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美国:收割日本,还得是磨好韩国这把刀子

收藏

美国:收割日本,还得是磨好韩国这把刀子

世界华人周刊 世界华人周刊 07-16 16:29



大家知道日韩这俩“邻居”兼美国体系下的“盟友”,向来关系很别扭,这不,最近两国进一步把“家丑”外扬,闹了好一番笑话。


上月底,北约峰会在西班牙举行。此次大会是西方各帝国主义国家为了一起“应对挑战”统一思想的。



果然,在会上北约将俄罗斯定为“最大且最直接的威胁”,而将中国污蔑为“系统性挑战”。可见,西方诸帝是要将“给俄罗斯放血”进行到底了。


当然,美国方面搂草打兔子,想趁这个机会将亚太方面的战略也部署上,于是叫上了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韩国总统尹锡悦,琢磨让美日韩三国的话事人在一起聊聊。


不过,估计美国这边儿也没存什么指望,岸田和尹锡悦聊得不太亲热。



想想倒也是,两国为慰安妇和强制征用等历史问题已经闹了7、8年,期间要么是外交摩擦,要么是贸易争端,甚至还曾剑拔弩张,搞得好不吓人。


2018年12月20日,韩国海军广开土大王号(舷号971)驱逐舰在日本海救援一艘朝鲜渔船。期间,广开土大王号与日本海自巡逻机相遇,双方抵近距离互相较量耐心。


谁料韩国驱逐舰是真的没有什么耐心,悍然打开火控雷达,照射日本军机。



十几年来,无论是天安舰事件,还是延坪岛炮击,面对同朝鲜的武力摩擦,韩国军队要么反应不及时,要么文恬武嬉,毫无作为。这次碰到日本,却十分强硬。真可谓面对北傀我唯唯诺诺,面对盟友我重拳出击。


在贸易争端中,韩国首尔与釜山市议会各自将284家日本企业列为战犯企业,且规定市政机构今后有义务尽量避免购买战犯企业的产品,已经购买的产品可以贴上“战犯企业制品”标签。


在2019年6月28至29日的二十国集团大阪峰会上,时任韩国总统文在寅与身为主办国的日本政府领导人安倍晋三之间的互动也被外界评论冷淡,两人仅有一次为时8秒钟的握手,其他一次正式的会谈或非正式接触都未有。



这可真是太难看了。


尽管尹锡悦自从竞选时就有意愿改善日韩关系,但是双方的互信已经严重崩溃,想要重建信任,恐怕需要很长时间。


不过,当我们透视日韩交恶的整个过程,就会发觉十分的诡异。因为如果仔细观察日韩两国的实力与经贸联系,韩国对抗日本,简直就像找死。两国间不但有不小的国力差距,在最核心的产业中,日本还处于韩国的上游。


比如,在电子和汽车等产业100个品类的原材料和零部件、机器,韩国都明显依赖日本;半导体制造所需的氟化氢、光刻胶等20个品类,韩国也需要从日本进口原料。



可以说,两国在国际市场上的分工不同,日本主攻材料,韩国则专注应用领域,这就决定了韩国依赖日本的现状。


2019年7月1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日本将限制对韩国出口3种关键半导体材料,限制项目为氟聚酰亚胺、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三样材料,此为制造3C电子产品过程中的消耗性原料。


根据韩国经济研究院试算,日本的管制措施将造成韩国GDP减少2.2%,而日本只会减少0.04%。可见两国实力上的强弱。



然而,为什么韩国能不顾这么大的国力悬殊,频频发起反日高潮,却又最终毫发无伤呢?


