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吸毒艺人拿影帝,是今年最大笑话

收藏

吸毒艺人拿影帝,是今年最大笑话

 InsDaily InsDaily 07-15 17:17

匪夷所思。


最近,昔日的某个吸毒明星在台北电影节获奖了。


图源:网络


一边惊讶于台湾的宽容度,一边又对微博下面的评论感到离谱:


“抛开吸毒不说,他还是那么帅。”


“什么时候在大陆可以复出。”


图源:微博


8年过去了,竟然还有粉丝在为他洗白,支持他复出。


图源:微博


改过自新当然可以,但复出做有巨大影响力的公众人物真的可以吗?


不知道这些人有没有看过,前不久云南警方公布的60张禁毒英雄的照片。


图源:微博@云南警方


我们都知道为了保护禁毒英雄,他们平常只能以“马赛克”示人,而当我们真正看到他们的面貌时,这也意味着他们已经永远地离开了。


生前不能露脸,死后墓碑无名。


这就是缉毒英雄,站在黑暗里,孤勇的一生。


试问,谁能让他们复出?


今天,我想好好讲讲这群“马赛克”背后的缉毒英雄。


生死较量

中国的禁毒形势有多严峻呢?


先来看一个报告。


前段时间,公安部发布了《2021 年中国毒情形势报告》,其中提到:


境外毒品仍是主要毒源,而“金三角”地区是我国最主要的毒源地。


      图源:公安部   


“金三角”位于泰国、缅甸和老挝三国边境地区的一个三角形地带,是世界三大毒品源之一。


图源:网络 


而这三个国家全都是我们的边境国,边境线长达四千多公里。


也因此,我国的西南边境成为禁毒防守的重地。


图源:《中华之剑》


边境检查站的缉毒民警,首先面临的挑战就是查毒。


“查缉点是没有终点的战争。”


就拿西双版纳边境的第一道关卡关坪查缉点举例,正常情况下,每天经过一万多辆车,涉及到两三万人。


不仅要24小时双向检查,还要仔细检查经过车辆的每一处角落。


因为你永远都想不到,毒贩会把毒藏到哪里。


图源:新京报


缉毒民警郑兆瑞在一辆大卡车运载的货物中,发现了一个比头发丝粗一点的缝隙,拆开后,就看到毒品被藏在了掏空的螺丝钉中。


图源:新华社


还有不怕死的毒贩把毒品咽下肚子、塞进肛门,到目的地后吃泻药排出,尽管他们明知一旦毒品包装袋在体内破裂,就会有生命危险。


边境检查站民警谭伟,还曾发现过更离奇的藏毒方式:


一位妇女用风衣包裹着一个婴儿过站,怀里的婴儿却没有一点动静。


当谭伟扒开风衣,才发现婴儿脸色发青发紫——


是个死婴,毒品被藏在婴儿的肚子里。


图源:新华社


为了藏毒运毒,毒贩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更令人生畏的是,毒贩大多都携带枪支弹药,可以说缉毒行动近似于军事实战。


对于缉毒警察来说,每次任务的执行都是在生死边缘行走。


纪录片《中华之剑》中记录下新中国禁毒史上最为惨烈悲壮的一次牺牲:


云南镇康县,缉毒战的最前沿。


深夜,派出所所长张从顺带领一队人埋伏在公路边的草丛中,等待着毒贩的出现。


一个多小时后,前方突然发出“沙沙沙” 的声音,毒贩终于现身了。


张从顺、王世洲和战友们一跃而起,迅速扑向毒贩,紧紧地抱住他将其摔倒在地。


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危险发生了。


毒贩拉响了绑在身上的手雷,瞬间,“嘭”的一声,爆炸了。


当其他人赶过去后,发现战友“已成了血人”。


图源:《中华之剑》


王世洲的头部、肋部、腹部、胸部被弹片炸开了一道道血淋淋的口子,倒在一片血泊中。


张从顺的小腿肚子被炸裂了,“一整条腿血肉模糊,肌肉翻了出来,连着的筋肉被血浆糊着,惨不忍睹”。


明明伤得这么重,可当救护车赶来后,张从顺一直让医生先救其他人,最后再救他。


图源:《中华之剑》


到了医院后,医生一边抢救一边哀叹:


“没救了,没救了,太晚了,失血过多,没希望了。”


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缉毒战线最重的伤亡:


