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订婚宴后,合肥妙龄女子成了「8号技师」:原来这就是性弱者陷阱

收藏

订婚宴后,合肥妙龄女子成了「8号技师」:原来这就是性弱者陷阱

王耳朵先生 王耳朵先生 07-22 13:54



事情挺离谱的。


前两天,合肥姑娘小慧(化名)订婚了。


这是一件大喜事。


小慧兴高采烈地在社交平台上分享着人生中的幸福时刻。



没想到这份喜悦很快成了噩梦。


一条又一条“8号技师”的留言,在评论里刷屏。


起初小慧并没有太在意,想着清者自清,可她的忍气吞声却让一些人越来越肆无忌惮。


有人张口闭口“痛心”、“她工作起来好敬业”……话里话外满是调戏;


还有人污言秽语,信誓旦旦地表示和小慧认识,享受过“998”的全套服务。


更有甚者竟然直接私信小慧询问。



人们对小慧的身材和相貌评头论足,恶意揣测着各种花边细节。


精神受创,工作和生活也受到了巨大影响,小慧选择了报警。


可面对小慧的声明和警方的受理回执单,网暴和黄谣似乎并没有停息。



01


小慧的遭遇,让我想到了之前写过的一个故事。


两年前,同样是7月炎夏。


杭州的谷女士在小区的快递站取包裹。


进出不过几秒钟的时间,被一个躲在角落里的猥琐男朗某某偷拍下全过程。



随后,谷女士的“噩梦”开始了。


郎某某与其朋友何某某分别饰演快递小哥和独自在家带孩子的“小富婆”。


两人编造了一段又一段“女业主寂寞出轨”的香艳对话,并附上所谓图片和视频发到二人所在的车友群中。



因为谷女士长相靓丽,郎何二人编排得煞有介事。


每个人都在对这段风流韵事,兴致盎然,纷纷转发。


自此,少妇偷情的故事和谷女士的照片,从一个群复制到另一个群。


从小区传到杭州,从杭州传到全国。


无数人跑来谩骂谷女士,甚至包括国外的网友。


一边极尽污秽之词,一边传着她的照片:“看啊,这就是那个荡妇。”


因为事件的影响,谷女士还接到了公司的劝退电话。


之后,她不敢出门,因为一旦出现在公共场合,就会被人认出,然后被拍摄。


一个本分的姑娘,就此「社会性死亡」。


那段时间她体重暴跌,整日噩梦,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差到了极点。


2个月后,谷女士被诊断为抑郁状态。



之后,谷女士硬撑着报了警,在朋友圈、微博一遍一遍澄清自己。


但是一群人在狂欢,没人会在意满地的狼藉。


朗某某和何某某被行政拘留了9天后,早就出来继续潇洒了。



谷女士希望他们录视频道歉,也考虑到他们有妻子有孩子,主动提出可以戴墨镜口罩。


他们却不屑一顾:“太丢脸了,我还要做人呢。”


可当初造谣的时候,谁想过谷女士还要做人?



02


从谷女士到小慧,类似事件,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我们生活中。


每一次我们都会谴责造谣者,说“舌上有龙泉,杀人不见血”。


又或是同情受害者,“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抑或期待着“谣言止于智者”。


可为什么在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打脸之后,依然还有人执迷不悟,坚信不疑?


在此,我想和大家分享3个疑惑。


第一,为什么造“黄谣”那么容易?


先看两个案例。


去年5月,中山大学一女生,收到同学充满疑惑的微信。


那是一张朋友圈截图:周末聚会,在线征集小母狗。



截图里,很多人点赞,还有不少人报名,留言不堪入目。


图片中,暴露着“留言女生”的真实姓名,和所属学院等信息。


也包括女孩的微信头像。


可她,对此一无所知。


追查下去才知道,留言中的女孩,来自不同院系、不同年级,彼此并不认识。


却都从今年2月起,活在全校的污言秽语里。


说她们“集体卖淫”“约炮”,把院系变成“鸡窝”。


始作俑者赵某晨,竟然还是学生会主席。


他伪造了多份聊天记录、裸照、朋友圈,大肆传播。


光是受害女生们找得到的传播覆盖人数,就有数千人之多。



而且大家还发现受害女生中,有人曾拒绝过赵某晨的追求或骚扰。


事情水落石出,赵某晨在学校和公安局的要求下向受害者道歉。


可出场只有短短一分半钟,他就躲进厕所隔间。


被人揪出后,干脆撒泼打滚,胡搅蛮缠。



还有著名的“ipad猎巫”事件。


成都某大学,一学生捡到一台ipad,他好心发布了失物招领并留下纸条,让失主来认领。


拾金不昧,多好的一件事啊。


可因为纸条是双语留言,加上字迹清秀。


一位“崇洋媚外”的“easy girl”被杜撰得活灵活现。



结果我们都知道,拾金不昧的是个男孩。


因为学校里有留学生,ipad是英文系统,也没有装微信,出于礼貌和周全他才用了双语。


在一片谩骂和攻击声中,男生出面澄清。


人群里中传来几声“误会了大兄弟”,然后一哄而散。


风波看似戛然而止,可如果上述故事的主人公真的是女生呢?