这事儿啊,得问日韩两国共同的“盟友”和“大哥”——美国了。


事实上,美国在日韩争端的历史上,明着中立,实际却是力挺韩国,没少给日本找麻烦。



1945年朝鲜半岛光复,1948年李承晚在半岛南方建立政府,南北分治。此后不到3年,朝鲜战争爆发。


毕竟曾遭受日本36年的殖民统治,当时韩国社会上的反日情绪十分浓厚。


李承晚便一面利用这股情绪大搞反日运动给自己争取民意支持,同时另一方面却任命不少亲日派官僚,可谓拧巴之极。


但不管怎么说,在李博士的努力下,反日成为了韩国社会至少表面上的政治正确,两国这时候想要推动建交,实属难上加难。



1953年,退役韩国军人洪淳七在地方警政当局的默许和暗中支持下,自组民团武装,登上日韩争议岛屿独岛(日方称竹岛),驱逐日本警察,夺回独岛控制权。


而在一年之后接手防御的韩国警队更是十分强硬,在冲突中击毙一名日本警察。


李承晚发表海洋主权宣言,宣布了一条“渔船进入禁止”线,即“李承晚线”,韩国称其为“平和线”。


由于主权争议爆发的巨大情绪对撞,日韩建交谈判彻底陷入僵局。


1961年,朴正熙以军事政变夺取政权。彼时韩国民生凋敝,亟需经济援助渡过难关。


于是在日韩建交谈判中,朴正熙放弃赔偿声索权,换来了日本方面8亿美元的援助和贷款。


条约甫一签订,韩国国内便掀起惊天波涛,大学生和民众群起抗议,面对怒涛滚滚的游行队伍,老朴竟然打起了退堂鼓,准备下台跑路。



得亏他的侄女婿金钟泌和同乡小友金载圭都是狠人,悍然镇压了群众运动,给老朴保住了政权。但是这份日韩基本条约在韩国人民心中,便成了朴正熙卖国求荣的象征。


各位可能不清楚,韩国人不满这份建交条约,日本人可是更不满意呢。



日本一些人士认为《日韩基本条约》的签订使大量日本资金直接流入韩国,扩大了国内财政赤字,仅仅换到韩国不索赔,对日本来说得不偿失。


从1962年10月到1963年10月的一年内,日本人为反对“日韩会谈”曾举行13次全国统一行动。1965年,日本人为佐藤政府强行通过《日韩基本条约》,举行6次大规模全国统一行动。


说白了,日本人就是觉得自家政府有问题,“韩国人想卖国,你就买啊?你让钱烧着了?”



对啊,当时韩国这个国家一穷二白,想卖国真是不一定卖得出去,就算卖得出去,也不值8亿美元。


1961年,韩国大米产量仅有1000万石,仅仅相当于400年前的日本,人均GDP仅有80美元,8亿美元可以顶1000万韩国人的产出……


这国啊,买贵了。


日本人傻吗?当然不傻了。可是不傻为什么会花这么多钱,就买韩国一句“不索赔”呢?


当然是美国人逼日本买的啊。



当时日韩之间曾有一次会谈。在这次会谈中,日本首席代表久保田贯一郎竟公然宣称:“日本在对朝鲜半岛统治期间,每年拨款上千万日元修筑铁路,建筑港口,开垦农田,兴修水利等等,为朝鲜半岛的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而不是进行了掠夺和压迫。”


这句P话如今听来都能治好人的低血压,当时韩国代表更是愤然离席以示抗议。从那之后日韩会谈长时间被搁置。


期间,正是美国不断督促日本重启会谈,实现邦交正常化,协助韩国改善经济,以稳定政局。日本方面被迫作出妥协,撤回“久保田发言”。



而在日韩基本条约签署之前,日方对于经济援助的数额还是十分不满,在两国渔业纠纷上也颇有微词,更对独岛问题念念不忘。


关键时刻,美国人又是公开出手。


1964年8月29日,美国国务院派负责远东问题的助理国务卿班迪访问日本,催促日本当局尽快实现日韩邦交正常化。


班迪在东京所发表的题为“东亚的进步与课题——美国的见解”的演讲中言称:“作为大国的日本负有解决与弱小邻国之间悬案的特殊责任,韩国是防御威胁远东和平的侵略势力的要塞,日本的态度与韩国国民能否维持独立、能否实现经济繁荣密切相关。这两个伟大的国家实现邦交正常化,将是对亚洲和平这一大局的重大贡献。”



这一番讲话直接把日韩建交谈判受阻的责任全部归到了日本一边,日本感受到了大哥(所谓长兄如那啥)的压力,无奈搁置争议,花了8亿美元的高价,买来了朴正熙一句“放弃索赔”。


