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导演「关系户」,能演成影帝?

收藏

导演「关系户」,能演成影帝?

Mtime时光网 Mtime时光网 07-22 15:05
《隐入尘烟》成了2022年目前评分最高的国产片,评分涨到8.4分。


虽然票房仍然没超过1000万,但只要看过电影的人,一定都会记住里面农民出身的素人演员武仁林。



他是这部电影的男主角,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也是导演李睿珺的姨夫。


让自己的亲戚当主角,其实不止李睿珺一个人。


毕赣导演捧红了姑父陈永忠,贾樟柯的表弟韩三明拿过影帝。《平原上的夏洛克》导演徐磊,曾让自己的父亲演了男一号。


今天,时光君想聊聊这个有趣的话题:这些导演的亲戚们,到底演得怎么样?


武仁林——李睿珺姨父


《隐入尘烟》是一部关于土地和时间的电影,它的拍摄地,就在李睿珺导演的老家——甘肃省张掖市高台县罗城镇花墙子村。


看完这部片,时光君有个疑问一直盘旋在心头,到底是男主角武仁林演得好,还是女主角海清演得好?



看得出来,海清为了接近农妇曹贵英的角色,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她在甘肃农村呆了足足10个月体验生活,但在台词的尾音里,还是会藏着细微的破绽。


海清当然演得很好,但武仁林的表演是浑然天成的,他是稳住全片的主心骨。



导演坚持要让姨父武仁林出演“老四”马有铁,那种从土里生长出来的风霜、粗粝的感觉,那种对农活劳作的熟悉程度,甚至额头上刀刻般的皱纹,都不是演员能演出来的。


在准备拍摄的过程中,海清一直借住在男主角武仁林的家里。


刚开始拍摄时,这位土生土长的庄稼汉甚至不敢看海清,想到要和“电视里的明星”一起演戏,武仁林觉得有点害怕,也有点害羞。


而海清要淡化、再淡化自己的表演痕迹,她必须要让自己的表演和整部电影有机融合在一起,这样才不显得突兀。



海清曾说,“人家是真身,我是演员,就像《西游记》里的真假美猴王,我没有六耳猕猴那么厉害,你能知道你的是表演,而人家本身就在里面,他们不是在演。”


武仁林的真身,一直都扎根在土地里。


海清、武仁林和李睿珺参加北京首映礼


今年2月,这部电影在北京举办过放映活动,武仁林不得不从甘肃连夜赶来北京。


当时家乡的土地正在春种,他最惦记的不是观众对他的评价,而是自家的麦子错过了播种的时节。



《隐入尘烟》里的演员,大多数都是花墙子村的人。


片中运输粮食的老板,是导演的亲哥哥;组织大家来献熊猫血的村长,是导演的父亲;演贵英嫂子提醒她去厕所的,是导演的母亲;喊男主角去相亲的是导演的小姨,也是武仁林生活中的妻子。


其实,李睿珺导演的亲戚们,演过的戏远远不止一部。从《老驴头》《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路过未来》再到《隐入尘烟》,他们一直演到现在。


《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


当年拍摄《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为了节省经费,导演直接找来自己的舅姥爷马兴春当男主角,还拿了一个在澳大利亚举办的电影节影帝。


为了出席典礼,他们找遍整个县城,也没找到一件能够去参加颁奖的体面衣服。


最终,舅姥爷穿上一件寿衣店做的唐装,登上了领奖台。


韩三明——贾樟柯表弟


在贾樟柯导演的作品中,出现频率仅次于赵涛的演员,应该是韩三明。


他出演过贾樟柯的《站台》《世界》和《三峡好人》,还客串过《东》《天注定》和《山河故人》。



韩三明每次的银幕形象,都是沉默寡言的煤矿工人,角色名就叫“韩三明”。


他是贾樟柯的姨表弟,在现实中确实当过多年矿工,被叫来拍电影纯属偶然。


“梁子”梁景东、“矿工”韩三明和“小武”王宏伟,是“贾樟柯电影宇宙”最重要的三个非职业演员。


韩三明客串《山河故人》


侯孝贤导演曾经这样评价贾樟柯,“我看他第一部电影,就发现他会用业余演员,会用业余演员,就是个有办法的导演。”


在《站台》里,韩三明是崔明亮的表弟,为了生存,他与煤窑签订了生死合同,如果死在窑中能获得五百块钱的赔偿——这和韩三明的真实生活颇为相似。



在《三峡好人》中,韩三明前往奉节为找寻十六年未见的前妻。这一次,他成为了影片的男主角。


在拍摄现场,他缺乏经验跟不上节奏,一场戏要反复重拍,最多的一条拍了足足58次。


韩三明在《三峡好人》中留过自己的电话号码,几年前曾有网友试过,这个号码确实能打通,接电话的人正是韩三明本人,现在也能通过电话搜到他的微信。



凭借这部片,他拿下第14届智利国际电影节影帝,韩三明很坦诚地说:“我最拿手的还是挖煤。”


