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澳洲在东南亚面临关键十年,我们可以如何向中国学习

收藏

澳洲在东南亚面临关键十年,我们可以如何向中国学习

ABC ABC 07-20 13:34

此时正是东南亚国家的一个决定性时刻,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上台。这10年很可能决定了在中国影响力日增且与美国的竞争加剧之际,该地区对战略自主的不懈追求是否可以持续。


中国在该地区的优势——其经济的万有引力、邻近的地理位置、日益通达的公路和铁路连接、对邻国外交的重视以及其关注的持续性,特别是对区域精英的关注——都在稳步建立其存在和影响。


澳大利亚面临的严峻现实是,中国影响力的进一步提升至少部分是以牺牲该地区的其他合作伙伴为代价的。尽管中国抨击我赢则你输的“零和”思维,但其在东南亚的意图恰恰不仅是增加自己的影响力,而且要削弱其他国家的影响力。


如果东南亚总是先望向中国,那么澳大利亚将更难推进自己的实质性经济和安全利益。表面上客气但被贬为东南亚第三级的双边关系是不够好的。


Anthony Albanese in a suit and glasses in front of australian, indigenous and torres strait island flags

阿尔巴尼斯在东南亚问题上遇到挑战。(ABC News)


澳大利亚可能会发现与该地区进行一些合作的空间正在缩小。东南亚对中国的不断迁就将使中国政府对东南亚的外交政策拥有更大的否决权。


尽管这些做法并不全都是成功的,但中国已经在寻求阻止或限制该地区与其他国家的合作,因为它认为这种合作不利于中国的利益。


扩大影响力并不容易


中国在该地区无争议的影响力将使阿尔巴尼斯政府所寻求的印太地区的“战略平衡”更难实现,甚至不可能实现。


东南亚国家联盟,即东盟(ASEAN),将更加分裂,更无实效。争取对基于规则的秩序原则的积极支持将再次变得困难。


澳大利亚还面临着其他现实因素的捆绑。东南亚感受到了大国竞争的压力,也对中国的意图有所提防,但仍然不想“作出选择”。


与中国的经济联系对该地区的增长至关重要。各国政府更担心的是被大国竞争践踏的风险,而非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你的敌人不一定是我的敌人,”正如印尼国防部长苏比安托最近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中引用曼德拉的话说。


还有其他一些挑战。在东南亚加强影响力并不容易。


在这里,澳大利亚无法像在太平洋地区那样解决问题和应对需求。这个地区太大、太多样化了。


A man and woman bump elbows for the camera with the Australian and Chinese flags behind them.

澳中两国外长举行了三年来的首度会晤。(Supplied: Australian Embassy in Jakarta)


澳大利亚在参与方面的明显差距很难弥补,澳大利亚公司长期以来不愿意直接在东南亚投资就是明证。而该地区的国家本身对宏大新举措的兴趣有限。


中国尚未完全征服东南亚


然而,尽管如此,出于澳大利亚的利益要求,我们需要在东南亚更加努力,正如阿尔巴尼斯政府所承诺的那样,而且实际上已经在做了。


现在还有时间。中国的影响力虽然正在增长,但并非不受限制。该地区对自主和保护主权的渴望是真实的,即使其政策选择并不总是反映这一点。


东南亚并非没有意识到它正在形成对中国的依赖。尽管我们对来自中国(以及现在的俄罗斯)的威胁性质以及如何应对这一威胁的分歧越来越大,但这种利益的一致性仍然创造了机会。


澳大利亚和美国、日本等志同道合的伙伴在贸易、投资、援助、教育和安全合作方面向该地区提供选择的现行战略仍然可行。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尽可能多地推动更多内容加入这种方式。


澳大利亚在基础设施方面无法与中国竞争,但在东南亚有一个新兴的经济议程,旨在从疫情大流行中恢复过来,我们在这方面确实具有比较优势,例如建设人力资本、规划清洁能源的过渡和支持数字贸易等。


image.png


虽然东南亚在推动与澳大利亚的防务合作方面往往很谨慎,但像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这样的国家正在比过去更努力地思考他们在这个有争议的时代所需要的军事能力。这也是一个机会。


澳大利亚需要加大项目力度,与决策者和年轻领导人建立联系。中国在贸易方面的主导地位得到了保障,它利用一个看似无底洞的钱包来提供奖学金,培训官员、媒体和(越来越多的)政党,并开展安全合作。


我们可以向中国学习


我们对中国在东南亚疫情大流行期间的外交进行的研究提供了其他的借鉴经验。


做好基础工作是无可替代的。


这意味着,我们要出现在那里并做出正确的表述,更多地强调共同的原则而不是价值观。


外交部长黄英贤正在做这两件事。做好基本工作意味着在危机时刻迅速做出反应。西方国家在这场疫情大流行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没有采取行动,并为此付出了代价。


这场疫情还凸显出东南亚是如何被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国家媒体和虚假信息所淹没。


外交部的战略通信节点必须更迅速、更灵活、更有效地做出反应。而澳大利亚应该重新审视可以做些什么来支持当地独立的媒体平台。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