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马斯克和推特,有钱任性vs不依不挠,“闪婚闪离”能成功吗?

收藏

马斯克和推特,有钱任性vs不依不挠,“闪婚闪离”能成功吗?

三联生活周刊 三联生活周刊 07-16 12:09

从志在必得地发起收购,到急于甩下违约金走人、却被推特方面告上法庭要求继续完成收购程序,马斯克的这出“首富任性记”在两个半月里就演出了天马行空的剧情。这注定也会是美国商业诉讼史上最奇特的案例之一。


“一开始他们说我不能买推特,这样他们就不必披露机器人信息了。可现在呢,他们打算在法庭上硬逼我买下推特,但相应的他们也不得不在法庭上当众公布机器人信息……”


图 | Twitter


7月11日凌晨,“推龄”13年、拥有1.01亿粉丝和9.2%推特(Twitter)公司股份的埃隆·马斯克上传了一张带有狂笑表情包和一长段挖苦文字的哏图(Meme),向推特管理层发起了最近两个半月来最新的一波嘲讽攻势。不过不同于此前单纯的口舌之争,这一回,双方动起了真格,赌上的是真金白银——7月8日,马斯克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例行监管文件中宣称,自己将放弃对推特的价值440亿美元的收购计划,理由是该公司一直在平台机器人账号的真实数量问题上“误导公众”,并且“没有遵守合同义务”及时向收购者披露目前采用的识别算法(用于分辨机器人账号)的细节。当天正值星期五,是纽交所该周最后一个例行交易日;受这条爆炸性新闻影响,推特报收于每股36.81美元,比4月份马斯克提交收购方案时的基准价54.2美元已经跌去1/3。


推特董事会主席布雷特·泰勒(Bret Taylor)立即发动反击,宣布“公司将会采取法律行动以执行收购协议”,并“有信心在法庭上获胜”。马斯克的回应则是周一一早的那张哏图,它直接导致推特股价单日进一步下跌11%,当天报收于每股32.65美元。7月12日,推特公司正式在特拉华州衡平法院(Delaware Court of Chancery)提起诉讼,要求法庭强制马斯克继续执行收购协议,并延聘了并购法领域的顶级律师事务所沃奇尔·利普顿(WLRK)作为诉讼团队。案件将于9月19日开庭审理,并在四天内做出判决。而马斯克的回复只有一句话、四个单词:“哦笑死人了呵呵(Oh the irony lol)。”


从4月14日马斯克第一次公布他的推特私有化计划,到7月12日双方正式对簿公堂,这场不到三个月的“闪婚”几乎浓缩了一切糟糕婚姻的典型特征。最初是互相“上头”:整个收购谈判只持续了一个多星期时间,马斯克在4月20日就完成了自己复杂的三部分融资进程,推特方面也允诺不会对收购资金来源做详细核查。接着是嫌隙的滋长:5月中旬,马斯克宣布他通过自己的抽样研究,认定目前的推特账号中有20%是机器人,这一比例是推特官方公布数字的4倍。推特CEO阿格拉瓦尔(Parag Agrawal)立即和特斯拉创始人开始了针锋相对的公开指责。而在5月25日的推特年度股东大会上,马斯克的密友、前CEO多尔西宣布离开董事会,另一位董事德班(Egon Durban)也几乎被迫辞职,显示公司内部剑拔弩张。


随后双方关系一度出现缓和,马斯克在6月16日对推特全体员工发表了第一次视频讲话,但他在裁员和远程办公问题上的表态引发的全都是负面反响。于是,矛盾彻底公开化了:从6月22日到7月1日,一向有“话痨”之名的马斯克在推特上罕见地保持静默,形同在实施“冷暴力”。同时他却又高调现身于多哈经济论坛,预测美国经济可能在短期内出现衰退,并承认自己和推特公司之间“有一些问题尚待解决”。7月2日马斯克恢复在推特发言,但短短6天之后他就发出了终止收购信,似乎急于摆脱这段波折不断的“闪婚”。



2020年12月1日,特斯拉集团CEO埃隆·马斯克在柏林出席代表创新精神的阿克塞尔·斯普林格奖的颁奖典礼。2022年4月25日,马斯克宣布成功收购社交媒体巨头“推特”。


