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行 >

在这十家东京咖啡店里,细嗅过去的自由

收藏

在这十家东京咖啡店里,细嗅过去的自由

一居生活志 一居生活志 07-16 16:09

“哪家咖啡店的咖啡最好喝?”


对于咖啡爱好者们来说,这个问题自然是常问常新。饶是曾经出版过《东京咖啡时间》的一居生活团队,经历过被疫情困住的这两年后,一时间也很难给出跟紧潮流的答案。


关于当下的东京精品咖啡店十选,不妨把话语权交给旅居东京的达人。感谢老朋友@行走与咖啡 授权,邀请到旅居日本的咖啡饮客@七七七七要喝咖啡撰稿,她是专业的咖啡客,也是文笔流畅的记录者。疫情之下虽不能远足,依然可以隔屏感受,埋下美好的咖啡种子。



村上春树说:“如果一座城市没有愿意开咖啡馆的人,那这个城市无论多繁华,都只是一个内心空虚的城市。”他所生活的东京,就是一座充满了咖啡味道的摩登都市,用着丰富的咖啡体验,从古老的喫茶店到第三波精品咖啡浪潮,东京形成了自己的咖啡文化。



东京的咖啡店十分密集,无论是昭和风喫茶店,还是朴实温暖的古民家café,亦或是第三次咖啡浪潮后兴起的精品咖啡馆,都数不胜数,因为这里的咖啡爱好者渴望维持并追求传播咖啡文化。



今天介绍东京咖啡店——10家按自己的节奏营业,有思考、有温度的精品咖啡店。



KOFFEE MAMEYA -Kakeru-

東京都江東区平野2丁目16-14



KOFFEE MAMEYA是一家咖啡豆专门店,或许更应该称它为「咖啡豆买手店」。


考虑到即便是同样的咖啡豆,出自不同的烘焙师之手,味道自然也会有不同的出彩这一点,KOFFEE MAMEYA便不拘泥于「从生产地直购」,而是甄选出足够优秀值得被发现的烘焙店,并把那里的豆子带回来提供给自己的顾客。



店内常规提供从世界各地精选的15~20种咖啡豆,烘焙程度从浅至深一应俱全。最大程度的发挥咖啡师作为向顾客提供咖啡的媒介价值。



2017年在表参道开业的1号店是咖啡豆专卖店兼stand形式的咖啡店。2021年在清澄白河开店的2号店Kakeru则是风格完全不同的咖啡体验店。Kakeru由一家50年前的仓库改造而来,外观基本保持仓库的原样,约8米高的举架,形成超强开放感。



与1号店最大的不同在于,Kakeru着重「对比试饮」深度玩味咖啡,意在让客人感受不同产地、豆种以及烘焙方法给咖啡风味带来的差异。店里主要的course有三种,分别是体验烘焙差异的「Roast Experience Course」、体验冲煮差异的「Koffee Mameya Course」,以及咖啡鸡尾酒特调的「Koffee Cocktail Course」。



KOFFEE MAMEYA就是这样一家有个性、够硬核、爱钻研的咖啡店,出自KOFFEE MAMEYA之手的咖啡,必是去杂存良的一杯。



LEAVES COFFEE ROASTERS

東京都墨田区本所1丁目8-8



完成使命的枯叶会从树上掉落为新叶供养。变化不断成长不停,推陈出新,源源不绝。这正是LEAVES COFFEE的态度及名字的由来。



「町のロースタリーから、世界へ」,正如标语所说。LEAVES COFFEE在日本街区中提供高稳定高水准的咖啡,他自成风暴,走向世界。



2016年,LEAVES COFFEE APARTMENT以stand的形式在街角开店,2019年这家ROASTERS烘焙店在不远处的巷子中开始营业。



目前店内有Probat UG-15(1950年代制)和Giesen W6A两台烘豆机,为了更专注于烘焙作业以及店铺的营业,烘焙店每周只在周末和星期一三天营业。



店主石井康雄曾经是位拳击手,后来因伤退役。因为喝到朋友送的咖啡伴手礼并被其中的风味惊喜到,于是开始尝试各种不同的咖啡,从此踏进咖啡行业大门。



石井康雄是天分型加努力型选手,无论是作为咖啡师还是烘焙师,都刻苦求精,讲究但不偏执,也因此形成了属于自己独特的风格。入行之际便崭露头角一举夺得日本烘焙大赛东京地区第一、日本第三的佳绩。