李忠华、杨学华、李云峰三名民警负伤,张从顺、王世洲壮烈牺牲。


图源:《中华之剑》


可就算他们顺利抓捕了毒贩,危险也并未停止。


他们还要面临生活中时刻潜在的人身威胁——


毒贩的报复。


“3·05”案件中,广西民警黄昌立和战友成功摧毁了某个越南大毒枭的贩毒链条。


气急败坏的大毒枭扬言要报复他。


先是在中秋节,大毒枭寄给黄昌立一盒被刀划过的月饼,发出刺杀预告;之后又重金雇佣杀手偷渡到中国对黄昌立下手。


图源:《人民法治》


当警方抓捕到这名杀手时,从他的床头搜出了1枚手雷和已上膛的手枪,又从床下搜出2支军用手枪和14发子弹。


这些子弹瞄准的头号目标就是黄昌立,而“3·05”案件的其他民警也在他的目标之中。


图源:面对面 


这种人身威胁甚至影响到了缉毒民警的正常生活。


云南缉毒民警张牧野放假一个人去散步,走五步路都要回头看一下,总担心身后有人跟踪。


这也是为什么缉毒警察总是以“马赛克”的形式示人。


他们身处黑暗之中,遍地都是危机。


生离死别


和缉毒警察一起站在“马赛克”背后的,还有他们的家人。


缉毒英雄蔡晓东的妻子,给丈夫的微信备注是女儿名+“BB”,就连“爸爸”两个字都不能显示出来。


她的朋友甚至都不知道她的丈夫具体在做什么。


夫妻俩聚少离多,蔡晓东从没有在家过过生日,女儿曾经不解地问:


“爸爸,你是特别讨厌过生日吗?”


蔡晓东无奈地说:“哪能呢,爸爸做梦都想跟你们一起过生日,但真的回不去。”


图源:新京报


2019年,蔡晓东办完一起离家不远的案子后,他担心妻子安全,让他们马上搬家。


那段时间,蔡晓东出门不能和家人同行,不坐同一辆车,下楼也要分开走。


他反复叮嘱妻子,上车后一定要反锁车门,车里常备甩棍和防狼喷雾。


蔡晓东说:“如果家人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图源:新京报,缉毒警察蔡晓东工位上贴着他写的便签。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毒贩报复不了缉毒警察,就会找他们的家人下手。


缉毒警察黄昌立的妻子开了一家米粉店。


一天晚上,黄昌立下班后,打算去店里接妻子和儿子回家。


还没走近店里,远远的,他就发现店铺右侧树下站着4个青年。


当妻子去水果店时,4个青年仍然在尾随跟踪,黄昌立感觉不对劲,悄悄告知妻子赶快上车返回单位公寓楼。


后来调取监控发现,妻子的米粉店早已被人盯梢多日。


为了家人的安全,黄昌立不得不让妻子关掉店铺,带着孩子回老家。


图源:人民法治


但对于缉毒警察的家属来说,比起这种躲避毒贩报复的生离,他们更害怕的是死别。


每一次任务执行前的相见,都有可能是最后一面。


缉毒英雄王世洲去世时,他的妻子正要去卖米线,得知消息后当场昏死过去。


图源:《中华之剑》


他的女儿被人背着来到灵堂,大声地哭喊着:“爹呀爹,我看不见你.....”


图源:《中华之剑》


85岁的老母亲是被人抬下车的,老人蹒跚着走到儿子的棺前,伸出布满皱纹的手,心痛地打了儿子一巴掌。


接着,她默默地把积攒的几克白银片颤抖着塞进儿子的嘴中,寓意他在另一个世界不再受穷。


图源:《中华之剑》


张从顺的妻子从田间赶到灵堂,见到丈夫后,死死地攥着他的手不松开。


两个年龄尚小的儿子一进灵堂就开始不停地磕头。


后来,摄制组问张从顺的妻子,对组织有没有什么要求。


她只说,想改变一下环境。


图源:《中华之剑》


旁边的大儿子低着头难过地解释道,父亲跑遍了这里所有的地方,就好像每个角落都有他的影子。


图源:《中华之剑》


小儿子抬手擦掉眼泪,抽泣着说:“我一看到爹爹的照片就想哭。”


他们一家人,唯一的愿望就是想离开这个悲伤的地方。


图源:《中华之剑》


烈士旷磊的母亲得知儿子牺牲的消息后,没人见她掉过一滴泪。


每逢赶集,住在大山里的她都要带上自己种的菜,背着沉甸甸的背篓,走几十里的山路去看望儿子的战友们。


这时,她会独自到儿子曾经住过的房间里坐上很久,把所有的眼泪一并都洒在了那里。


图源:《中华之剑》


蔡晓东去世后,同样身为警察的父亲有些自责。


入党前,他告诉儿子,“共产党员是不怕危险和牺牲的”,但现在他有些后悔跟儿子讲这些了。


凌晨三四点,蔡晓东9岁的女儿起来哭喊着“我没有爸爸了”,2岁多的儿子也哭闹着“我想爸爸,我要去找爸爸”。


而他的妻子还在等着他实现10年前的承诺:在10周年结婚纪念日时,给她补一个她喜欢的钻戒。


图源:新京报


更悲伤的是,为了避免烈士家属被毒贩跟踪报复,缉毒英雄的墓碑是没有名字的,他们的家属甚至不能光明正大地去祭拜。


所有的苦痛,只能默默地在无人知晓的地方发泄。


 图源:《暗夜行者》


前车之鉴


中国是世界上列管毒品最多、管制最严的国家。


《刑法》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1000克以上、海洛因和冰毒50克以上最高能被判处死刑。


