吗?


一场令人发指的战争,却沦为可耻的“骗局”?


如果没人阻止她的言论,她的言传身教,就这么在学生们心里悄然埋下种子。


04


2000年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的一封“辱华贴”,当年疯狂转载于各大报纸,有人反对,但也获得了一大批支持者。


文章节选


在这篇不到1000字的文章中,谷川弘一竭尽所能的鼓吹日本“铭记历史”的态度和精神,反而是中国人被日本人视为“遗忘历史”的民族。


支撑他观点的证据是——


日本人将打败北洋水师的战利品一直放在东京的一个公园里。


并且谷川弘一在文章中一直称中国人为“支那人”。


战争狂热国成了谷川弘一眼中“铭记历史”的表率,随着这篇文章内容的不断传播,逐渐演化为更多人对日本文明的吹捧。



同年,大象公会黄晋章写了一篇《难道我们不是劣等民族》的文章,不仅将留学生谷川弘一的文章一顿猛夸,还点名批名中国人的劣根性。


他在文章中说:


“一个轻易就原谅叛徒的民族的确没有太多的资格指责日本人美化战犯。而且,十三亿中国人真的有多少人能讲清楚‘南京大屠杀’?”


“我今年三十岁了,十二岁之前是不知道‘南京大屠杀’的,(瞧我国的教育)但我倒是从《儿童文学》中知道广岛遭原子弹轰炸,知道有个姓‘飞鸟’的日本小主人公有放射后遗症......”




最后他说:


“电影教育我们日本鬼死是怕死、愚蠢的,从不知道他们是多么的凶残和顽固。难道该深刻反省的只是日本人?”


当然这些言论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历史框架的否定。


2007年,一部“推卸罪责”的历史著作在中国出版——《军国的幕僚》,这本书几乎是把整个中国官方对侵华战争的框架性描述否定了。



书中这样写道:“1937年爆发的中日全面战争,并非一场有预谋的要灭亡或全面吞并中国的侵略战争。即使到1945年,日本都没有这样的想法。”


这本书把所有的罪责都归于“日本的幕僚”,是他们耽误了日本的前途,却没有说,到底是什么让日本社会产生如此多的“战争狂人”。


日本甲级战犯东条英机


好在,尽管此类歪曲事实者众多,


这份历史的真相,关乎中国民族尊严的事实,


依然有大批国内外正义之士在守护。


05

张纯如,一位华裔美国人。


她撰写的《南京大屠杀》一书,被哈佛大学历史系主任威廉·柯比认为是人类史上第一本充分研究南京大屠杀的英文著作。


 

写《南京大屠杀》时,她也不过二十几岁。


她的书中,留下了大量真实的泣血记录。


为了还原真相,她每天与南京大屠杀那段残忍血腥的历史为伴。


尽管“气得发抖”,经常失眠、做噩梦,经历体重骤降和头发掉落,张纯如还是把那些砍头、活焚、活埋、在粪池中溺淹、挖心、分尸等等酷刑,一字一句地写了出来。


《张纯如·南京大屠杀》纪录片海报


成书后,她遭遇了日本右翼势力的报复和骚扰。

 

因为不断接到威胁信件和电话,使她只能不断变换电话号码,不敢随便透露丈夫和孩子的信息。


她曾经对朋友说,这些年来她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后来她患上忧郁症。


2004年,她在自己的车中开枪自杀。年仅36岁。


93岁的常志强是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


1937年,他目睹了父亲、姐姐、弟弟被日军残杀,胸口被刺伤的母亲在挣扎着给2岁的弟弟喂了最后一口奶后死去。


如今常志强不断教育后代要铭记那段历史。他说,我有义务来传承这段历史。

 

来源:视频截图


段月萍,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首任副馆长,她在51岁时接下制作一部南京大屠杀影片的任务。



通过查找整理资料、开展实地走访、寻找重要历史见证人…最终历时半年完成这部名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20多分钟的影片。

 


夏淑琴,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她在1994年踏上日本国土,成为战后第一个赴日控诉南京大屠杀暴行的幸存者,那时的她65岁。


2006年8月23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在新闻发布会上激动万分。


从2000年到2007年,夏淑琴先后在中国法院和日本法院,与日本右翼斗争,两次告赢了日本右翼。


不仅给少数人企图否认史实的行径以有力回击,也开辟了从法律层面上维护史实的路径。


2006年6月30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前排右四)在日本东京与支持者手持“不许否定南京大屠杀”的横幅走向东京地方法院。



06


南京大屠杀,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这段历史中,中国人没有任何错,也不需要为战争的后果反思,更不应该沉浸在他人精心编织的谎言中。


尽管大屠杀已经过去85年,我们仍旧没有资格替任何一位不幸罹难的同胞,去原谅日本侵略者的残酷暴行。


罪行永远是罪行。


自始至终,日本政府仍然欠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幸存者及其家属,还有那座曾被中国人鲜血侵染的城南京,


一个正式道歉。


南京玄奘寺供奉日军战犯牌位这一极端恶劣事件,


必须要给南京人民一个交代,给全国人民一个交代。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