店内稳定提供十余种单一产区咖啡,日常款与稀有款各占一半。但无论是哪种咖啡,只要出现在LEAVES COFFEE的界限内就可以放下踩雷的戒备,肆意选择,不会出错。


ignis coffee

東京都文京区千駄木3丁目44-11



ignis在拉丁语中有“篝火”的意思。这团“篝火”于2020年末生起在东京的千駄木。


店铺的前身是一家寿司店,内装改造成现代风格后仍保留了整条吧台,入座等咖啡的同时刚好可以近距离观看咖啡师制作全过程,今昔元素就非常自然地融合在这个新的空间里了。



咖啡师年轻时尚又健谈,会热心帮你介绍当天的咖啡豆。豆单以实物的形式依次陈列,瓶身标注咖啡豆信息,风味卡有相关描述,选择仍觉困难还可以闻香后再做判断。从中挑选喜欢的风味,接着就可以选萃取方式了。



手冲、爱乐压或者意式咖啡都算稳定。比较有意思的是,ignis所有出品都有咖啡元素在,像布丁、果冻这种甜品也都会有咖啡液参与制作。



做好的咖啡会被放在形状不规则的手工陶器里,质朴、自然、有温度。器皿的触感、质感也会使整个咖啡体验变得更丰富饱满。



ignis会隔段时间换一换menu,会有依季节而定的期间限定特调咖啡。比如这杯叫作“长笛”的特调,就是把牛奶、咖啡粉以及砂糖通过蒸汽加热的方式萃取出来,这样可以引出奶茶的风味。



常去常新?那就常去尝新!


Acid coffee Tokyo

( 東京都渋谷区神南1丁目7-7)

虽然谷歌上有、但是地址不公开



Acid coffee是一家开在涩谷街头以stand形式营业的街角咖啡店,在一栋办公楼的一隅探出一个外带的窗口,窗前和路边倚了两张长凳,可暂作歇脚。



有意思的是,Acid coffee将和客人的互动提前至“从寻店开始” ----它并不在ins等社交软件上公开详细地址,店铺定位只显示“涩谷某处”(「渋谷のどこか」)。不过通过照片上的蛛丝马迹不难推测,反而多了一份想要“到此一游”的动机。



店虽不大,手冲“俱全”。常规就有十余种单品咖啡可供选择,单是埃塞俄比亚豆就有处理方法、产地、豆种不同的多个选项。尤其在2022年从使用glitch的豆子改成自家烘豆后,个性更加突出,极强的水果风味和十足的wine感吸引了一波又一波客人。



Acid coffee自满的除了风味特征,活泼的氛围,还有豆子的新鲜度。不远万里到达你手,如果“过于新鲜,我很抱歉”。



店铺侧面的窗户上贴了一张海报,上面的标语是「日常に感動があればいいなぁ」(日常中有感动不挺好),想要创造并传递涩谷咖啡文化的Acid coffee带着这样的思考,在涩谷街头认真地冲煮每一杯咖啡。


ONIBUS COFFEE Nakameguro

東京都目黒区上目黒2丁目14-1



ONIBUS的葡语直译是“公共汽车”。从一处出发再驶向下一处,流动地连结各个车站。ONIBUS想做人们日常生活中咖啡维度的“公共汽车”,从点出发,连成千丝万缕,连出故事与羁绊,于是起了这个名字。



ONIBUS除了东京的六家咖啡店站点外,越南胡志明市还有一处。店主坂尾篤史在澳大利亚感受到了咖啡店的魅力后,先是当了一年的背包客,每去一处就去当地的咖啡店喝上一杯。回到日本后又在咖啡世界冠军的店里工作积累经验,在2012年独立创办了ONIBUS。



中目黑这家从车站步行两分钟距离的ONIBUS是二号店。是由一家有二层的旧民宅翻新而来的,老宅门旁有个小庭院,是个绿意盎然的静美空间,院里斜几张长凳,路过点上一杯,快喝快走,简单歇脚。二楼也对外开放设有座位,从窗边可以看见附近公园和电车沿线的樱花树,樱花季的这里宁静温柔又治愈,宜赏花,宜读书,宜发呆。