这就相当于大部分毒贩一旦被抓就会死,所以他们才敢在交战中玩命。


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我国对待毒品这么严格?



图源:中新网


毒品的危害是巨大的,既可以让一个家财万贯的人债台高筑,也可以让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家破人亡。


《中华之剑》这部纪录片,就为我们展现了吸毒者的众生相。


云南,28岁的张福娟本来是做生意的,八九十年代赚了十多万,穿金戴银,天天下馆子,生活过得十分滋润。


一天,她和丈夫吵架后跑出饭馆,旁人劝她时递给她一根烟,她想也没想就接了,没想到里面是海洛因。


图源:《中华之剑》


自此,她美好的前半生轰然倒塌。


赚的钱全都给了毒贩,毒品把她折磨得满身是伤:


手脚溃烂,浑身布满黑斑,连骨头都变成黑色的;


她去医院输液,医生找不到能打针的血管,因为她全身的血管都硬化了。


那时,她才刚刚过完28岁的生日,她说,这也许是她最后一个生日了。


图源:《中华之剑》


马东昆是工厂的干部,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八九十年代赚了十多万,结婚后买了车,给家里置办了电视机、电冰箱一大堆家电。


可惜,结婚第二年染上了毒品,不惜独自跑到深山老林里去戒毒,无奈毒瘾太深了不能自拔。


 图源:《中华之剑》


为了吸毒,他开始变卖家里的财产,到最后只剩下一台黑白电视。


而31岁的他,最终因为吸毒过量去世了。


妻子绝望大哭,甚至想到过死,她后悔地说:


“以后绝对不要找染上毒瘾的人结婚。”


图源:《中华之剑》


吸毒者中不乏未成年,很多都是由于对毒品无知而染上的。


在戒毒所,一个17岁的女孩曾经两次自杀未遂,她对编导李荃几乎是谴责地喊道:


“我要是早在电视里看到海洛因能杀人,我绝不会吸,你们搞电视的都干什么去了,戒毒不了,我只能卖淫偷窃,我不想这样,我没办法。”


图源:《中华之剑》


就像导演涂俏说的那样:“吸毒的人没有未来,也不想有未来,过一天算一天,哪天一过量就死了。”


毒品,不止对个人,对国家都是毁灭性的。


翻看历史的书卷,每每都会被近代的屈辱史刺痛内心。


而这一切的开端都源于毒品——鸦片。


清朝时期,英国非法向中国输入鸦片是带着“毁灭人种”的目的。


当时中国的城镇烟馆林立,吸食鸦片的大烟鬼成千上万。


图源:网络 


鸦片的泛滥,导致社会一片乱象:


大量白银外流,清政府的国库逐渐被掏空;


许多贵族、官僚、地主吸食鸦片以后更加腐败,收受贿赂、包庇鸦片走私、加重老百姓的赋税和地租;


清军的将领和士兵中吸食鸦片后,收受贿赂,大批“缉私船”甚至变成了鸦片走私船,军队的战斗力日渐被削弱;


大量吸食鸦片的人体质虚弱,我们也由此被冠上了“东亚病夫”的称号。


图源:网络


林则徐看到这些残破不堪的景象,痛心地说:


“如任其发展下去,必将使中华民族面临灭亡的危险。” 


事实证明,他说对了。

1840年,47艘英国军舰抵达广东珠江口外,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


清政府战败后,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出现了。


自此,中国的近代屈辱史拉开了序幕,向外国割地、赔款、商定关税......


落后的中国,一次又一次被外国侵略者的铁蹄践踏。


 

图源:网络


所以,中国为什么对毒品深恶痛绝?


这是那段不堪回首的屈辱史告诉我们的:


毒品,小到可以亡家,大到可以亡国。


而缉毒警察就是在这样的信念下产生的——


为了保护我们,为了保卫祖国。


点个「在看」,向缉毒警察致敬。


只愿你们能永远活在“马赛克”之下,宁愿从不曾认识你们。


因为那样才代表着你们平安。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