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13年前被《快女》淘汰的她,成了香港影后

收藏

13年前被《快女》淘汰的她,成了香港影后

 InsDaily InsDaily 07-22 11:42

3天前,香港金像奖揭晓。


去年红遍大湾区的《梅艳芳》连夺5奖,85岁的谢贤斩下最佳男主,和霆锋终成影帝父子。


但刷爆热搜的,是影后——刘雅瑟。



名不经传的她,赢下巩俐、吴君如两位“大魔王”,成为内地第9位金像奖影后。


换作别的小辈,早被嘲“爆冷”、“水后”。


可到刘雅瑟这儿,却全是实至名归、意料之中。


凭啥?



借网友的一句话:看过《智齿》,就知道刘雅瑟拿定了。


这部香港年度黑白猛片,限制级、重口味。


残肢、腐尸、妓女、变态,片场堪比阿鼻地狱,隔着屏幕都能闻到味儿。



刘雅瑟饰演的王桃,却在地狱求生。


她从开头被打到结尾:林家栋扮演的差佬抓着头发打,黑社会围着狠踹,变态狂绑着侵犯......


车撞、刀劈、跳楼、虐待、强奸,一个字:惨!



像一只曱甴,打不死,苦求生,满身血污、万劫不复,在垃圾堆里哀嚎——


我要活下去!



刘雅瑟这种“自残式”演技犹如香港夜雨的一道惊雷,震得人耳蜂鸣。


连目高于顶的影评人看完都赞不绝口,恨不得打车把金像奖送到她门口。



获奖时,刘雅瑟站在台前,用一口普通话感言道:


“电影给了我一束光,让我走到这个地方。”


无人知晓,她曾走过的18年夜路。



影后一拿,网友彻底炸了:


等等,这不是刘欣吗?


没错,刘雅瑟原名刘欣,湖南衡阳妹陀。



2004年,15岁的她参加了古早选秀节目《明星学院》(后来出了个张艺兴),走中性风。


要知道,当时李宇春还没出来,刘欣这种“男孩气”中透着点小女生的可爱,所向披靡。



多年后,她最难忘的一条粉丝留言还是:


“以前我偷我妈手机给你投票,淘汰时我哭到崩溃,现在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


奈何刘欣没李宇春的运气,更没李宇春的实力,她唱歌走音这件事,全湖南老乡都知晓。



没有签大厂,更没出唱片,第二年就去拍了一部“青春疼痛片”《十三棵泡桐》。


片中,刘欣一头炸毛,男孩头,被老爸虐完,被流氓虐......


广东人有句老话:三岁定八十。第一部戏就要挨打,命运似乎和刘欣杠上了。



片子在东京电影节上大放异彩,刘欣以为:自己马上要火了。


以为......



她没有出圈,没戏来找,刘欣不服,又跑去选秀。


《我型我秀》,她一举拿下了冠军,牛吧?


可同一个比赛出来的戚薇、张杰、薛之谦都火了,她人呢?



不信邪,她又跑去参加《快女》。


怎奈唱啥啥走音,60强就没了。



这时,刘欣18有余,没读大学,开始北漂。


她总嘀咕:“我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从红极一时到糊到地心,就像做了场梦,还是鬼压床那种,怎么都醒不来。


她死皮赖脸去朋友家蹭住,八年蹭了10个地方,最后朋友家都住不了了。



她开过淘宝店,想着实在待不下去,就去卖衣服。


然而拿回来的货,除了自己,没人要,自嘲:我就不是做生意的料。



她经常搜自己的名字,但搜出来全是同名同姓的新闻,原来世界已经在渐渐忘记自己了。


原来,刘欣两个字,那么普通啊。


她决定改名刘雅瑟,“优雅地嘚瑟”,然后收拾东西,回湖南。



谁料,名一改,命也换了。


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致青春》副导演:“要试一下朱小北吗?”