ONIBUS注重质量的同时,也注重生产过程的透明度与可持续性,疫情前每年都会去生产地的农园见学参观。ONIBUS偶尔会在咖啡选品上“改变路线”,除了经常合作的几家供应商外,不时也会有新的合作伙伴加入进来,偶尔能喝到新豆子唤醒新的味觉体验。



FUGLEN TOKYO

東京都渋谷区富ケ谷1丁目16-11



FUGLEN是1963年在挪威奥斯陆创立的咖啡品牌,《纽约时报》曾称赞它是“世界上最好的,值得你坐飞机来试一试”的咖啡店。FUGLEN在挪威语中是“鸟”的意思,logo是一只北极燕鸥,一种地球上已知鸟类中迁徙距离最远的海鸟。



2012年FUGLEN飞到了日本,“Fuglen Tokyo”作为海外1号店,邻接东京代代木公园,深扎于奥涩谷。



Fuglen Tokyo将北欧风格引入东京,沉稳的中古家具,温暖的木质细节,玻璃窗带入大量阳光,这里舒适放松,咖啡香气弥漫,五感被轻而易举调动起来。



同样的,东京店也延续了本店白天轻松闲适café,夜晚温暖慵懒bar的营业方式,18:00以后提供当店的特调鸡尾酒,周末营业时间扩至24:00,呈现出与白天不同的节奏与都市氛围。



开店初期店FUGLEN的咖啡豆就像它的logo一样,全部都是从奥斯陆飞(空运)来的,后来为了不消耗豆子的新鲜度和品质,在日本成立了自己的烘焙店,现在的烘焙作业已经完全在日本完成了。



不记得在哪里看过酥脆可颂蘸温热浓缩的吃法,于是在这里尝试了一次,竟意外的协调。或许大家也可以一试。



PASSAGE COFFEE ICHIGAYA

東京都新宿区市谷田町2丁目7-15 市ヶ谷クロスプレイス 1階



PASSAGE 主理人佐々木修一曾斩获2014年世界爱乐压大赛的冠军。


2017年在东京田町开了自己的第一家店,彼时一直借用别人家的烘豆机为自己的店烘咖啡,直到两年后在世田谷区的祖师谷大藏开了2号店作为烘焙店,终于可以完全实现自产自销。几年过去PASSAGE势头依然,今年五月又在新宿区的市谷迎来了第三家店铺。



佐々木修一认为,咖啡——小小的一颗颗果实经过数道工序,从产地飘洋过海,裹着水果、坚果、花香等香气最后变成手里的小小一杯。人与人亦如此,大家从不同来处来,经过无数个「经过」的叠加,有了美丽的相遇或展开的故事。



PASSAGE想做的就是这样一个存在,在咖啡维度上,把精品咖啡变成「日常」转递给客人;在生活维度上,把这里变成咖啡爱好者的一个中转站,让大家在这里相遇,让故事在这里开启。



店内干净明亮,统一的木材内装,给人一种温暖的空间感。店内除了意式咖啡之外,还提供手冲或者爱乐压出品的咖啡,爱乐压汤力会在夏日回归,补充一些清凉。



市谷店的周边有多所学校的校区以及商业办公楼,人流不断,常常能看到学生党或上班族在这里驻足小憩,加载能量。PASSAGE经营咖啡,我们用咖啡经营生活,与咖啡的每一个相遇都变得珍贵。


Coffee Wrights 蔵前

東京都台東区蔵前4丁目20-2



2016年Coffee Wrights的第一家店铺开在三轩茶屋开店。店主开店的初衷就是把咖啡拉得更贴近生活,Coffee Wrights不设目标客户群,比起对消费群体进行切割并只为「一部分人」服务,更愿意成为那种无论谁都可以自由来去,让人感到放松自在的咖啡店。



让客人到他的咖啡店里买杯咖啡或包豆子,就像到果蔬店蔬菜水果一样轻松。这确实没什么问题,毕竟咖啡豆也属于生鲜食品。



Coffee Wrights有“制作咖啡的人”的意思,把前来买咖啡并对其抱有期待、享受的顾客当作一位位Coffee Wright ,用心准备着每一杯咖啡。在这里可以喝到纯粹享受豆子本身个性的单一产区浅烘咖啡,也可以喝到强调甜酸平衡的深烘拼配。如果尚未确定自己的喜好,你可以无负担地与店员交流豆子的风味和个性,或直接试饮现场确定。