世界首富、全美第七大社交网络平台、2022年资本市场规模最大的杠杆收购,光是这些要素就足以制造出一段跌宕起伏的精彩故事。而马斯克的社交网红属性以及涉足领域的多样化,还在把一系列相关不相关的人等进一步牵扯进来。除去推特本身的股价外,被这场“闪婚闪离”风波影响到的还有马斯克的另一家公司特斯拉、为马斯克提供130亿美元债权融资的投行集团以及长期追捧马斯克的加密货币市场,就连在社交媒体上已经“神隐”许久的前总统特朗普也开始发声,对自己曾经的辩护者马斯克大加嘲讽。另一方面,在股价下跌中市值损失超过100亿美元的推特公司似乎完全无意接受马斯克按照收购协议中的违约条款支付的10亿美元补偿金,他们要的是全部440亿:哪怕为此要走上法庭、逼迫那位已经和自己反目成仇的首富继续买下这家贬值的公司。这大大超出了人们的日常经验。


那么问题来了:过去两个多月里,在“有钱任性”的马斯克和不依不挠的推特公司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需否认,马斯克对社交媒体有他的理念和野心,也曾经试图把这些理念贯彻到对易主之后的推特的经营中。今年5月,他公开宣称:只需借助算法开源、技术升级之类的“中立”措施进行改革,推特的用户数量就能进一步增长,最终达到10亿人级别。到了6月16日的视频会议上,这个数字又进一步变成了“全球一半的人口”。马斯克的长期密友、推特联合创始人兼前CEO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更是宣称,这位科技大鳄是解决推特现有问题的“唯一方案”,“他的使命是拓展人类意识之光”。这也是收购协议达成之初,市场一度表现出乐观情绪的主要原因。


2018年9月5日,“推特”联合创始人兼CEO杰克·多西在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就2016年大选期间出现的社交媒体虚假信息问题宣誓作证。多西是马斯克入主“推特”的长期支持者。(图 | 视觉中国)


但和自视甚高的理念相伴随的往往还有自负与偏执。从马斯克放出收购风声的第一天起,他就在不同场合反复强调自己对推特最关心的两个问题:一是言论尺度,二是“机器人信息”(Bot Info)。前者主要涉及个人用户、尤其是公众人物针对热点事件和社会现象的发言倾向性,特别是当这些言论具有政治动员或者影响舆论的意图时。特朗普便是因为在2021年1月6日国会骚乱事件期间的发言,被推特公司判定为“可能造成进一步暴力风险”,对其账号实施了永久封禁。而马斯克对这一问题的态度是:“假如推文触及到了法律无法管辖的灰色地带,就让它留在那里好了。”一些妇女权益和社会活动家因此在收购协议达成后主动宣布推出推特,以示对马斯克这种价值观的抗议。


机器人信息或者说机器人账号涉及的则是另一个问题。从社交媒体诞生之日起,日活跃用户数(DAU)和月活跃用户数(MAU)等可量化数据就被当作衡量公司业绩增长乃至盈利前景的重要指标加以关注。但早在Web2.0时代初期就已经出现的发帖机器人显然会对数据造成污染;尤其是近年来,社交平台流量已经可以很方便地变现,机器人账号发送的虚假资讯更是对政治选举以及投资活动产生了后果可观的影响。前世界经济论坛数据顾问、网络虚假信息审核专家斯特罗帕(Andrea Stroppa)就认为,过去9年中,推特账号里已经有10%被机器人信息所控制;而在加密货币和政治性谣言的话题下,机器人账户甚至可能多达20%到30%。这与马斯克由来已久的执念无疑不谋而合:他一向认为所有社交网络、尤其是推特已经在相当程度上被机器人信息所污染,其数据和报表是有问题的。


5月16日,马斯克突然宣布:过去几天里,他对随机抓取的100个推特账号进行了样本分析,发现其中有20%属于发帖机器人,这一数字是推特公司在一季度财报中公布的同类数据(5%)的4倍。有鉴于此,他决定暂时搁置收购交易,“直到机器人账户的比例被压缩至财报宣称的5%”。消息传出后,推特股价当日大跌7.9%,报收于每股37.51美元。推特CEO阿格拉瓦尔立即发文反击,表示公司在5月初已经按照协议向马斯克披露了目前使用的机器人甄别算法的概况,并且一直在使用算法+人工审核的方式打击机器人账号和垃圾邮件信息,而马斯克在当时并未表现出异议。他还质疑马斯克在外部进行的测算因为不是基于完整信息,所以是有偏差的,真实目的是为了寻找借口重启收购谈判并压低价格。马斯克则继续发动舆论攻势,暗示推特公司夸大了真实用户的数量来套取广告收益,存在虚构财务模型的嫌疑。在阿格拉瓦尔那一长串解释算法问题的推文下面,他只回复了一个“便便”的表情包。