但这部电影,还是彻底改变了他之后的人生轨迹。


通过那个真实的手机号码,韩三明时常能接到拍戏的邀请,他不挑不捡,有戏就拍,拍完再继续回来挖煤,交替进行。



2010年后,他告别了矿工身份,从山西汾阳搬到了北京,开始转型成为制片人。


在电影行业最火热的那几年,他从煤老板那里拉来投资,拍一些投资不高的短片卖给电视台,有赚也有赔。


这几年,韩三明接拍最多的是学生作品,以年轻导演的文艺短片为主。


作为贾樟柯电影里的“标签式人物”,他终于磕磕绊绊地迈入了电影圈。


陈永忠——毕赣的姑父


毕赣导演说,当年让姑父陈永忠来演《路边野餐》,是因为他与众不同。


在导演的幼年记忆里,姑父是个“社会上的人”,不爱说话,能摆平事儿。



陈永忠的前半生像《路边野餐》的男主角陈升一样,在贵州凯里生活了半辈子,混过帮派,甚至坐过牢,是个有故事的人。


长大后,毕赣才发现姑父也爱看电影,知道谁是“第五代导演”,知道“欧洲三大电影节”是哪三大,还介绍导演去看《迁徙的鸟》,说雅克·贝汉很不错。


《路边野餐》拍了好几个月,没有任何表演经验的陈永忠,被毕赣连哄带骗地带到了片场,他连剧本都没看过,也基本上没有片酬。


有时候毕赣会打电话来说,“今天有你的戏,过来拍吧。”他请完假就骑着摩托车过去,拍完走人,继续去当保安上班。



陈永忠后来回忆,“很多时候我也分不清陈升是我,还是我有着陈升的影子。”


他那首五音不全的《小茉莉》,荒腔走板里带着情真意切,唱哭了不少观众。



这部电影成就了毕赣,也让陈永忠的人生找到了新的方向。


他们又拍了《地球最后的夜晚》,陈永忠演幕后大佬左宏元,和汤唯搭戏时他压力很大,迟迟找不到状态。


毕赣拿了一瓶二锅头递到陈永忠手里,让他一口气干掉。



听话的姑父喝完后,整个人都懵了,他唱着跑调的《坚强的理由》,迈着太空步,一脚深一脚浅地完成了那场戏。



再往后,陈永忠还和张艾嘉合作过《热带往事》,可惜戏份被删了不少。在李亘导演的《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中,姑父又唱歌了。


说起来真的神奇,他五音不全还总是破音,但是每次唱歌都让人魂牵梦绕。



今年他和毕赣合作了《破碎太阳之心》,这部短片入围了第75届戛纳国际电影节短片竞赛单元,这是他们第四年入围戛纳。


如今,毕赣的姑父已经把微博名改为“演员陈永忠”,他演上瘾了,还想继续演下去。


为什么要用亲戚演戏?


说起来,用亲戚拍戏的导演真的不少——当然,今天我们先不讨论用自家孩子和自己老婆的那种。


在徐磊导演的《平原上的夏洛克》里,超英和占义骑着电动三轮车“千里追凶”。



两位男主角从未演过戏,超英是导演的父亲,而张占义只是河北衡水的一个普通农民。为了更快地入戏,导演让他们用本名出演。


在《我和我的家乡》中,占义叔和葛大爷再现了这个经典镜头。


今年的短片集《大世界扭蛋机》里,占义延续了自己的搞笑风格,演了《下乡的塔科夫斯基》。



在《吉祥如意》中,大鹏导演把镜头对准自己的家人。


电影的主角是大鹏的三舅王吉祥,但丽丽这个关键人物是演员刘陆扮演的。



《春江水暖》里的演员,有九成都是导演顾晓刚的亲戚,几乎是“家族总动员”,包括他的父母其实都在里面帮忙参与。


在《东‍北‍虎》《北方一片苍茫》等片中,也有不少演员是导演的亲戚和朋友。‍‍‍


亲戚们当然有很多不专业的地方,比如台词生硬,不会走位,颜值平平,甚至没什么“演技”。


最大的优势可能是“省钱”,很多导演在拍摄自己的头几部电影时,投资都是捉襟见肘,说服亲戚来演戏,看起来是个划算的选择。



当导演把镜头对准自己的家乡,运用方言几乎是必然的选择。


亲戚讲起方言来不需要培训,也能让表演变得更加放松,更接地气。


这些素人演员的最珍贵的亮点,正是他们无需修饰的“本色”。



从某种角度讲,他们甚至不需要表演,因为演的就是自己。他们最好能忽略镜头的存在,尽可能地呈现出最真实的生活状态。


如何捕捉到这种镜头之下的“真实感”,这其实更考验导演的功力。


你最喜欢哪位导演亲戚的表演呢?一起聊聊吧!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