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杭州男子身患凶险疾病,连病危通知书都签了!妻子一个决定让人泪目……

收藏

杭州男子身患凶险疾病,连病危通知书都签了!妻子一个决定让人泪目……

钱江晚报 钱江晚报 07-22 10:49

前段时间,浙江省人民医院心胸外科主任崔勇发了一条朋友圈:今天真是超累的一天……白天做了一个胸腹主动脉替换的大手术后,傍晚又做了一个新发人工瓣心内膜炎的大手术……一天站了12小时,感觉酸爽,但是为了救人必须坚持。


傍晚这台手术的患者是68岁的老刘(化名),崔勇的“酸爽”让他重获新生。老刘迄今不知道,在此之前,他曾被医生下过“结论”:做不做手术结果都一样。


“我不甘心,他年纪也不大啊。”老伴陈阿姨(化名)扛下所有的压力,四处寻医,这期间,惴惴不安的老刘反复对陈阿姨说:老婆,我都听你的。


最终,这对老夫妻相互扶持,挺过了这一关。


“神钓侠侣”的幸福日子

被疾病打断


老刘和陈阿姨,是周围人眼中的“神仙伴侣”。两人都喜欢钓鱼,退休后,差不多每周都要出去钓一次,陈阿姨负责装备,老刘负责开车,朋友们戏称他们是“神钓侠侣”。除此之外,一有空,他们就会到杭州周边的农家乐消磨时间,老两口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半年前的一天,老刘在早起洗脸的时候,鼻口突然出血,一股股往外喷溅,水盆都染红了。


“到医院去看,做了一系列检查,说是心脏上的毛病,心脏瓣膜坏了,要换新的。”陈阿姨一时间难以接受,“他平时身体不要太好啊,没有高血压,也没有心脏病,什么药都没吃,医院也很少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文无关


老刘比她更沮丧。


“他怕打针,怕手术。有几次,都很丧气地说,不想治了。”陈阿姨比老刘大一岁,日常她总是说自己是姐姐,像姐姐照顾弟弟一样照顾老刘,这个时候,更是如此,面对心理更脆弱的老伴,她挑起了重担。


陈阿姨性格开朗,热心公益,老刘生病后,找医院、定治疗方案的事都落到她身上。


在她的劝说和陪伴下,老刘最终接受了生物瓣膜置换手术。“当时手术的时候,我就对医生说,我们用最好的瓣膜,就是希望他以后生活能好一点。”


老刘做完手术后,陈阿姨的生活就围绕着他转,钓鱼、公益都暂时放下了,“就想用个一年半载的时间,把他身体养养好。”


六神无主的他说:

老婆,我靠你了


谁也没到,事与愿违。7月初,老刘突然频繁出现气急。


“很吓人,突然之间,就上不来气了,脸色憋得发紫,抽搐、打摆子、还发热,每次持续20分钟左右,又恢复了,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陈阿姨为此叫了两次救护车,“做了心电图、抽血各项检查,一开始都查不出原因,后来医生提醒我们是不是心脏瓣膜的问题。”


果不其然,一番对症检查之后发现,老刘半年前做的生物瓣膜,出现了感染,发展成了心膜炎。


“他是感染性心内膜炎,严格来说,是人工瓣心内膜炎,情况非常凶险。”崔勇解释,人工瓣是人体内的异物,所有人体内的异物最怕感染。老刘的情况是,在自身抵抗力低下的状态下,血液里有细菌进入,细菌聚集在人工瓣膜上,快速大量繁殖。这造成几个后果:一是人工瓣膜功能受损,所以患者会出现胸闷气急的情况;二是细菌感染,人体出现发热;三是细菌聚集在人工瓣膜上形成赘生物,赘生物随着瓣膜的开合,随时有可能掉落,通过血液到达头部,造成脑梗。


老刘的病情进展比较快,也就短短两周时间,他的瓣膜上的赘生物已经长成菜花的样子。


陈阿姨没敢告诉老刘他的病情,“他好不容易熬了半年,觉得终于恢复了,没想到又有问题了,心里一直有疙瘩,再知道这么严重,我都怕他撑不住。”


陈阿姨辗转找了很多医生,有些医院表示没有做这个手术的能力,有医生则回复她:这种情况,做不做手术,结果都一样。


“我当时那个心情啊……这些话,我到现在都没告诉他过。我连病危通知书都给他签过。”虽然老刘已经度过险关,陈阿姨再说起过往,还是压低了声音,有些话还要避开老伴,才敢说。


那个时候有多忐忑,看陈阿姨讲述时红红的眼圈就知道。


“我就是觉得不至于,他身体素质那么好……”那是陈阿姨压力最大的一段时间,要四处打听能做手术的医生,还要安抚老伴,“他经常掉眼泪,想不通自己怎么会得病,有些六神无主,最后就一直说:老婆,我都听你的,全靠你了。”


相濡以沫这么多年,老刘一直都很依赖她,更别说此时是最脆弱的时候。老伴的这句话,也让陈阿姨觉得,自己一定要找到办法。


手术成功后,

她很庆幸自己的坚持


几番打听下来,陈阿姨最终找到崔勇。


“他的情况确实复杂,当时人工瓣膜处的赘生物有两厘米大小,非常大了,而且瓣膜感染很严重,瓣膜基底已经烂掉,需要重建,难度非常大。”在了解完老刘的情况后,崔勇是有一点犹豫的,最关键的是,就如他在朋友圈的发文一样,当天他和团队要完成一台复杂的手术,再接一台这么高难度的手术,对体力也是极大的考验。


最终让崔勇下定决心的是陈阿姨的恳切,“我和她谈了,手术有风险,家属态度很坚决,说无论如何要试一下,拼一下起码有机会。”更重要的是老刘的情况非常危险,赘生物随时都可能脱落,后果不堪设想。


对陈阿姨来说,做出这样的选择也不容易,“万一结果不好,我怎么向身边的人交待呢?但我又不能不去冒这个风险。”


当天傍晚,在结束第一台手术后,崔勇和团队又马不停蹄地为老刘做了手术:清除掉感染的瓣膜,对周围感染部分进行清创,重建瓣膜底座,然后再换上新的瓣膜。


崔勇表示,感染性心内膜的患者,他们临床中也时常遇到。一些年轻人,经常熬夜,工作压力大,抵抗力低下也会中招。但是老刘因为做过人工瓣膜手术,所以难度更大,可谓瓣膜外科手术中难度最高的一类手术。


所幸,老刘这样的病例,崔勇和团队并不是第一次遇到,手术非常顺利,处在生死线的老刘被拉了回来。


接下来,老刘再接受一段抗感染治疗,等病情稳定,就可以出院了。


这段时间,陈阿姨一直在病房里守着老伴。手术后的老刘似乎比以前更黏人,老伴出去接个电话,一会儿不回来,他都要喊一声。


“再犯病对他影响挺大的,你都不知道,手术做完后,他还掉过泪,也可能是后怕吧。”陈阿姨非常庆幸自己找对了医生,她形容这是绝处逢生,也庆幸自己的坚持,“等他这次好了,我们一定要再去钓钓鱼。”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