按照4月25日推特公司和马斯克达成的收购协议,倘若由于任何一方的原因、交易无法完成,责任人需要支付10亿美元的赔偿金。问题在于,当马斯克在5月16日做出可能搁置交易的表态时,推特公司想要的不是10亿的“甜点”,而是整个440亿:和3、4月间分析师对全球经济前景的谨慎乐观态度相比,进入第二季度末期,通胀、停滞甚至衰退的可能性已经变得显著。资本市场的疲软以及推特不及预期的盈利增长意味着公司再也不可能找到第二个愿意以每股54.2美元的价格完成收购的商业巨头——他们在4月中旬就发现根本不存在马斯克以外的竞标者——因此,任务现在变成了阻止马斯克推迟实施协议,并拒绝他寻找合法的借口压低收购价格。推特董事会在5月20日的内部邮件中告诉员工,他们不打算调整收购价位,宁可告上法庭、也要让马斯克把440亿美元交出来。


面对马斯克的“跳票”企图,推特方面表现出了溢于言表的敌意。5月25日,杰克·多尔西在任期届满后离开了推特董事会;他被视为马斯克收购推特的最有力推动者,并一度被预测在马斯克正式入主后可能再次出任CEO。另一位和马斯克关系密切的董事德班的续任提名也被股东大会否决,只是在董事会的坚持下才留了下来。而在6月16日对推特员工的第一次内部视频讲话中,马斯克公开表示应当允许“非常离谱”的推文存在,并且只有那些“工作表现出色的员工”才能继续执行新冠疫情期间实施的远程办公制度,这随即造成了一波新的不满以及部分高管辞职。推特公司内部现在开始流传一种猜测:马斯克之所以死死咬住“机器人”问题寻求违约,是因为他的融资计划出了问题。


根据4月达成的收购协议,推特公司无权置喙马斯克的资金来源。后者在4月20日公布的最初融资方案包括三部分:摩根士丹利等8家金融机构提供一揽子130亿美元的债权融资,以他个人名下的部分特斯拉股票为抵押获得125亿美元的个人保证金贷款,另外通过引入其他股权投资者以及出售名下的非冻结股票筹措210亿美元。这一方案随后在5月发生了变化,马斯克把个人保证金贷款的规模压缩了一半,因为甲骨文公司创始人埃利森、红杉资本、安德森-霍洛维茨风投、布鲁克菲尔德资产管理公司等长期商业伙伴同意追加62.5亿美元作为股权投资。但这并不意味着首富阁下不必承担风险——光是130亿美元的债权融资,每年就要让推特承担超过9亿美元的利息支出;作为对比,过去一年推特偿还的利息总额只有5350万美元。尽管公司目前手中还持有63亿美元的现金和短期投资收入,但至少在马斯克入主的前两年,他们将会面临高杠杆带来的严重偿债压力,必须尽快增加业务收入。


图 | 视觉中国


偏偏马斯克对整个美国经济形势的前景并不看好。6月21日,在多哈经济论坛上,他在视频连线中直截了当地宣称:“衰退在某些时候是不可避免的。至于短期内是否会出现衰退,我认为这很有可能。”他还宣布将在第三季度裁减特斯拉固定支薪员工数量的10%(相当于员工总数的3.5%)。在一个衰退周期内,企业在营销预算方面的第一选择往往是削减广告开支,这对收入增长长期备受诟病的推特无疑属于毁灭性打击。而衰退同样会波及到马斯克本人的财富:自从去年11月以来,特斯拉股价的下滑、加密货币的崩盘以及其他负面市场活动已经让马斯克的个人财富缩水了大约1000亿美元。在宏观经济形势极度不乐观的情况下,是否仍要以高成本收购推特立即变得可疑了。