据说朴正熙私下里还曾为讹了日本一笔洋洋自得,日后一旦需要经济援助,便把日本殖民的历史拿出来嚷嚷一番,自然有美国站出来就告诉日本,赶紧给他钱堵他的嘴啊。


不用说,日本方面为这事儿恨美国佬和朴正熙恨得牙痒痒,但那时他们不知道的是,更可恨的还在后面。


1980年代,日本经济的快速腾飞让美国人感受到了威胁,美国方面发动对日贸易战的同时,在半导体领域抬韩国,压日本,扶起了韩国的半导体工业。



1985年以后,日本DRAM生产商市场份额的增加,被认为是牺牲了美国生产商的利益,美日之间的贸易冲突日益加剧。


为了抵消日本方面的竞争优势,美国政经界的保守人士一方面制造“东芝事件”,以偷偷卖机床为由,对东芝进行抓人罚款,并且还逼迫日签订《美日半导体协议》,要求开放市场,保证别国市场占有率以及100%的惩罚关税。


另一方面,这些美国高层将半导体技术转让给韩国,与三星合作投资建厂,并且游说美国政府和国会,在关税上对韩国大加照顾,只征收0.74%的关税。这就与日本厂商承受的100%税率有了天壤之别。



当时世界最大的电子消费市场属于美国,日本和韩国也在技术设备上十分依赖美国。美国对韩国的偏爱让韩国在半导体产业崛起得有恃无恐。


这确实是一个只有日本人受伤的世界……


除了在这些大关节上扬韩压日,美国也很会在许多小问题上给韩国壮胆。历任美国总统访问韩国时,韩国都会大排筵席招待。而在这国宴之上,韩国总会安排一条在独岛附近打上来的海鲜,让美国总统尝尝鲜。



总统们也都非常给面子,吃完了还抹抹嘴说味道不错,好像完全不关心这东西是哪儿来的。


日本方面气得七窍生烟,每次都会向韩国表示强烈抗议,韩国政府则是“睬你都傻”,下次美国总统再来吃饭,外甥打灯笼——照舅(旧)。


须知,在外交领域,美国一再宣称自己在盟友的争端中会保持中立,不偏袒某一方。毕竟作为霸权国家,它的盟友太多了,指不定谁和谁就不痛快,到处拉偏架的大哥是不招人待见的。



既然如此,为何美国在日韩问题上竟然这样乐此不疲地拉偏架,给日本找麻烦呢?


原因是,美国对于日本的戒心太重了。


毕竟美国立国以来,除了自己还是个菜鸡的19世纪初期曾被英属加拿大打下了白宫,本土就几乎没有遇到过战争威胁。但凡打仗,都是在别人家屋子里,自家院落则是只负责喝喜酒,从不掺和进去。


但1941年,日本竟悍然偷袭珍珠港,打了美国人一个措手不及。这种疯P行为自然招致美国人的痛打,也让美国对日本十分忌惮。



1945年,美军占领了被李梅烧烤过一遍、如同月球表面的日本之后,竟然仍旧认为日本威胁十足。


当时的美国国务院官员拉摩尔提出日本是美国“危险的竞争者”,主张剥夺日本“从事侵略的力量”,解除其军需工业,打击财阀,使日从属美。


这一论点便成为战后前两年美国对日本的政策思想。1945年9月和11月,美国先后发布了有关占领和管制日本的《对日政策》和《基本指令》两个文件,提出占领目标是“确保日本今后不再成为美国的威胁”。



虽然随着新中国的建立和朝鲜战争的爆发,日本成为了美国在东亚反共的总基地,但是戒心却没有放下,于是便有了上述那些扬韩压日的招数。


而且对日本的不信任是美国两党共有的。可以看到,1960年代逼迫日本在对韩援助方面让步的是民主党政权,而在1980年代在半导体领域向韩国转让技术、开放市场的是共和党政权。


两党尽管有矛盾,但在整治日本上颇有共识。



对于民主党来说,日本长期由保守势力执政,极右翼更是对民主政治和和平宪法深恶痛绝,自由派对于这样一个随时有可能暴走的右派政权无法做到完全信任;而对于共和党来说,日本军国主义和经济崛起对于美国安全的威胁无法忽视,敲打日本就成了家常便饭。


所以,对于美国来说,还有比天生反日的韩国更好用的工具吗?


诸君可以看看,这次北约峰会大合影,尹锡悦被拉到拜登身后,位置十分重要,而岸田文雄则被发配到了最后一排的犄角旮旯,这不就是拜登在对尹锡悦暗示:改善什么日韩关系,跟他磕!别害怕,有大哥我给你撑腰呢!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