开在藏前的是2号店也是Coffee Wrights烘焙店,外观简单干净利落,吧台里侧有台大型烘豆机。



二楼设有少量堂食的座位,大片的玻璃窗刚好可以看到隔壁的公园。闲适周末,来杯咖啡邻坐窗边耗上一会儿,真是再惬意不过了。



Glitch Coffee & Roasters TOKYO

東京都千代田区神田錦町3丁目16 香村ビル 1階



GLITCH COFFEE位于东京的古书之街、一个充满日本喫茶文化的街区——神保町。主理人铃木清和认为拼配与深烘都会使咖啡豆的个性失活,为了准确传递出产区的最佳风味个性,在咖啡的品控上,他决定GLITCH COFFEE不提供拼配,专注单一产区,且只做浅烘焙的精品咖啡。



师从澳大利亚出身的世界冠军Paul Bassett,在Paul Bassett的多家店铺修行了十年,积累了丰富经验的铃木清和,在2014年拿到了日本爱乐压咖啡大赛冠军,次年就创办了自己的品牌——GLITCH COFFEE。



疫情初期的2020年GLITCH 的二号店在名古屋开业,2022年6月三号店入驻大阪,至此主理人铃木清和的咖啡版图已完成初期绘制——实现在日本三大城市东京、大阪、名古屋的开店目标。



与意大利、澳大利亚这些已建立了本国咖啡文化的海外国家相比,日本是否也有人对本国的咖啡文化感到自豪?日本土生土长的铃木带着这样的信念与野心,决定并开始向世界推出日本咖啡文化。



所以GLITCH COFFEE的目标客户群体不只锁定于日本本土。为击中海外咖啡爱好者,除了在咖啡上苦下功夫,在视觉设计上也选用了日式风格来占据大众视野。比如部分品牌logo采用了日式家纹纹络,东京一号店的吧台墙面嵌以玉石等。



“To serve a cup for your valuable time.”——GLITCH COFFEE自成立以来一直追求着咖啡品质与时间的门当户对。这样的高标准吸引了众多前来学习的准咖啡师们,比如京都的blend、金泽的nonstop coffee stand。所以有件非常有意思的是,在别家喝到GLITCH COFFEE出品的豆子水准依然高且稳,在GLITCH COFFEE店里可能会碰到“准咖啡师”的手冲,喝到的反而觉得差那么一点意思。


Little Darling Coffee Roasters 

東京都港区南青山1丁目12-32



little darling coffee roasters 开在东京南青山一个叫做SHARE GREEN MINAMIAOYAMA的综合设施院内。东京地界可谓寸土寸金,但little darling coffee roasters地处东京中心的中心。且这里仍能拥有大片草坪,实在奢侈。



咖啡店铺本身由运输公司的仓库改造而成,简约工业风,室内超高举架,明亮通透,且空间大座位多间距又讨喜,座位周围配备电源,看得出这里欢迎「耗时」的客人,不论办公、学习、还是和老友叙旧都不会因久坐而感到局促拘谨。



吧台旁的PROBAT烘豆机很是抢眼,店内的咖啡豆都是自家烘焙,是由获得2016年世界咖啡拉花大赛第二名的赤川直也监修。手冲咖啡由浅烘到中烘,豆单常备五种以上,不定期更换豆单的同时也在更新你的味觉享受。此外店内也有简餐可以果腹。



咖啡店的外壁被刷成了粉白色,整栋仓库立在大面积草青色旁,明亮、轻盈又热情。除咖啡店外,这里还集合了植物店,花店,共享工作空间,儿童游乐区等。集合空间缤纷活泼,充满趣味,融合了自然与现代生活。



常能看见外国面孔以及和爱宠一起来喝咖啡的人,悠闲度假风令人思维不时跳跃,仿佛此刻并非身处东京而是西海岸。



能从如此繁碌疲惫、快节奏的的日常中暂时跳脱出来,安放心神的沉浸在这片理想地,实在是一桩美事。



咖啡无疑已是当代繁杂生活中有力的口服强心剂,后疫情时代日本的咖啡业似乎不像其他行业那样被迫中断,反复重启。


人们仍愿为从工作或生活中短暂的抽离而保留一份净土。在咖啡店细嗅以往的自由,寻找安定寻找治愈,聊以慰藉。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