或许,正是对衰退的预期、高杠杆带来的偿债压力以及个人财富的流失,这些因素综合作用,而不只是对“机器人信息”的执念,促使马斯克做出了终止收购的决定。从6月22日到7月1日,他罕见地在推特上保持了沉默,似乎是在经历某种复杂的思想斗争。一个星期后,答案揭晓:首富先生决定“跳票”,法律诉讼于是立即开始。


这不是马斯克第一次在商业活动中食言而肥:特斯拉工厂至今都没有实现他已经承诺了很久的日均产能,他的电动皮卡Cybertruck的实际投产时间比最初公布的要晚至少24个月,事故不断的自动驾驶技术更是在问世8年后还没能真正达到实用状态。只不过在过去,首富先生面临的仅仅是讥讽;但这一次,公然违约的代价会昂贵得多。


埃隆·马斯克(图|@特斯拉)


在4月底签署的厚达73页的收购协议中,推特方面置入了复杂的约束条款来保证交易最终达成。其中不仅设置了最高10亿美元的违约金,而且在收购方宣布违约的情况下,推特公司还保留了通过司法裁决继续完成收购程序的权利。他们对马斯克发起的诉讼,正是基于这一条款:推特方面宣布自己已经如期履行了协议纳入的信息披露义务,包括向收购方提供和公司经营业务、员工乃至用户有关的数据。而马斯克宣称存在的“机器人账号”问题是基于片面的、不可靠的信息,不构成终止交易的适恰原因。因此,公司要求法庭裁决强制马斯克继续履行收购承诺。


马斯克则通过其长期法律合作伙伴昆鹰律师事务所(QEUS)提出了一个边界比较宽泛的概念:“重大不利影响”(Material Adverse Effect,简称MAE),这也是并购案中常见的一个术语。按照马斯克在终止交易信中的说法,推特董事会在机器人账户问题上对他进行了“误导性描述”,并且没有充分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多尔西等前高管的离任则被归纳为“未经母公司同意,擅自变更业务行为”(此前推特暂停了人事招聘,并接受了多名高管的辞职)。马斯克宣称这些行为已经触发MAE条款,对整个交易的基础构成了根本性破坏,因此他可以诉诸例外情形、拒绝履约。


案件将会在推特公司发起诉讼的特拉华州衡平法院做出审理。这是整个美国处理商业纠纷案件经验最丰富的地方法院,不采取陪审团制,法官精通并购术语和专业知识。对马斯克不利的征兆是,特拉华州平衡法院过去很少支持要求终止收购的诉求;只有在2018年德国费森尤斯集团收购美国仿制药企业爱克隆(Akorn)的纠纷中,法院支持了费森尤斯诉诸MAE条款的主张,理由是爱克隆一方的高管隐瞒了一系列关键的药品数据以及公司实际盈利能力。这显然不适用于马斯克的案件。实际上,许多美国法律界人士认为马斯克在签署收购协议之前没有进行充分的尽职调查,这在法庭审理中将构成巨大的不利。而推特方面对马斯克提出了六项严重违约指控,包括拖延融资、企图阻挠运营决策、滥用机密信息、在公开场合贬低公司及其代表等,显然是为了彻底杜绝马斯克庭上翻盘的可能。而一旦马斯克败诉,他还必须个人出资承担这桩法律诉讼的费用,尽管这和440亿美元相比仅仅是九牛一毛。


当地时间2022年4月14日,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特斯拉CEO马斯克和他的推特界面。(图|视觉中国)


当然,除去在9月被法庭裁决强制完成收购这一种结局(最快只需要四天就能宣判)外,双方依然存在达成庭外和解的希望。实际上,这也是美国法律界人士普遍预测的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推特方面稍微降低收购价,同时设置更严苛的条款来要求马斯克拒绝履约。但这样一来,自觉遭受损失的股东大会可能拒绝批准新协议。而无论马斯克是败诉还是接受和解,他都将面临极其尴尬的前景:刚刚马不停蹄地公开批评了几个月这家公司的核心业务,却被迫不情不愿地接管它,而且要领导一群已经被这出狗血剧搅得全无工作热情的员工。唯一的好消息或许是,自从收购协议公布以来,马斯克在推特上的粉丝已经从8000万迅速上涨到了1.01亿:当然,按照他本人的说法,其中应该有至少2000万是可恶的“机器人账号”。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