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中科院和北大都嫌贵的知网,有多暴利

收藏

中科院和北大都嫌贵的知网,有多暴利

英伦圈 英伦圈 07-15 17:52


继翟天临之后,知网又双叒叕火了。这次令知网走上风口浪尖的,是它贵得离谱的价格。


2022年4月,据红星新闻报道,因高达近千万元的天价续订费,中国科学院计划停用中国知网数据库。


而后,知网和中科院“互相辟谣”,知网称该消息造假,而中科院内部人士又向媒体证实该消息属实 。


早在中科院之前,其实已有许多高校不堪重负,放弃订购知网数据库,但知网依旧凭借着近乎垄断的地位赚得盆满钵满。


这张捕捉知识的网,到底捕捉了多少财富?


母校花巨款买的知网,且用且珍惜


中国的大学生但凡是自己写论文的,很难没听说过知网。没了知网,找文献与查重都会变得举步维艰。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为了让我们享受到知网的服务,母校付出的代价可真不小。


如今,还在采购中国知网学术数据库的高校真的不多了。


根据教育部,2021 年中国高等院校数量超过 3000 所。但据中国政府采购网显示的成交公告,在 2021 年购买或续订了中国知网学术数据库的高校不到 100 所。


这些高校采购知网数据库的成交金额总计超 6000 万元,平均每所高校向知网付出了近 70 万元。


而且绝大多数采购项目的使用期只有 1 年,还不包括采购「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即查重系统)的钱。


2021 年采购知网数据库花费排名前列的高校,多为 985、211 院校。花上百万购买知网数据库一年使用权,是稀松平常的事。



这其中,北京师范大学最“财大气粗”,在 2021 年花费 198 万元重金买下中国知网数据库 2022 年度的使用权,光是付给采购代理机构的代理费就花去了 2.58 万。


紧跟其后的是清华大学,斥资 188 万元购买中国知网 CNKI 系列 34 个数据库,使用期同样只有 1 年。


值得一提的是,天眼查显示,运营中国知网的《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由清华控股有限公司 100% 控股。清华大学是后者的实际控制人,购买知网相当于在支持自家生意了。


对比这些动辄花上百万订购知网的顶尖高校,许多普通学校由于购买的内容或师生下载频次有差异,花费便不是很高。


比如江西财经大学和位于安徽的徽商职业学院,同样是购买知网数据库一年服务,花费都不超过 10 万元。


除了贵,知网还年年涨价。知网没有公开每年数据库服务的收费标准,但从各高校的采购记录来看,知网真的越来越贵了。


2019 年,中南大学采购知网数据库时,中标金额为 119.5 万元,2021 年就攀升到 142 万元。


兰州财经大学 2020 年时还能维持上年价格采购知网,到了 2021 年,采购价同比也上涨了约五分之一。



面对知网水涨船高的价格,许多高校与科研机构都预算吃紧,宣布计划放弃续订知网。


红星新闻报道,从 2012 年至 2021 年的 10 年间,至少有 6 所高校发布公告表示暂停使用知网,原因均为知网涨幅过高 [1]。


2016 年,武汉理工大学便发布声明“痛斥”知网的涨价行为,称 “ 2000 年以来,CNKI 公司(即中国知网所属公司)对我校的报价,每年价格涨幅都超过 10%。”


连一年预算超 200 亿元的北京大学,都曾在 2016 年发通知说即将停用知网,理由是“数据库商涨价过高” 。


投资知识的知网,赚得盆满钵满


知网能卖这么贵,一大原因便是收录的文献资源丰富,难寻对手。


作为一个学术论文数据库,知网在中国可以说是一家独大。对于每个学术研究者而言,知网就像空气一样不可或缺。


早在 2004 年,根据 CNKI 工程市场工作报告,知网的产品——「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在中国主营市场占有率已达到 95%,市场份额在万方、维普等数据库之上。


截至 2020 年底,知网官网显示,知网累计收录的文献量已达 5191 万余篇,其中,核心收录期刊 1584 种,种类齐全。


于是,通过对比机构采购不同学术数据库的价格,我们会发现,知网的一年使用费要明显高于其他常见学术数据库,比如万方、维普、超星读秀等。


2021 年,合肥工业大学一口气购买了中国知网、万方数据、超星读秀、维普四个数据库,其中知网的费用达到 82 万元,而万方数据不过才 24.8 万,不到前者的三分之一。



