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新西兰华人诉苦:家人团聚太难,父母像候鸟飞来飞去!选择移民,我们错了吗?

收藏

新西兰华人诉苦:家人团聚太难,父母像候鸟飞来飞去!选择移民,我们错了吗?

新西兰天维网 新西兰天维网 07-19 09:40

在新西兰的中国移民,是漂泊的家庭吗?很多华人对这样的问题,都有着纠结的答案。


这,其实是梅西大学高级讲师Liangni Sally Liu博士和怀卡托理工学院Juanyu Jason Ran博士合著的一本新书,对在新西兰的中国移民家庭及其如何受移民政策的影响进行了相应研究。


Liangni Sally Liu博士和Juanyu Jason Ran博士。图片:梅西大学网站


三代同堂:中国的传统


中国有句老话:“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几千年来,中国一直有老少合居的传统,如今三代同堂的家庭也已司空见惯,退休的父母视帮助子女、照顾孙辈为己任。


在《在新西兰的中国移民:漂泊的家庭?》(New Chinese Immigrants in New Zealand: Floating Families? )一书中,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探讨。


对于移民到新西兰的中国家庭来说,父母何时以及如何加入与子女团聚是一个紧迫的问题,这也是梅西大学人文、媒体和创意传播学院高级讲师Liangni Sally Liu博士及其博士生、现任怀卡托理工学院讲师的Guanyu Jason Ran博士合著新书的重点。


New Chinese Immigrants in New Zealand: Floating Families? 图片:梅西大学网站


此书汇总了三年来关于新西兰新自由主义移民政策及其对新中国移民家庭的影响的研究。


Liu博士说:“这方面的研究还很不足。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是新西兰仅次于英国的第二大移民群体,所以很重要。”


移民政策收紧:

与父母团聚的障碍


这本书还调查了1987年新西兰废除基于种族的移民选择制度,以及放宽对家庭团聚移民的限制。然而从1990年代初开始,为了吸引最有可能带来经济效益的移民,新西兰移民政策进行了进一步的调整和限制。


Ran博士说,这一变化对两代华人移民家庭产生了重大影响。


“老一辈人来新西兰变得更加困难,让他们和家人被迫分离。”他说。


Liu博士指出,政策变化是渐进式的:团聚移民配额被引入,然后慢慢从每年4000人收紧到1000人。成年移民担保人的年收入门槛提高到父母一方10万纽币以上,父母双方15万纽币以上。


2016年,父母移民类别通道关闭了大约三年,重新开放后疫情的爆发导致它再次关闭。



中国父母:

候鸟般飞来飞去


本书作者研究发现,尽管面临挑战,有孩子的成年新移民仍与在中国的父母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Ran博士解释道:“在当前的新自由主义移民政策体制下,我们在中国移民群体中发现了两个重要现象:季节性移居的父母/祖父母,以及反向汇款。”


季节性(移居的)祖父母是那些使用新西兰家庭访问签证与在新子女团聚的人,该签证允许一次最多访问六个月,在三年内总共访问18个月。


Ran博士表示,这种方式有利有弊。劣势是必须在规定时间内离开,但也有利用南北半球季节差异避寒、避暑等优势。


Liu博士继而指出,在新冠疫情之前,旅行相对容易且便宜,但现在情况不再如此。


“但我们发现,中国家庭非常有韧性,会寻找问题的解决方案。”她说。


本书作者分析道,传统上,中国的孩子应承担照顾年迈父母的经济责任,但新西兰生活成本颇高使得新移民很难独自买房。


反向汇款则体现在,随着很多中国家庭生活条件提高,新移民的父母为了维系与孩子的关系会寄钱到新西兰,一些更为富有的新移民父母、祖父母也会选择在此投资。


资料图片


他们认为,新西兰的移民政策主要基于西方的核心家庭概念,这不适用于中国人或许多其他重视多代和大家庭结构和关系的人口群体。


“我们还可以将我们的研究成果应用于选择住在大家庭环境中的太平洋族裔和毛利族裔社区。中国是我们进行研究的窗口,但来自亚洲其他地区的移民也会收到相似的影响,例如印度。”


Ran博士说,他现在正计划探索移民经历与家庭结构和实践变化之间的相关性。


对于Liu博士而言,作为独生子女的她想知道何时才能再次见到自己的父母。


“作为华人社区的一员,这项研究对我来说是活生生的经历,因为我已经两年没有见到我的父母了。在疫情之前,我们每年会团聚两次,每次两三个月。”她说。



移民新西兰

我们错了吗?


作为中国空前绝后一代的独生子女,80、90后的我们,曾经可能是不少人羡慕的对象,所有宠爱独一人,但这也意味着,独生子女将面临着更大的赡养老人的压力——你的爸妈只有你。


在常见独生子女“421家庭”(指四个老人、一对夫妻、一个孩子的家庭构成模式)中,一旦有老人生病或发生意外,独生子女很可能就会立刻陷入忙不过来的窘境。


而特别是对于我们这些身在海外,连及时赶回父母身边可能都无法做到的独生子女,这更是一个有时想都不敢想的难题…


在空巢老人已经成为中国一大难题的今天,许多生活在新西兰的独生子女在思考自己去留问题的时候,都会把父母养老问题列入到一个重要的考虑层面…



爸妈日渐老去,但自己却身在千里之外,到底自己应该是坚守自己的移民梦?还是坚守“父母在,不远游”的古训?


毕竟在父母团聚移民关闭的当下,对于生活在新西兰的子女来说,根本没有一个较为折衷的选择。


要么就放弃新西兰的生活,回国打拼,离父母近点。要么就留在新西兰,父母仍然和自己相距千里。


对于非常看重亲情关系的中国人、特别是只有一个孩子的独生子女家庭,这样的选择题,难道不残忍吗?


天维菌询问了身边身为独生子女的朋友,问他们有没有想过父母养老的问题。


有些朋友在父母团聚移民关闭之前提交了申请,所以他们告诉天维菌,“再过几年,老人折腾不动了,肯定是我在哪儿,我爸妈也在哪儿。”


而没有赶上父母团聚移民的朋友,回答就变得有些无奈——“能接过来接过来,接不过来就只能我回去”。



可能现在身体仍然健硕的父母并不会喜欢新西兰好山好水好寂寞的生活——在国内生活了一辈子早就习惯了,离开了国内就没有熟悉的社交圈,说话也听不懂。


但其实对于独生子女来说,这已经不是父母喜不喜欢新西兰的问题,而是有朝一日父母走不动了,自己不得不面临被动选择,陷入两难困境,选哪个都难受的问题。


还记得父母团聚移民突然关闭在华人群体中间引起的轩然大波吗?


相信不少朋友都是希望父母在晚年的时候,自己能够陪伴在他们身边,让他们享受天伦之乐。


但现在的情况,却只能让父母或自己成为中国新西兰两地跑的“候鸟”,在疫情和边境管控面前,被无情地限制。



随着父母日渐老去,相信也有很多独生子女在新西兰打拼时,矛盾心理会变得日渐强烈起来:


当有一天父母老了,当不了“候鸟”,飞不动了…我们应该怎么办?是应该回国陪伴他们,还是继续实现自己的移民梦?


虽然如何选择无谓对错但下定决心却难上加难……


天维菌也希望那些选择在外奋斗远离父母的年轻人,多健身,多赚钱,多关注父母的健康。无论何时,请不要忘记在背后默默守候你梦想的爸妈。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