不知道多少人还记得这个短发女孩,好看、飒爽又苦逼。


父母双亡的小镇做题家,终于熬出头可以公派留学,临门一脚被人陷害偷窃,惨遭退学。


当年砸小卖铺这出戏简直疼到居里心坎里,现在想来,那种绝望中的炸裂,多少带点刘雅瑟对生活的不忿。



她投入到啥程度?一条通过,手被划破,也没停下。


或许这种痛,正提醒着刘雅瑟:你还活着,你要争气。



朱小北,成了刘雅瑟的贵人。


她开始接戏,虽是配角,但留得青山在,就不怕没柴烧。


《等风来》倔强得有点傻气的李美兰。



《匆匆那年》抱着相机,有点烦人的七七。



《青丘狐传奇》里男声女装,可可爱爱的小狐妖。



她一路拍,一路熬,粉丝慢慢变多。


但她却很尴尬:“我不希望粉丝对我有滤镜,我还有很大的缺点,我还没有特别拿得出手的好作品。”


刘雅瑟总觉得,没有作品,是一个演员最大的耻辱。



2016年,她和惠英红合作了《幸运是我》,凭此片,红姐一举拿下金像奖影后,刘雅瑟把一切看在眼内,藏在心中。


她要在无人知晓的地方,狠狠发力。



“我没有实力,没有流量。但没有关系,我慢慢努力,一步一步拍自己喜欢的戏,拍好作品,被更多人看到。”


她不美艳,甚至可以说是寡淡,但正是这“剧抛脸”,让她在每一部戏都能成为不同的人。


“我要在生命中,为我的角色活一次。”



她不是科班出身,没有团队导师,那就来个狠的——体验派。


拍《麦路人》,演一个在麦当劳中孤栖的单亲妈妈,她就提前去麦当劳睡了一个星期。



拍《智齿》,要演一个社会底层的毒瘾街童,她就去香港深水埗最肮脏的角落呆着。


和露宿者并肩,和白粉仔同行,游莺劣质又廉价的香水融入她的发丝。



参加《演员请就位》,她演完《滚蛋吧!肿瘤君》直接倒地痛哭,久久无法起身。


郭敬明批评她演得太过了。


陈凯歌却说了一句:“戏痴”。



刘雅瑟深知这种方式不够聪明,没有套路,分寸难控,但她坚信:“好的表演,不是演出来的,是真的体会到的。”


没有演技,那就让我成为你吧。



这种“痴”,终于被郑保瑞看到,他说:我在她身上看到一种强烈的“渴望”。


渴望出头的刘雅瑟和渴望活着的王桃,是一类人。



演《智齿》时,她泡在污水里,睡在垃圾堆,拍完起身,大腿还粘着别人吃剩的方便面。


但刘雅瑟,觉得...很开心。



别的小鲜肉划破个手指要送去急救,刘雅瑟却把“自虐”当快乐,恨不得把全身的淤青都秀给你看。


“我看到我身上的伤痕,我都非常有满足感,痛并快乐着,觉得自己为这个角色在付出。”



她来自湖南,普通话都带口音,却硬把粤语台词吃得烂熟。


“香港电影,当然要听粤语原声啦!”她说。



有一场戏,适逢暴雨,滂沱水流把垃圾泡涨、冲烂,人间炼狱,臭不可闻,刘雅瑟躺在污秽中,像悲鸣的狗。


但那一刻,刘雅瑟或心知:王桃,我终于成为你了。


我终于和黑暗融为一体了。



提名影后时,刘雅瑟淡淡地说了一句:


“无论是否获奖,它都不属于我,这份荣誉是属于角色的,我要感谢王桃。”


“就算《智齿》是我最后一部电影,我也无憾了。”


因为我们,见到她了。



昨晚,刘雅瑟和刘欣,两个名字同时上了热搜,有人回忆她的18年的坎坷,有人叹息她终于熬出头了。


她让我想起《杀死一只知更鸟》里那句话:


勇敢是:当你还未开始就已知道自己会输,可你依然要去做,而且无论如何都要把它坚持到底。


你很少能赢,但有时也会。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