除了面向机构的服务,知网面对个人用户的服务也比其他数据库要贵一些。


从各数据库官网来看,维普数据库的用户在淘宝网官方店铺支付单篇文献的统一价为 3 元。万方数据库的话,其学位论文最贵,为 30 元每篇,但期刊论文每篇则只需 3 元。


而知网常规数字出版的期刊论文需按页收费,每页价格为 0.5 元。在知网下载的一篇期刊论文页数如果超过 6 页,用户的花费就能轻松超过其他数据库。


在大学生毕业必备的查重上,同样一篇已发表的 3000 字论文,在知网的查重费需要 68 元,而在万方和维普上,9 元便能搞定。


但因为知网查重的权威性更高,大学生还是只能“忍痛”付费。


凭借着这样的高收费,知网的生意赚得盆满钵满,年毛利率稳定在 50% 以上,是控股公司同方股份最赚钱的子公司之一。


毛利率 50% 是什么概念呢?苹果公司在中国销售的 iPhone13 Pro 毛利率也不过 48%,都不如知网赚钱。



2011 年,提供中国知网服务的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方知网)毛利率甚至高达 72% 。近年来,同方知网的毛利率虽然已有所下降,但净利润依旧可观。


2020 年,同方股份整个公司的净利润不过 1.03 亿元,而同方知网就净赚了 1.93 亿元。可以说要是没有同方知网这个子公司,同方股份就要陷入亏损了。


知网的暴利也引来“涉嫌垄断”的质疑。浙江理工大学的副教授郭兵就曾起诉知网“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


2022 年 4 月 25 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在回复长江日报记者网上留言时也表示:已关注到各方面反映的知网涉嫌垄断问题,正在依法开展相关工作。


知网暴利,作者却艰辛维权

不过,知网的暴利并不意味着知识生产的回报有多可观。


自称“论文搬运工”的知网,赚到的许多钱并没有真正惠及生产论文的作者们。


知网收录学术刊物时,一般会向期刊社支付一笔费用,而后有偿供应给高校、科研机构及个人使用者。但是这笔费用金额往往不大,远低于传统的期刊征订费用标准。


而且,知网并不会因为电子出版获得的利润而额外付给论文著作权人回报。支付给硕博论文作者的费用标准更是完全由知网自身决定,金额少得可怜 。


南方周末曾报道,截至 2022 年 2 月,知网收录的「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和「中国优秀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分别有 42.2 万篇和 200 万篇论文。


如此庞大的论文数量,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很多都被知网无偿收录,哪怕有付费,报酬也多是交到学校那里,硕博士生难以获得 。


直到 2016 年,知网官网公布关于领取学位论文稿酬的公告,称被成功收录的学位论文作者可以凭学位证书,发邮件找知网“领钱” 。



对于 2008 年及以后发表的学位论文,硕士生可领取现金稿酬 60 元加面值 300 元的知网检索卡,博士生则可领取 100 元和面值 400 元的知网检索卡。


而对于 2008 年以前的学位论文,稿酬标准更低。


一本爆肝几年、冒着秃头风险写的 10 万字以上的博士论文,只能换取价值 500 元的稿酬,几乎算是被“白嫖”了。


以武汉大学某哲学博士生发表的博士论文为例,其在知网的下载量为 2803 次,按照知网收费标准,知网能从这本论文上获得 2.66 万元的收入。


而知网后续无需再为作者支付报酬,可以说是一本万利的生意了。


因为这种盈利模式,知网与论文著作权人发生的知识产权纠纷屡见不鲜。


据裁判文书网,截至 4 月 26 日,以“知网”为当事人的法院文书中,6 成案件的案由都是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还有 21% 的案件是知网因为合同、不当得利等纠纷被起诉。



状告知网的人里不仅有普通硕博士,还不乏学术大牛。


2008 年 12 月,78 名博硕士起诉知网侵犯学位论文著作权案公开宣判,其中 21 起获法院支持,获赔金额 2000-3500 元不等。


2017 年,文字著作权协会起诉知网未经许可使用的作品中涉及多位协会的权利人,著名作家汪曾祺的短篇小说《受戒》就在侵权作品之列。


2021 年,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年近九旬的退休教授赵德馨也将知网告上法庭,原因是知网擅自收录了自己撰写的 100 多篇论文,但本人却并未从中收到一分稿费 。


知网“躺”着赚钱,而作者艰辛维权,也难怪天下苦知网久矣。甚至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都就“中科院停用知网”一事,发文呼吁“开放科学”。


要“搬运知识”的知网,最终反而阻碍了知识的传播。而对于普通大学生而言,趁着学校的知网服务还在,还是赶紧多下几篇论文,且用且珍惜。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