她会那么容易脱身吗?


有一种心理现象,叫做:性弱者陷阱。


意思是说,某一类人面对异性,因追求失败,或者压根就得不到,而认为自己是被社会压迫,被亏欠的性弱者。


一旦出现这种心理,他们往往下意识做的,不是如何想办法提升自己,甚至不会怨恨“抢夺者”,而是憎恶异性的选择。


这也就是为什么永远有人会走在黄谣的路上。


与其说他们轻信谣言,不如说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意淫以及一种“报复”的快感。


03


第二,为什么有人会在网络上变得无耻至极?


小慧的故事中有一个细节。


报警前,她曾找到过一位造谣者。


言辞恳切地和对方交涉。


对方表示会删除谣言,但是他的态度颇为暧昧。


“小段子,开个玩笑。”


“这届网友太容易上车了。”



什么意思?


一句玩笑就当没事发生了呗。


好意思说网友上车,你开车时不是想着带节奏?


事主找上门了,打个哈哈,责任全在网友,我也就寻个开心,和我没太大关系。


类似的状况,谷女士的案件中,也曾发生过。


有记者找到造谣者郎某某的便利店,想采访一下当事人的态度。


没想到郎某某的父亲,竟然满腹委屈,说自己的儿子很无辜:


“我们也很烦,又不是针对她,就是小朋友开开玩笑。”


还狡辩主要责任在传播者,自己儿子“也挺冤枉的”。



毁了别人的生活,不赔偿不道歉,始终强调是“开玩笑”而已。


死不认账,逃避责任。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首先,在现在的网络传播机制下,罪魁祸首往往会在层层叠叠的爆炸信息里淡化,甚至销声匿迹。


小慧和谷女士,至少还能找到始作俑者对峙。


更多的谣言往往在出现的那一刻,便伴随着删评、销号。


造谣变得前所未有的容易,有时候想要反击,却似一记猛拳打在棉花上无力。


其次,中国人向来是不爱维权的。


遇事习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因为他们觉得投入太多,而收获很少或根本没有。


所以,网络上才会有那么多人无所顾忌。


有时我们根本找不到凶手,因为人人手上都沾着鲜血。


04


第三,为什么我们会走进「后真相」时代?


还记得“少年英雄韩兴博溺亡”事件吗?


17岁的韩兴博,为了营救3位落水的年轻姑娘,英勇牺牲。



事后少年的壮举,蒙上一层阴影。


3位获救的姑娘,被口诛笔伐。


有说,她们被救后态度冷漠,不承认男孩的救命之恩。


还有说,“男生其实可以生还的,但是被最后一个女生踩着头,没能上来。”


点赞最多的一条留言竟然是:


“三个女的没啥正经工作,最大的爱好就是去夜店喝酒蹦迪。三个人住在一起,估计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事实呢?


上面说的都是子虚乌有。


早在谣言开始的时候,三个女孩就已经在网上极力澄清。


但是大家并不关心真相,只在乎故事是否“曲折跌宕”,内容是否“香艳离奇”。


铺天盖地的网络暴力,甚至一度压垮了姑娘们的心理防线,让她们被救赎的生命差点再次坠入深海。


来源:新京报


《乌合之众》中说:


“我们以为自己是理性的,我们以为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是有其道理的。


但事实上,我们的绝大多数日常行为,都是一些我们自己根本无法了解的隐蔽动机的结果。”


因为网络传播的速度和广度,这种动机往往会被无限放大。


于是,「信息茧房」加剧:


“在信息传播中,人们以自己兴趣为向导,思维简单化,认知标签化,导致偏见、傲慢、群氓横行。”


这样的人并不在乎真相,他们只想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和“好胜心”。


于是乎假消息满天飞,不管你有意无意,所有人都被迫进入到「后真相时代」:


“一件事「据说」发生了,情绪到位了,我要发泄了,狂欢结束了。”


05


那么面对这一切,我们是不是就无能为力了呢?


其实小慧和谷女士为我们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


这是小慧在报警后发出声明的后半部分:


在见识了网络喷子的强大后,她不仅没有继续退缩,反而积极地捍卫自己的权益,拿起法律武器和对方宣战。



还有谷女士,在对方拒不道歉后。


她向杭州余杭区人民法院直接提起刑事自诉,要求以诽谤罪追究郎、何两人的刑责。


最终,郎某某、何某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



从小慧和谷女士身上,我看到了一种不容忽视的力量:


我们会被伤害,但是永远不会屈服。


因为每一次退让,只会让蛆虫继续躲在阴影中吞噬掉你心中的阳光。


希望有越来越多的“小慧”和“谷女士”站出来。


就像余华《在细雨中呼喊》中说的那样:


“当我们凶狠地对待这个世界时,这个世界突然变得温文尔雅了。”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